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脏活儿,”在中国互联网审查业工作十年的刘力朋说。从入行第一天,他就秘密收集公司的“交班文档”,为共产党“”那些荒谬的、事无巨细、朝令夕改的审查指令留下见证。他决心对抗审查体制,因为这是一个“作恶的系统”,而他,“不甘做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