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

2022年3月1日,上海开始出现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种群体传播的情况,不断有办公楼、学校、商场、工厂等场所被临时封闭。3月27日,上海宣布分区分批封控。后期称之为上海全域静态管理,民间通称为上海封城。在此期间,发生管理混乱、非法监禁、暴力执法、食物匮乏、缺医少药导致死亡等严重的人道次生灾害。上海市民也通过撰写文章、拍摄视频和集体抗议等多种方式表达不满与反抗。

置顶推荐

【404档案馆】第92期:“没有死于新冠,却因新冠而死”——念出上海疫情逝者的名字

【404档案馆】第89期:上海“大清零运动”:被控制的与被清除的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公民行动馆真理馆人物馆

中国数字时代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404给CDT-收稿机器人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薛云奎|上海封控成本考

根据一番思量,与“封控”相关的成本可分为三类:直接成本、隐性(间接)成本与或有成本……写完此文,深感心力交瘁。最后让我借用一段庄子的话作为结语:“上必无为而用天下,下必有为为天下用,此不易之道也。……无为也,则用天下而有余;有为也,则为天下用而不足。

阅读更多

戏说红楼:大观园战疫记(一)

“话说新冠病毒几番变异之后,传播能力日益增强,终于有一天突破了太虚幻境的封印,穿越到了《红楼梦》中,引发了一场可歌可泣的大观园战疫记“——女权主义者陈亚亚的小说《戏说红楼:大观园战疫记》的前言。

阅读更多

jaycybird|逃离上海总结:我从无期徒刑改判有期徒刑

政府的公信力让我感到绝望,完全不知道等待的意义在哪,目的在哪。开始出现有人骑行多少公里去车站的新闻(公共交通全停了),虽然上海官方说自己离沪通道从未关闭,但每天就那几趟车有个屁用。虽然后来车次开始增多,开始了我的逃离计划。

阅读更多

灰鸽叔叔|我们都得面对三个恐惧

新闻里每天都说:“如常的上海,终会到来。”有人说这个“终”会在六月,有人说这个“终”会在七月,而我却觉得——哪怕我乘上了地铁,在面馆里吃到了拉面,它还要很久很久。哪怕那天有解封的欢呼,我们依然有深埋于心底的恐惧。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人物】与公权力“理论”的抗争者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海上指南针/流浪防区:上海疫情互助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