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中“信息战”全面升级,继蓬佩奥宣布「净网」计划严禁中国 App、BAT 云服务、电信运营商等在美国运行之后,8月6日,特朗普又正式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封禁TikTok和微信,根据此行政令,在从周四起的45天后,无论是美国境内还是受美国司法管辖的任何人都不得与总部设在中国的TikTok母公司或微信母公司有交易往来。这提高了一种可能性,即美国公民将被禁止在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或谷歌(Google)应用商店下载TikTok和微信。

特朗普在禁止微信的行政命令中说,在全球拥有超过1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和电子支付应用程序的微信,跟TikTok一样,“会自动捕获其用户的大量信息。这种数据收集的威胁可以使中国共产党获得美国人的个人和专有信息,此外,该应用程序还可以捕获访问美国的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和专有信息,从而使中国共产党拥有一种机制,可以跟踪可能一生中首次享受自由社会利益的中国公民。”

该行政命令以2019年3月报道为例,“一位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中文数据库,其中包含数十亿个微信短信,这些短信不仅来自中国用户,还有来自美国、、韩国和澳大利亚的用户。

该行政命令还说,”与TikTok一样,微信也对中共认为政治敏感的内容进行审查,也可能被用于有利于中共的虚假信息宣传。这些风险导致了包括澳大利亚和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开始限制或禁止使用微信。”

这项行政命令说,因此,美国必须对TicTok和腾讯采取积极行动,“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

——美国之音 | 禁抖音微信:特朗普行政令一石激起千层浪

特朗普的行政令在海内外华人圈里引起热议,尽管禁令可能会影响大量在美留学生及华人和国内亲友的联系便利,但也有很多人表示此举大快人心。

对于国内用户来说,微信的审查力度和范围之大,已见怪不怪,然而随着国际用户的激增,微信的审查以及信息过滤效应也蔓延到了海外,引起了以美国政府为代表的西方社会对于数据安全的警惕,最终引发制裁,可说是一个必然结果。

美国之音|中国言论限制延伸到国外,微信删除美国用户帖子

德国之声|研究:美国华人被微信假消息误导

【立此存照】中国警方公开承认监控外国记者微信聊天记录

【立此存照】微信内置浏览器屏蔽《纽约时报》短链接

一、罄竹难书的微信审查

 

天下苦微信久矣!微信在全球拥有超过11亿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个公众号,众所周知,它仰仗着庞大的中文用户量,和防火墙所维护的信息垄断地位,已经沦为中国专制统治的鹰犬。多年以来微信对用户施行越发严厉的审查机制,对中国的重要社会事件(纪念六四、李晓波逝世、中美贸易战、MeToo运动、709维权律师大抓捕、香港反送中运动、新冠疫情、乃至各种公共危机、公民运动、维权行动、逮捕和迫害公民记者和异议人士事件等等)皆会配合当局进行大规模噤声、屏蔽和过滤信息以欺瞒、控制公众,并且在诸如新冠疫情的所谓“敏感时期”,动辄禁言、炸群、,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被许章润怒称为“微信恐怖主义”,早已使得民间怨声载道。

对于它不喜欢的账号,它可以赐予N种刑罚:

☆死刑,就是永久封号,让微信账号彻底消失。但微信的死刑比现实的死刑还要残酷,人被枪毙了还能留个全尸,微信永久封号则让账号死无葬身之地,查无此号,从此绝迹于江湖。

☆无期徒刑,也就是保留私聊功能,留个活命,其他群聊、朋友圈功能永久关停。

☆有期徒刑,就是短期封号,在一定期限内剥夺微信账号的使用自由。比如限制你在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内不得登录。在一段时间内禁锢号主的网上社交自由。

☆管制,限制添加新好友,限制你的部分社交自由。

☆剥夺政治权利,就是封群,剥夺群友集会、聊天、结社的自由;

——兼爱法治 | 微信的刑法

兼爱法治|微信的刑罚

近两年,随着审查力度的加剧,很多用户记录了他们的微信被审查、、炸号的故事,留下了重要的证词,中国数字时代均有收录:

金心异:戒微信周年祭

Matters|米米亚娜:米米炸号记

historicize | 微信号被封禁之后……

fateface:“强行戒断”微信日记(随手转发遭封号)

端传媒 | 江雪:微信个人帐号被封记

【立此存照】曹山石:腾讯微信偷窥我的私密朋友圈

与此同时,也有大量用户的文章和公众号被微信平台删除、封禁,在中国数字时代【404文库】、【404重点】目录里即时保存着每天被微信平台删除和限制分享的文章,也可搜索“”、“”等标签查看相关信息。

冇心音乐 |南京先锋书店因发布“我爱南京”盲盒,公众号被永丰。

蓝鲸传媒快讯 | 多个财经自媒体微信号被封

豆瓣 |【女权史上的今天】:“女权之声”微博、微信帐号被封

微信审查的恐怖,不止限于对用户带来虚拟世界的影响,此影响甚至会扩大到现实世界,审查的背后是国家暴力机器实施的专制管控,很多普通用户不过是在微信上发出了几句“不和谐”的声音,或是进行正常的宗教或社会活动沟通,就遭到了公权力的骚扰和迫害。正因为对违规的惩罚可以延伸至线下清算,线上的控制手段才尤其有效,寒蝉效应才越发明显。中国数字时代收集了各种基于微信的处罚案例:

寒冬|微信群QQ群成抓捕基督徒途径教会

第一财经|微信”聊天”传递内幕信息被处罚 聊天记录撤回也不行

【异闻观止】村民微信群称化肥公司含量不够 被内蒙古公安行拘

【立此存照】网民微信抱怨道路难走 称中国“腐败国”遭举报被拘留

【立此存照】一网民因微信发言被行政拘留

自由亚洲 | 救助良心犯的微信群被封 群主遭驱赶

 

在微信沦为权力肆意封号禁言的屠宰场后,微信作为公民言论场域的生态已经被严重破坏,这里已无法再为任何用户提供安全空间和隐私保障,而是变成了小粉红以及专制维护者们监视和举报异议者的场所。

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很多泛民主自由派人士都曾被熟人截图朋友圈以及群聊信息,举报不当言论,被施加网络暴力,甚至为此失去工作、被学校处罚,或是被警察反复骚扰。

走看社会 | 中国社科大外聘教师周佩仪因发表不当言论被解聘

在高墙之内能做什么,一直困扰着我。像往常一样,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一些内容,试探微信审查的底线。没想到被我试探出的,是人的丑恶。晚上公司上级突然给我电话,说有公司董事向他投诉我发的内容,要求我立刻删除。从他急切的语气中我能感觉到,我发几条朋友圈,在某些人眼里已经触及到底线,要我付出代价了。

果然假日后上班第一天,三个大男人把我围在办公室,传达老板圣旨,要求我主动辞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否则报警。而且辞职原因必须写他们规定的四个字“个人原因”,为了一句简单的表述,我重签了三次。签过辞职申请后老板又要求我写悔过书。从始至终,我不觉得有过错,更不觉得有错要悔,我直言不会写,于是法务经理代为操刀,打了一篇悔过书,发给老板修改一次,才打印出来给我签字。

当晚我被扫地出门,工作五年,被辞职,没有任何赔偿。只因为我转发的内容,“影响恶劣”。

——Matters | Hadua:因中港矛盾,我被公司开除举报

Matters | Hadua:因中港矛盾,我被公司开除举报

我在7月14日去香港观摩传媒游行,其实就很简单,一些当地的媒体工作者沉默黑衣游行,合法活动,除了走路什么都没发生。参加完后我在朋友圈发了两张与此相关的照片,不过过了几个小时后我就锁掉了(设为自己可见,我一直有这个习惯)。然而,就在这几个小时内,有人将这两张照片保存了起来,并对我的朋友圈进行截图。

8月4日中午12点左右,一个叫“孤烟暮蝉”的微博大V将我这两张照片和朋友圈的截图发了出来,并贴上“港独博士”的标签,呼吁人迅速转发。很快,一个小时内,我的微博大小号、我以前删掉的言论、我出版的书,都被人肉出来。众多别的大V号也跟风转发了这些照片和信息,无一例外都打着“港独”的嘘头,其中一个大V还加了一句:“治不了洋人,还治不了你一个土博士?”

——陈纯:粉红狂潮与体制外的极权主义

陈纯:粉红狂潮与体制外的极权主义

微信的审查机制甚至催生出一门灰色生意——替人举报、封号。如今,在QQ的搜索框输入「代封举报」等关键词,可以获得上百个搜寻结果,它们被用于打击竞争对手、挤压异见、铲除伤及自身利益的内容等。而当举报成为一门生意、一种手段,谁来维护游戏规则的公正和透明?谁来保证用户权益和公共舆论领域的安全和公平?

腾讯官方架设了两种针对公众号的举报方式,一种针对链接,一种则指向账号本身。投诉类型分为「欺诈」、「色情」、「诱导行为」、「不实信息」、「违法犯罪」、「骚扰」、「侵权」及「其他」等8种。每一大类都被细分成更多分支,例如「不实信息」又被分为政治类、医疗健康类、社会事件类和侵权。

此外,2020年还新增了「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投诉类别。这些提供代举报服务的商家有一套粗略的举报「公式」:出现色情信息是最容易举报成功的;出现广告则可使用「诱导行为」作举报理由;其他的则会选择「不实信息」——上传文章内容截图,并在举报理由的最后一句写上:「望腾讯响应国家净网行动,严查此类公众号,还网友一片干净的网络环境」。

这是一套在不断进化的审查系统中沉淀下来的反应机制。

——端传媒 | 林安步:“需要帮忙封号吗?”——当举报成为一门生意

端传媒 |林安步:「需要帮忙封号吗?」——当举报成为一门生意

坚果兄弟 | 举报一个公众号直到封号要多少钱,以”上海文学“为例

在权力与金钱的双重压榨之下,最大的受害方无疑是公民社会。微信花样百出的审查手段不仅仅给用户的个人生活和心理健康带来了严重负面影响,也极大地损害了公共利益和安全,甚至阉割了全体人民的思想和能力,危害到我们整个民族的精神面貌。

封号禁言带给人类社会的危害实在太大了,中华民族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但连一句话都不能说,说句话都提心吊胆,太伤民族感情了,太伤民族自尊了。这是一种对国民的极大犯罪,也是对人性的疯狂阉割。畜生尚且想叫就叫,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呢,何况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基本的说话权利都没有,太不把人当人看了!

为什么国内出不来“开拓、创新”型的拔尖人才?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失可以“自由发挥”的机制,创造的能动性被禁锢起来了,就是那个“倒扣住跳蚤的玻璃盒子”把各类人才卡死了!如果任由封号禁言继续下去,这不是危言耸听,真的会给这个民族带来灾难的;人们的说话功能会逐渐退化,有充足的证据表明,人们说话的功能已经退化到相当严重的程度。要命的是,这个退化不是生理上的退化,而是思想、精神上的退化,人种会越来越愚昧的!

——luoxun:跳蚤实验与封号禁言

luoxun:跳蚤实验与封号禁言

 

微信所主导的言论审查造成的最大公共恶果,莫过于李文亮事件。在新冠疫情开端,李文亮医生因于2019年12月30日在自己微信群内与同行交流,认为出现SARS提醒同行注意保护,而被其辖区派出所因其“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提出警示和训诫。另称,除李文亮之外还有7名在微信群或网上传播病毒信息的“传谣者”遭到警方约谈。由于他们的“吹哨”被当做了“造谣传谣”处理,疫情被掩盖,失职渎职的官员和公权力被掩护,病毒的蔓延很快酿成大祸,引发了公众对于言论审查的愤怒。

李文亮的遭遇,只是疫情中由于传播和官方不一致的声音,就被冠以“造谣传谣”的罪名遭到打击和消声的无数普通人的代表,即便在公众为李文亮鸣不平的时候,与疫情相关的问责、调查文章也一再被删除,大量拥护的微信号被封禁。

北青深一度|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

思想地图 | 武汉8人“传谣”最新细节曝光:“做错了,就要认错,可是认错真的好难啊!”

德国之声 | 微信早于12月屏蔽疫情消息   “习近平”成敏感词

【网络民议】微信再现大规模封号

 

二、微信的审查机制调查

 

关于微信的审查机制如何运作,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做过一系列的调查,包括微信如何审查图片和文本,如何阻止用户谈论敏感的政治、社会事件,如何对中国以及海外用户实施不同审查制度,并利用海外用户传输的信息来训练微信对中国大陆账号的审查算法。

公民实验室|微信监控诠释

 

微信是中国目前最流行的社交软件之一。截至2019年末,微信拥有超过11亿海内外月活跃用户。2011年成立,是一款母公司腾讯运营的即时通讯软件,腾讯是中国其中一家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

微信有多种功能,比如包括一对一和群组聊天在内的即时聊天功能,提供用户上传文字和图片等状态更新的微信朋友圈,以及类似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

此前公民实验室的研究指出,微信针对使用中国大陆手机号码注册的账号实行内容审查。内容审查并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事件发生发展而变化。

“一APP两制” :微信如何区别审查中国及海外用户

关键词过滤仅仅针对那些用中国大陆手机号码注册微信号的用户,即便这些用户之后更改绑定的手机号,用海外手机号码绑定原有微信号,审查机制也依然存在。

中国社交媒体如何管控新型冠状病毒讨论

针对直播软件YY和聊天软件微信的研究显示,两款软件均对该话题采取了广泛的审查。不仅内容敏感的词汇被过滤,甚至一些对病毒的中性的讨论和提及被审查。这样广泛的审查有可能导致公众无法获得能帮助其保护自身安全的信息。

 “未阅先焚” :微信朋友圈图片过滤功能分析

微信采用了两种不同的算法过滤朋友圈中的敏感图片:一种是基于光学字符识别(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的文字检测方法,该方法用以过滤包含敏感词的图片;另一种是基于图像相似度的对比,该算法用以过滤与微信不良图片数据库中的图片相似或吻合的图片。

“未阅先焚” (二):微信实时过滤图片功能分析

我们发现微信实时自动过滤用户聊天中给传输的图片,微信分析图片中的文字以及比对图片是否与不良图片数据库中的现存图片相似。微信通过保存和更新敏感图片的MD5哈希值实现实时图片过滤。

微信过滤了哪些“十九大”关键词?

微信从与十九大开始一年多前就开始屏蔽有关的关键词,随着十九大日期逼近,该关键词库也在不断更新。关键词涵盖内容非常广泛,不仅包括了批评党代会,领导人以及党内斗争的言论,许多对中央政策和党意识形态的中性指称也被过滤。

勿忘晓波:微信和微博针对刘晓波逝世的信息审查之分

对微信和微博针对刘晓波逝世的信息审查的初步分析显示,在刘晓波去世後审查力度大幅增加,以至于任何对刘晓波的讨论乃至简单提及也不被允许。在微信上,刘晓波去世后,任何提及刘晓波名字的内容——不管是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还是英文拼音——都会被过滤。我们在之前的研究曾发现,微信在群组聊天和朋友圈功能内会进行图片审查,而在刘晓波去世的这事件上,我们首次发现:微信在一对一聊天功能中也进行图片审查。在新浪微博上,刘晓波去世前,任何由刘晓波全名为关键词的搜索——包括简体中文、繁体中文及英文拼音——早以被屏蔽。在他去世后,单单是刘的名字“晓波”就足以触发审查。

不能说的秘密:新浪微博和微信上被过滤的“709追捕”

本研究记录了在微信和微博平台上针对“709事件”的审查。通过一系列测试,研究者发现了在这两个平台上被审查过滤的与“709追捕”相关的关键词。研究者在微信平台上发现了与“709事件”相关的图片审查。这是第一次针对微信平台的图片审查的系统记录。

——公民实验室 | 微信监控诠释

 

三、反抗与逃离微信审查

 

微信之所以肆无忌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强大的综合式功能垄断了大量中文用户的信息来源、社群圈子和各种生活、娱乐工具,特别是在疫情到来之后,通过微信和支付宝注册健康码和健康信息几乎是国内民众生活、出行的必须环节,现存的社交媒体里并没有能够替代微信的软件,因此大量用户虽苦不堪言却又难以脱离。但是,随着微信恶行的变本加厉,公民社会也自发总结出很多反审查、反封号的经验,甚至发起了有组织的反抗禁言或是逃离微信的活动。

有网友自发总结和分享反审查的经验:

【网络民议】“封建循环”时代 网友总结的“反封经验”

好机友 | 微信最全潜规则,敢碰就绝对封号

疫情期间,因李文亮之死引发的舆论海啸,很多网民针对微信、微博的封号禁言以及专制政权的言论管控手段发出了愤怒的呼声:我们要言论自由!

【网络民议】我们要言论自由!

疫情期间,一些年轻的网民发起了“”活动,倡议和指导中文用户进行“数字移民”,放弃使用微信而移居到更加自由开放的telegram上去。

无处不在的审核、时时面临的举报风险、不被赋予的完整使用权,无法申诉的专断封号,没有隐私保护的实名暴露。我们以安全、隐私和自由,到底换来了什么?的确,微信是高效的通讯软件,也让我们获取了看似丰富的资讯,也养活了数以万计的自媒体人。但许多重要的问题都被「效率」和「繁荣」掩盖了。

你在微信看到的文章,因为不能引用外链,不能为你提供足够丰富和真实的信息。原初的互联网世界是一个由超链接构成的大网,而微信本质上只是一个局域网,在微信内甚至无法附加或打开外部链接,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们因此成为了一个个的孤岛,无法有效地为互联网世界做贡献。

微信的内容随时可能因违规而被删除,无法成为未来讨论的基础。没有任何作者能预料自己关于公共事件的有种有料的10 万+文章,是否能活过明天。

微信无法深入讨论公众文章,造成一个个自恋的意见泡泡。微信公众号的留言区仅限和作者进行一个回合的讨论,我们无法和其他读者交流。而什么样的留言能够被放出,则完全取决于公众号管理者。所谓的评论区,通常只是装点文章的掌声和鲜花而已。

封闭,专断,自恋 — 这是微信的产品设计逻辑。在这个无法引用和被引用,无法保证留存,无法讨论和质疑的言论环境里,自然充斥着耸人听闻的标题党,公开化的私人生活,取悦读者的「精神鸦片」和自以为是的愚昧偏见了。

——Matters | 逃离微信宣言 | FreeFromWechat Manifesto

Matters | 逃离微信宣言|FreeFromWechat Manifesto

端传媒 | 逃离微信

坚持为社会议题发声的坚果兄弟为发起了“自我禁言”的行为艺术:

坚果兄弟 | 自我禁言720小时,招募1000人筹集10万奖金,致谢说真话的记者

正如许章润在其文章《许章润: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所言:

……其“微信恐怖主义”直接针对亿万国民,用纳税人的血汗豢养着海量网警,监控国民的一言一行,堪为这个体制直接对付国民的毒瘤。而动辄停号封号,大面积封群,甚至动用治安武力,导致人人自危,在被迫自我审查之际,为可能降临的莫名处罚担忧。由此窒息了一切公共讨论的思想生机,也扼杀了原本应当存在的社会传播与预警机制。

微信是推动中国近年来“大数据极权主义”化的一个主力,言论审查对公民社会造成的破坏和埋下的隐患,不但没有在灾难中得到遏制和纠正,反而堕入恶性循环,越演越烈,在国家暴力机器的背书下,民间的反抗也显得力不从心。特朗普发出封禁微信的行政令固然有关其自己的政治议程,但正如一名网民评论:“让封人无数的微信也尝尝被封的滋味。”一个理应服务于用户、承担起社会责任的大公司,如此虐待用户,破坏社会,却未付出任何代价,如今遭遇制裁实属罪有应得。国际社会如何进一步应对中国对内实施的大数据极权控制,以及对外输出的大数据极权主义,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