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步亮

东网 | 东步亮:几个臭文人就能颠覆中共?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人明显地感到,中共已经视文人为自己最大的敌人,他们似乎担心,仅凭几个乱写乱说的文人,就足以将中共颠覆。因而,中共强力部门已加大对文人的打击力度。列入黑名单的文人们,似乎被有关人等恨得咬牙切齿。最近连串诡异事件似乎都是冲着习近平而来,使得中共高层如惊弓之鸟去年底以来发生的香港铜锣湾书店案,虽然是因为中共特权机关公然跨境抓人而引起公众关注,但事件起因是一本写习近平情感生活的书,抓的是几个做生意的文人。 刚刚发生的专栏作家贾葭失踪事件,起因是中共怀疑他与无界新闻网刊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一文有关。很多境外媒体报道贾葭是「媒体人」,其实以我的了解,他虽然在多家媒体干过,虽然也写点儿时事评论,但多数时候并不是在一线做新闻报道,多数时候写的也不是政治和社会热点题材,而是文学、随笔、散文类文章。顶多,他算是一个读了比较多的书、有点儿思想的文艺青年。 我不大相信,以贾葭的思想和性格,会去干出一件给一号政治人物写公开信、乃至想办法发在国内的网站上这样幼稚和莽撞的事儿。按照他自己事先对朋友的交代,他只是看到此文后,及时提醒了他的前同事、无界传媒总裁欧阳洪亮赶紧删掉。如果看到一条政治不正确、可能惹事的文章,提醒自己的朋友赶紧删掉,就会把自己也沾惹进去,被强迫失踪,成为罪人,那么,在中共的治下,每一个人都只能闭嘴、闭眼,无论一切对的或错的,都不说话,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才能安全──甚至也不会安全,因为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罪名就会突然间降临到了自己头上,这是不需要招惹就可能自己撞上来的。而罪或没罪,都只是中共地上特务头子们随口一句话的事。 前几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中共的国家通讯社播发一条电稿时,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结果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发稿编辑李凯被中共主管机关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取消中共预备党员资格,还被定性为「政治错误」,「影响恶劣」。其他相关领导则被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责任追究。 把「最高」两个字打成「最后」,用电脑打字的人谁没遇到过?坦率地说,我就经常把这两个字打错、打混淆。这绝不是有意为之,而是笔误、疏忽。李凯固然对这个技术性的失误负有责任,但是,有必要对此做出如此严重的处罚吗?据李凯的一位大学同学说,李凯其实思想很「左」,他多年来对党忠心耿耿,追求「进步」,努力入党、升职,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一步,没想到一个字就让他前途尽毁,「党」一巴掌就将他拍得瘫软在地。党如此无情,如何对得起这些忠心耿耿的死忠党员同志们? 前不久还有一件事。上月底本月初,南方都市报深圳版头版因为将报道习近平讲话「党媒必须姓党」的大标题和报道改革派人物袁庚海葬「魂归大海」的图片标题放在上下相近的位置,这件事被认定是有政治意图或「缺乏政治敏感」,「造成严重导向错误」,该报编辑刘玉霞被开除,值班副总编辑被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其实,据了解深圳情况的朋友讲,当天深圳的重大事件就只有袁庚海葬这件事,加上习近平视察央媒的报道,作为深圳这个地方的媒体,南都深圳版当天的头版,按新闻规律只能够是这两条新闻上封面导读,这是正确、正常的处理方法。但是,报纸版面第二天被网友联系起来解读之后,中共有关主管部门将其上升为政治问题,向报社施压,要求严肃处理值班人员。一个多年老老实实将美好青春奉献给报社的头版编辑,只能卷起铺盖走人。这就叫飞来横祸,不管你有没错,中共有关部门一句话,你再大的贡献屁都不是。文人不如一条狗。 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实是自掘墓,终会毁掉中共的类似的事件当然还有很多。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将文人视同「敌对势力」,欲置他们于死地而后快,其实是在为他们自己掘墓。如此对待文人,最终毁掉中共、颠覆中共的,只能是他们自己。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东网 | 不必太在意“小粉红”的“爱国”

这几天,大陆网友翻墙进攻台湾候任总统蔡英文及有关绿营媒体脸书(Facebook),以表情包战术洗版“反台独”的事件,成为两岸网友议论和媒体报道的热点。虽然蔡英文本人和台湾有关媒体大多以开放和宽容的心态来对待此事,大陆网友和知识阶层也多予以戏谑和嘲讽,但这样大规模“自发”的情形还是引起了不少人士的忧心,尤其是坏球屎报和共青团中央的微博认为这彰显了“中国年轻一代的自信”之后,有人认为,以90后为主的这些“小粉红”们的政治幼稚与弱智,或将使未来中国的政治环境更糟和不乐观。在我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我对中国年轻一代也有“三个自信”,现分而述之。第一个自信,我相信“小粉红”们的狂热顶多只是贺尔蒙分泌过剩,他们的“爱国”(其实是爱党)单纯而脆弱。我在此前的专栏中曾多次写到过,中共在对民众的奴化教育方面做得是非常成功的。如果这些“小粉红”们的言论是他们的真实意思表示的话,那么它是中共多年来奴化教育的“成果”之一,特别是中小学教育中的奴化教育,已经渗入每个人的骨髓。如果这些学生没有这样的表现,才是真正的奇怪。这是其一。另一方面,90后年轻一代,在家庭经济条件等各方面,确实相比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他们大多是家中的独子独女,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一代,几乎从未遭遇任何坎坷和不幸,也对家庭和学校以外的社会现实状况几乎一无所知。因而,这些“小粉红”的狂热是建立在单纯和共产教育单向灌输基础上的。这种脆弱的“信仰”(也许谈不上信仰,更多只是因年轻贺尔蒙分泌过剩),在中国残酷的现实台风中根本不堪一击。第二个自信,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小粉红”们在生活中亲见和遭遇的现实,将很快使他们变成现行体制的抱怨者、异议者甚至反抗者。只要现行体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些“小粉红”们几年后走上社会时,便会亲见和亲历他们所从来没有见过、没体会过的各种怪象,遭遇生活中种种磨难与冲击,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社会完全不是他们在书本上、在学校里和老师的教育下所了解的情形,很多人将对此悲观失望,对“党”和政府的“正确”产生怀疑,进而走上体制的反对者之路。这个路径对每个人都是大概率事件,因为未来若干年,中国社会的矛盾冲突将更加尖锐激烈,执政者的罪恶和黑暗将更加令人难以忍受。如果没有向自由民主宪政的转型,这些黑暗谁也回避不了,除非离开中国。试想一下,一个花了大量积蓄好不容易买下来的房子,如果突然之间被政府拆掉了,而补偿很少,全家不得不流浪在外,且上访无门,这个曾经打着“帝吧fb出征寸草不生”旗号翻墙去反“台独”的孩子,他会怎样?他还会“听党的话,跟政府走”吗?即便你是官二代和富二代,是“赵家人”的下一代,你不会遇到被强拆或其他类似事件,但是别忘了,你还可能被比你更强的“赵家”兄弟夺走你的荣誉、地位和财富,因为这些分配、支配从来都不透明,在权力的争夺中你依然不可能保证公正、保证你一定赢。连“大大”曾经的玩伴、朋友和兄弟们,比如薄,都已下狱;“习老弟”的大哥罗瑞卿之子罗宇等,都只能在海外发表致习的公开信,你比他们更强吗?我所认识的人中,目前几乎没有一个私底下对现行体制不抱怨的,无论他是高官,还是小民,无论他是既得利益者,还是体制的受害者。一个人人抱怨的社会,如果还有人说它好,一定是谎言。第三个自信,我相信若时机来临,这些翻墙“反台独”的小粉红们,也随时可能反戈一击,成为墙内或墙外网络上当政者罪恶的揭露者,作为压倒当局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其最终窒息。这一点,相信对中国人性格有研究的人都会深有体会,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和过去发生的众多历史事件已经完全地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篇大章,且容我日后再叙。

阅读更多

东网|东步亮:陳定定對沈大偉的反駁同樣無力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日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中國即將崩潰》,預測中共已經步入生命最後階段。被列為美國「知華派」學者前三名、一直被中國高級智囊機構奉為座上賓、深受中共官方「信任」的沈大偉,過去一直不贊成「中國威脅論」和「中國崩潰論」,此次突然方向發生360度大轉彎,發表此番觀點,令人頗為不解和愕然,因而在中國國內和美國都引起了很大反響。...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年终专题】2021年度人物

【时间馆】江雪日记

【老大哥馆】你还敢买小米吗?

【公民行动馆】中国哭墙

【404档案馆】香港抹除六四记忆,国殇之柱终被粗暴移除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