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复兴指数

张鸣 | 复兴指数与意淫指数

2012年08月08日 09:40:04                                                             复兴指数与意淫指数                                                                         张鸣 国家发改委有个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里有个社会发展研究所,最近突然出名了。原因是他们弄出来一个“中华民族复兴进程监测评价指标体系”,按照这个体系,到 2010 年,中华民族复兴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62 · 74%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 62 · 74% ,我还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研究院,院里还有这样一个所。 原来一直以为,所谓的民族复兴,就是一种提法。毕竟,我们曾经阔过,近代却衰落了,老受欺负。民族复兴,就是恢复民族旧日的荣光。也有人说,是要超越列强,纵横世界,变成世界老大。具体复兴到何种境况,其实言人人殊,各种说法都不一样。可以意会,不可以言说清楚的。真没想到,民族复兴,还有指数,可以量化测量,而且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以前总觉的古人很牛,我们要争取回到汉唐去,现在看来还是算了,今人比古人牛多了。就算祖冲之和僧一行活到今天,面对这样的指数,也得晕死过去 N 回。 人为地定一个目标,然后将之分解为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国民素质、科技创新、资源环境、国际影响等六大指标,然后再分解为各个小项,最后量化追踪,得出每年的进展情况,漫说量化到小数点后两位,十位都没问题。但既曰复兴,总得跟历史上某个阶段有点关系,原点选在哪儿呢?汉朝,还是唐朝,抑或明朝,还是我大清呢?这样的复兴,包不包括绵延了 2000 多年的帝王制度呢?现在看来,发改委的这个研究所,设定的这个目标,跟历史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关系。但是,这样一来,问题也就来了——如此谈得上复兴吗? 民族复兴,是一个中国人一百多年的梦,有人把这个梦量化成指数,按年测量,越测,进度越快。据说 05 年之后,进入了飞速发展期,几年之内,就越过了中线,进入最后完成阶段,一年等于几十年。汇报给领导,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振奋的大好事,分明是告诉领导们,在他们领导任期内,中国成绩斐然,距离民族复兴的终点,越来越近了。幸亏,领导没有什么反应,否则,这个国家有麻烦了。 这些年,民族复兴有没有指数我是不知道,但学者的意淫指数,的确是越来越高了,所做的研究,在拍马屁方面,的确越来越进步,能让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已。但愿,上面的领导,能够看清形势,别受忽悠。  

Read More

信力建 | 信孚要闻(8.7)——“空城计”唱的什么“主旋律”?

作者: 信力建   1、近日,沈阳部分商铺出现了关门歇业的现象,好多店面都门上贴一字条“外出旅游暂停营业”,“一打听才知道工商局要在全市打假”。在微博上,许多沈阳本地的市民都在抱怨,服装店、超市、理发店大门紧闭。当地媒体报道,在辽中县等地95%以上店铺关门,甚至一度连米、油都找不到地方买。 2、唐慧的辩护律师胡益华在劳教所中见到了唐慧。她表示,“之所以持续上访,是因为女儿的案子,从头到尾没有得到公平的处理。”其中,尤以100多名嫖客未被追究刑事责任、民警涉嫌帮助被告“假立功”事件最为突出,这也是唐慧“最不能接受”持续上访原因。 3、15亿元开发嘉陵江,四川武胜县要建东方迪拜风光。近12年间,四川武胜先后有六任县委书记,平均两年换一个。书记走马灯,城市规划也变得眼花缭乱,一再调整的广场等公共空间逐渐被房产项目挤占,以残损的城市躯体,却向往被媒体冠以“东方迪拜”的大项目。这样的故事,在中国不止一个角落上演。(南方周末) 4、东南网引述台湾媒体报道,两岸交流看似密切,但台湾民众对大陆还是一知半解。根据旺报委托旺旺中时民调中心最新调查发现,仅有27%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了解大陆,比去年的调查下滑2%;表示不了解者,则由去年的71%变成目前的73%,增加了2%,显示台湾民众并未因两岸交流的熟络,而对大陆更加了解。 5、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报道,叙利亚前总理希贾布通过其发言人称:“我宣布,今天脱离那个杀戮与恐怖主义政权。我宣布,加入自由和尊严的革命阵营。我宣布,从今天起,我是神圣革命的一名战士。”希贾布称变节准备了数月,得到叙利亚自由军协助,他敦促更多官员变节。 6、2012年2月份起,陕西省榆林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干部作风大整顿,目前已经清理纠正“吃空饷”人员2100多人。此外,有关部门还就全市警用车辆违规问题进行整治,暂扣违规警用车64辆,通报违规警用车96辆,处理违规人员73人,其中解聘3人。 7、叙利亚首位宇航员法里斯将军5日逃到土耳其。在飞抵土耳其之前他参观了叙利亚自由军在阿勒颇的总部并表示愿与反对派结盟。1987年,法里斯乘坐苏联“联盟TM -3”飞船进行了为期8天的太空飞行,期间进行了医学实验。 8、云南省公安厅8月6日晚披露巧家爆炸案结果:案发地巧家县迤博村村民邓德勇和宋朝玉,被证实策划爆炸案,他们花100元雇佣赵登用,让他进入拆迁赔偿现场,并用手机实施遥控爆炸。赵登用被利用,他仅仅是个肉弹。 9、广州市政协委员、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稽查处处长李军,通过QQ漂流瓶认识12岁男孩小杰(化名),为其购买2万元电脑,换来的是与 自己同床共枕六次,并分六次共给了男孩1200元。现李军已被刑拘。除小杰外,还有另两名未成年人被侵犯。 10、联合早报消息,不久前因独家报道中国铁道部将启动政企分开而导致记者被除名的《经济观察报》,最近传被查禁。据经济观察报内部员工和多位人士透露,因为报道北京大雨的缘故,该报上周六遭到了市文化局扫黄打非办的查禁。消息称,官方查禁理由为异地办报,非法出版。报社牌子都被摘了,而报纸从报摊上全部收走。 11、当家长们还在为平均月收费2000元左右的幼儿园喊贵时,一批收费在3500以上的私立“贵族”幼儿园已在武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光谷一个小区内的幼儿园,月收费3500元的普班已招收了60个孩子,月收费12000元的国际班也即将招生。“我们的厨师是从五星级酒店聘请的,每天变着花样给伢们做菜。” 12、日前,媒体披露称铁道部已内部通报刘志军违纪情况。通报中称刘志军为丁书苗谋取中标30亿元的项目。另据了解,丁书苗涉案金额达30亿元,其中24亿元为铁路项目领域中介费,媒体测算24亿元中介费对应工程项目总造价约为1800亿元。 13、联合国人权事务高专办8月3日发表声明,对近期有关越南对使用博客和互联网自由发表言论的人士进行迫害的报道表示关注,并敦促越南政府立即释放遭拘禁的博客作者、新闻媒体人员及其他人权活动人士,因为他们只是在行使其公民言论、结社和集会自由的权利。14、英国利兹大学的研究团队近日发现,即使是堵车时产生的少量一氧化碳,也会扰乱人的心跳节奏,从而使人中毒,带来“致命伤害”。他正与法国专家合作,通过实验研究出了一种可以使人体在遇到一氧化碳气体时“钠通道”打开时间缩短的药物,或能找到一氧化碳中毒的“解药”。 15、据《卫报》报道,国际田径联合会发表声明,由于阿尔及利亚选手陶菲克·马克洛非在800米比赛中未尽全力,取消其参加1500米决赛的资格。陶菲克·马克洛非在1500米半决赛中排名第一,被视为奖牌有力竞争者,于是欲放弃800米。但阿尔及尼亚队没来得及在截止时间前完成其800米退赛申请,使得他不得不参加该项比赛。比赛时他只跑了200米便不跑了。 16、近年来新生代农民工开始成为主体。这些新生代农民工出现“先流动,后结婚”、初婚年龄推迟、跨省婚姻比例逐步扩展、婚前怀孕现象较为普遍等婚育行为新特征。新生代农民工婚前怀孕比例占42.7%,比老一代农民工高16个百分点。 17、据外电报道,伦敦奥运会男子3000米障碍赛冠军得主、肯尼亚选手扎克-凯姆博伊被控在前往伦敦比赛前,在国内试图刀刺一名女性,目前正在接受警方调查。但凯姆博伊称警方并未给与他公平的听证会,他是一场敲诈阴谋的受害者。凯姆博伊自己在肯尼亚也是一名警察。 18、【农二代职校毕业生致信媒体:改变命运是奢望】一位农家子弟给《南风窗》去信,讲述他所经历的职业教育。麻木堕落的生活环境,陈旧落伍的教学方法,职业教育是被人鄙视的起点,也是迷茫的前途,“我这样的一个主流教育体制下的畸形儿,还要奋斗多少年才能和你们一起喝咖啡?” 19、@韩志国:【 和谐不能只挂在嘴上 】 和谐,是人人有饭吃,有话可说。一面是奥运会上的金牌、国旗和国歌,一面是沈阳商贩的集体关门、湖南母亲为11岁女儿被强奸申诉而被劳教、云南因强拆而岀现的人肉炸弹。当民众生活处于水深火热的时候,举国体制下的所有金牌都会黯然失色。和谐,不是表面文章,而是人心所向。 20、傅一河《我们每个人都在为中国式腐败买单》:世界上哪个国家都有腐败,腐败哪个国家都根除不掉。但是,有哪种腐败比中国式腐败更恶劣,更卑鄙,更无耻,堂而皇之,有那么多擦脂抹粉的。如“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已完成了62%,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十年可实现”。“近6成公众对未来中国反腐有信心”、“七成中国家庭觉得较幸福”、“34.2%公众认可裸官”等等。中国的纳税人真倒霉,养了贪官养太监。 21、张鸣《左右的裂痕:偏见为王 》:当今的中国,一个经过最严酷的极权生活经历的中国,人们最缺乏的,就是理性。文革中为何出现残酷恶斗的两大派,本质上,其实是极权统治的结果。一事当前,首先遵从自己的成见,然后成见越来越深,直至牢不可破。可惜,我们现在的教育,依然是反理性尚盲从的,盲从的,不仅仅是权威,而主要是自己的成见和偏见。不走出偏见的泥潭,中国没有希望。在偏见当道的时候,左右无法达成和解。

Read More

Male Gebi News | 中华民族复兴完成62%研究者:曾报46% 高层嫌低

2012-08-06 12:27:05 来源:  东南网 (福州)  有 48268 人参与 核心提示:8月3日,发改委专家杨宜勇称,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完成62%。用量化指标衡量复兴进度引发广泛争议,进而有人质疑杨宜勇从中获利。日前,杨宜勇回击称自己没有花国家一分钱。杨宜勇还透露,自己曾在2005年将复兴46%的数字上报高层,高层认为太低,今年数据尚未上报。 作为民族梦想,中华民族还有多久才能伟大复兴?"最科学"的说法是,已经完成了62%。 8月3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称,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即完成了62%的复兴任务。 用量化指标衡量复兴进度引发广泛争议,"62%"一度成为调侃用词,甚至有人质疑杨宜勇从中获利。 杨宜勇昨日接受专访时回应,2007年,他们就发布了第一份民族复兴报告,5年之后,他和同事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这份新的报告,其间没有花国家一分钱,纯属"业余爱好"。 一问:"复兴"可否量化? 本报记者发现,此次公众对于"民族复兴"能否量化争议最大。而古今中外,也未有将"民族复兴"作为一项指标体系来考量的先例。 杨宜勇对此回应称,国际上没有不代表中国不能做此类研究。在国外比较主观的"幸福指数"都可以测量,国内安徽也出现了"科学发展观指数",那么"民族复兴指数"又有何不可? 杨宜勇说,他在研读中共主要文献时注意到,到21世纪中叶,即建国100年左右,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大业蓝图"的一个重要节点。如果"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一个目标,那么它就是可量化的;如果它不是一个目标,就不可以量化,将来也无从检验,那么提出"民族复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就像奥运会,不仅是自己跑,还要看你跟别人怎么赛跑。'伟大复兴'不是你自己和以前比提高多少速度,关键是你和别人比。" 本报获得的《中华民族复兴进程监测评价指标体系》显示:首先将复兴指数作为一级指标;其次选择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国民素质、科技创新、资源环境、国际影响等六大指标为二级指标;最后,将二级指标再分解,最终选择了29项三级指标,构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监测评价指标体系的总体框架。 其中,"经济发展"指标权重最高,为0.25,包括:GDP与人口份额的匹配度、人均GNI、全球500强中国企业营业额、上市公司市值占GDP比重;另外像恩格尔系数、基尼系数等重要指标都在其中,尤其是,大量指标都备注了"同年度世界平均水平"、"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等。 不过,记者注意到,不少指标与国家统计局2008年公布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统计监测方案》"全面小康"指标相似,后者由经济发展、社会和谐、 生活 质量、民主法制、文化教育、资源环境等6个方面23项指标组成。杨宜勇告诉本报,他本人也是全面小康指标的专家顾问,"民族复兴"的指标体系的确受到了小康指标的启发,"不过,我们选取了更有特色的指标"。 二问:何谓"伟大复兴"? 另一个争议焦点是,民族复兴的内涵是什么,是不是要恢复到中国历史上大汉、大唐的地位才算"复兴"? 杨宜勇解释说,"复兴"不是简单地回到中华民族古代曾经的辉煌,而是要"恢复"出崭新的时代内容,其中包括:以经济为主的综合国力进一步增强,实现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各领域整体协调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更加完善和法制更加完备,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以及实现祖国统一。 "1820年,我们的GDP是全球的1/3,唐朝时GDP可能占全球的60%,这种意义上的民族复兴是不存在的,我们的指标是GDP与人口份额的匹配度,而不是GDP数量。"杨宜勇也坦陈有些指标难以量化,比如民主政治,最后只能选择可以量化和在国际上找得到参照数据的指标。 三问:五年何以复兴16% 2007年,杨宜勇发布了第一份民族复兴指数报告,以2005年数据为基础,得出的结论是完成46%的复兴任务。 五年后的"光速复兴"速度由此引来了质疑。学者肖余恨 问道 :中华民族的复兴从近代开始,也有100多年的历史。现在仅仅五年内,复兴指数就提高了16%,占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复兴指数的1/3强,这客观吗? 杨宜勇的解释是,此次和2007年的测算标准一样,但实际上应该有所变化了,比如人均GNI(国民总收入)确定的现代化目标值是8000美元,这是2006年世界银行中等收入国家的边界标准,而最新标准已达到12000美元,所以原来的目标低了。此外,城市化率目标(60%)也被低估了,目前中国已经有51%。 当然,"复兴"速度快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五年中国GDP平均增速达到11.2%,这也是历史上没有的。" 杨宜勇说,2005年将46%的数字向高层汇报时,得到的反馈是低了,今年尚未向高层汇报,目前也没收到官方层面的反馈。 杨宜勇说,国际上也是报告结果与大众感受相验证,偏离太大将对标准做适度调整,但是调什么,调零点还是调刻度,或者两个都要调,需要反思。"这个测算每5年一次,目前不考虑增加更多的指标,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新闻回顾: 专家称中华民族复兴任务2010年已完成62% 8月3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称,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即完成了62%的复兴任务;2005年民族复兴指数为0.4644,即完成了46%的复兴任务。 (本文来源:东南网 )

Read More

奇闻录 | 中华民族复兴进度究竟是怎么来的

(中华民族复兴完成62%研究者:报告仅花1个月)作为民族梦想,中华民族还有多久才能伟大复兴?“最科学”的说法是,已经完成了62%。 8月3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称,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即完成了62%的复兴任务。 用量化指标衡量复兴进度引发广泛争议,“62%”一度成为调侃用词,甚至有人质疑杨宜勇从中获利。 杨宜勇昨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回应,2007年,他们就发布了第一份民族复兴报告,5年之后, 他和同事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这份新的报告,其间没有花国家一分钱,纯属“业余爱好”。 一问:“复兴”可否量化? 本报记者发现,此次公众对于“民族复兴”能否量化争议最大。而古今中外,也未有将“民族复兴”作为一项指标体系来考量的先例。 杨宜勇对此回应称,国际上没有不代表中国不能做此类研究。在国外比较主观的“幸福指数”都可以测量,国内安徽也出现了“科学发展观指数”,那么“民族复兴指数”又有何不可? 杨宜勇说,他在研读中共主要文献时注意到,到21世纪中叶,即建国100年左右,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大业蓝图”的一个重要节点。如果“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一个目标,那么它就是可量化的;如果它不是一个目标,就不可以量化,将来也无从检验,那么提出“民族复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就像奥运会,不仅是自己跑,还要看你跟别人怎么赛跑。‘伟大复兴’不是你自己和以前比提高多少速度,关键是你和别人比。” 本报获得的《中华民族复兴进程监测评价指标体系》显示:首先将复兴指数作为一级指标;其次选择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国民素质、科技创新、资源环境、国际影响等六大指标为二级指标;最后,将二级指标再分解,最终选择了29项三级指标,构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监测评价指标体系的总体框架。 其中,“经济发展”指标权重最高,为0.25,包括:GDP与人口份额的匹配度、人均GNI、全球500强中国企业营业额、上市公司市值占GDP比重;另外像恩格尔系数、基尼系数等重要指标都在其中,尤其是,大量指标都备注了“同年度世界平均水平”、“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等。 不过,记者注意到,不少指标与国家统计局2008年公布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统计监测方案》“全面小康”指标相似,后者由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生活质量、民主法制、文化教育、资源环境等6个方面23项指标组成。杨宜勇告诉本报,他本人也是全面小康指标的专家顾问,“民族复兴”的指标体系的确受到了小康指标的启发,“不过,我们选取了更有特色的指标”。 二问:何谓“伟大复兴”? 另一个争议焦点是,民族复兴的内涵是什么,是不是要恢复到中国历史上大汉、大唐的地位才算“复兴”? 杨宜勇解释说,“复兴”不是简单地回到中华民族古代曾经的辉煌,而是要“恢复”出崭新的时代内容,其中包括:以经济为主的综合国力进一步增强,实现社会的全面进步和各领域整体协调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更加完善和法制更加完备,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以及实现祖国统一。 “1820年,我们的GDP是全球的1/3,唐朝时GDP可能占全球的60%,这种意义上的民族复兴是不存在的,我们的指标是GDP与人口份额的匹配度,而不是GDP数量。”杨宜勇也坦陈有些指标难以量化,比如民主政治,最后只能选择可以量化和在国际上找得到参照数据的指标。 三问:五年何以复兴16% 2007年,杨宜勇发布了第一份民族复兴指数报告,以2005年数据为基础,得出的结论是完成46%的复兴任务。 五年后的“光速复兴”速度由此引来了质疑。学者肖余恨问道:中华民族的复兴从近代开始,也有100多年的历史。现在仅仅五年内,复兴指数就提高了16%,占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复兴指数的1/3强,这客观吗? 杨宜勇的解释是,此次和2007年的测算标准一样,但实际上应该有所变化了,比如人均GNI(国民总收入)确定的现代化目标值是8000美元,这是2006年世界银行中等收入国家的边界标准,而最新标准已达到12000美元,所以原来的目标低了。此外,城市化率目标(60%)也被低估了,目前中国已经有51%。 当然,“复兴”速度快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五年中国GDP平均增速达到11.2%,这也是历史上没有的。” 杨宜勇说,2005年将46%的数字向高层汇报时,得到的反馈是低了,今年尚未向高层汇报,目前也没收到官方层面的反馈。 杨宜勇说,国际上也是报告结果与大众感受相验证,偏离太大将对标准做适度调整,但是调什么,调零点还是调刻度,或者两个都要调,需要反思。“这个测算每5年一次,目前不考虑增加更多的指标,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Read More

共识网 | 熊志:“民族复兴”能否用指数衡量

  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世界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3日在北京联合主办第10期中国现代化研究论坛,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在论坛上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监测评价指标体系构建及其监测》报告透露,根据专家完成的一项测算结果显示,2005年民族复兴指数为0.4644,即已完成46%的复兴任务;2010年民族复兴指数为0.6274,已完成62%的复兴任务,复兴进程明显加快。   “民族复兴”是一个现代意义的词汇;在公共话语体系中,它也与各种宏观政策、计划、目标等关联,是彻头彻尾的宏大叙事,现在,这个耳熟能详的表述被数理量化后,反倒让人摸不着头脑。GDP、CPI哪怕是幸福指数,毕竟也还是可以具体感知的,但民族复兴指数,用个体的观感却很难判断,62%算高了还是低了,怎么才算100%复兴,这些都难以说清。   按测算方法,复兴指数有五项内容,包括综合国力、社会进步程度、民主法制完备度、人与自然是否和谐、国家统一以及为世界和平的贡献大小,这些项目无一例外取于宏观视角,与“民族”、“复兴”的词语本意甚为契合。谈到民族、谈到复兴,自然是整个国家改变积贫积弱的状态,实现崛起,崛起与否首先看国家实力、经济实力、社会、制度建设、国际地位等,都是重要视角之一。词汇从整体切入,这也是我们惯常的思维模式。   不过,与国家崛起伴生的是,现代意义上的发展与复兴,被注入了新的人本内涵。几十年的飞速发展,也是一个把人逐渐从国家视角中解放出来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GDP世界第二被淡然视之;与金牌象征的国家荣誉相比,人们更加在乎全民体育;公共政策首先要问计民意,等等。这些都说明,整个社会的思维模式已经有了转变,公民也开始更加注重自我,注重自我在国家、社会中的位置,注重个人的权利、生存状态、生活质量等。以往,我们更多从国家视角看个人,国家怎样,则个人怎样,个人难以感知真实的自我;现在则更多从个人视角看国家,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你怎样,则国家怎样,发展与复兴,有了微观意义。   显然,所谓的民族复兴指数,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这正是其未能收获舆论认同的原因。能够被认同的“复兴”,也必然能从充斥在社会空间各个角落的细节感知,公民意见能被及时采纳,城市整洁靓丽、诗意栖居,交通出行方便,不必苦于房子的挣扎,帮扶互助成为共有价值,走在水泥地不必担心水患之害……这些场景更为真实细腻,更符合人们对民族复兴的体悟。脱离了个人,民族复兴指数再高,也是模糊了个人的全景照,是难以走入寻常百姓家的大命题。   民族复兴的成绩,确实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怎样评价它,却蕴含了转型社会不同的思维模式和价值指向。发展是人的发展,民族复兴首先是公民的复兴,任何试图为发展作整体总结的评价体系,首先应弄清楚,让个人变得丰满、立体,才是发展走向纵深的必然脉络。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