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界弟    来源:医学界

当地时间1月29日,《柳叶刀》再度在官网首页推出两篇来自中国的新型肺炎研究。相伴而来的是《科技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技攻关项目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中针对“论文”提到“各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科研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将精力用在论文发表上”。

“通知”原文部分截图

这项通知一出,引发了各种议论。那么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现在风口浪尖上的这几篇顶刊论文到底透露了哪些消息,哪些疫情早就已知,哪些单位和人员已知,而它们同时又在向公众通报什么……

第一批病人即进行了空气传播阻隔措施

《柳叶刀》1月24日发表的一篇论文公布,2019年12月1日即出现第一例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新冠肺炎感染者。此外,这篇论文披露的第一批病人,包括疑似患者在内的59例,收入医院之后全部予以空气传播阻隔措施,这一措施的起点最晚发生在论文中描述的2019年12月31日。

就在这第一批41例患者当中,第一例死亡患者,其发生症状之后5天,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妻子也发生症状。这是这批病例当中一个明确的家族群聚性病例,发生时间早于1月1日。

同时也是在2019年12月31日,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曹彬作为首批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专家团队成员抵达武汉,对新型肺炎进行重症救治攻关,当时的消息显示1月1日,曹彬出现在金银潭医院,从照片看,按论文中所述的“空气传播隔离措施”进行防范。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官网公布了这成为论文的41例病例,实际上,《柳叶刀》论文中研究者公开表示,自己的数据来自官方(authorities)。在存在14名患者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前提下,且医院和卫健委专家按空气传播隔离防范的前提下,武汉市卫健委公告中显示“未发现人传人证据”。

1月15日,距离医院给予患者空气传播阻隔措施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以上,截至1月1日确定出现一例家族群聚性病例,已经出现14名患者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前提下,武汉卫健委在官网的“知识问答”中提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且继续强调“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许多国内媒体在不显眼的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

这一“问答”与世界卫生组织于1月13日报道泰国首例感染新冠病毒的武汉游客有关,该游客否认有过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由于国内官方的态度暧昧不清,舆论甚至怀疑这位游客说谎,实际上在这位游客被确认感染之前,至少已有14人确认感染而无暴露史,但在此之前,无任何官方信息对此进行公布。

上述41例患者中的家族群聚性(夫妻感染)病例也首次在1月15日的“知识问答”当中被提及,但关于丈夫患病死亡,夫妻之间发病时间的差异和具体情况并无公布,只轻描淡写草草带过,公众舆论对于这一病例并无重视。

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首次披露有14名医护被感染,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新型肺炎的“人传人”能力才算是被公开,并引起公众重视。

1月初,很多人就知道了疫情的强传播性

当地时间1月29日NEJM于头版头条发布的论文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中明确提到,截至2020年1月4日的数据已经可以算得R0为2.2,论文在讨论中自行解释了这一数据的含义,即1名感染者可感染2.2人。

NEJM1月29日论文中的原文

这篇论文同时揭示了另一个事实,即1月11日之前,已经出现7名医务人员感染。这一现象在1月20日被钟南山院士当作人传人的证据对公众发布。

NEJM论文中公布的数据表格,最后一行显示医务人员感染情况,1月1-1月11日期间,共有7名医务人员感染

在《柳叶刀》发布的首批41人病例中,作者提到,59名疑似患者的生物样本被送往官方指定的北京单位NHC Key Laboratory of Systems Biology of Pathogens and Christophe Mérieux Laboratory,该单位快速分离出了2019-nCoV,并且依靠检测从59人当中确认了41名感染者。

NHC Key Laboratory of Systems Biology of Pathogens即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研究所,同时乃国家卫健委病原系统生物学重点实验室

同在1月24日,NEJM刊发了另一篇关于新型肺炎的论文,在上述《柳叶刀》论文中未被详细提及的病毒检测结果,在这篇文章中被披露,同时披露的还有3例2019年12月27日确诊入院的患者,其中1例以死亡收场。

NEJM发布的这篇文章的作者中出现的George F. Gao被认为是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同样一位George F. Gao还出现在1月24日《柳叶刀》发布的一篇关于中国新型肺炎的评论文章的作者当中。

这篇评论在开头高度肯定了中国官方的工作效率,它评论道:“中国官方立即展开了对疾病特征的调查和控制……”(Chinese health authorities did an immediate investigation to characterise and control the disease)

与此同时1月22日,在论文最后发布之前,George……高福主任正在以国家疾控中心的名义发布儿童不易感的消息,并很快被李兰娟院士“辟谣”。

新冠病毒可“持续人传人”吗?

1月21日,“新京报”发布一条消息称,世界卫生组织称“尚无明确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持续人传人”,并在文章中解释“持续人传人”就是病毒可以连续传几代,比如A传给B,B又传C……这一说法与1月15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的“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这一说法看似吻合。

同一天,也在1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WP官方账号在推特上更新了一条说法完全相反的推文,这条推文肯定了新冠病毒可能存在持续人传人的能力,并且被其他的一些中文媒体进行了报道。

WHOWP1月21日发布的一条推特

那么病毒到底能不能持续传播呢?

由香港大学主导的另一篇《柳叶刀》论文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中的病例信息也许可供参考。

在该家族性聚集性病例当中,1家7口人有6人感染,其中1名感染者并未去武汉。这篇论文的研究者推断的感染路径为,患者1在武汉当地医院被感染新型肺炎,将肺炎感染给患者2、3、4、5,患者1后并未接触未去武汉的那名患者,该患者因与患者3、4、5在深圳同住而感染。

从传播链条来看,不论患者1的感染源传播了几次,从患者1开始,病毒至少又传播了两次,由患者1传向患者3、4、5,再由后者传播给从未去过武汉的第7人(编号6的成员未被感染)。

以上这个传播链条发生在12月29日至1月11日期间。

顺带一提,1月29日《柳叶刀》发表的金银潭医院99例病例的论文中提到,1月1日至1月20日该院这99例病例数据早已与WHO共享。

编后

事实罗列至此,引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公共卫生中心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在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的话:这次的武汉肺炎的科研成果是一流的,很短的时间内在很多知名杂志发表了文章,但是根据这些发表的数据信息,有很多完全可以在疫情暴发初期就用来指导这次新发传染病的控制。有些非常重要的数据,仅仅是在英文杂志上发表以后,我们才可以看到,有很多信息在国内并没有及时向公众公开,也没有及时地应用在扑灭暴发流行的整个过程中。

发表高质量的文章,可敬可贺,但为什么这些数据国内看不到,如果让这些结果在这场疫情控制过程中有所应用,不是更好吗?感觉到这次的主导方向是科研和抢着发表高水平论文,而不是公共卫生的实践,以保护人民健康为首要。

来源:“医学界”微信公众号
作者:姜飞雄
责编:郑华菊

 

相关阅读:

知识分子 | 吃一堑能长一智吗?国际著名公卫专家评武汉疫情

CDS档案|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