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务院17日发布一份新疆白皮书,聚焦新疆当地的“劳动就业保障”,强调中国在当地严厉打击强迫劳动。但专家却对中国在白皮书中的说法,提出诸多质疑。

(德国之声中文网) 过去几周,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迫害新疆的维吾尔人与少数民族的批评声浪渐大,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却在此背景下发布名为《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意图驳斥外界称中国在新疆施行强迫劳动与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的说法。白皮书中称中国采取措施保障新疆就业,当局更坚决打击强迫劳动。

白皮书的开头强调,由于新疆南部四州生态环境恶劣与经济基础薄弱,加上当地“长期以来暴力恐怖势力丶民族分裂势力丶宗教极端势力鼓吹‘来世天定’‘教法大于国法’”,并运用这样的思想来“煽动广大群众抵制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排斥现代科学知识,拒绝学习掌握就业技能丶改善经济条件丶提升自我发展能力,导致人民因就业能力不足,生活陷入长期贫困。”

格外引人瞩目的是,白皮书称在2014至2019年间,新疆全境每年平均培训128.8万人次的劳动者,其中南疆的年平均培训达到45.1万人次。内容写道:“参训人员至少掌握1项就业技能,绝大多数取得了职业资格证书丶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或专项职业能力证书,实现稳定就业。”

不过,专家认为外界不应该把过去几年中国政府透过再教育营所施行的“职业培训”与这份白皮书中所称的“就业培训”混为一谈。美国罗斯·豪曼理工学院的新疆问题专家葛罗斯(Timothy Grose) 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政府在新疆施行‘就业培训’已有好多年了,事实上,2009年的旭日玩具厂群体斗殴事件中,便有参与政府就业培训系统的维吾尔人参与斗殴事件。”

葛罗斯告诉德国之声:“虽然之前被关押于再教育营内的维吾尔人可能有一部份被转入这些就业培训计划,但是在新疆政府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之前,这些培训计划便已存在。”

他指出,近期新疆政府在部分地区施行“剩馀劳动政策”,要求每个家庭中只能有一个有能力工作的人待在家中,其馀30岁以下的人会被送到新疆以外的地区工作,30岁到45岁之间的人则会被转至新疆境内其他地区进行劳动,45以上的人则是在邻近地区进行劳动。

不过根据白皮书内容,中国自2014年起便在新疆施行“先培训后输出”的系统,目前已有11.7万人转移至收入更高的内地省份。白皮书写道:“新疆按照‘按需培训丶先培训后输出’的原则,开展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丶法律知识丶城市生活常识丶劳动技能等为主要内容的就业培训。”

中国称“防范打击强迫劳动”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政府在白皮书中强调,他们将劳动者意愿作为制定就业政策等措施的依据。白皮书中写道:“(我们)确保广大劳动者能够自主自愿、心情舒畅地生产生活。”

澳大利亚的新疆问题专家雷国俊 (James Leibold) 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曾说,中国政府会先在再教育营中对维吾尔人进行洗脑并强迫他们学习汉语,再把他们送到新疆或中国境内不同地区进行劳动,因此可把强迫劳动视为再教育营的延伸。

中国政府也在白皮书中直接驳斥人权组织与学者关于强迫劳动的指控,强调中国政府坚决防范与打击强迫劳动。白皮书称中国政府根据多项现行法律,禁止“以暴力丶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以及侮辱丶体罚丶殴打丶非法搜查和拘禁劳动者等行为,对违法行为,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此前,澳大利亚的新疆问题专家雷国俊 (James Leibold) 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曾说,中国政府会先在再教育营中对维吾尔人进行洗脑并强迫他们学习汉语,再把他们送到新疆或中国境内不同地区进行劳动,因此可把强迫劳动视为再教育营的延伸。他说: “在我看来这是再教育体制的延伸,是另一种形式的再教育营。这也是中国丶尤其是新疆政府担忧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大规模拘禁造成高昂成本的一种反应,特别是在目前新冠疫情爆发的背景下。”

面对中国在新的白皮书中提到打击强迫劳动的说法,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资深研究与倡议经理安德森(Dr. Elise Anerson) 告诉德国之声,中国希望透过这份白皮书来“洗清”他们在新疆的行为,运用正面的方式描述他们在新疆进行的强迫劳动。她说:“过去几个月国际社会在新疆强迫劳动的议题上开始对中国施压,所以他们急着透过白皮书来改变与新疆强迫劳动相关的论述。”

白皮书发布时间点耐人寻味

不少专家认为,中国选在这个时刻发布新疆白皮书,无疑是想驳斥国际社会对其新疆政策所做出的一连串指控。

中国政府在白皮书结尾处表示,“国际上一些势力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需要,无视新疆为保障人权所做的巨大努力,搞人权双重标准。”

白皮书中还写道:“他们罔顾事实,颠倒黑白,肆意炒作所谓新疆‘’问题,抹黑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工作,妄图剥夺新疆各族群众的劳动权,使其永远生活在自我隔绝丶封闭落后的贫困状态,这是对新疆各族人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反动,理应遭到一切爱好正义进步的人们的坚决反对。”

葛罗斯认为,尽管西方国家谴责中国迫害维吾尔人可能成效有限,但是,如果西方国家采取的手段可能影响中国的经济,那中国政府会更主动回应,甚至放松其迫害维吾尔人的力道。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安德森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政府在此时发布白皮书,无疑是要替自己压迫维吾尔人的政策进行辩护。她说:“自从2015年以来,中国国务院的新闻办公室已发布了七份与维吾尔人相关的白皮书。”

但美国的新疆议题专家葛罗斯 (Timothy Grose) 告诉德国之声,虽然她也认为中国想透过白皮书来驳斥与“强迫劳动”有关的指控,但是北京推出白皮书的时间点恐怕另有深意。他说:“记者丶学者与倡议者报导与新疆强迫劳动相关的议题已超过一年,但是中国国务院却是在美国国土安全局对新疆出口的产品发出五项暂扣令后才发布白皮书。”他认为,这个时间点或许显示中国政府担忧美国暂扣令影响经济,甚至其他国家可能跟进美国做法,因此发布白皮书。

葛罗斯认为,尽管西方国家谴责中国迫害维吾尔人可能成效有限,但是,如果西方国家采取的手段可能影响中国的经济,那中国政府会更主动回应,甚至放松其迫害维吾尔人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