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

德国之声|三峡巨额卖电收入谁获利?

中国官媒中新社报道,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官方顾问王儒述透露,截至11月底三峡卖电收入达1831亿元人民币,已收回投资成本。该消息招来网友质询:卖电收入谁获利、社会成本谁来承担?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官媒中新社报道,12月20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环境保护委员会顾问王儒述,在湖北宜昌举行的”三峡工程与生态环境研讨会”上透露,截至11月底,三峡电厂累计发电7045亿千瓦时,售电收入达1831亿元人民币,三峡工程已经收回投资成本。 三峡工程 为中共建政后,毛泽东钦点的工程,在立项之初即遭到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水利专家黄万里等人的反对;1992年,时任总理的李鹏主持修建三峡工程的议案,在第七届中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通过审议;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2003年第一台机组并网发电;2009年该工程全部完工。王儒述表示,1992年国家批准的三峡工程建设的静态投资概算为900.9亿元,后追加900亿元,最终三峡工程动态投资达到1800亿元。目前三峡电站总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年发电量1000亿千瓦时,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 该消息发出后,在微博上和转载网站上未出现”喜大普奔”局面,多位表示发出质询声音,福建知名地产评论人士程凌虚表示:”这则消息的潜台词是,以后每卖一度电都是赚的了。你们是很快收回成本了,可三峡成了高山堰塞湖,鄱阳湖成了大草原……这些账怎么算?你们当初承诺三峡发的电每度只要五分钱,兑现了吗?再问把中国人的母亲河拿来卖,赚的钱归谁所有?”亦有网友指出:”三峡收回投资成本,但是中国人交纳的电费中,依然在收取三峡建设基金。” 电力一姐李晓琳 李鹏家族垄断中国电力? 网友”昂望东方”似有所指写道:”三峡工程时时刻刻威胁着长江中下游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目前对气候干扰也很严重。让多数人付出代价去肥了一家”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向德国之声表示,在民间流传很广的说法是, 李鹏家族垄断中国电力 ,江泽民家族垄断中国电信;目前任职山西副省长的李鹏之子李小鹏,早前在掌控华能电力集团;李鹏之女李小琳2010年升任中国电力国际的董事长,而这些也证实民间所言非虚,中国高官家庭垄断国有资源也是不争的事实。孙文广说:”电站建立起来一部分是入了国库,相当大的部分进了官僚们的腰包,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 孙文广也表示,既然有官方人士宣布三峡工程售电收入已经收回投资成本,官方应该对三峡收支等进行审计和公示,否则对老百姓来说,这永远是一笔糊涂账:”他们应该公示这样的大型工程,赢利情况如何?如何分配赢利,哪些到了国库?哪些用了移民安置?哪些给当地民众带来了福祉?” 孙文广:很多移民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三峡工程的生态、地质、移民等社会成本巨大” 在香港”凤凰网”转载中新社消息后,很多网友追问该工程的生态、地质及移民等社会问题带来的成本,官方是否计算在内? 近日,中国媒体《瞭望东方周刊》就长江生态问题专访了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他指出三峡工程严重影响了生态,这也是长江无鱼可捕的重要原因。2011年3月起,长江中下游发生严重干旱,在卫星云图上,著名的鄱阳湖面积萎缩,几近干涸。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三峡工程是造成干旱的主因。 12月17日湖北巴东发生震级为5.1级的地震,而这样的地震在长江三峡区域近年频繁发生,尽管多位官方学者否认三峡工程为地震诱因,但四川地质专家范晓认为象三峡这样的大型工程,当蓄水到达高位后的3至5年,会诱发地震的发生。 在生态、地质等问题之外,孙文广也指出 移民及移民引发的社会问题 不容忽视,而这些是比单纯建设三峡工程的成本更高昂的社会成本:”中国兴建了很多大型工程、要征地、要搞移民,出现很多问题,中共当局对很多资料都是保密的,建三峡工程,在民间付出的代价是很高的,补偿很低,很多移民问题现在也没有解决。他们搞这些大型工程,老百姓没有得到益处,反而是受害。” 作者:吴雨 责编:任琛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炒中国股票,看中国足球,做中国梦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和其它监测渠道,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御风018:一个靠眼泪与表演出名的首相;一个美国码头工人工会颁发“工人朋友奖”的外国首相,第一个讲“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首相;一个能培养出四十出头便个人资产百亿的中国卫通董事长儿子的好爸爸;一个在任内房价翻了十几翻的首相;一个抗战用时八年而十年当政却未消灭地沟油的首相。我是老虎,为自己代言 2013-06-15...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

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 作者:李鹏 来源:人民网 来源日期:2012-2-16 本站发布时间:2012-2-18 11:53:25 阅读量:1732次   近年来,部分退休政要开始著书回忆个人经历。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李瑞环、李岚清等都在退休后出版了个人著作。一些当政时的思考,若干重大事件的原貌被还原出来,一些重大决策内幕也被披露。   这一现象被人们概括为“政治透明度在逐步提高,开启中国退休高官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著述也为观察中国政治、社会提供了必要的参照系。   李鹏从2004年到2006年,出版了《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起步到发展——李鹏核电日记》、《电力要先行——李鹏电力日记》、《立法与监督——李鹏人大日记》等4部日记体回忆著作。无疑,这些著作将为后人研究相关问题提供大量第一手资料。   母亲送他到延安   《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被认为是中国总理的第一本专题性回忆录。李鹏在党和国家一线领导岗位工作时,关于他的身世,外界大都不了解,现在,他的个人经历开始通过其写作为外人所知。   他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的前言中回忆,1948年9月,党中央从东北解放区选派21位青年到苏联学习,他自己是其中的一个,“到1949年8月,我们将进入大学,究竟选择什么学校和专业,成为我们这些留学生最为关心的问题。”   当时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正在苏联养病,留学生们派代表向他请示。任弼时说:“你们的专业由你们自己选择,但不要选择学政治,应该选择工科或经济。”   之后,李鹏和其他几位同学选择了水力发电专业。这一专业一直影响了他的一生。   2003年1月21日的李鹏,已经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卸任,两个月后,他也卸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职务。《人民日报》这一天发表了他写的《纪念我的母亲赵君陶》一文。   文中也侧面提及了自己的身世,他说,父亲李硕勋于1931年9月16日在海口从容就义,而那时他只有3岁。李硕勋是中共早期革命者。母亲对父亲感情深厚,一直没有再婚。   在这篇文章中,李鹏还写到母亲对自己人生经历的影响。1941年,在他13岁的时候,母亲就把他送到“革命圣地”延安学习,“使我受到党的教育,像父母一样,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三峡工程决策内幕   《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一书中说,决定三峡工程命运是在1985年1月19日,“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邓小平在参加建设广东大亚湾核电站有关合同签字仪式后,详细询问了三峡工程的情况。   “我当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小平同志听完我的汇报后指出:‘三峡是特大的工程项目,要考虑长远利益,我们应该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些好的东西。’‘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进行。’”   当谈到三峡移民要实行开发性移民方针时,小平说,“现在的移民方针对头了”,针对李鹏自己提出的“正在考虑成立三峡行政区,用行政力量来支持三峡建设,做好移民工作”时,小平讲,“可以考虑把四川分成两个省,一个以重庆为中心,一个以成都为中心。”   在这本书里,李鹏回忆,“江泽民同志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他对三峡工程的建设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1998年朱镕基总理任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以来,对三峡二期工程及移民工作的顺利进行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4年9月28日,新华社报道,《起步到发展——李鹏核电日记》已由新华出版社出版。新华社评论说,这是一本“记叙我国核电事业发展的首部权威作品”。   “他是个很勤奋的人”   李鹏的第四本著作是今年1月8日出版的《立法与监督——李鹏人大日记》。此书的编辑赵之援曾对媒体讲过一个小故事:有人怀疑,李鹏这么忙,这些日记都是他亲自记的吗?李鹏听到了,当时并没反驳。后来开玩笑时说,日记的真假有手迹为证。   据报道,这位编辑曾到家中拜访已经退休的李鹏。他回忆,“他非常的聪明,记忆力非常好。有些地方他在日记中只记了一句话,我们向他询问当时的具体情况,他能很快想起来那天谁出席了会议,谁说了些什么,一些细节都记得很清楚。”赵之援说,“他今年77岁了,但是对电脑很熟悉,还用数码相机给我们照相,然后传到计算机上,再打印出来,很熟练。”   “李鹏有一个特点,就是坚持记日记,如果今天太晚了没时间写,过一两天也要补上。他是个很勤奋的人。”该书的另一名责任编辑吕仙对记者说。   “李鹏的日记内容很丰富,他每天参加的会议可能涉及各种内容。而这样专题类的日记,就是把他当天的日记中与该书主题有关的部分摘出来。这些工作是由李鹏同志完成的,完成后把书稿交给我们。”   人大日记中记录了修宪时的专家讨论。比如,中央党校教授黄子毅认为,要写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对“危害国家安全罪”,镇压也应该写入。“高铭暄说,‘迁徙自由’和‘罢工自由’不宜写入,大量农村人口无序流入大城市,影响社会稳定;同意写上保护人权,但‘危害国家安全罪’不仅有个人也可能是群体,不能以‘惩治’代替‘镇压’。”   “国外卸任高层出书往往出于经济利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杨炳章说。而李鹏和李瑞环、李岚清等党和国家前任领导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稿费捐出来。李鹏一次性将300万元捐给了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   杨炳章评价,作者以“无官之人评述重大社会政治事件”,不仅将时代的“高层政治决策”透明化,同时更体现了自我的个性化,“它是一种非政治诉求,带有明显的‘自我述职’色彩的这么一种传记”。   (方立 整理)

阅读更多

三峡玩笑开大了 问题比估计的严重

由于长江下游的三省大旱,三峡大坝的问题日趋突出。近日又曝出“补水抗旱仅能再撑15天”越发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和不满。大陆比较有人气的凯迪网上网友们正在热议三峡工程主要设计者向媒体披露当时没有考虑抗旱功能,而且之前披露出三峡的防洪功效也不大,现在更是说三峡补水抗旱仅能再撑15天,连发电功效也要丧失,因此网友们惊叹:“三峡工程玩笑开大了”。     当时国内反对三峡工程的科学家及专家不下百人,而其中水科院高级工程师、水利专家金永堂博士是比较有名的反对者之一,曾撰写《三峡工程不应建也没有必要建》,并一直跟李锐等人就三峡问题多次上书中央。他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当时他们这些反对的专家们都估计到了,甚至有些问题比他们当时估计的还要严重。 “三峡工程根本不能干的”     金永堂先生告诉记者关于三峡工程,最早的是他和黄万里两人坚决反对的。他说:“反对三峡工程的人里面我们两个彻底反对根本不能干的;有的反对的说以后能上,现在不能上。当然他们是比较策略的,基本上都是反对的。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我们都估计到了,现在的问题是拆也不好,不拆也不好,就看中央怎么定了。”     他说:“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我们那个时候估计的问题还要严重:其一是环境污染比我们想的严重。三峡工程当时说移民110多万人,当时我估计没有180万下不来。现在干脆移民400万了。这400万移民主要是考虑环境污染的影响,那说明环境污染的问题比我们估计到还要严重,靠近库边的都是没有办法生存的,生活都受影响。”     他说:“另外还有地质的问题,两岸塌方。还有航运的问题,我们都估计到了。很快重庆就进不了轮船了,这是泥沙淤积的问题了,导致河床抬高了水浅了,轮船进不去了。下游水浅影响航运比我们原来估计还要厉害,不但上游影响航运,下游也要影响反正问题多得很。”     他还指出:“三峡拦了水发电用了,天然的长江的水到下游少了,碰到干旱就不好解决了。现在洞庭湖缩小的很厉害,而国内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的湖底都可以开汽车了。原来我们是认为防洪不起作用,现在干旱的问题它又解决不了,所以问题比我们原来估计的还要严重一些。”     夸大防洪作用骗三峡工程上马     王维洛曾撰文介绍,建设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目的是防洪,依靠的是水库的防洪库容。官方公布的三峡水库防洪库容是221亿立方米,这是夸大的防洪库容,是计算错误的结果。这个错误张光斗早已知道。他写信告诉中央领导:“或许你知道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比我们对外宣称的要低,清华大学曾做过一份调查研究,政协副主席钱正英看过后曾以此质疑长江资源委员会,该委员会承认清华大学的这份报告没错。但是,我们只能以降低蓄洪量到一百三十五公尺来解决这个问题,即使这会影响长江江面的正常航行。但记住,我们永远、绝不能让大众知道这点。”     金永堂也向记者介绍当年希望三峡工程上马的那些人,他们原来为了让三峡工程上马,故意把三峡防洪的作用夸大,骗老百姓、骗上马。他还说:“98年大洪水,当时说有了三峡防洪一劳永逸了,以后再不会有水灾了;后来又改为可以抵挡万年一遇的洪灾;再后来又变千年一遇,现在百年一遇都解决不了,都是骗人的。     他还说:“现在张光斗也向中央写信说,三峡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像钱正英也是,这些问题没解决,那你们为什么鼓吹要上那?事后推卸责任了都说有问题了,那以前都没问题?”     三峡的主要功能是发电     网易上转载官媒报导“三峡官员:补水抗旱仅能再撑15天”一文吸引了超过17万的网友参与探讨。其中一条评论:“三峡工程无底洞,发电不见电降价,调水却见水断流”,有超过4万网友表示支持,荣获评论榜首。     而广东网友一帖:“为什么不早一点放水?我老家的春收基本为零,夏天的作物没能种下”,也赢得超过2万网友的支持。     金光堂先生认为现在三峡的主要功能是发电,他说:“靠发电一年还能挣回几百亿。水都放下来了,电不发了,三峡就更不起作用了。防洪也不起作用、航运也不起作用、再来一个发电不起作用。你总得解决一头吧,水都放下来了干旱问题解决了,发电也没收益了;你要顾发电,下游干旱问题就解决不了。发电是牵涉少数人的利益,他们不肯轻易损失。干旱都是老百姓倒霉,谁也不管你干旱不干旱。”     “李锐作为中央领导干部,技术方面都是站在专家的观点上,开始都是他起头向中央写信的,后来中央给他讲话、打招呼了:你不要插手。后来我们给中央写信都是由我的校友、水电专家陆钦侃执笔的,他来做了。”     目前旅居德国的原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提出三峡大坝拆除的问题,他认为早拆比晚拆要好,晚拆也拆不了了。金教授认为,王维洛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如果再晚点拆的话,已经形成的问题将更严重,比如重庆港淤掉了再拆也没用了,现在拆还可以排出来,晚拆就排不出来了,轮船进不了重庆港了,拆也没用了。     最后他无奈说:“现在炸坝,要面子不会轻易炸的,为了顾全面子刚建起来就炸了怎么行呢?”

阅读更多

李承鹏:以发展的眼光来看一只抽水马桶

我只是想讲些故事。 下面这个故事我告诉过很多记者:1997年,我生平第一次当上房奴,却以美好心情搞起了装修。我有幸碰上一个讲究以发展眼光看待生活的装修公司,他们说:一定要用中央热水系统,热水直接接入厨房和浴室,才够中产。我是这么虚荣的人,11月初,房子就顺利完工。交付那天,我妈一边在厨房洗碗一边嫌热水出得太慢。我耐心向一个劳动妇女解释中央供热新管道得等一会儿,这就是高科技。转身上厕所初女蹲,冲马桶……感到有点热,闻到一股味道。 以发展的眼光,他们把热水安反了,安到了马桶,是的,马桶。 同月8日,三峡大坝胜利截流。当时报纸说以发展眼光,三峡建成后会让我国变得冬暖夏凉,这是这片热土很大的一部空调。现在我们知道,这空调也是安反了。但这极可能是造谣。这个连小区下水道堵了不花上三天时间肯定查不出原因的地方,最大一根下水道是否影响了长江中下游气候,更是证明不出来的。这两天官方强烈要求反对者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造谣。我觉得这很像杨志碰上牛二,杨志要证明他的刀杀人不见血,除非把牛二剁掉,可剁掉就犯罪,不剁就是造谣。黄万里、贺卫方要证明三峡真让气候大变,除非把三峡炸掉,可炸掉就是反革命,不炸掉就是造谣。当科学遇到政治,就是杨志遇到牛二。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