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消费

四川宜宾寄五粮液给国务院官员,误发彩信给网友被曝光

Google Reader 图: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宜宾市误发的短信/@金色心愿 图:国务院应急办主任陈建安(中)/宜宾新闻网 宜宾,四川——4月27日网名为@金色心愿 的网友发微博称”四川省宜宾市应急管理办公室,你们寄给‘建安主任’的6瓶五粮液,彩信发到我手机上了,请核实一下,谢谢。“随即这条微博因可能引发网友的围观和人肉。 这则发错的短信中写道,”尊敬的建安主任:酒已寄出,请查收!欢迎再次到宜宾指导检查工作。“落款是”四川宜宾市政府应急办“。同短信一起发来的彩信中显示,这箱酒贴有“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专用标识”,规格显示,总净含量3L,数量为六盒。 由于该事件中可能涉及到的官员贪腐问题,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关注,经过搜索,发现宜宾市人民政府网上,一则4月11日发出的新闻中写道,“4月9日至10日,国务院办公厅应急办主任陈建安、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率国务院煤矿瓦斯(煤层气)治理和抽采利用政策落实情况第一专题调研组到宜宾调研。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安全委员会副主任蔡竞出席工作汇报会,市委书记杨冬生,市委副书记、市长徐进陪同调研。” 其中的国务院办公厅应急办陈建安被认为有可能就是短信中所提到的“建安主任”,而宜宾市应急管理办公室主任则是在去年12月8日上任的沈雪峰。 而曝光此事的网友@金色心愿 在28日下午表示,接到了2个号称宜宾应急办的电话,请他删贴,我但被他拒绝了,并说明如果他出事会有朋友代发消息。 截至目前仍未有官方对此事作出回应。 相关日志 2012/04/27 — 大摩行贿中国官员案细节:300万如何买到600万 2012/04/26 — IT时代周刊:淘宝腐败黑幕调查:商家行贿小二做大销售额 2012/04/25 — 扶贫 2012/04/24 — 印媒评论:薄熙来案揭穿中共太子党奢华面貌 2012/04/24 — 明鏡:日媒爆薄夫妇转移60亿美元资产 2012/04/22 — 国家药监局尹局长的手表 2012/04/22 — 联合早报:大人吃肥鸡的时候,薄瓜瓜也喝了鸡汤 2012/04/21 — 中国时报:查薄熙来贪腐 锁定850亿“森林重庆” 2012/04/14 — “成都官员”微博自曝贪腐:又吃又拿 2012/04/09 — 不合格螺旋藻企业公关药监局后变为合格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四年处罚五十万腐败官员

中国官方媒体透露,从2008年到2011年的四年间,因为贪腐问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党政官员有五十万人,部分人已经秘密取得外国国籍或有双重国籍。有评论人士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失去了自我调整的功能。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三发表的文章,除了透露过去四年处分了五十万官员之外,也报道了各级机构“小金库”的调查情况。报道说,2010年清理出小金库两万五千多个,涉及资金一百二十七亿元人民币,2011年又发现了八千二百个小金库,涉及金额二十八亿。 文章表示,目前中共党政官员腐败案件出现了新的变化,一是以权谋私期权化,把钱权交易的时限拉开,事后多年才获取回报;二是获利敛财通过亲友间接化;三是通过合资、委托理财、代理炒股等方法逃避检查;四是腐败案件涉外化,有些人甚至已经取得外籍身份或拥有双重国籍。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分析说,四年处理五十万贪官,和九十年代以来平均每个月处理一万多名贪官的情况类似,显示中国党政官员贪污腐化的情况没有好转。 “从数字上来看没有大起大伏,但我觉得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中国的腐败其实已经常态化了。现在来说腐败已经不是成为一个官员出事的一个直接的根源,往往导致出事的是其他的东西,比如政治上的权力斗争或直接卷入很大的刑事犯罪。” 人民日报的报道说,土地、矿产资源开发、工程建设、国有企业、金融部门、行政审批和司法领域等,都是贪污腐败的高发领域,腐败现象高居不下,而政府部门的三公消费也屡禁不止。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权利高度集中和财富高度集中的领域腐败多发,说明整个体制缺乏监管和透明度。 “这些地方都是权力比较集中的地方。有一句话讲得很对,就是‘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也不是说这些地方的人的良心就是怎么更坏,实际上是权力比较集中。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市场化、公开化、透明化这些方面着手才能逐步地解决。”    他分析说,过去十年以来,中国党政官员腐败数量不是维持稳定而是愈演愈烈,这从被处罚人员涉及的贪腐金额越来越高可以看出来,二十年前官员贪腐的金额现在已经够不上立案调查。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预防官员贪腐提供了制度保证,因此,有了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中共有信心推动中国反贪倡廉的形势继续好转。 不过刘先生表示,中国的老百姓对中共反腐已经失去了信心。 “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对中共自己能够解决腐败问题已经彻底地失望了,已经完全丧失信心了。现在人们都在等待着一场彻底的变革、一场社会运动,对体制进行彻底的改革。” 夏教授则认为,中共应该面对现实,对政治体制进行彻底改革。 “过去三十多年来看,中国共产党不断地搞整风运动、反腐运动、廉政、讲政治、弘扬正气等等,最后的结局都是没有治理住腐败,其实早已证明中国共产党自身已经没有能力治理腐败了。现在根本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有没有勇气、智慧接受其他的办法:一个是公民社会;第二个是要必须让媒体有能力进行舆论监督;第三个,最根本的就是在于中国共产党必须接受政治现实,必须容忍、接受新的反对党的出现。”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最近北京的两会上再次强调,贪污腐败是中共执政的最大威胁。夏教授认为,如果中共继续推行在体制内改良,而不是彻底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党政官员贪污腐败的问题只能继续愈演愈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爱思想 | 陈行之:无言是最高的轻蔑

陈行之:无言是最高的轻蔑 进入专题 : 自由 民主    ● 陈行之 ( 进入专栏 )       鲁迅先生有一句名言:“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见《鲁迅全集·且介亭杂文末编》,1936年)我理解先生的本意可能是,当道义占据制高点时,对于不屑的东西是不必要回答的,甚至连看都不看它一眼。这句话之所以经常被人引用,是因为暗合了这样一种心理:任何没有价值的事物都是没有价值的,只有轻蔑(“无言”和“连眼珠也不转过去”都是轻蔑的手段)才能够维护尊严。     人们很少注意到,我们谈论问题的时候,通常都预设了一个假定: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支配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猫是猫,鼠是鼠,狼是狼,狗是狗,没有发生混淆,所以,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一般来说都能够被我们所理解,即使眼下不能理解,也会随着阅历的增长和丰富终究能够理解。比如,狗儿们一到春天就特别活跃,嗖嗖地跑,间或还凶猛地撕咬,小孩子当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孩子长大以后就会知道,那是因为它们的荷尔蒙分泌特别旺盛,在它们之间发生了爱情争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谓社会,实际上是被我们称之为社会逻辑线的那种东西正常延伸的一种结果,人都是在这个框架里认识世界和创造世界的。     但是世界倘若不是我们预设的那个样子,却被不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给支配了,猫不是猫,鼠不是鼠,狼不是狼,狗不是狗,彼此之间发生了混淆,会成为什么样子呢?譬如你喜欢搂着猫儿睡觉,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被窝儿里有一堆老鼠,你急忙跳起身子,竟然看见匍匐在门口的猫儿??的一下钻进了老鼠洞;你走出家门,看见门口卧着一条大灰狼,眼睛冒着凶残的绿光看着你,你家的狗则叼着邻居家的羊血淋淋往山里跑去了……这时候基本上可以断定,你是撞见鬼了。尽管人来世上走这一遭,撞见鬼的几率很低,然而即使撞见这么一次,你也会终生难忘。     正因为撞见鬼的几率很低,所以我们总是极为忠厚地依据正常眼光看待眼前这个世界,从来也不怀疑它有什么不正常。可是,鲁迅先生还有一句名言:“忠厚是无用的别名。”我理解,先生可能是这个意思:这个世界并不永远正常,你若是太忠厚了,就无用了,如果细问,他可能会带着狡黠的笑意,忽闪着小眼睛反问:“你为什么不设想你是在撞见鬼的情况下听到我那句话的呢?”     先生说的“那句话”,就是我开头引用的那句话。     真的,如果我们把“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假设为占据制高点的不是道义,而是非道义,甚至是邪恶,那种轻蔑又将会怎样呢?它将会这样:对人提出的任何问题,它都报之以轻蔑,它不回答你任何问题,它甚至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在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感到郁闷、无奈?我想会的。假设这时候发生了更严重的情况,譬如–它不仅蔑视你,还把你抓起来给73掉,你感受到的就不仅仅是郁闷和无奈了,一定还有极为幽深的恐惧,就像感受到老大的注视一样,就像等待被装进焚尸炉一样。     宿命的是,我们往往生活在这种郁闷、无奈和恐惧之中。     大概没有人不认为强制拆迁是一种罪恶,为了反抗这种罪恶,发生了无数次自焚事件,有的还被推土机碾死,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做出来何种反应呢?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公安武警包围为非作歹的政府和黑恶势力,我们反而看到遭受强拆的人民遭受了包围和逮捕,强制拆迁仍旧在持续发生。     所有人都认为官员财产应当公示,为此,人民简直呼喊到了喉咙流血、当场昏厥的程度,然而公示还是不公示,并不取决于没有选举权的人民,而是取决于未经选举却占据了大大小小权位的官员,结果,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这件事竟然因为百分之九十七官员的反对而搁置,国家–应当是世界上权力最集中也最强固的国家–竟然束手无策。     国企垄断严格说起来就是权力插在人民身上的管子,它吸食的每一块钱都是民脂民膏,都是对社会的野蛮掠夺,国企高管动辄几百万年薪,远比华尔街老板来得贪婪,可是,当有良知的学者和民众呼吁打破垄断,把人民的还给人民的时候,同样遭受了权力者无言的轻蔑,他们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人民的鲜血照旧汩汩地流向权贵利益集团的腰包。     长期以来,“三公消费”(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款出国旅游)像疥癣一样附着在制度的躯体上,成为了最为触目的中国特色,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有名,在全体公仆们的辛勤努力下,现在已经突破每年花掉10000亿,人民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悲痛地说:“老人家们!少花一点儿吧!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啊!”有用么?最高的轻蔑是无言,人家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还是该怎么花就怎么花,你没有任何办法。     其他诸如国史和党史真相、城乡二元结构、司法不公与贪赃枉法、退休双轨制、公务员超高收入、城管追逐和殴打引车卖浆者流……等等,人民也同样心急如焚地提出了改变的要求,我想,高居于国家权力宝座上的人是看得到网络上近乎于绝望的民意宣泄的,是听得到柔弱的人民发出的痛苦呻吟的,然而他们是怎样对待人民的呢?     最高的轻蔑是无言,他们同样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讨论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些严峻问题?你什么时候听到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指陈无所不在的权力罪恶?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头条报道强制拆迁事件?你什么时候听到过国家权力机构为解决官员财产公示问题向人民征集政治智慧?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国家权力机构专门研究解决国企对国民财富的大肆劫掠问题?你既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到过–最高的轻蔑永远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永远不转过去,他们什么都没说,人民连眼珠也没有见到。     当我们痛心地指出目前的中国社会缺少最基本的人际信任和社会信用,信仰崩溃、道德畸变、良知泯灭、人性扭曲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所有的社会罪恶均来源于权力罪恶,是权力罪恶不断向社会蔓延,才导致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被不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支配,它的结果必然是:猫不再是猫,鼠不再是鼠;狼不再是狼,狗不再是狗;善不再是善,恶不再是恶;黑不再是黑,白不再是白;人不再是人,兽不再是兽……所有一切都发生了混淆,所有一切都被颠倒了。     狄更斯所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种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登上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所谓自由和民主,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要让政府听得到人民的声音,不敢违拗人民的意志,这应当是一个正常社会正常运行的唯一机理和目的,“如果遇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损害这些目的的话,那末,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美:《独立宣言》)     但愿权力听得到这样的声音,但愿它能够意识到这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险,但愿它顺应人民的愿望和要求,搭建沟通民意的平台,让人民的意志成为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的支点,那时候,我们的世界就将不再颠倒,猫还是猫,鼠还是鼠;狼还是狼,狗还是狗;善还是善,恶还是恶;黑还是黑,白还是白;人还是人,兽还是兽……一切都处在和谐之中。     也许这仅仅是一种忠厚的愿望,根本无用,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 民主    文章分享到 : 新浪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抽屉网 腾讯微博 豆瓣 百度搜藏 更多 本文责编: 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 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91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共识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阅读更多

陈行之:无言是最高的轻蔑

  鲁迅先生有一句名言:“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见《鲁迅全集·且介亭杂文末编》,1936年)我理解先生的本意可能是,当道义占据制高点时,对于不屑的东西是不必要回答的,甚至连看都不看它一眼。这句话之所以经常被人引用,是因为暗合了这样一种心理:任何没有价值的事物都是没有价值的,只有轻蔑(“无言”和“连眼珠也不转过去”都是轻蔑的手段)才能够维护尊严。   人们很少注意到,我们谈论问题的时候,通常都预设了一个假定: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支配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猫是猫,鼠是鼠,狼是狼,狗是狗,没有发生混淆,所以,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一般来说都能够被我们所理解,即使眼下不能理解,也会随着阅历的增长和丰富终究能够理解。比如,狗儿们一到春天就特别活跃,嗖嗖地跑,间或还凶猛地撕咬,小孩子当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孩子长大以后就会知道,那是因为它们的荷尔蒙分泌特别旺盛,在它们之间发生了爱情争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谓社会,实际上是被我们称之为社会逻辑线的那种东西正常延伸的一种结果,人都是在这个框架里认识世界和创造世界的。   但是世界倘若不是我们预设的那个样子,却被不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给支配了,猫不是猫,鼠不是鼠,狼不是狼,狗不是狗,彼此之间发生了混淆,会成为什么样子呢?譬如你喜欢搂着猫儿睡觉,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被窝儿里有一堆老鼠,你急忙跳起身子,竟然看见匍匐在门口的猫儿??的一下钻进了老鼠洞;你走出家门,看见门口卧着一条大灰狼,眼睛冒着凶残的绿光看着你,你家的狗则叼着邻居家的羊血淋淋往山里跑去了……这时候基本上可以断定,你是撞见鬼了。尽管人来世上走这一遭,撞见鬼的几率很低,然而即使撞见这么一次,你也会终生难忘。   正因为撞见鬼的几率很低,所以我们总是极为忠厚地依据正常眼光看待眼前这个世界,从来也不怀疑它有什么不正常。可是,鲁迅先生还有一句名言:“忠厚是无用的别名。”我理解,先生可能是这个意思:这个世界并不永远正常,你若是太忠厚了,就无用了,如果细问,他可能会带着狡黠的笑意,忽闪着小眼睛反问:“你为什么不设想你是在撞见鬼的情况下听到我那句话的呢?”   先生说的“那句话”,就是我开头引用的那句话。   真的,如果我们把“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假设为占据制高点的不是道义,而是非道义,甚至是邪恶,那种轻蔑又将会怎样呢?它将会这样:对人提出的任何问题,它都报之以轻蔑,它不回答你任何问题,它甚至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在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感到郁闷、无奈?我想会的。假设这时候发生了更严重的情况,譬如–它不仅蔑视你,还把你抓起来给73掉,你感受到的就不仅仅是郁闷和无奈了,一定还有极为幽深的恐惧,就像感受到老大的注视一样,就像等待被装进焚尸炉一样。   宿命的是,我们往往生活在这种郁闷、无奈和恐惧之中。   大概没有人不认为强制拆迁是一种罪恶,为了反抗这种罪恶,发生了无数次自焚事件,有的还被推土机碾死,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做出来何种反应呢?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公安武警包围为非作歹的政府和黑恶势力,我们反而看到遭受强拆的人民遭受了包围和逮捕,强制拆迁仍旧在持续发生。   所有人都认为官员财产应当公示,为此,人民简直呼喊到了喉咙流血、当场昏厥的程度,然而公示还是不公示,并不取决于没有选举权的人民,而是取决于未经选举却占据了大大小小权位的官员,结果,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这件事竟然因为百分之九十七官员的反对而搁置,国家–应当是世界上权力最集中也最强固的国家–竟然束手无策。   国企垄断严格说起来就是权力插在人民身上的管子,它吸食的每一块钱都是民脂民膏,都是对社会的野蛮掠夺,国企高管动辄几百万年薪,远比华尔街老板来得贪婪,可是,当有良知的学者和民众呼吁打破垄断,把人民的还给人民的时候,同样遭受了权力者无言的轻蔑,他们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人民的鲜血照旧汩汩地流向权贵利益集团的腰包。   长期以来,“三公消费”(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款出国旅游)像疥癣一样附着在制度的躯体上,成为了最为触目的中国特色,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有名,在全体公仆们的辛勤努力下,现在已经突破每年花掉10000亿,人民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悲痛地说:“老人家们!少花一点儿吧!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啊!”有用么?最高的轻蔑是无言,人家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还是该怎么花就怎么花,你没有任何办法。   其他诸如国史和党史真相、城乡二元结构、司法不公与贪赃枉法、退休双轨制、公务员超高收入、城管追逐和殴打引车卖浆者流……等等,人民也同样心急如焚地提出了改变的要求,我想,高居于国家权力宝座上的人是看得到网络上近乎于绝望的民意宣泄的,是听得到柔弱的人民发出的痛苦呻吟的,然而他们是怎样对待人民的呢?   最高的轻蔑是无言,他们同样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讨论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些严峻问题?你什么时候听到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指陈无所不在的权力罪恶?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头条报道强制拆迁事件?你什么时候听到过国家权力机构为解决官员财产公示问题向人民征集政治智慧?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国家权力机构专门研究解决国企对国民财富的大肆劫掠问题?你既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到过–最高的轻蔑永远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永远不转过去,他们什么都没说,人民连眼珠也没有见到。   当我们痛心地指出目前的中国社会缺少最基本的人际信任和社会信用,信仰崩溃、道德畸变、良知泯灭、人性扭曲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所有的社会罪恶均来源于权力罪恶,是权力罪恶不断向社会蔓延,才导致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被不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支配,它的结果必然是:猫不再是猫,鼠不再是鼠;狼不再是狼,狗不再是狗;善不再是善,恶不再是恶;黑不再是黑,白不再是白;人不再是人,兽不再是兽……所有一切都发生了混淆,所有一切都被颠倒了。   狄更斯所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种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登上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所谓自由和民主,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要让政府听得到人民的声音,不敢违拗人民的意志,这应当是一个正常社会正常运行的唯一机理和目的,“如果遇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损害这些目的的话,那末,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美:《独立宣言》)   但愿权力听得到这样的声音,但愿它能够意识到这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险,但愿它顺应人民的愿望和要求,搭建沟通民意的平台,让人民的意志成为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的支点,那时候,我们的世界就将不再颠倒,猫还是猫,鼠还是鼠;狼还是狼,狗还是狗;善还是善,恶还是恶;黑还是黑,白还是白;人还是人,兽还是兽……一切都处在和谐之中。   也许这仅仅是一种忠厚的愿望,根本无用,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4期:被捕、病逝、主动静默:编程随想出什么事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推特账号: 推特小红旗 @Xhnsoc__Redflag
推荐理由:时事讽刺推特账号,口号是“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加速前进”。

“推特小红旗”转发图片

人权组织: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
推荐理由:致力于加强国际人权机制,支持人权捍卫者,以实现人权的保护和改善。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