德国之声 | 桂民海女儿鸿门宴惊魂 瑞典大使遭调查

根据桂民海女儿的说法,她在1月24日收到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的邀请赴宴,以为其受瑞典政府所托,要协助让桂民海得以早日被释放。没想到席间两位中国商人却说了令她不可置信的话。目前,这位瑞典大使被传唤回国接受调查。

    

桂民海女儿Angela在瑞典大使林戴安计划下,遭中国商人施压不得为父亲发声一事在网路上引起轩然大波。

(德国之声中文网)  瑞典大使林戴安 (Anna Lindstedt)疑私下设鸿门宴,并邀中国商人施压桂民海女儿。事发后林戴安被瑞典召回国调查。

桂民海女儿Angela周三(2月13日)在博客上透露,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1月24日私下安排她与中国商人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会面。中方施压要她噤声换取父亲桂民海减刑,但遭到Angela拒绝。一旁的林戴安也帮腔,甚至以“中国可能会惩罚瑞典”希望她配合。

事件爆发后,引发极大争议。瑞典电视台(SVT)2月14日向瑞典外交部求证,指林戴安已被召回调查。

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 (Anna Lindstedt)

文章详细内容

Angela的文章以林戴安在会面中一番话以及她的回应为题:“Damned if you do, damned if you dont”? I won’t”(“无论做还是不做,都会有遗憾?”我不会)。

文章中说,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1月中旬时联系Angela,说她父亲桂民海的案件有“新方法”可以处理,希望她在1月24日左右前往斯德哥尔摩与2位表示可以协助的中国商人会面。林戴安强调,这些是她信任的人,也说自己会出席。Angela于是与其中一位商人联系。对方还表示要支付她的航班和住宿费用。

Angela在24日早上飞抵斯德哥尔摩后,被指示待在饭店,“没有人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或是为什么我要待在那。”

经过一天后,在晚上的宴席上,2位商人向Angela保证一定会帮她,却没有说明要怎么做。Angela逐渐感到有异,在葡萄美酒之外,事情可能不如她想像的这么简单。不过这时她还以为这是瑞典外交部发起的活动,对于即将面对的威胁浑然不觉。

晚饭后,其中一名中国商人告诉她,应该和他们一起在中国工作。他们可以透过中国驻斯德哥尔摩大使馆替她安排签证。Angela在文中称,此人还向Angela展示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的照片,并称Angela“有潜力”。

瑞典籍的桂民海2018年1月在中国被执法人员强行带走,引发中瑞两国外交风波。他在2015年10月就曾在泰国被失踪,并在隔年一月在央视“公开认罪”。

“中国人对妳很生气”

1月25日,Angela被告知有一位商人前往中国大使馆代表瑞典“协调”父亲桂民海的案件。之后,前一晚表示能提供签证的中国商人告诉她,他们“在中国共产党内部有关系”,还说,中国大使有“打电话给北京”,也提到她的父亲可能会被释放。这时商人开始进入重点,说桂民海仍会遭审判,并可能被判处个“几年”,然后能够被释放回家。但这不是没有条件的。

“我被告知要保持缄默,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或者公开谈论此案,停止与媒体接触。如果一周后没有结果,我可以重新倡议。虽然在谈到后面,一周延长为两周,然后又延长到一个月。”这位中国商人对她说, “中国人对她很生气”。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时林戴安就坐在Angela身旁,还对这种条件交换表示同意。林戴安甚至说,如果桂民海被释放,她会去上瑞典电视台谈论瑞中关系的美好未来,并对去年在斯德哥尔摩的中国客大闹饭店事件和瑞典电视台处理方式表示遗憾。

Angela问中国商人为什么在她不知情也不同意的情况下开始这种谈判。该名商人却进一步指她当初早该阻止一篇关于桂民海的文章发布。Angela回覆说不认识该篇文章作者和其发表动机,却得到这样的回应,“他告诉我应该‘用大脑来搞清楚逻辑’”。更令她惊讶的是,商人补充说“谈判”已持续了两个星期,还怪罪Angela未据实以告。

“我吓了一跳,说我不相信他。然后他说,‘你必须相信我,否则你再也见不到你的父亲了’。我问他是否曾经成功救出中国囚犯。他告诉我没有。然而,他说,自己曾进监狱但出来了。他说如果他是我的父亲,现在就已经出狱了。他开始问我:‘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妳的价值观还是妳的父亲?’”

Schwedische Botschaft in Peki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Schiefelbein)

根据媒体报导,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以否认派人接触桂民海女儿。

“我不会用噤声换取签证和随口承诺”

Angela向一旁的林戴安求救但却碰了壁。“当我指出商人正试图控制我时,林戴安大使说她遗憾我是这样想的。”商人继续说:“你在乎安娜(林戴安的英文名),对吗?如果你继续跟媒体联系,会葬送她的职业生涯。你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对吗?”

一旁的林戴安补充说,中国正在采取新的外交路线,如果瑞典在此事件中继续倡议和进行媒体报导,“中国可能会惩罚瑞典”。

Angela说那不是她的责任,林戴安则回她说,很不幸,从一开始Angela就不得不承担这么多责任。林戴安要她相信,在外交部出马协调未果下,委托两名商人就此敏感案件进行谈判是最好的行动方案。这位瑞典驻华大使还说:“Damned if you do, damned if you don’t”(“无论做还是不做,都会有遗憾”)。

为了离开现场,Angela在不情愿地情况下假装说会按照他们的安排。等到1月26日早上,中国商人的下属出现要确认安排并安抚Angela。Angela也为了摆脱她虚应故事。之后随即离开斯德哥尔摩。

一周后她打电话给瑞典外交部,才发现整个部会无人知晓此事。“他们甚至没有被告知大使在国内。”Angela之后也告诉其中一位中国商人说对他们提出的条件交换没有兴趣,但希望可以报销他们承诺的的机票费等。但对方没有回覆,她只能用自己博士生的经费缴付这个“政府官员的流氓行动”。

她在文章最后说,“即便我的父亲‘可能’被释放,我都不会用噤声换取签证和随口承诺。不管是威胁、辱骂、贿赂或奉承都不会改变。对了。谢谢你们提供的条件。”

  • 作者 夏立民 (发自台北)

相关阅读:

2019年2月14日, 2:36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