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文网近日发布了一段视频调查,重现了在8月11日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游行( 又称8.11港岛东大游行)上,警察伪装成示威者制造冲突,并进行暴力拘捕的画面。

文章评论称8月11日是一个重大的转变:

这是第一次,有伪装成示威者的警察被看到殴打抗议者并实施逮捕。

这一事件成为又一个触怒民众的警方策略的案例,推高了对警方不当行为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声。

而独立调查的诉求和其余三个诉求至今仍未取得进展。纵观整个运动的发展,警察暴力的泛滥和政府的无动于衷,对民间抗争者所兴起的“”心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揽炒” 为粤语,意思是同人玉石俱焚、两败俱伤。即哪怕自己出事,也要抱着对方一起死。“揽炒”一词最早常见于当地流行文化里,而在三年前已被香港人用到政治领域

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因占中运动后,出现极复杂选情,人称建制派玩后门配票,泛民主派搞前门弃选,激进本土派又不管不顾,那一场选举,被深谙粤语精义的学者称为“揽炒”场。

而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有位网名叫“我要揽炒”的LIHKG(连登)会员,因为活跃地参与对海外的文宣工作而出名,曾经同香港大专学界一起举行“英美港盟 主权在民”集会,为抗争运动呼吁国际支持。

 

1. 连登仔“我要揽炒”的诞生

 

在立场新闻7月19日的文章《专访“我要揽炒”真身:香港人未放弃,我们也不放弃》中,介绍了“连登讨论区”里的普通网民,出人意料地在“无大台”的“反送中”运动中脱颖而出,并且成为了运动的有力支援者、组织者,也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而“连登仔”里的佼佼者,则是一个网名为“我要揽炒”的账号,在其多次发起的行动中,都呈一呼百应的态势,被网民们亲切地称为“揽炒巴”。

连登仔常常在他的帖子中,回覆电影《饥饿游戏》中主角对白的 GIF 图:“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意思很直接:揽炒。

在本篇文章里,化名为Finn的“我要揽炒”账号真身讲述了他第一次站出来采取行动的经历:

Finn 说,6 月 9 日 103 万人游行后,政府却回应将于 6 月 12 日如期进行《逃犯条例》修订的二读,令他觉得很无力。其后连登有人“抛砖”,提议要求各领事馆取消官员及其亲属的外国护照,“当时个个都话好,但未有人肯 lead 这件事,既然如此,不如我试下去做。

6 月 11 日“我要揽炒”推出第一波行动,他们去信到英国、美国、澳洲政府、议会和前港督彭定康,要求褫夺一众建制派和政府官员现有的外国护照及重发的机会,甚至冻结他们所有外地资产。Finn 说行动目标清晰,他要动摇部份容易改变立场的建制派,在 6 月 12 日的二读中,投下反对票。

他形容,香港政府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高官和他们的家人都有外国护照,即使任公职期间主动放弃外国国籍,离职后官员可以再申请。他们对香港做任何事,都不需要负责和考虑后果,“拍拍箩柚就走咗去,我想断佢哋后路,令他们推送中条例时有顾忌。”帖文中,“我要揽炒”用红色粗体写道:“要帮香港政府高官同保皇党一世共享大湾区荣耀。

在第一波攻势后,“我要揽炒”接连在连登上发动数次行动,每一次都引发数千到数万正评。除了展开各种对高官、建制派的攻势外,更去信联合国和国际特赦组织,要求其彻查警方在6月12日的滥权行为。

国际特赦组织约一星期后发表报告,证实香港警察当日行动违反国际人权法。Finn 指,虽然国际特赦组织没直接回覆他们,但从其发表的报告格式和内容来看,与他们所撰写的信件几乎一模一样。他视此为“我要揽炒”最大的成就。

8月16日,大专学界连同“我要揽炒”团队在遮打花园举办“英美港盟 主权在民集会”,旨在联合拓展国际战线,争取国际支持。与会嘉宾包括吴霭仪、黄之锋、陈浩天、练乙铮及何韵诗。

学界代表张昆阳强调,晚会有两大诉求,一是促请英国政府关注中共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二是促请英美两国通过《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制裁损害香港自治权利的官员。

在集会上,“我要揽炒”发表了一份慷慨激昂的“揽炒巴宣言”,讲述在运动中目睹香港抗争者因绝望而生出勇气的心路历程,激励更多香港人团结一致,抵死抗争。有数日前发生的机场事件为勇武派造成了信任危机的前提之下,“我要揽炒”更放话称抗争者同为手足,“用核弹都唔会割。”

只要拒绝迷信大台模式,唔割席,唔气馁,善用国际思维,我地一定会赢。香港人,宁化飞灰,不作浮尘,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2. 建制派的恐慌和焦虑

 

“揽炒”所暗示的玉石俱焚的终局也引发了部分香港人的恐慌和焦虑,特别是在八月份冲突升级之后。在8.11港岛东大游行上,有多名警察假扮成示威者施暴,袭击市民、警察及刑事毁坏,煽动冲突后进行钓鱼式拘捕,并发生“爆眼少女”事件。随后在8月13日的香港机场示威活动中,发生了示威者“公审”大陆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的机场事件引发企业、游客和中国大陆新闻媒体的强烈反应。随着抗争者和警察、以及大陆与香港矛盾激化,香港社会里也出现了更多对“揽炒”的质疑声。

01在机场事件之后发表文章《“揽炒”伤人害己 切勿作茧自缚》,指出机场在示威活动中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并将“揽炒”归结为示威者因社会资源分配不公而心怀怨恨。

在香港地产商人施永青的评论文章《政治上“揽炒”后果更严重》里,也认定“揽炒”是“什么也没有”的年轻人在报复社会,且会更多损害到基层民生。并认为抗争者的“不割席”承诺助长了勇武派的暴力倾向,如此“揽炒”正在刺激中央采取过硬手段。

9月1日,梁文道在其文章《所谓“揽炒”》里,悲观地把“揽炒“比作以香港价值为筹码的“自杀式攻击”,认为少数有利可图的人裹挟了整个局势,将大多数人推往了最坏的方向,迫至灾难爆发的边缘。

香港对整个国家的价值,就在于它那非常独特,几乎不可替代的国际地位。所以,只要能让以美国为代表的各个发达国家不再承认香港的特殊地位,并且以香港问题为由抵制中国,再加上对台湾问题的影响等一系列连锁反应,这种自杀式攻击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各界似乎一致认同,要达到这个结果的最有效手段,就是诱使驻港解放军部队出动,又或者逼得正在深圳布防的武警过河入城(当然,现在还得加上林郑月娥动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使香港进入正常法制被悬置的状态)。以最近警方越来越失控的表现,以及部份信奉“揽炒”的勇武派不断升级的野猫战术来看,我可以悲观地说,再这么下去,要出人命恐怕是迟早的事。而不论是哪一方有人遭遇不幸,“揽炒”的结局恐怕就不可避免地要被点燃了。

 

3. 中国官媒批“揽炒”

 

几乎在同一个时期,中国当局以及官媒也展开了对“揽炒”的批判。8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拒绝“揽炒” 香港人发出强烈的吼声》的文章,报道了8月17日下午于香港金钟添马公园,“守护香港大联盟”发起了“反暴力,救香港”大集会,呼吁“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号召市民“反暴力、撑特首、撑政府、撑警察”。

之后8月31日,中国青年报在微博平台上主持了话题为#拒绝揽炒齐救香港#的社交媒体运动,引导国内舆论展开对香港“暴徒”、“废青”的口诛笔伐。

9月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杨光、徐露颖介绍了对香港当前局势的看法并答记者问。在星岛日报9月4日的报道《港澳办:暴徒以“揽炒”为口号图夺管治权 北京:五大诉求是“政治恐吓”》一文中,指杨光首次称呼暴力示威者为“不折不扣的暴徒”。

杨光指,少数暴徒的目的、矛头所向,已与修例无关。他们堵塞机场、瘫痪交通、袭击旅客,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瘫痪特区政府,以“揽炒”为口号,勾结外国势力,以港独为目标,夺取特区的管治权,从而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对抗中央之实,最终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至于示威者于6月起明言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包括争取真普选,杨光对此表示:

这不是在表达什么诉求,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吓、政治要胁。

但同时,当局似乎并不希望和更多“和理非”民众对立。杨光表示,希望大家把以和平游行集会表达诉求的行动与暴力犯罪和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行径区分开来。

而就在港澳办举办新闻发布会第二天,也就是9月4日下午,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电视公告,宣布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星岛日报5日发表社论,认为香港政府为缓和局势已做出让步,这是一个宝贵的止损机会:

社会面对的选择是:尽快恢复秩序,以和平理性的态度与政府对话,来解决余下矛盾;还是让暴力持续升级以作极限施压,不惜“揽炒”把民生经济推下悬崖。

然而,林郑月娥虽然在公告里回应了示威人士提出的“五大诉求”,却并没有答应包括追究警队滥权之内的其余四个诉求。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让抗争者满意

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在台湾的一场记者会上表示,林郑月娥的让步“太少太迟”,抗争至今已有七人失去生命,1200名示威者被捕。他说,抗议活动会持续到香港人获得自由选举权的一天。他和其他活动人士寻求国际社会对香港民主活动的支持。

而自抗争者开始致力于推动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至今,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两党领袖都已表示要支持和推动此立法工作,以保障香港的法治和民主自由。9月8日,抗争者再次行动,集结二十五万人参与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集会”,其后则自发流水式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请愿通过该法案。

之后第二天,环球时报即发表《社评:何为香港高度自治,美国岂有定义权》批评这次集会,称“香港极少数最极端的人已经歇斯底里,表示他们的要求如果实现不了,宁肯“揽炒”,也就是“玉石俱焚”的意思。”

美国如果通过这个干涉香港内政的法案,当然不是为了香港好,而是要把香港变成更有利于华盛顿向北京施压的一张牌。美方只会从它的利益决定其对港政策,在“美国优先”被如此突出的时候,地球另一侧香港的冷暖本身怎么可能真正触动华盛顿的神经?美国政治精英们想的完全是另一档事。

北京和华盛顿谁更关心香港的长期稳定和繁荣?这不是明摆着的嘛。北京对香港社会的福祉负有责任,而华盛顿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角色。香港乱了不影响美国政府的成绩,更有利于国会议员们表演,在香港好和利用香港混乱给北京找麻烦二者之间,他们凭什么不选择后者?

香港极少数人呼吁美国国会通过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堪称是鸡群求黄鼠狼当保镖。这些人已经完全丧失理性,他们试图以对“一国两制”搞“自杀式袭击”的方式劫持整个香港的命运。

美国如果最终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将构成对香港事务的深度干涉,不过这一法案不可能成为影响北京对香港事务做重大决策的砝码。想用该法案来压基本法,是痴心妄想。

 

4. 所谓“揽炒”,其实是一场理性博弈

 

在表面激烈而危险的交锋下,掩盖着“揽炒”作为一种运动策略的理性方面。谈到曾经被描绘为“务实”的香港人如今为何会抱持玉石俱焚的决绝态度坚持抗争,在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报导者 | 专访李立峯:香港民调中的港独 揽炒 移民趋势》中,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峯表示在运动中进行了多达19次民调,对抗争者的心态有切实了解:

揽炒这个想法3年前就有,而在过去两个半月裡,发生很多事情会强化焦土与揽炒的想法。因为这个想法兼具一个判断:香港现在等于完全死掉。过去两个月,包括国泰航空行政总裁、董事局主席的辞职,警力不受控制⋯⋯不停地加强揽炒这个想法。大家在想,如果香港这次运动无法使政府让步,无法撤回条例、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运动支持者会觉得香港完全死掉。反正我都要死了,我就要让你跟着一起死。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峯(Francis Lee)。(摄影/刘贰龙)

李立峯表示民调显示即便在运动开始之后,超过六成的示威者仍然认同即便运动成功,一国两制还是有可能继续存在,而“港独”并没有发展成主要诉求。“揽炒”背后难免有一份对香港社会现状的绝望感,但其下却依然保有着破局的希望:

你在相对正常的社会裡,可能有其他正常的机制可以走,但过去几年香港没有了,运动支持者相信只有继续下去,不然无法针对现在的制度解决问题。

所以示威者/运动者不介意跟你揽炒,但一方面他们也不是完全放弃希望。运动者的如意算盘是什麽呢?我觉得这次运动有个不同的特点,是示威者有很强面向国际的现象。他们希望中美贸易等国际议题,能让中央在香港问题上让步,看香港能否回到至少是2000~2010年的状况,那算是相对乐观的想法。不能说大家完全抛弃这个可能性,所以在这可能性之下,不能谈港独,不然就是逼中央跟你揽炒。

而在中国数字时代收录的另一篇评论文章《明报 | 所谓「揽炒」,其实是一场理性博弈》,更明确指出“揽炒”代表了一种运动面貌和抗争策略:

高呼揽炒,逐步把抗争升级,也同时试探对方能否承受揽炒的代价;而如果对方比自己更不能承受揽炒代价的话,在强弱悬殊形势下,揽炒不失为兵行险着的致胜方法。

归根究柢,是因为示威者根本不认为政府会以极端手段镇压示威。在他们眼中,北京及香港政府比香港市民更承受不了揽炒的代价。那个代价,可能系于香港或中国被经济制裁、可能系于中美贸易战,也可能系于《香港关系法》。

和之前的建制派与中国官媒抨击抗争者是在利用香港的国际地位绑架香港的观点不同,明报对“揽炒”主张者努力把这场运动带入国际视野的做法有着积极的评价:

事实上,这场运动其中一个焦点,正正是针对外部因素的行动意识。观乎「我要揽炒」团队的攻势,不少都强调要把这场运动带入国际视线。而其他行动例如G20登报、排山倒海的白宫联署、堵塞机场(示威者形容为「揸春袋」行动),以至今天的美国领事馆集会,都是出于同样的策略方向。这种抗争方式,突破了以往以香港或/及中国政府作为单一诉求对象的思考,更倾向借着香港本身作为全球城市的独特性作为杠杆,向政府施加更大压力。在这个意义上,揽炒其实把香港的抗争文化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5. “揽炒是一种先破后立的勇气”

 

9月9 日,在建制派和中国当局的双重舆论攻势下,“我要揽炒”团队特意撰文回应国务院和梁文道,在文中他们重新定义了“揽炒”,声明香港人的“揽炒”决心并非是玉石俱焚之后化为虚无,而是“有三重先破后立之意”:

 第一重揽炒意义:真正问责

香港人渐渐意识到只有与卖港高官、保皇党揽炒,令他们付出个人代价,失去外国护照、海外资产,香港政府与议会才会真正与民同行。

这是揽炒团队的出发点与根本使命,也是为何我们会自发写信、众筹、登报、发动网上攻势、集会、游行、呼吁全球港人声援、安排英国议员访港、推动全球通过人权民主法案制裁极权爪牙。“

“我要揽炒”这四字从来都不是戏言。高官、保皇党终会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生生世世共享大湾区荣耀,腾出空间让真正与民同行的代议士、公仆光复香港。

既然大湾区那么美好,一众高官、保皇党怕什么?

 

第二重揽炒意义:置诸死地而后生

自 1997 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共就不断蚕食香港人集会、言论、新闻自由及政治权利,多次违反保障香港人的国际条约《中英联合声明》。

二十三条、国民教育、假普选、跨境绑架、DQ、送中条例、大湾区、国歌法—— 22 年间中共一边压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独特价值,一边进行种族清洗,意图把纽伦港之一的香港,削弱成一个普通中国城市。

五十年大限尚未倒数至一半,中共已宣布《中英联合声明》为“历史文件”。假如它真的只是一份“过期、无效”的历史文件,我们相信 1992 年以联合声明为基础,赋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的《美国香港关系法》也只是一份过期无效的历史文件;美国议院应当立即把《美国香港关系法》废除,更不容中共、港府对美国内政“说三道四”。

在这个前题下,愈来愈多香港人,不分年龄阶层,明白到与其以绝望迎接 2047 终局,倒不如趁香港尚有一丝余晖之时奋力一搏,善用仅存的国际价值,与中共“揽炒”。此乃第二重先破后立之意—— 置诸死地而后生。

 

第三重揽炒意义:为绝望人生破局

港共政府施政长期倒行逆施,毫无国际视野,以致香港经济向中国倾斜,社会不公,资源错配,置业无望,苦无出路。在现有畸型体制下,深感前路黯淡的香港人不在少数,故此有人选择揽炒,破局创造未来。

乱世中,有能之士与年轻一代相对那群守旧、卖港、无能之人有更强大的适应能力。当不公平游戏规则把香港人牢牢控制,自行创造新规则,反客为主自然是唯一出路。此乃 Thinking outside the box 的精髓所在。

过去三个月香港人并发出的创意、韧力、决心、无私、国际视野,全都反映出与既有卖港利益集团揽炒后,香港人定必能够浴火重生。一切归零不足为惧,最可怕的是失去未来。惟有剧变方能重生。揽炒的终点并非悲剧,而是充满可能性的未来。是故,揽炒第三重意义是为绝望人生破局,改革社会。

最后,哪怕是紧急法、解放军,我们根本不放在眼里。堂堂所谓大国只敢说不敢做,极权统治威严何在?天下间实在没有比 14 亿人输给 750 万人更丢脸的事。揽炒后,谁能够浴火重生,全球拭目以待。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CDS档案 | 揽炒

收录项目数:18个

起始时间:2019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