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2月6日,曾因“传谣”被武汉警方训诫,其后又确诊新冠肺炎的医生李文亮不幸去世。从2019年12月底,这一位在微信群周知好友的普通医生 到 2020年1月1日被警方处置的“传谣违法人员” 到 2020年1月27日被媒体曝光的“说真话”的已住进医院的疑似病患 到 2020年2月1日的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人士 再到 2020年2月6日 经抢救无效去世的存争议性的“英雄” 。也许李文亮的这一系列遭遇并不是他原本所预计所期待的,正如一位网民所言“真可谓不经意地吹哨,不经意地成为造谣典型,不经意地一线冲锋陷阵,又不经意地染毒离世,最后不经意地成为英雄人物…… 演绎了铁幕下普通人生不由己的悲剧。”也确实如此,而通过一些特定时间点特定内容的前后截图的对比,我们不难看出官方、审查者、一般网民在事情演变过程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不难看出李文亮医生事件背后的魔幻、荒诞、悲剧色彩。

武汉市人民政府公告1月1日 VS 2月7日

2020年1月1日,武汉市人民政府曾因当地公安机关抓捕8名“传谣者”发布公告,称类似行为将”依法查处 绝不姑息“,事后经媒体披露,李文亮医生就是这8名传谣者之一。2月7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就李文亮逝世一事发布公告,称对此“深表哀悼”,但未提及此前“传谣被训诫”的有关事实,有网友总结为“无道歉、无收回”、“连道歉都没有谈何问责”,只是稍摆姿态,但依然是那副姿态那种嘴脸。

北青深一度独家稿件 VS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1月27日,北青深一度在报道《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中直接放出了李文亮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约谈的训诫书原文,也由此篇报道人们才知道“原来李文亮就是8名造谣者之一”、“原来造谣者竟然是医生”、“这就是有关方面抓捕造谣者的直接证据”等。文章发布后CDT编辑很快进行了备份,然而没多久文章便显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目前仍然是此状态),无法判断是内容团队受到了审查压力还是来自微信方面的处理。不过,医生李文亮被训诫的相关情况还是透过其他媒体的落地或审查缝隙被大量网民所知晓。(之后李文亮还在其个人微博发出了训诫书 )

北青深一度|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

原文

删除后

武汉市武昌分局派出所训诫书 VS 递交成都龙泉驿区分局的情况说明

被曝光的李文亮的训诫书,虽然被码掉了具体派出所信息、训诫人名字等,但还是可以看出是由武汉市公安局所发布的,具体针对的是哪条言论,以及该言论被当局认定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可谓公权作恶证据。就在李文亮去世后,微信公众号“权益墙”的作者李宇琛因撰文《史记 · 武汉疫情八造谣者传序》发声也被带至派出所约谈至凌晨,时长8小时,期间还提交了一份个人所写的情况声明。从该作者的经历可以看到,李文亮所经历的这些公权噤声压迫,还在持续不断地上演着。

权益墙 | 为李文亮医生立传后,我被约谈8小时至今天凌晨

更新:

据网友称,第一位公布李文亮医生去世消息的医生疑似被训诫。(未证实消息)

人民日报:疫情“吹哨人”的去世 VS  医生李文亮去世

李文亮去世后,人民日报的推特账号 @pdchinese 发布了此消息,并将其称为“疫情吹哨人”,阐述了重要事实(曾因发布“不实言论”被辖区派出所训诫)。但又很快删除了此推文,换成了一条仅有李文亮身份信息而无任何“训诫事实”的悼念推文,并且将“他的去世引发了全国人的悲痛”修改为“对他的去世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胡锡进:公安训诫非常友好客气 “可以理解 ”VS  应迅速还李文亮等8人一个公道

胡锡进曾在1月21日发布过一则“独家消息”,称武汉公安当时“依法处理”8人的“不实情况”过程是非常“友好客气的”,当时8人说这次的病毒就是SARS,对于这一点“不准确”,而“社会情绪稳定”是官方当时的优先考虑,言下之意是希望网民对此表示理解,并未提及公安此举是否“依法”是否“合规”。2月7日,在李文亮医生去世后,面对汹涌舆情,胡锡进在微博po出长文,认为“武汉市的确欠李文亮一个道歉”,如果之前道歉及时“舆论从昨天到今天大概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悲愤了”。

“造谣者时刻”的网民评论 VS “英雄时刻”的网民评论

有网友将微信公众号 @青春湖北 (共青团湖北省委员会官方)在1月初发布的消息《武汉市抓获8名散播谣言者》下面的部分网民评论截图放出,在当时几乎全部的网民评论(不确定有多大占比来自真实用户)都在谴责包括李文亮在内的“造谣者”。 有网友对此写下一幅对联:

上联:忆当年戊戌六君子为民请命抛头颅洒热血菜市口被扔菜帮子

下联:笑今朝庚子八俊杰为国预警遭训诫受查处长江畔狂点四万赞

横批 百年不变

 

以下是 7日 @央视新闻 宣布“经中央批准 国家监察委派调查组就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做全面调查”的微博发布后,下方的高赞网友回复,“相信国家”、“相信正义”声此起彼伏。人们对官方消息如同批评武汉“造谣者”时候一样,不少人首选的还是一如既往地相信。

下图为央视新闻播报“武汉造谣者”画面

微博时间线的“平静生活”终止于1月12日  停止于2月1日

1月31日,当医生李文亮在新浪微博上公开他的身份的时候,他的个人微博 @xiaolwl 开始被大众所知晓,他此前并没有选择在微博上公开自己的遭遇,直到媒体的报道让他被广泛知晓。在发布那条消息时,他写了下自己的心愿:争取早日出院。

李文亮个人的历史微博很少有感想或评论的部分,绝大多数都是消息转发,比较关心数码产品、汽车、流行剧等内容,偶尔会关注时政议题(比如中产阶级新动向),当然他也和很多网民一样“护过旗”、反过“港独”,这成为了部分人的讨论焦点,但这本身就是一位中国普通医生成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受害者的最佳注脚。

1月12日之后,李文亮个人微博的全部内容(也是最后几条消息)全变成了“”相关  。

他个人发布的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2月1日,也就是自己确诊新冠肺炎的那一天….. 在评论中,很多人回复“向英雄致敬”、“英雄一路走好”。

 

 CDS 档案 |  李文亮

|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