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注:本文作者长平,发表于2008年12月3日《南方周末》,独立中文笔会存档。

感恩节刚过,圣诞节将临。这两个洋节,在中国的待遇不大一样。据媒体报道,城市人对过感恩节没有兴趣,但都自发地对圣诞节跃跃欲试。但是在乡下就不一样,尤其是在四川地震灾区,学生们被组织起来过感恩节。不少人从传统文化的立场站出来抵制圣诞节,但是没听说谁抵制同样来自西方的感恩节。

在美国和加拿大,感恩节是一个重要的节日。它的功能有点像中国的春节,用于家庭团聚,热热闹闹,吃吃喝喝。那么它有没有感恩教育的意思呢?还是有的,主要通过书籍、媒体和仪式对节日进行阐释。

在我看来,西方人对感恩节的释义,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感谢上天赐予的好收成。据说这是欧洲白人到来之前,印第安人本来的感恩节寓意。后来基督徒则演化为感谢上帝赐予世间一切。二是白人感念印第安人的援助之恩。1620年12月,著名的“五月花号”号到达美洲,船上载着不堪忍受英国宗教迫害的102名清教徒。他们在新大陆遇到残酷的冬天,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给他们送来了生活用品,并教他们狩猎,一年后他们大丰收,于是请印第安人前来分享玉米、南瓜、火鸡等美味佳肴。所以直到现在这几道菜仍然为感恩节所必备。三是,如今年感恩节期间《华尔街日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报道的那样,美国人用感恩节来对新移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让他们记住,要像先辈们那样勇敢、坚韧和勤奋,才能实现美国梦。

这三个方面恐怕都不符合中国感恩活动组织者的意愿。中国的感恩活动,主要取其第二个含义,即接受帮助的人对援助者表达感激之情。但是,和强势的白人感谢弱势的印地安人相反,在中国几乎都是受惠的弱者被要求感谢施恩的强者,底层人民感恩上层权势集团,普通公民感谢党和政府。在该节日的原产国,这是很难想象的事情。黑人社区享受到一些政策扶持,他们会对白人感恩吗?也许会吧,但是白人听到的都是黑人对于尚未彻底消除的种族歧视的控诉。印第安人的日子也越来越好过,他们会对白人感恩吗?不,他们更想记住不幸的历史。就连感恩节的释义中只强调双方友好关系及欢乐庆贺,也遭来抗议,被认为这样对印第安人并不公平,容易让人忘记白人曾经对他们的剥削与屠杀。信教的底层民众倒是常怀感恩之心,但是感恩的对象是彼岸世界的上帝,而不是此岸世界中某个更强势的集团,更不会是掌握着资源配置权的政府。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个人的确应该常怀感激之心。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只要帮助过我们,我们都应该懂得感恩。对这些我完全赞同,而且我也认为,当今中国,“谢谢”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太低了。但是,当我发现只有弱势人群在感恩,强势人群在受拜的时候,还是觉得这是不正常的现象。虽然城里人出了极低廉的价格,就把脏活累活都让乡下人干了,但是他们不觉得“”二字跟自己有关,而热衷于加入全球化大联欢的圣诞派对。他们捐了一点钱之后,就喜欢从电视上看乡下人反复拜谢,唱完感恩歌,还要跳感恩舞。低眉顺目还不行,最好痛哭流涕。

很多人认为,让弱者多感念社会的恩情,就会少一些怨愤,多一些和谐。假如让出租车司机每天都回忆一下自己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他们就不会为多交的几百块份儿钱闹事了。其实,这种“感恩”很容易造成对弱者的权利的剥夺,导致更大的不公,埋下更多的怨愤。比如,我不知道北川中学的同学们在唱完感恩歌之后,是否还能弱弱地问一声:那天垮掉的教学楼质量到底如何?

跟这些人的想法不同,我觉得,强势人群多感恩,弱势人群多维权,社会才能变得更和谐。

 

CDS档案 | 感恩

|新冠病毒

 

【网络民议】武汉市委书记:在全市开展感恩教育 网友:感谢不杀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