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阅读:

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不正确的历史记忆 2012——2020年的那些寻衅滋事(一)

 

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不正确的历史记忆 2012——2020年的那些寻衅滋事(二)

 

CDT编辑注: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在推特进行着自己的“经历连载”,目前已更新至第四集。

(三)

号室有视频监控,风室也有,幵始的时候没有收音设备,几天后装上了。故意在下面乱说乱讲,小杨也跟着乱操,说某某局长和毒贩是一伙的。小杨说他以前是交警,有一次麻古吸多了,骑着别人的摩托车在下关一圈一圈的转,根本停不下来,后来,后来就进来了,被指控盗窃。

有一天小赵无聊,用指甲在风室的墙上划了些字,我也去划。被发现了,全部都要写检查。是我画的,你们别找他们麻烦,检查我不会写,我说。不写就不卖东西给你们!

他们三个都写了,我不写。果真不卖东西给我们了,卫生纸也不卖。饿,吃不饱。提审时拒绝回答题。

为什么又不回答我们问题了?看守所不卖东西给我,吃不饱!

傍晚送来了洗漱用品卫生纸和一点吃的,说东西卖完了,先将就一下,下次会卖给你们的。那天晚上小赵说,要是在市看,你肯定要被他们打个半死。小赵说在我被抓进来的前两天,市看守所的所长就已经找过他们,让他们准备好到州看守所,争取立功。在我被抓的那天下午,他们就从市看转到了州看,州看是不关男犯的。

没过几天就换了号室,可能是原来号室的收音设备效果不好。试图打探简关在哪个号室。即使知道你也见不到的,小赵说。小赵被指控盗窃罪,开着辆小面包车假装搬家公司,谁家没人就进去搬东西,已经被关半年了,有次看了他的起诉书,连盆景也搬。

有图书室,不过没什么可看的书。一个月可以去借一次书,有一天小赵他们去抱回来一堆,我选了两本,一本古龙,一本美国大兵回忆越战,晚上消磨时间。晚上可以看电视,天天芒果台肥皂剧。他们看电视,我就看书或者发呆,琢磨着外面的人一定已经在四处找我们了,这几年我们的推特每天更新,从未间断,这么多天不更新,朋友们一定会到处找。

大概十天左右,有人给我存了 1000块钱,不给单子看,找机会偷瞄了一下,存款人是许晖(羊皮鬼),能找到州看守所来,肯定费了不少力。

快到二十天的时候,进来问我,你哥叫什么名字。第二天,肖律师和王律师就来了,带来了外面的问候,说了一长串熟悉的名字,有这么多人关心着,值了,签了一堆委托书。

审问还在持续。有一次我说要是几万起事件的信息都辨认完,恐怕得要一年。上面安排,我们也没办法。二十来天的时候审问突然就停了,接下来的几个月,像是被彻底遗忘了,只是偶尔会从铁窗上丢下来一张换押单。

这期间收到了外面送来的衣服鞋子,大姐她们想得挺周到的。

州看不允许抽烟,没费什么力就习惯了,小赵他们不习惯,每天都在说抽烟的事,拿废纸卷成烟卷的样子意淫。他说后悔来了州看,功立不到,烟也没得抽,还不如市看,可以抽烟。偶尔有香烟味会从走廊上飘下来,他们都会感慨一番。

所方不时会找他们三个出去谈话,从来不找我,想来是问他们了解我的情況。小赵和小杨时常会劝我,算了,斗不过他们之类的。小王年纪小,被指控诈骗了別人十多万,还傻到把被骗的人带到自己家里去,从来不说劝我的话。2个多月的时候,忽然就调回市看去了,我猜是因为他从来没劝过我。换来了一个东北人老张。

老张在双廊卖烤鱿鱼,因为争地盘用啤酒瓶戳伤了对方,之前已经被拘留了十天,回去后过了一年忽然又抓回来了。对方有关系,想我多赔点钱,他说。

第二天就约我斗地主,筹码是卤鸡蛋,反正无聊,早上斗到中午,老张输光了,散了。我把贏的卤蛋还给了老张,反正我也吃不完。

老张每天早上都要慢跑,从号室跑到风室又绕回来。我也跟着跑,小赵也跟着跑,每天半小时。

隔壁关着女犯,白天在风室能听到她们说话,小赵经常去敲墙壁,伹没有回应。有一次被隔壁举报,警察进来骂了一通,不敢再敲。

看守所的灯是不关的,照在眼睛上很难睡着,找了件T恤蒙在头上,女警说违规了,要取下来,语气强硬。我睡不着,我受够了,你们想怎么样?我说。找了两个男警上来吓唬我,一个四川口音,一个东北口音,说了一大堆必须立刻之类的话,仍然拒绝取下头上的T恤,半个小时后离幵了,男警晚上进不了号室。早上点名的时候,两个都进来了,东北口音那个恶狠狠的说,卢昱宇,站好。站不好,我说。过来抓住我想按我到地上,我挣扎,头撞到了墙上,四川口音那个也上来扭我手,把我按到了地上。痛,打不过,就大声喊,警察打人了。果然心虛,放开我走了。

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绝食,用白纸写了警察打人的标语,对着摄像头。警察不进来,只是叫小赵他们出去谈话,回来就劝我吃饭,我也不出去,点名也不起来,就躺在通铺上,饿了就喝水。第二天王律师就来了。正好是四川口音带我出去,我指着他对王律说,我被警察打了,就是他,灰溜溜的走了。王律师劝了我一番,要我保重身体。趁机口述了一个声明:我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如果在关押期间死亡或者重病,都是CCP故意为之,我宁愿死也不会向他们屈服,同时也希望外面的人关注与我一同被关押的李婷玉。

(四)

继续绝食,心里憋着一口气,到第三天机会来了,东北 口音进来点名,我到门口堵着。你不是要打我么,现在 动手吧。他进不来,点不成名,走了。

接着所长也来了,女的。李婷玉很关心你,那天听到你喊警察打人后就打电话告诉了她律师,她托我传话给你,希望你好好的,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他的?有什么要求?我也希望她好好的,另外就是我想买本英语字典。

能买书,有了简的消息,开始进食。

上学的时候整天玩,逃学、打架,基本没学到什么东西,英语基础几乎为零。简在15年帮我在沪江报了网校,每天搜索的同时跟着录音里呱啦一通。简明显听不下去了,卢昱宇,你先学学英标吧!

没几天女所长就买来了字典,红色的,拿在手里会想到 70年代的经典场景。送你的,不收你钱,还要别的书可以自己去图书室找。去了图书室翻了半天,找到一本教发音的,美式。一本小说,英国人写的。每天锻炼,看书,学英语。

厕所在风室,洗澡的水龙头在马槽的正上方,有太阳能热水,一星期可以洗两次澡。对面就是监控,没有遮挡,上厕所时用盆子遮挡一下,洗澡就只能背过身去了,小杨不怕,洗澡时故意对着镜头。号室里没有厕所,有一个黑色大塑料桶,晚上关门后要上厕所就用桶解决。为了防臭,每天要把已经用水泡软了的肥皂放在桶里不停的搅拌,直到泡沫快冒出桶壁。四个人轮流。

小杨30来岁,当过交警又是城里人,有点看不起农村来的小赵,虽然两人都是盗窃罪。经常说话打击小赵,有 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差点打起来,被我劝开了。

到了十月份,终于来找我了,憋死老子了,不会是要放我们出去了吧!来了两个人,一个秃顶领导,还有一个穿了巴萨球衣的年轻人,我是巴萨球迷。秃顶领导手里拿着张单子,卢昱宇,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

谈谈今峰吧,你和他什么关系?

网友,面都没见过,有什么好谈的?

那光暴党呢?

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好吧,谈谈你吧?想不想早点出去?

当然想。

我们也想你早点出去,但你得先把你的问题说清楚才行。

我什么问题?我早前给你们说过,就是按照你们的法律,我也是无罪的。

你的意思是希望走审判程序了?

我控制不了你们要走什么程序,我没有罪。

不欢而散。

继续憋着,日复一日,除了偶尔有女犯到楼上来打扫卫生引起大家骚动外。小杨在10月底收到判决,1年半,11月初送监狱去了。没有再调人进来。

11月11日,广播响了起来,要所有人收好东西。难道要放我了?

抱着私人物品出了会见楼的门,已经有一辆车等在外面了,被戴上脚镣以后上了车,接着上来了两个武警。

囚车开到了市区,是去市看,小赵说。很快,囚车便穿过市区来到了这个城市的另一边,过了一道大铁门后进到了大理市看守所。

穿过了若干大大小小的门,到了值班室外面,所有东西都被警察用脚检查了一遍。小赵和老张很快就被人领到各自之前的号室去了,卢昱宇,你要保重啊,老张临走时说。

老张45岁,但看起来像50多的人,头发胡子都花白了。

剩下我独自不安地站在那里,心里想着要是进了号室被欺负,要不要还击,期间有个警察过来问了下情况又走了,值班室里好几个警察抽着烟聊着天。值班室两边就是囚室,有30间左右,这就是整个看守所的核心地带,像个压扁了的大号四合院。

又过了一会,来了一个胖胖的警察,把我带到了左边最里面的号室,已经有5个犯人在里面打扫着卫生了。又是挑选来准备立功的吧。

放风室和州看一样,也在头顶上装了一层铁丝网,像个笼子,有几个警察扔下来的烟头躺在上面。风室的地面要比号室矮了20多公分,这样跑步就不方便了,我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