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社会真是太奇幻了。

一本满纸荒唐的《平安经》,只因作者是高官,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版了,而且一帮文人和官媒齐齐上阵呐喊助威。

当然,结果是把这位高官给“捧杀”了,不仅丢了名,也丢了官。

对这样一本垃圾书不吝赞美的做法,事实上是一种“”,只要是带有权力光环的,就是美的标准,就是好的标准。

这种“权力审美”向上则是对上位者的阿谀奉承,向下则是对弱者的欺凌和绑架。而从这几天接连发生的事情来看,有些的这种“权力审美”近乎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了。

这不,这两天,就有几张图片在网上疯传。图片中所表现出的那种滑稽感,实在是让人觉得语言的匮乏,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内心的“千万只草泥马”。

其中一张图片里,一名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手中拉着一根线,半蹲在菜摊前进行丈量,神态全神贯注。而另一张中,同样是一名执法人员,手中拿着一把剪刀,真在减掉超出菜场摊位边缘的青菜叶子。

后来经核实,其中一张图片是发生在广西南宁市某农贸市场内,时间就在不久前。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幕,是当地在落实南京市提出的“用绣花功夫来进行农贸市场精细化管理”的相关精神。

于是,执法队员便默默拿起了线和剪刀,以直线的标准要求摊贩摆菜品时不得超出摊位,否则就将以剪刀伺候。

这实在是太可笑了,就算是落实农贸市场的精细化管理,似乎也没必要对菜品的整齐摆放如此苛刻吧?

看着图片中执法人员认真拉线对比的样子,觉得实在滑稽,这显然是把“认真”用错了地方,从图片上看,菜摊上的菜品已经摆放得非常整齐了,真的有必要用直线丈量吗?这是不是也太过吹毛求疵了?

退一步讲,就算摆在菜摊上的菜品就算超过了一点边缘,对农贸市场的整体运营和形象又有多大的影响呢?

以前,经常在一些会议看见服务人员在摆放茶杯之类的东西时,也拿着绳子比划,为的就是做到所有的杯子都整齐划一。

当然,这种小范围的审美趣味对社会的影响也不大,如果有人喜欢,做了也就做了。坏就坏在,有些人有样学样,把这种审美用到了对社会的管理上。

因此,南宁菜市场这事,在现实中并不是孤立。前几年,一些城市的管理者,为了所谓的整齐划一,要求统一店招,结果出现了“审美”大翻车。

有网友看了被“统一”的店招之后,直呼:这下好了,真是逛街如上坟,购物如奔丧。从前走过街道,感受到一片灵魂;现在走过街道,感受到一片灵牌。

我们这个社会对“整齐划一”这种审美的追求,已经到了某种变态的地步。其底层的逻辑便在于我们对“”的深层次的迷恋。

哲学家罗素认为,参差多态是美的,而且是幸福的本源。但在“权力美学”看来,整齐划一是为美,多姿多彩就是乱七八糟,都是“煞风景”的。

 于是就要想方设法将其改为“统一”,一旦统一,放眼望去气势恢宏,也就美不胜收了。而其内核则是对秩序的严格要求,是权力意志必须不折不扣执行到位的成就感。

“权力美学”的标尺是权力,而不是人,它以讨好权力为出发点,以满足权力的成就感为归旨,故而无视个人的审美偏好,甚至无视基本生存、生活权利,个人最终成为“权力美学”的买单人。

个人对城市景观的审美趣味,被统一到官式设计上来;甚至个人的谋生门道也要堵死,以便统一制式的官方视觉管理不受干扰,所有城市不许流动经商,很多城市对店招进行统一制作,长沙甚至对小餐饮店等“五小”加以取缔。

文明和审美一旦被归口到权力管理之后,便不再是社会趣味和个人爱好,而是它的展场。

 权力说要有秩序,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秩序的表演。为了这无所不在的秩序的大戏,我们的生活变成戏剧,而且为了服务这戏剧,扭曲生活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