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再一次将言论自由这个问题彰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如果没有言论自由是非常可怕的,言论自由是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民自由安全的最重要的前提。

言论自由就是一个国民,他既有权利说正确的话,也有权利说错误的话。如果只要求国民说正确的话,不让他说错误的话,那么我们就无法判断哪些话是正确的,哪些话是错误的。正确的话得不到大家的检验,错误的话也得不到大家的纠正,结果最大可能反而是正确的话被掩盖,而错误的话大行其道,就比如武汉疫情初期说不具有传染性或传染性不强这样错误的话利用官方渠道大行其道,使大家放松警惕,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言论自由并不等于国民可以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虚假信息而进行传播。如果你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进行传播,那么就可能涉嫌违法甚至犯罪,就要受到法律的追究惩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国民不知道是虚假信息,但是根据自己生活常识判断他获取的信息是真的而进行传播,这样的言论就不应当被禁止,这样的传播仍然属于言论自由范畴,如果国民获得某一信息他必须求证,这样的信息是真的才可以去传播,那危害将是巨大的。

就比如在武汉有8位公民获取了疫情这样的信息,根据他自己内心判断,有可能是真的而去传播,这种行为就不应当被禁止,更不让被惩处。这样的信息广泛传播开来,才可能使官方引起足够的重视,进一步利用官方渠道官方力量去求证这种信息的真假。如果最终确认是假的官方及时发布公告澄清,如果是真的,也让市民及早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

现在官方把制造传播虚假信息与公民没有证据证明他获取信息的真假而去传播完全等同起来,只要你没有证据证明你所传播的信息是真的,那么你就是在传播虚假信息。这种认定非常的可怕。当然如果把公民先行羁押起来进行审讯利用侦讯的力量强迫公民承认自己明知这样的信息是假的而去传播,对于官方来说也并非难事。因此这样的案件最终在司法上,在法院审判中如何判断就显得尤其重要,如果仅仅有口供而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公民是明知虚假信息进行传播,那么这样的事实仍然不能予以认定。

在保障公民言论自由方面,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做的非常的不足,至今为止我们最高人民法院没有将保障公民言论自由有相关的权威司法解释和权威的司法判例可供参考。

于是祸从口出谨言慎行等等缺乏基本公民意识的观点大行其道,我们国家也从一场又一场的灾难中很少吸取到经验教训。我们在不断的犯错误,犯同样的错误。

全体法律人要努力呀。

——段万金律师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嘶***马:刚刚看到的一个总结:不信谣不传谣这口号的本质是垄断说谎权

巴***樵:言论自由不仅是精神生活的需要,也是基本生存的条件。

k***n:我就问一下官方明知不是谣言还要反驳的行为算不算造谣,应不应该依法处置?

黎***1:文中的观点本应是现代公民的常识,可惜,懂得的人不多。尤其是当今的官僚、官员、警察等,对这点缺乏最基本的认识,以致酿成无数大祸而不自知。

四***风:独立的调查记者已经绝种了。我们只要“权威发布“,one voice, one China.

豫***事:难怪以前有句话叫谣言倒逼真相

茉***e:抓造谣的比抓别的违法犯罪的都快

索***6:关注了,评论了说你传谣,不关心吧,新京报等媒体又说老百姓没有防范意识,难哦,无所适从

淡***天:【不造谣不传谣】已经被滥用,它让表达质疑和讨论变成谣言,而造谣违法。永远看不见大象。

圆***里:领导说疫情可防可控的时候没有小将怒气冲冲跳出来说造谣,反而咒微博求助的人母亲早死,疯逼小将唯一的理智是知道骂谁比较安全。

完***V:世界报道自由度2019排名177

你***居:现在政策到舆论的高度统治有一个明显的弊端:完全依赖领导者的好坏。好的领导者自是锦上添花,执行力一流。但如果遇见决策错误,很明显这个错误不能轻易被质疑,问题不能及时被指正,微小的声音会被指责会被忽视,直到这个问题严重到和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二***爱:言论自由就是一个国民,他既有权利说正确的话,也有权利说错误的话。

N***y:感谢在公示前告知我疫情的人,一月初有人传人现象的谣言我也信了,所以才没去武汉,否则已经回不来了

四***风:希望有一天,这片土地能够享受自由。

@***记:不要说假话,不许造谣,是对公权力的要求;对于公民,不允许说错话的危害百倍千倍于谣言。不能把这个道理倒过来使用。

吴***界:起初我以为,SARS之后,中国的疫情防控体制已经大大进步了,于是做了比较乐观的判断。我没想到,在疫情体制进步的同时,这几年中国的舆情体系是大大退步了。而前者抵消不了后者。导致武汉疫情闹到失控、最后不得已采取“封城”这种极端措施。

任***s:从堂而皇之的说谎到扭扭捏捏的说谎到部分说谎到部分不说谎到选择性说部分真相到信息公开透明,看似无数的碎步其实只是一步之遥,却是前现代政体治理体系无法逾越的鸿沟。

她***里:我还想请问武汉政府说的“武汉救治不了,没人治得了的全球领先实验室“现在有什么成果了?

青***萄:很多人觉得言论自由没什么用,但是当出现这种公共危机的时候,就会发现普通的公民权有多重要。是呀言论自由在你平时循规蹈矩的生活中可能没用。但是遇到大型的公共生活危机呢?两次疫情的只隔了17年。你一生有多少次会遇到这样的危机。而当危机降临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发现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不***股:霍姆斯和布兰代斯法官在1927年惠特尼诉加利福尼亚案中的判词里写道,“一个有序的社会不能仅仅依靠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和鸦雀无声来维系……理性的力量通过公共讨论才能产生,才能被信仰;而唯有这种力量,方能打破由法律这种最为激烈的强制命令所造成的沉默”。

陪***机:在中国,真话像病毒一样可怕。

韩***3:后人而复哀后人

喵***锵:“”、“公民意识”、“人权”这几个词在中国已经被污名化了,很多人的看法是:普通人传达了一个错误的信息,那他是在造谣是在制造恐慌,官方传达了一个错误的信息,那他们是在说有用的话是在维护稳定。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允悲]普通人可以被任意辱骂,但公权力机关及人员连句奶奶的腿都听不得

郑***邪:掩瞒疫情!控制舆论!以维稳思维干扰媒体报道!压制言论自由!然后由你一张嘴来高唱“可防可控”?现在怎么样了!你们的可防可控防的是什么控的是什么?难道要一再的重演非典那样的悲剧才来亡羊补牢吗?人民的生命不是给你们浪费来吸取教训的! ​​​

松***3:公民对信息真伪的证明的唯一渠道就是官媒,而官媒又——你让公民怎么证明?只要不是恶意造谣、诽谤,就应该允许民众说话。我的微博被封两个多月了,而我却不知道我的哪句话说错了。

阿***抗:我觉得新闻媒体和舆论不应该受任何势力控制,每一个控制它的人都将会酿造残酷的悲剧!

大***蛋:吃野味,限制言论,隐瞒真实信息。太阳底下无新事,可人怎么总数次踏入同一个错误里。这里面根本的问题其实很难很难改变,觉得真要往根部说这是整个体制需要大洗牌的事情。到了这种魔幻的时候真的看不清,能往哪里努力。

好***:现在网络上有一种声音说,即使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也不应该说出来,说出来会造成社会恐慌,会给国家添乱。这些愚蠢的网民比邪恶的公权力还可怕。

大***行:英国人穆勒两百年前发现了言论自由定律:禁言导致错谬。如果被禁的言论是正确的,人们就只能接受错误的言论;如果被禁的言论是错误的,正确思想就失去了在与错误思想交锋的过程中验证正确性的机会。都在验证穆勒定律,有的从正面验证,有的从反面验证。但都证明了一个事实:所有禁言的国家必定犯错。

上***毅:互聯網變內聯網、網絡刪帖、資訊不透明、信息封鎖和言論管控等,會在民間堆積起對社會的不信任感,它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這時候如果出現重大安全事件,當然會在民間引起恐慌,因為之前已經開始不信任了,所以自然也就不會那麼聼指揮了!!!

是***呀:自由而公开的讨论是接近真理的可靠途径;在公开的辩论中,好的和真实的观点终将战胜谎言和欺骗;任何试图利用权威的力量来压制言论的自由表达的做法都是不合理的。

B***e:  这学期传播学概论讲到美国苏利文案,法官指出:“错误的陈述也有‘呼吸的空间”,故也需要保护。苏利文案第一次提出了诽谤罪成立的三原则,美国言论自由的外延得到扩展。   “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而这一点,对于媒体来说意义太大了。

 

CDS档案|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