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土:“三七女生节”的起源迷思:是“1986年”还是“只差一日”

【编者注】原文发表于2018年3月。

题图:2018年山东大学威海校区三位女生抗议“”横幅

我去年写过对近年来高校流行的「三七女生节」的评论(《女生节女神节》),本来不打算旧话重提,但是这几天偶然发现,几乎所有提及女生节的文章(包括不少从女权主义角度批评女生节现象的力作,比如李思磐的《妇女节变成女生节?当中国女权遇上营销和去政治化》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308-opinion-lisipan-international-womens-day/),都采信了这样一个说法:

『中国发明“女生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经济学院女生节联欢晚会上。』

我个人对这个说法深表怀疑。在我的印象中,这种『1986年山东大学起源』说,是最近几年才在网络上出现的。我查到最早比较有影响力的传播者,是2013年人民网的《校园过起女生节,清华女生被感动得几乎掉眼泪》一文(http://edu.people.com.cn/n/2013/0308/c1053-20717953.html) ,声称:

『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经济学院女生节联欢晚会在山东大学东校区科学会堂举行,此后各大媒体分别就“女生节”这一新生事物做了详尽的跟踪报道,女生节逐渐在象牙塔间蔓延』。

人民网这篇还只是含糊其辞地说『此后各大媒体……跟踪报道』,到了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5%B3%E7%94%9F%E8%8A%82),便愈发言之凿凿地点出媒体的名字:

『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经济学院女生节联欢晚会在山东大学东校区科学会堂举行,此后,齐鲁晚报、济南时报、新华网分别就“女生节”这一新生事物做了详尽的跟踪报道。』

——但是所有这些地方,都没有给出原始资料来源,比如齐鲁晚报、济南时报究竟是哪一天哪一版报道了『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的女生节』?以及八十年代哪儿来的『新华网』?如果不是这几家媒体报道,那么当时参与报道的『各大媒体』究竟有哪些?对此,我在网上找不到任何原始资料,还请能够检索到八十年代报刊媒体文章的朋友有以教我。

我为什么会对『1986年山东大学起源』这种说法抱有怀疑?因为我作为2000-2004年间本科在读的大学生、并且混迹于那几年鼎盛的各大高校bbs论坛,可以说是亲眼目睹了『三七女生节』的『发明』过程。我很清楚地记得,『三七女生节』,是一众版友在某bbs(可能是北大未名,也可能是水木清华)的『笑话(joke)版』灌水时,七嘴八舌『群策群力』出来的一个黄色笑话,大意是:

『我们应该把3月7日设为女生节。为什么?因为女生和妇女之间,只差一“日”。』

接下来的几年里,北大和清华的某些男生开始试探性地、小规模地『庆祝三七女生节』;与此同时,这个笑话也逐渐流传到其它大学的bbs。

但是『三七女生节』在全国高校的大规模普及,要等到2008-2010年间(或再往后一两年)网络电商的兴起,并且当年那些大学男生毕业工作、逐渐步入电商行业的中上层管理、开始把当年的恶趣味灌输给消费者之后。因此可以看到,网上关于女生节的讨论(包括所谓『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女生节』的说法),都是2010年以后集中出现的。

我敢打包票的是,在2000-2004年间,随便问哪个大学生(包括山东大学自己的学生),绝对没有谁听说过什么『1986年3月7日山东大学女生节』。当时确实有极少数地方高校有自己的女生节,但都不是在3月7日(比如广东工业大学从1991年开始,以每年11月的某一天为女生节)。『3月7日』这个日期,和背后的黄色笑话是脱不开关系的。

这就是我关于『三七女生节』起源的记忆。这个记忆当然有可能并不完整——如果有人能够找到八十年代媒体关于山东大学『三月七日女生节』的报道,并(通过后面的连续报道)证明其它高校后来的女生节(有可能也包括相关的黄色笑话)是一脉相承自最初的这个事件。但在找到确凿的原始证据之前,仅凭网络上的人云亦云,我认为这个『1986年山东大学起源说』是后来制造的迷思。

为什么要制造这样的迷思?我想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三七女生节』被电商推广的早期,还有不少人清楚地记得它的不那么光彩的起源、并且心知肚明这个黄色笑话背后满溢而出的男性窥视、情色想象、与处女情结,所以才要千方百计再『发明』出一个更久远的传承,来掩盖这种尴尬,将『女生节』洗白。

2019年3月7日, 9:2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