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中,北京看到了政治威胁
打压异见仍是首要任务,危机前所未有

作者:萨拉•库克

上个月,中共调动了全国的公安力量,来跟踪和拘留知名的维权人士和普通百姓,他们分享了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疫情蔓延的信息,提供了传染源中心的现场动态,或者是反思中国政府统治模式对疫情的影响。

当局的一部分力量也加强了对其政敌的进攻。这就提出了新的问题,中共领导层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究竟优先处理什么,以及为了维持权力他们能走多远。

封堵独立信息来源

三位从武汉用网上直播来报告疫情动态的中国公民记者的失踪,引起了国际关注。这三位 — 生意人方斌,律师陈秋实和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都各自从被封之城武汉、当地医院以及隔离中心录制并传播影像报导。上个月,三位记者都遭到不同形式的监禁而被消失。他们有可能被警察带走的,也​​可能是被强制隔离,尽管据报他们的健康状况良好。

CMB-142-2
图:前记者李泽华在被警方带走前不久,在武汉进行网路直播。
Credit: Li Zehua/YouTube.

这几个案例广为人知,部份原因是他们国际上的联络,以及他们视频的力量,但还有很多像他们这样的人。根据媒体报导、人权团体提供的事态更新以及上月在当地政府网站发出的帖子,都表明在武汉之外很远的其它地区,也在采取类似手段。在山东省,民主人士任自元(Ren Ziyuan)因在网上批评政府管理疫情而被行政拘留15天。来自四川的前政治犯、网上维权人士谭作人(Tan Zuoren)被警察多次上门拜访,其微信帐号也被冻结。在南京,前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Guo Quan)在网路发布关于疫情蔓延的文章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

《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站记录了450多例普通网民因据称传播「谣言」而被拘留的案例。山东、江西、吉林和天津当地政府的网站报导了安全部门抓捕法轮功学员,因他们所发的传单或所贴的横幅中有与疫情有关的健康危机信息。在西藏地区,据报导人们会因为通过微信举报疑似病例或仅仅为患者祈祷,就被处以行政拘留。然而,官员们对加强西藏寺庙和藏人家庭政治控制的活动照办不误— 譬如把人们召集起来对国旗宣誓效忠,或派党干部走访藏人村落— 尽管这样的举动,同防范疫情卫生保健的建议相反。

一些恐吓行为看似已走出国门,有记者报导说在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和其它国家的华人微信用户受到威胁,说如果他们试图将国际上的新闻转告他们国内的亲戚时,他们的社交媒体帐号会被消音。

而以上提到的案例中,被拘留或受到威胁的那些人,他们并没有恶意传播可能导致公众恐慌的不实信息,而是分享他们认为能够在面对突发的危险和紧急关头時能帮助同胞的资讯,而此紧急关头又因政府的消息审查更加恶化。尽管知道有可能被当局报复,他们还是这样做。

抨击政敌

甚至在面对公共卫生健康危机,资源已经非常吃紧的情形下,中共仍继续打压他们认为会对其政治合法性造成威胁的目标。最近一系列的对其长期针对的政治打压对象的行动中,这趋势显而易见,因为那些与冠状病毒毫无关系。

例如,2月25日,中国大陆一家法院判处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Gui Minhai,)10年徒刑入狱,桂民海因出版关于中共领导人丑闻的书籍,于2015年从泰国被绑架。中国当局显然强迫他放弃了他的瑞典国籍,虽然瑞典对这个改变国籍还未予承认,此举将使他失去一系列司法保护,并为其他在中国被捕的外国人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

另一例是2月28日在香港对媒体大亨黎智英(Jimmy Lai)的逮捕,借口是他参加了六个多月前的一次抗议,以及2017年对一名记者有无礼评论。黎智英被北京瞄准已有多年,但选择这个时间对他实施可疑的司法逮捕,似乎是与这场因肺炎爆发引发的(中共)政治合法性有关。另外两名资深民主人士亦于同日被捕。当局可能是在利用此次非同寻常的瘟疫情势,来采取在正常状况下不太愿意去实施的激进措施。

在中国国内,司法系统继续将对其他维权人士的迫害政治化,譬如针对广西省维权律师覃永沛(Qin Yongpei)和「反歧视」倡议者程渊的打压。 3月3日,程渊( Cheng Yuan)的妻子在网上贴了一则呼吁释放她丈夫及其两位同事的视频后,警方对她进行了骚扰。二月底,杨旭彬(Yang Xubin)因表达对香港抗议者的支持,而在广东被判刑九个月。

另一起更有名的案子是关于维权律师许志永(Xu Zhiyong),他自去年12月就在躲避当局的追捕,2月15日,在他参加一个与其他维权人士的晚餐时,在广东省被捕。但在全国范围内的对他的加大力度搜捕,可能是由于他最近在推特和部落格平台上发表的言论,其中包括在一封讽刺性的信,信中提到为应对武汉肺炎处理失当,呼吁主席习近平下台。有意思的是,当警察来到许志永借住的朋友家时,声称是来检测居民体温。这次行动中,许志永和他的餐叙朋友们以政治名义被拘留。3月7日,徐的家人获悉,他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近年来对众多维权人士提出的严厉判决。

所有人都受害

尽管不是有意的加剧事态严重性,中共当局的打压所造成的伤害,正在因这场瘟疫而被放大。譬如,被囚禁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不被允许带孩子到山东去看他的父亲。警方也不许他们视频通话。同时,据报道在湖北、山东和浙江的几所监狱里,也爆发了疫情,包括那些关押宗教和政治犯的场所。许多观察家提到,瘟疫有可能在里面扩散传播,对数十万被关押在新疆集中营的维族人士来说,这将是一場灾难。

此外,如同身在武汉及武汉之外遭受疫情之苦的人们一样,在这期间中共政治打压的受害者将受到若干年的影响,不论是因为长期监禁丢掉谋生饭碗,或是因在监禁中被虐待而导致的健康问题。

讽刺的是,中共不得不对打压的行为付出代价。过去一个半月中,高度的审查和荒腔走板的宣传已经弱化了该政权在民众眼中的公信力,促使人们翻墙越过防火墙或用其它方法绕过审查。对桂民海的虐待,不仅招来了瑞典的谴责,也导致欧盟和美国的谴责。黎智英(Jimmy Lai)被捕后数日,香港又出现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一波抗议,港人的愤怒已经超越了他们对传染病的恐惧。

未来数月,中国当局可能仍将政治打压放在首位。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 可以说比在过去十年中任何其他事件都更严重— 已经动摇了中共的合法性,威胁了六四天安门后的社会契约,那就是人们可以接受牺牲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以换取安全和渐近繁荣。这使得像许志永这些人所传达的信息得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响应,因此这对习近平是更具危险的事情。

萨拉∙库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资深研究分析员,兼《中国媒体快报》主任。

本文为Freedom House 中国媒体快报2020 新型冠状病毒时期的打压,宣传,审查和更多(第142期,简体中文)的本期介绍文章,更多文章请点击原文链接。

 

CDS档案|新冠病毒

CDS档案 | 网络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