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岸

米米亚娜|逃离体制

我看过一些人在四十、五十岁的年龄从体制里出走,他们突然推翻了之前的人生,彻底改变轨道。这个“体制”不仅仅是指公职,而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主流式生活。他们辞职、离婚、移民、重新求学……决定去做自己一直以来渴望的事。

阅读更多

极昼工作室|辞掉工作,我住进了考公集训班

白炽灯下,30余名学员埋头苦读,桌子上各种考前冲刺练习册层层叠落,“努力只能及格,拼命才会上岸”的红色标语在墙上格外醒目。学员们手拿秒表精确地计算着做题时间,上课、看书、刷题是他们的日常,如何报考岗位也成为了午饭谈论的话题。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