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馆

极昼工作室|农村单身男人,淹没在王婆舞台下

从各地赶来的单身男人都类似这样,大龄无财无貌,在多次相亲失败甚至被骗钱后,寄托王婆能给一线生机——“是个女的就行’现场的人成千上万,男女相互凝视,养眼的在上面,直播的在下面,登不了台面的玩笑四处飞,他们很快被淹没…..待了好几天才知道,无论村里还是这里,他们都是相亲鄙视链的底端。

极昼工作室|断缴医保后,年轻人走进「假装上班协会」

大家很具体地在讨论,如何交灵活就业的社保医保,才能瞒过家里。有人为应付村委会,不断编纂理由,比如试用期、换工作、升学读博;有人为留在城市,展开和父母乡亲的暗战;也有人妥协了,回到老家开始上班。

凤凰网|当一位北大教授成为24小时照护者

“作为一个50多岁的人,我此前没有料想到的一个困境是,这个年龄的人,完全有可能从一位事业有成的专业人士变成全天候护理人员。”胡泳说。胡泳是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一个典型的“三明治一代”……

谷雨实验室|三年后,我降价95万卖掉了房子

我卸载了那些房产App,取关了房产大V,只是在某些凌晨,忽然醒来,还是会习惯性地摸手机,想看看昨天的成交量更新了没有。手机屏幕闪着蓝幽幽的光,我想起那些已经成过往,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恍惚,我真高兴能成为一个不用再买房卖房的人。

南风窗|16次抽血浆的男孩,倒在春天来临前

在山西静乐县,一位200多斤的19岁青年,倒在了春天来临前。 他有一本供血浆证,还有一张被认定情况“危”的“入院证”。医院曾诊断他(赵伟)“全血细胞减少,重度贫血”。悲伤的父将矛头对准了在过去8个月里抽了赵伟16次血浆的“中国生物忻州血浆站。

每日人物|降价100万,断崖式卖房的人

对许多卖房人来说,他们正在经历一种“断崖式卖房”的体验。当初他们以为手里握着房子,就是握着一种不会贬值的资产。然而,随着被现实的凉水一次次地浇醒,他们每一次觉得价格到“底”了,但又有更低的“底”出现。

上海书评|林小英谈县中的孩子

2019年到2022年,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林小英与她的学生在东部、中部、西部不同县域的学校做调研,最终成果即为2023年7月出版的《县中的孩子》。在专访时,林小英将书中涉及的县域教育的话题做了延展,既谈到了如何让县中的孩子们寻找生活的意义,也谈到了县域老师的疲惫不堪、城市的超级中学对教育生态的破坏,以及整个社会的教育焦虑。而这一切,都指向那个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理想的教育?

剥洋葱people|“王婆”的烦恼

在开封万岁山武侠城景区,每天两场的《王婆说媒》已经成为了现象级节目,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聚集到舞台下,有人希望能够在王婆的撮合下,邂逅爱情;有人则奔着流量而来。争议之下,扮演王婆的赵梅也开始感到力不从心。

经济观察报|为了卖掉房子,她做了半年中介

有业主通过“骨折价”来打动购房者;有业主承诺额外给中介好处,以刺激中介的积极性;也有业主在小红书等APP上写“小作文”吸引关注。小然选择了另一条路——亲自做中介卖房子。

南方周末|“我有病,我有抑郁症”:三岁小儿被母亲扔下高楼坠亡

据重庆市巴南区警方通报,2024年4月1日7时许,37岁的女性何某在家中突发躁狂,持菜刀将其婆婆砍伤后,将3岁幼子从窗户抛下致其坠地身亡。由于案件性质恶劣,很快引发外界关注。事件发生后,围绕何某是否为精神疾病患者,以及针对此类群体如何进行管理的讨论也此起彼伏。

工事有料|怀孕女工的困境:不只是怀胎之苦,而是整个生育条件的恶劣

如果说女性白领们已经因为自己的经济收入地位和现有的抗争,开始直面怀孕待遇的议题了;那么蓝领女工还被束缚在整个恶劣的生育条件中,只因当前国内各类工厂车间内的劳动过程和工作环境本身就与女工的生育矛盾。于是我们或许可以说,这不仅仅是生育条件的恶劣,也更是女工们整个生活条件的恶劣。

南方周末|化解千亿地方债,湘潭的“自救”与“他救”

在财政收入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湘潭是如何迎来化债拐点的?2021年至今,湘潭接受调查的城投系统官员共25人,15人的通报中涉及收受贿赂。同期,接受调查的各开发区官员共12人,9人涉及收受贿赂。省级政府债务额度、特殊再融资债券额度向湘潭倾斜,金融机构给予支持,加之自身诸多举措,使得湘潭债务结构发生了变化,逐步以银行债务为主,债务成本顺势下降。

【中国哭墙】倏忽四载,恍若一梦(3月1日-3月31日,2024年)

心灵or释荷: 李大夫,2023年疫情刚放开时,我的父亲因为白肺住院了,17天啊,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严重、受罪,却无力回天,在重症监护室,父亲发着脾气让我们放手让他走……疫情三年我一直在单位的防疫办值守,可是守住了单位的疫情有什么用,没守住自己的父亲,今天你就是我的树洞,希望在你这里能得到一点救赎

澎湃新闻|高考热血誓师女孩考上人大新闻系:我的价值观没问题

符文迪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让网络消声的那一刻起,她便想,让这些声音消失的唯一办法就是要在高考时考得很好,才能够跨过这个坎。高考成绩出来后,符文迪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在进一步的专业学习中,符文迪也对网络舆论有了新的理解和认知。

谷雨实验室|我为“杀夫”女性辩护

她叫徐维华,今年74岁,曾在妇联工作过,为妇女权益奋斗了大半辈子。她留着短头发,说话中气十足,是那种你一见到她,就愿意把自己受到的伤害、不公的待遇讲述给她的律师,你相信她会尽全力为你讨得公正。

谷雨实验室|我为“杀夫”女性辩护

上世纪九十年代,家暴作为一个主要的妇女问题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当时我在全国妇联的法律顾问处工作。当时刑法将家庭暴力作为“虐待罪”规定,并常常被当作家庭矛盾、夫妻纠纷等私事。1995年我第一次听说了“家庭暴力”的说法,也第一次知道了婚内强奸,当时觉得很前卫,因为它毕竟是在婚姻合法外衣的保护下的。

澎湃思想市场|赵鼎新:浙大这些年,“实现的要比当初设想的多”

赵鼎新:我2016年后参与组建浙大社会学系工作,2019年全职加入浙大。浙大社会学系办到这一步,虽然过程不乏艰辛曲折,我觉得实现的要比当初设想的多。在发表方面,我们系的老师在国外知名大学出版社已经出版了两部著作,有6部著作已经签定发表合同,后面跟上的还源源不断。这些可都是十年磨一剑的工作。就凭这一点其实就已经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级别了。更何况我们系的老师在多个欧美非常难以发表的顶尖杂志有发表,这在国内也可以说是独树一帜。

极昼工作室|与北大博士聊聊他的快递员经历

无论如何,在目前的背景下,如果快递公司严格执行“新规”,要求每个快递员逐一打电话、消费者又要求全部上门派送的话,确实有很大的困难。强力推行的结果,很可能是将派送压力与违规责任,简单粗暴地直接压到一线工人身上。如果是这样,或许还不如把问题直接抛给市场,让消费者自己选择,想要什么样的价格和服务,就选择怎样的企业?

人物|马诺 代价

我们关注马诺,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故事展现了一位女性离开施暴者有多难,还因为她身上承载着更复杂的命题——她不是完美受害者,无论是年少时节目里的一句话,还是她之后的人生选择,都让她付出了代价。诚实地说,直至今天,她仍是一位解放得不那么彻底的女性。

WOMEN我们|唐正琪,“人权律师女儿”之外的故事

像父亲那样,为了捍卫人权,搭上个人自由和身心健康?还是满足母亲的期盼,两耳不闻窗外事,甘于安稳却平庸的人生?摆在年轻的唐正琪面前的两条路,在当今中国根本上无法调和与兼容。

新新默存|英雄迟暮宋先科

有时候我难免会想,在一个正常时代,在一个正常社会,宋先科这样的人会怎样生活?成为失意者,几乎是某种宿命。当然,失意是多种多样的,在一个正常社会的失意,可能是心甘情愿的,而在一个不正常社会的失意,则注定抱憾终身。

新周刊|30岁了,我妈还在我的家长群里

这不是今天才有的诡异现象。近年来,大学建家长群的趋势越演越烈,在群里蹦跶的家长形成了一张复杂的关系网:有人把它当成日常监护,有人筹谋孩子就业,有人张罗孩子相亲。不只大学生,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家长群也逐渐多了起来。这意味着,当你临近30岁,你的父母依然把你当作中小学生,还在家长群排队回“收到”“好的”,或给老师发“感恩玫瑰”。

北青深一度|25岁规培女医生之死

“我真的好累,想回去休息了……世上本就没有公平,怪我自己是不合格的牛马,熬不下去了。对不起爸妈,生养之恩,来世再报。”25岁的规培医生曹丽萍写道。

真实故事计划Pro|MH370十年,失去子女的父母们仍在原地

马航MH370失联距今10年了。2014年3月8日,这座巨型客机在深夜骤然消失,机上227名乘客里包括了154名中国人。10年里,失联者的家属们饱含希冀地等待、寻找又绝望,苦海翻滚,有人挣钱养家、结婚生子,有人赡养老人、照顾孩子。

【中国哭墙】李医生,你原谅这个世界了吗(2月1日-2月29日,2024年)

CDT 档案卡 标题:【中国哭墙】李医生,你原谅这个世界了吗(2月1日-2月29日,2024年) 作者:中国数字时代 发表日期:2024.2.29 作者:李文亮医生微博下的留言者 主题归类:中国哭墙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404文库】i看见|副省长的烂摊子

落马前,李再勇曾是六盘水市委书记,贵阳市委书记,贵州副省长。在六盘水的3年里,李再一共搞了23个旅游项目,种了100多万亩刺梨。可是,一把手的能量太大了,李再勇一意孤行。虽然六盘水很少下雪,但李再勇却执意搞了个滑雪场,花费30多个亿。

我遭遇了性别歧视|制造劳荣枝:一起死刑判决中的法治细节

作为逃亡二十年的“女魔头”,劳荣枝被认定为与24年前已经被执行死刑的绑架、抢劫和杀人犯法子英合谋作案的主犯,在2023年底被执行死刑。而三年来一直关注此案的作者,注意到在劳案过程中,舆论更多是被司法力量干预,导致众多媒体记者不能做无罪推定视角的报道,对司法进行监督。尽管劳案已经落幕,作者希望通过盘点细节,留下一个与主流报道不同的观察记录。

正午故事|我们劳作在猝死的边缘:短剧从业者的自述

短剧财富神话的背后,是演员、服装化妆师、导演等岗位的高强度劳动和艰难生存…..竖屏短剧也为很多从业者提供了机会。入行5年以内的人其实得到的机会并不多,因为从2018年到2023年年初,能够开机的剧集和电影寥寥无几。

人物|中国式家庭“过年吵架”实录

大年初二,“过年吵架”登上了热搜第一,阅读量超过了2.4亿,最多的网友留言是,原来过年吵架不只是我们家的保留节目。我们发起了“这个春节,你经历了过年吵架吗”的征集。不到24小时,我们收到了超过1000份来信。有人花费2个小时,郑重地写下答案,也有人写了长达3000多字的回答。最终,这份总字数超过26万字的征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中国式家庭过年吵架的真相。

显微故事|龙年,他们在等待一个生育高峰期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龙被视为吉祥的象征,因此不少准父母掐好了预产期,倒推怀孕时间,期待能生下一个龙宝。这种对生肖的偏好和生育的期望,有望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生育率的提升,也成为了幼儿园、中小学和母婴行业从业者的“新转机”。 本期故事将聚焦一群等待龙年生育率提升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家访二本学生,我被颠覆的认知

2017年暑假,应学生的邀请,在广州一所二本大学任教的黄灯拜访了学生位于云南腾冲的老家,从此开启了为期5年的家访之旅。在十余年的执教生涯里,黄灯的花名册上已留下了数千位学生的姓名,一种念头愈发强烈:仅从讲台上观察学生,远远不够。在她的课堂上,60%到70%的学生来自于乡村与县城。这些二本学生和他们的家庭都是不常被关注和理解的沉默的大多数。

每日人物|被年龄门槛卡住的这一年

年龄,多数情况下,被视为个人隐私。尽管皮肤肌理和眼角纹路会给出提示,但在一段保有距离的社交对话里,年龄大多不会成为直接讨论的话题,有默契的谈话对象,懂得回避询问年龄后可能带来的尴尬。直到一些时候,陌生人对我们年龄的打量、审视甚至诘问,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那个每年“+1”的数字,会悍然成为一道跨不过去的门槛,把我们拦在旅舍、出租屋、工作岗位,和更多可能性之外。

极昼工作室|泰国低价游减少司机问中国游客怎么不来了

开放的这一年,世界或许不再是我们熟悉的样子,几年过去,重新“连接”后,什么变了,又有哪些没变?我们在以怎样的姿态面对世界?在碰撞中,又如何重新定位自己和世界的关系?我们邀请几位疫情后走出国门的朋友,分享了他们的旅行故事和思考。

【旧文重温】一代知青|《杜高档案》留在纸上的苍凉

“在中国大陆,每个人都有一份自己的档案。档案里记载的是“组织”对一个人成长过程的鉴定和评价。而每个人的档案都按照级别、系统等等储存并保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的档案是非常神秘的。由于有着极其严密的人事档案管理制度,人们不可能自由地翻阅自己的档案,而受到严格控制的档案材料也更不可能流散到社会上。”

极昼工作室|给爸妈抢票的年轻人 为什么被伤透心了?

又一次,因为抢春运票,27岁的米花和妈妈吵了架。爸妈不舍得花钱,限额400块,她焦虑得一晚上醒来几次,还是抢不到卧铺票。妈妈在电话里责怪,“你是不是睡过头了,没有用心抢啊”,最后说买站票,站30个小时。米花在电话里爆发:我们家不缺这几百块,你女儿没有这几百不会死,你再这样我就不回家了。

看理想|她们,无名,无分,无家

“家乡”对于很多农村女性来说,并不会联想到的温暖、安全、依靠等等含义。那么家乡对她们意味着什么?她们中一些人为什么逃离,一些人又为什么困在原地?她们为何对家乡没有一点乡愁?

三联生活周刊|谷歌中国工程师杀妻案:悲剧发生之前

难以置信,是许多当事人朋友对这场悲剧的感受,他们无法将这起残酷案件与他们所认识的当事人联系起来。在社交媒体以及与其他朋友的相处中,两人总是呈现令人艳羡的亲密与平和,但也许正是这种美好的表象掩盖了那些可能的危险信号。一些离他们更近的人察觉到了端倪,包括陈立人在工作上的压力,但没能阻止情况的突变。

加载中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