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窍生烟

六年前的信誓旦旦:上海地铁不会发生追尾事故

上海地铁不会发生类似泰国地铁追尾事故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1月20日08:40 新华网   新华网上海频道1月20日消息:泰国地铁列车追尾事故的发生,使市民想到上海轨道交通是否也会发生类似事故。前天,上海地铁运营有限公司运营安全处处长朱效洁向记者表示,上海地铁有一整套行车安全管理规范,加上有“列车自动控制系统”的保驾护航,确保不会发生类似地铁列车追尾相撞的事故。   据介绍,上海地铁电动列车的运营安全保障体系采用的是“ATC列车自动控制系统”,这是一种在运行中结合通讯、控制和定位的技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功能是“列车自动保护”,它能够确保运营中的列车前后有一个始终存在的安全行车间隔,在间隔范围内,列车“进退两难”,以此可以保证安全。   “这是保证高密度、安全行车的一种重要手段。有了自动控制系统,运能比最初翻了一番都不止。”朱处长介绍。截至去年,上海各条在用轨道交通已经全部采用最先进的自动信号系统操作。   此次泰国地铁事件,就是因为控制地铁列车的电脑信号消失了。万一事发在上海,上海又会怎样应对?   地铁运营公司称,电脑控制中心万一出现故障信号或是信号中断,当下各相关区域的列车开行等相关作业就将立即自动停止,启动刹车系统,车子停下了,就最大限度地确保了安全。   另外,故障列车的维修,根本不会在正常通行的线路上进行,而是在停车场里,并且与运营线路有一个安全距离和控制“屏障”,即便再有意外,故障列车也不可能滑至正常运营轨道,构成安全威胁。 上海地铁追尾事故已致271人受伤 2011-09-27 22:59:00 来源:  新华网 核心提示:9月27日下午14时51分,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一起两车追尾事故。截至27日晚上19时,已有271人到医院就诊检查,目前没有危重伤员,无人员死亡。   新闻图片中心  |  查看图集 | ( 1 /26) 转发到微博 9月27日14时许,上海地铁10号线老西门站发生两辆列车追尾事故,200余人受伤。目前所有伤员已经全部送至医院,故障列车已被拖离。图为受伤的乘客。图片来自网络。   新华网上海9月27日电  27日下午14时51分,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一起两车追尾事故。截至27日晚上19时,已有271人到医院就诊检查,目前没有危重伤员,无人员死亡。事故发生后,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各相关部门迅速采取紧急措施救治伤员。目前,事故调查组已经成立。 当天下午14时10分,上海地铁10号线因信号设备发生故障,交通大学站至南京东路站上下行期间采用人工调度的方式。14时51分,在豫园往老西门方向的区间隧道内发生了5号车追尾16号车的事故。公安、消防、安监、交通、卫生等部门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全力救治伤员疏散乘客,并防止次生事故发生。 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等迅速赶往事故现场和收治伤员的医院,了解情况,看望伤员,作出工作部署。 在轨交10号线老西门站,俞正声、韩正等听取了事故发生过程的情况介绍,了解正在采取的处置措施。俞正声表示,要尽全力做好事故伤员的救治,把事故对乘客的人身伤害降到最低。要稳妥有序地进行10号线停运期间其他轨交线路的正常运营,按照操作规范一丝不苟做好工作,防止处置过程中出现次生灾害。要尽快成立事故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一定要在完全排除安全隐患后,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再恢复轨交10号线的运营。 韩正指出,必须严肃态度,彻底查明事故原因。要组织各方专家参与调查,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放过、每一个环节都要查清。要以对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滚动、及时公开信息,让群众知情。 俞正声、韩正还分别前往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和瑞金医院,看望伤员,安慰大家安心接受检查和救治。俞正声要求,医院要尽最大可能,全力救治伤员,凡是可能存在伤害隐患的人员都要留院认真观察,确保得到最好的救治。 目前,上海市已经成立由市安监局牵头的调查小组,由上海市建交委、交通港口局等部门以及独立第三方参加,下设专家组、综合组、技术组、管理组。同时,上海市交通港口局牵头,会同 申通地铁 集团等单位,做好事故的后续善后工作。 据了解,到医院就诊检查的271名乘客中,已经有180人出院,61人住院治疗。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发生追尾事故的上海地铁10号线已经在27日晚间逐步恢复运营。 又是信号故障 昨日14时10分,上海地铁10号线因信号设备故障启用人工调度,14时51分发生两车追尾事故 又是卡斯柯 10号线信号系统供应商是卡斯柯公司,该公司也是温州动车事故中列车线路信号供应商 又是10号线 今年7月28日、8月2日、8月18日,10号线连续出现信息阻塞故障、主控制器故障和信号故障 4小时后恢复通车 上海成立调查组查找事故原因。事发后4小时,10号线已逐步恢复运营 昨日下午14时51分,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一起两车追尾事故。昨日晚上,上海市有关负责单位召开了专题新闻发布会。会上透露,事故中共有271人受伤,其中180人无大碍已经出院。事故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同时,地铁负责人也明确表示,事发线路的信号设备确实是由卡斯柯公司提供,该公司曾向温州动车事故的列车供应信号设备。目前,事故调查组已经成立。综合新华社电 271名伤员有61人住院治疗 昨日下午14时10分,上海地铁10号线因信号设备发生故障,交通大学站至南京东路站上下行期间采用人工调度的方式。14时51分,在豫园往老西门方向的区间隧道内发生了5号车追尾16号车的事故。 在昨晚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申通集团总裁俞光耀介绍说,事故发生后,地铁部门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疏散乘客,救治伤员;开展救援抢险,抢救列车和设备;调整10号线运行方式,对13个站临时封站,其余两路段采取小交路运营。 上海市卫生局局长徐建光介绍,上海卫生部门组织事发地附近七家医院,共收治了271名伤员,180人已经出院,61人需要住院治疗,30人仍处于急诊观察阶段,无人员死亡。 上海市安监局牵头成立调查组 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等迅速赶往事故现场和收治伤员的医院。俞正声要求,医院要尽最大可能,全力救治伤员,凡是可能存在伤害隐患的人员都要留院认真观察,确保得到最好的救治。 俞正声表示,要尽快成立事故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一定要在完全排除安全隐患后,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再恢复轨交10号线的运营。 韩正指出,要组织各方专家参与调查,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放过、每一个环节都要查清。要以对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滚动、及时公开信息,让群众知情。 在新闻发布会上,申通集团总裁俞光耀说,16时,发生事故的16号车驶离现场;17时55分,发生事故的另一辆5号车完成救援,驶离现场。运营部门对各环节进行认真检查,对轨道、列车反复确认,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10号线在19时许逐步恢复运营,目前以时速45公里限速运行。 不过,上海地铁官方微博在昨晚10时发布消息称,根据事故调查组要求,轨道交通10号线伊犁路至四川北路区段,于9月28日起暂缓运行。有关方面将以安全第一为基本准则,对该区段相关设施进行再检测、再评估。 目前,上海市已经成立由市安监局牵头的调查小组,由上海市建交委、交通港口局等部门以及独立第三方参加,下设专家组、综合组、技术组、管理组。同时,上海市交通港口局牵头,会同申通地铁集团等单位,做好事故的后续善后工作。 在回答记者有关“从14时10分启用人工调度到14时51分发生追尾事故,其中有没有人为操作事故”的提问时,俞光耀依然表示,一切等调查结果公布才有答案。“作为申通总裁来说,我不希望看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但既然这个事情发生了,我们一定要把问题调查清楚”,随即起身,鞠躬致歉。 [微博全记录] 从事故发生开始,到记者发稿为止的10个小时,事发现场的乘客、交通部门,救援人员用微博还原了这起中国最为严重的地铁事故。 网友“安默然lucky”在14时45分发表的微博说:“上海地铁十号线追尾了!现在车停在豫园路站和老西门站之间。” 14时49分,“在车厢最后面的”网友“季法师”发出了一张现场图片,一名受伤女子躺在地铁车门边。 15时04分,网友“安默然lucky”在上说:坐着的还好,站着的都摔倒了,目前还停车的状态,车头处有冒烟。 网友“楚小波”也回忆:上海地铁追尾我在现场……地铁开起没有一分钟就是一声巨响,人们像多米诺似的倒了一地,大约半小时后消防官兵、警察冲进车厢。 15时17分,上海地铁官方微博首次证实,“上海地铁10号线因设备故障导致该故障区段(豫园站至老西门站下行区段)2列列车碰擦。”   15 时33分,该官方微博再次表示:“今日14时10分,10号线新天地站设备故障,交通大学至南京东路上下行采用电话闭塞方式,列车限速运行。期间14时 51分列车豫园至老西门下行区间两列车不慎发生追尾。14时51分,虹桥路站至天潼路站9站路段实施临时封站措施,其余两端采取小交路方式保持运营。” 事故发生后,网友“caroleyu”在微博上回忆现场的情况:“要说市民素质还是很高的,在那样混乱的情况下,有人大声叫大家不要急,有人叫大家抓紧栏杆,蹲下……” 16时03分,上海地铁官方微博称:“15:50,经抢险队努力,所有伤员已经全部送医院,并得到及时救护……” 27日晚,上海地铁有关部门在微博上进行了“道歉”:“今天是上海地铁有史以来最黯淡的一天。”

阅读更多

除了镇政府,所有房屋全淹了

  2011年09月19日 08:29 来源: 成都商报 作者: 姚永忠 从18日凌晨开始,平昌县白衣古镇开始进水。直到凌晨4时许,直到城镇老码头桥完全被淹没,场镇1万多名居民才意识到这次的洪水来得比任何一次都猛烈,纷纷起床开始转移。白衣镇政府一位王姓工作人员称,镇政府从17日晚11时许组织疏散群众,当时不少群众不愿离开。 截至18日下午5时,全镇除了镇政府,所有街道和房屋全被淹没,进出场镇的道路中断。白衣镇蹬子水电站被淹断电。 成都商报记者 周茂梅 实习记者 姚永忠 

阅读更多

洛阳“性奴”事件是谁的“国家机密”?

河南洛阳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李浩耗时1年在闹市居民区开挖地窖,并在深夜以“外出过夜”为名诱骗夜总会女子至此后实施绑架、囚禁。在长达2年的时间中,李浩成了名副其实的“皇帝”。先后6名被囚禁的女子成了他的性奴。任其肆淫、摆弄。     因为一次大意,小晴逃脱,她的报案最终引爆该案。那份专案组民警所签署的“保密协议”在媒体的报道之后,显得苍白无力。正在当地采访洛阳电视台记者遇害事件的我,恰遇了这个事件。就其新闻价值来说,是毋庸置疑的。作为行使舆论监督权的记者,我的职责就是“靠上去”、“搞清楚”、“记录它”。在我对自己的职业认识中,细致求证、冷静写作、客观呈现,就已经足够。只要我的呈现文本符合事实并能满足社会公众知情权,一切足矣。但我很快发现,自己忽略了那个最致命的问题———脸面。     昨日上午,在我入住的酒店内,两名始终没有“亮证”的男子近乎粗暴地对我连发质问,“谁给你的新闻线索?”“你这是在侵犯国家机密”。事后得知,该两名男子系当地有关部门派出“约谈”我的工作人员。     闻言甚惊。谁的“国家机密”?“洛阳性奴”案本身,应该是一起关乎民众知情权的刑事案件。可它怎么就成了“国家机密”?就在昨日稍晚的时候,我得知,李浩囚禁坐台女一案,在洛阳警界,确实早已成为“机密”。该案件在洛阳市的保密程度超过我以往所涉及的所有报道题材———在洛阳市8名分管副局长中,只有少数几人,被指定“可以接触案件核心”。案卷的移交亦指定专人接、收。     为我提供线索和消息保障的人士在我的第一稿文本呈现之后,开始变得犹豫不决。作为老刑警,他的底线大概到了———不能太过了,洛阳的“脸面”还是要的。     老刑警说,洛阳方面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有两个现实问题是可信的;一是,古城洛阳,正在申办全国文明城市。如此大案,于申办无益,于政绩无益。二是,李浩作案手段极为残忍。专案组认为,过多地披露细节,或将引发社会恐慌。     好吧。为官一任,或者当地官员们的考量,在他们的立场上是有道理的。但是,洛阳方面在我的“性奴事件调查”稿件呈现后,必须给公众一个交代。那就是,李浩在洛阳闹市区购置地下室、开挖隧道、从夜总会中诱骗坐台女子并绑架囚禁、长期性侵害的时间跨度达4年。在这4年中,洛阳警方在干什么?有无失踪女子的家属曾报案?警方对这些报案有了怎样的处置?     可靠消息显示,被李浩囚禁的女子大部分系洛阳本地人(生者),且多从当地夜总会等场所被“拐走”。那么,当地公安机关对这些场所的监管是否到位?从业人员信息的管理是否完善?除了李浩,谁该为这6名被囚禁女子的遭遇负责?     来者一句“国家机密”,让作为新闻从业者的我不得不重新思索这样一个现实。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传播局限完全不存在的年代。那些善于和记者玩“躲猫猫”的官员们,可曾意识到,一味地“遮掩”、“捂着”,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潜意识中的对立,加上官方信息垄断的绝对霸道,使得新闻记者在执业过程中,举步维艰。我和我的同行们,甚至需要面对丢饭碗、被报复的巨大风险。值得欣慰的是,民众和读者们有自己的一番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在从业10年之后,听到这样的新闻线索时,我仍可以从床上跳起来的原因。那是一种冲动,我们叫它做“新闻的原始冲动”。     “现在,洛阳警界针对“性奴”案件外泄的调查,已经在内部展开。”对我这个不速来客的“应对”也被提上议程。为了防止“被消失”,我在微博上发出了自己的求助网帖。网民和读者的关注及转发起到了作用。“国家机密”没人再提起,转而,一种相对温和的态势开始出现———我可以在案发的家属院自由出入,那些躲在角落里的人们,并没有为难我。     这很好。那些被“国家机密”的真相,在没有真正被“国家机密”之前,我和社会公众一样,需要答案。     □纪许光(作者系南都9月22日《洛阳一男子居民楼里挖地窖 囚禁六名歌厅女子做性奴》报道记者)   来源:南方都市报 链接: http://gcontent.oeeee.com/d/20/d20be76a86c0d71c/Blog/712/56778f.html

阅读更多

副乡长酒后拳打女助理 因为自己“连屎都不如”

贵定一副乡长与女司法助理员言语不合,出手伤人,正在接受调查   9月16日晚上,在黔南州民政局挂职的一位贵定县副乡长,酒后在贵定县红旗路与贵定县一女司法助理员发生口角。期间,副乡长将司法助理员打倒在地,当天晚上司法助理员被送往黔南州医院治疗。   街头打人,而且由于当事双方的特殊身份,这事在贵定县城很快传开。关于打架的起因,动手的副乡长潘益波说,是因为自己被骂“连一坨屎都不如”。而被打的女司法助理员吴晓丽说,自己被打,是因为自己没有称呼对方的朋友“乡长”。    吴晓丽:挨打,因为没叫“乡长”   9月18日,记者在黔南州人民医院脑外科病房见到了吴晓丽。两天的时间过去了,但是她左眼框仍然呈青紫色,而且肿胀明显。   吴晓丽今年30岁,是贵定县司法局定东乡司法所的司法助理员。   据她讲述,9月16日晚10点10分左右,她在贵定县城红旗路一家歌厅楼下的公路边打电话,突然听到有人喊她。转头一看发现,喊她的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贵定县都六乡的副乡长杨某某。“出于礼貌,我就走过去,跟他打声招呼。我说:‘杨哥,你也来这里玩?   这时候,杨某某身边的一个男子搭话说,“你为什么不喊领导、不喊乡长?”   “八小时之外了,我称呼他叫哥,人家都没有意见,你为什么有意见?”吴晓丽回道。   “他是我的老领导,我是州民政局的,我都要喊乡长,你为什么不喊乡长?”那男子说。   “你们州里面的干部管好你们州里面就行了。”吴晓丽反唇相讥。   “就这样,他突然就冲过来打我。先踢了我一脚,然后又用拳头打我的眼眶。”吴晓丽说。她被打倒在地上后不久,有人报警。贵定县河西派出所民警赶到时,打人的男子已经离开了现场。   吴晓丽告诉记者,打她的是黔南州民政局的,名叫潘益波。   当天晚上,吴晓丽被家人送往黔南州医院脑外科治疗。   9月18日,记者就吴晓丽的伤情采访了值班的卢医生。   他介绍说:吴晓丽送来医院时,左眼、鼻梁青紫肿胀,有压痛,鼻孔可见血痂,当时还怀疑鼻骨骨折。后诊断结论为:前额部头皮挫伤,左眼钝挫伤。   “我不知道,乡长究竟是个多大的官,人与人交往,为什么一定要喊职务?更何况还是在8小时之外。这些人的官僚作风实在是让人心寒。”吴晓丽说。    潘益波:打人,因为被骂“连屎都不如”   潘益波是黔南州民政局的什么人?   9月20日,记者来到黔南州民政局见到了该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黎方文。黎方文说,潘益波是贵定县巩固乡政府副乡长,今年初,经过组织部门考察后确定其为上挂干部,挂任黔南州民政局城乡优抚科副科长。   记者随后见到了潘益波。   潘益波承认,自己当天晚上确实动手打了吴晓丽。但对于打人的起因,他表示并不是对方所说的那样。   潘益波说,他与吴小丽并不认识。根据潘益波的描述:事发当晚,他和杨某某等人在外面喝了点酒后,走到红旗路这家歌厅楼下时遇到了吴晓丽。“她看起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当杨某某向吴晓丽介绍潘益波是州民政局来的领导时,吴晓丽说“你不要拿什么州领导来压我”。   潘益波回应说,“我不是什么州领导,我是巩固乡政府的人”。   “既然是巩固乡政府的,何必又说是什么州民政局的领导呢?”   “我虽然是巩固乡的,但现在州民政局挂职。”   就这样,两人言语不投,有了火药味。   潘益波告诉记者,紧接着吴晓丽说,“你在州里面连一坨屎都不如”。这个时候,杨某某等人觉得气氛不对,随即就扭身走开了。   “作为一个男人,我感觉这句话是对我人格的极大侮辱,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就挥拳对着对方的眼脸部打了过去……”潘说,在动手打人的那个时候,旁边的熟人都上来拉架,随后,自己就离开了现场。    州民政局:打人者已被严厉批评   “你和吴晓丽并不认识,也没有过什么恩怨,为什么吴晓丽会突然说‘你连一坨屎都不如’的话?”记者问。   潘益波:“我不知道,我也感觉很纳闷”。   “是因为你逼她喊杨某某叫乡长吗?”记者询问。   潘益波一口否定:“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这句话,不存在叫她喊谁‘乡长’。”   “在对方言语的刺激下,又因为当时喝了点酒,就动手打了人。事后我一直感到很后悔。”潘益波向记者表示,自己将主动承担吴晓丽的医疗费,并向她赔礼道歉,希望得到对方的谅解。   黔南州民政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黎方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潘益波同志平时表现不错,工作踏实。”   但黎方文同时认为,“不管你有天大的理由,作为一个男同志,在街头打一个女同志,是极不应该的,为此,我们已经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   打人和被打一方都各执一词,真相到底是什么?9月21日,记者到黔南州公安局了解贵定警方对此事的调查进展。   据了解,9月20日晚上,潘益波已接受贵定县公安局河西派出所的调查。但警方现在还没有调查到吴晓丽,而目前掌握的一些旁证只能证明吴晓丽被打的情景,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还不得而知,仍然有待进一步调查。   9月16日晚上,在黔南州民政局挂职的一位贵定县副乡长,酒后在贵定县红旗路与贵定县一女司法助理员发生口角。期间,副乡长将司法助理员打倒在地,当天晚上司法助理员被送往黔南州医院治疗。   街头打人,而且由于当事双方的特殊身份,这事在贵定县城很快传开。关于打架的起因,动手的副乡长潘益波说,是因为自己被骂“连一坨屎都不如”。而被打的女司法助理员吴晓丽说,自己被打,是因为自己没有称呼对方的朋友“乡长”。 稿源:金黔在线] [编辑:周为]

阅读更多

坚决支持以“服务大局”为名的强拆?

@南方都市报 :9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官网就防止拆迁引发恶性事件发布紧急通知,坚决反对以“服务大局”为名的错误强拆,要求“遇到当事人以自杀相威胁等极端行为,一般应当停止执行或首先确保相关人员人身安全。”但几个小时后,这条写于5月6日的通知已从官网删除。  http://t.cn/aBPFEA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