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一名武汉妇女举着“政府隐瞒疫情真相 还我女儿”的牌子到武汉市政府上访。据称该妇女的24岁女儿2020年2月死于武汉新冠肺炎,而这位妇女则是感染“幸存者”。

这位妇女最终遭到了警察和保安的暴力驱赶,并被夺取了抗议纸牌。

以下是该名妇女的申诉材料(原始来源),其核心诉求为:追究责任、赔偿损失。

从申诉材料上可以看到,该妇女的新浪微博账号为 @哭泣的亡魂 ,账号仍在,已发微博38条:

4月4日,这是该账号所发的第一条微博:

@哭泣的亡魂 :4月4日 11:56 :今天4月4日,武汉虽然有太阳,但带给人的只有阵阵寒意。上午十时,江河呜咽、汽笛长鸣黑纱摇曳、哭声裂肺。国家在为新冠肺炎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悼念。这是国家在为那些一心只有自己私利,让武汉和国家蒙受巨大损失的污吏买单。 女儿离开我58天了。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度曰如年、心如刀绞、痛不欲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不是因为自己还要为女儿讨回公道,我怕一天也坚持不了。一些事情让我觉得奇怪,女儿七七的时候,我写了一篇祭文。竟然有政府的人要我不要再这样在微博发了。难道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诉求告诉大家都不行吗。我在之前也告诉了你们,可无人问津,你们还要有冤屈的老百姓有活路吗。你们如果做的对,你们怕什么!

4月6日 的微博,这位母亲公开了自己女儿的生前照片:

@哭泣的亡魂 :4月6日 21:47 :宝宝你离开我们整整两个月了好想你。  @武汉·武汉大学 ​​​​

 

4月7日 的微博提到,社区相关领导不同意“瞒报疫情”这一说法:

@哭泣的亡魂 :4月7日 21:17 :今天应约到社区和街道的金书记谈申诉的事情。进社区气氛很好,几个桌子围成一个圈,街金书记首先表达了对我的慰问和同情,然后很亲民的问了我的诉求,同时对我的诉求内上容关于瞒报疫情表示了不同意见,特别强调了政府在12月31日已经在网上通告了疫情!和我对信息来源的不通畅表示不同的看法,这个信息让我大吃一惊,终于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厚颜,什么叫老太太的嘴。至到我说出1月21日我们的周市长接受东方卫视的专访内容后,说一句大概听说过,哈哈哈!

4月11日 的微博提到,之前的几条消息被屏蔽,同时自己也收到了攻击:

@哭泣的亡魂 :4月11日 09:52 :刚看了微博,这么多的评论让我惊到了、本人何德何能、小小的平民百姓,居然能惊动不亚于方方批叛规模,确实有点受宠若惊。这证明这社会还是让发出不同的声音。但我有点弄不懂我前面发的几篇微博为什么被屏蔽了,有哪位热心网民能告诉我,毕竟你们才是专业。

4月27日 的微博表达对女儿的思念:

@哭泣的亡魂 :4月27日 09:00 :每天在痛苦中醒过来,在眼泪度日,能在以前的微信中听一听女儿的声音如同仙乐,找到撒娇卖萌图片如获至宝。 还有几天就是女儿生日了!我再对谁说"生日快乐"宝贝,你现在在哪里,妈妈好担心你,你能跟妈妈报声平安吗!。

4月28日 的微博提到,女儿虽然去世前早已新冠肺炎确诊阳性,但“病亡原因”一栏却仍写为病毒性肺炎。

@哭泣的亡魂 :4月28日 08:56:这两天由于保险公司需要女儿的一些资料,家人到金银潭医院把病历复印回来。我在强忍泪水翻看时发现小孩核酸检测报告在2月1日就确诊阳性,可是3月31日社区从武汉市卫健委拿回的死亡诊断证明上病亡原因一栏却写成病毒性肺炎,把新冠两字和谐了。刚开始拿到的时候还没有在意,现在联想到4月17日武汉市修改新冠病亡数据,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武汉市的统计数据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我女儿这么明确的病例他们在统计的时候都可以用病毒性肺炎上报(据我所知武汉其他医院也有很多我这样的情况,也是写成病毒性肺炎,有的人拿着检测报告找到医院要求把新冠两字加上就是不加)可想而知那些没有住进医院或还来不及进行检测的病例。武汉市把新冠病亡人数从2579人一下到3869人。1290人呐占了一半还要多。因为是传染病,病亡后有的当天,最晚也是第二天就火化了,那些没有来得及检测的病例数是怎么得出来的数字,进行了骨灰检测吗。还振振有词的给出了好几个理由 。一个都站不住脚。国家有《统计法》。那么你们公布的数据出现了50%以上误差,《统计法》中统计数据严重失实。这是要追责的,不是发个通报,新闻发布会说一下就完事了的。我们是法制社会!应该依法行事!政府的公信力,也应是建立这个基础之上。

5月4日 这位母亲回应了网上的一些攻击和质疑:

@哭泣的亡魂:5月4日 08:26:昨天看了回复,也回了几个,确实感到心累,也感到义和贼的无知和愚昧,我就这些做个统一回复。

1.做为公民我有权住在这里,同时有权申诉,在这个国家警察没有逮捕我,和定罪之前,我是没有犯罪的!请标注自己爱国的尊重你爱的国家的法律,同时也尊重自己的智商!你不是法官。

2.我所有公布的数据都是国家公布的,经过官方认可,巜统计法》也是国家发表的。你们既然爱国,为什么不想让这个国家有法制,依照你们的想当然想所谓的失误!小学生都知道的有困难找警察,在你们眼里法律就是摆设,还有,行政是代表不了法律的,犯罪不是下台能了事。杀一人都要判无期,何况几千条人命!你们这些爱国人士是否能认同?

3.不要仇视他人或者国家,在这个地球上人应该是共存的,别人的伤痛不是你们嘲笑别人的理由!别人做的好坏也不是你做的好的尺子!技术的不同,采用方式和价值观也不一样,请不要用阿Q的眼光看问题!。

4.说我台湾人也好,美国特务也好。最起码在你们认知面前是认为这些地方是有想法的人该去的地方,在这里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千正万确的,几乎百分之六十的官员子女在国外,官员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为了让子女们打入敌人内部?他们不应该比你们更爱国吗?。

5.所谓的疫情面前需要时间应对,了解,可是不能瞒着民众。早在12月都知道,而且死亡人数有百例。为什么有训诫,为什么有辟谣,为什么通知他国,为什么有万家宴,还有两会,这个病毒传播速度是多少,你们知道吗?是倍数!多一人染上就会成倍的人倒霉,早三个星期就不会如些惨烈!死亡这么多的人难道不该反思,不该追责吗?给外部势力递刀子,这个刀子是我制造的吗?造这个刀子的人才是罪人,你们这些爱国贼不去追究造成这一切的人,反倒找受害人撕扯,是因为受害群体没有权势,你们可以欺负对吗?你们的爱国就是禁止一切跟你们不同的声音,家里人枉死不许说,不许哭,不许写!还要感谢凶手的恩赐。

并在回复其他网友时候说到,自己曾“爱国”和“识大局”:

@哭泣的亡魂:我在失去女儿之前,曾在泰国旅游,和别人一起高唱国歌,十一大阅兵泪流满面,发朋友圈历害了我的国,在香港闹事时痛骂港独!在女儿去世后也坚持向国家申诉,从社区开始递交申诉材料,拒绝一切媒体的采访,希望我的党,我的政府给我一个公道。现在女儿去世三个月,我看不到任何希望,看到,听到,受到

5月10日 “没有女儿的母亲节妈妈给谁当母亲?”

@哭泣的亡魂 :5月10日 07:38 :今天母亲节,睁眼时眼泪已经浸湿枕头,女儿,没有你的母亲节妈妈还给谁当母亲,妈妈的思念和泪水你能感受到吗?你在那边也在想妈妈吗?病中你说作梦梦里没有妈妈,你到处找。现在在那边梦中一定有妈妈,因为妈妈天天在想你!

5月12日,据微博网友的最新消息称,这位为女喊冤的母亲已被限制外出。

@刘虎三十七:昨天为女儿喊冤的武汉母亲今天被限制出门了。 ​​​​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哭泣的亡魂 微博下部分网友评论:

 

@洗****史: 这位母亲的女儿是去医院交叉感染的,她有充分的理由对当地官员的渎职提出质证。

@陕西****妈我姐:这样的微博不会存在很久,因为政府不会允许这样的声音长期存在。

@鱼****人生:难过,到现在没有一个道歉。

@猫猫****5726:小粉红:你就是另外一个方方,疫情总会死人的,政府已经做的很好了,你这是给国外反华势力递刀子!

@蓝****Yu:那些粉红对方方老师的攻击侮辱诋毁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令人发指!楼主是一位因zf失责隐瞒疫情使病毒扩散导致感染得不到及时救治含恨去世姑凉的悲愤母亲,在微博上愤怒发帖要求追责,这都会遭至那帮冷漠粉红的穷追猛打,真不知道这帮人还有没有人性?他们不是父母生的吗?怎么能如此冷血无情啊?

@大唐****杜甫:支持博主,这个社会太可怕了,感觉都没有悲伤的权利了!

@萝****头:究竟是谁,为何要帮助汉口官家隐瞒疫情,致使得新冠病毒长驱直入,涂炭人间?又是谁,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让上千万人坐困围城? 又究竟是在哪一个瞬间,李医生和成百上千的人,不可挽回地与生的机会擦肩而过?对这些问题的追索和回答,才是我们对逝者最诚挚的纪念!

@蓝****u:楼主是一位因zf失责隐瞒疫情使病毒扩散导致感染得不到及时救治含恨去世姑凉的悲愤母亲,在微博上愤怒发帖要求追责,这都会遭至那帮冷漠粉红七毛党的穷追猛打,真不知道这帮人还有没有人性?他们不是父母生的吗?怎么能如此冷血无情啊?

@萝****头:现在,它们隐藏了前期的“隐瞒”,该删除的都删除了,该销毁的销毁了,说过的谎话也死不承认了。看你怎么办?你若还想要追责,你就是给敌人提刀子,你就是不爱国,你就是罪人。连想都不要想,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

@江****旧_:那些人因为痛不在自己身上罢了。假设永远是假设,她们不可能理解当事人的痛苦,她们还要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上告诉这些受害者,你们不该哭,不该闹,安安静静的,你以后的日子才能好过。即使她们真的经历过了,选择体谅,选择遗忘,但是她们永远只能代表自己。到这时候终于可以说,有的人已经失去人性。

@Ecc****鱼:什么语言都不能帮你走出痛苦,我们只能默默地陪着你,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