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春

译者 | 印度ZeeNews 西藏:自焚事件不会触发中国之春

核心提示:如果中国政府开始与达赖喇嘛进行真诚的谈判,并努力让他回归故土,中国将会看到藏族人对北京的态度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而在此之前,少一些安全和监控,多一些同情和理解,可能会对局面有所帮助。 原文: Tibet: Self-immolation won’t trigger China Spring 作者:迪比亚什・阿南德博士(Dibyesh Anand) 日期:2011/11/19 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近几个月来,许多藏族僧侣和尼姑自焚,以抗议中国在西藏的统治。正如所料,愤怒的中国官员声称,抗议活动是由达赖喇嘛煽动的。 Zeenews.com记者卡姆纳・阿罗拉(Kamna Arora)对西藏问题专家迪比亚什・阿南德(Dibyesh Anand)博士进行了独家专访,讨论了自焚事件背后的原因,并评估达赖喇嘛和中国的反应。 迪比亚什・阿南德博士是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是《西藏:地缘政治的受害者》一书的作者。 卡姆纳:藏人为什么要以自焚来挑战中国的政策呢 ?在这些藏族社区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南德博士 :藏人采取多种形式反对中国统治的抵抗,大多数波澜不惊,例如在经堂供奉被禁的达赖喇嘛照片,但偶尔也会汹涌澎湃,就像2008年席卷整个青藏高原的大规模抗议,或者是最近接连不断的自焚事件。 自焚事件应该理解为政治抵抗的延续,而不是与过去的彻底决裂。尽管这种抗议形式涉及对自己身体的暴力,它仍在藏族传统政治范畴内,避免伤害统治者,而是寻求提高意识,提醒中国政府和世界,藏族人民面临着日常生活中的危机。在这个地域,国家镇压的确切原因和形式不为外人所知,原因很简单 —— 中国政府不允许独立的新闻媒体,研究员或观察员介入。有限的信息暗示多种因素的组合,包括过度执行强硬政策,封锁表达异议的各种途径,和生活的各个方面极端安全管理。 对藏族人而言,达赖喇嘛是一位宗教领袖,一位圣人。他是藏民族的象征。中国政府持续不断攻击达赖喇嘛,被藏族人视为轻蔑藏族生活方式,不尊重藏族人民的尊严。现在,如果一个藏人想抗议这种攻击,他有什么渠道吗?因此,在一个高度压抑的体制下,藏人绝望地想要突出他们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这两者制造了自焚事件发生的爆炸性气候。但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因素 —— 在一个迅速变化的社会背景中,自焚成为一个可以接受的做法,自焚者被视为烈士。在当前的背景下,除非中国统治方式发生改变,举行自焚抗议的人越多,就会有越多的人以同样对方式走上街头,显示团结。 为了应对新的抗议事件,防止该地区的信息传播,中国政府似乎要实施更严厉的安全制度,当地的悲惨状况会变得更加糟糕。   卡姆纳:该谴责谁? 阿南德博士 :中国是一个大国,由一个复杂的机构网络统治。与通常的迷思相反,中国共产党并非铁板一块,在治理少数民族地区方面,存在多种因素。无论主要问题在于地方官员操之过急,或是北京整体的西藏政策使然,我们无法否认,中国在藏族地区面临着信誉危机。中国惯于指责达赖喇嘛是西藏的所有问题的万恶之源;而这与他们自己的态度自相矛盾,他们否认有任何“西藏问题”,认为藏族是中国伟大祖国的快乐一员,达赖喇嘛只不过是一位无足轻重的人物。 鉴于中国自上而下的系统,人们不禁要问,最高领导层是否听得到对西藏政策的真实评价。一个自由而独立的媒体能够让更多中国人知道西藏发生的悲剧。但是,另一方面,它也有可能煽动一个极端民族主义的反西藏的敌对反应。 卡姆纳:除此之外,藏人还能怎样挑战中国的政策 ? 阿南德博士 :人们很容易接受这一叙述,藏人别无选择,只能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是流亡西藏活动家和他们的支持者传递的主要信息。但这只是全貌的一部分。西藏境内的藏人对中国的态度,从合作到反感态度不一。在中国体制内工作的藏族人并未出卖他们的人民或文化。许多人贡献卓著,以保护藏族宗教和文化的生存。他们被迫以更有创意的方式生存,同时更具颠覆性。在中国境内生活的藏族人,也常常遇到汉族人的种族主义和歧视性做法。在中国不同地区的藏族人不懈地努力,使整个制度更加公平和公正。他们不挑战中国,但是寻求给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带来真正的和谐;这种和谐基于民族尊严,而不是多数民族大家长式的。他们的重点是渐进改变。因此,这种用自焚抗议的激进形式既非必然,也不可取。 让我澄清一下,为什么这是不可取的。一些流亡藏人指出,突尼斯一个年青小贩自焚引发了现政府严重丧失合法性,是为阿拉伯之春肇始。这是一个错误的例子。如果自焚事件引发构成政府执政基础的人群进行道德反省,它可能有一定的重要性。在西藏自焚事件中,由于中国政府审查的所有信息,而汉族人对藏族人的态度从种族沙文主义到大家长主义,很少有中国人将接二连三的死亡事件归咎于中国政府。相反,如果他们得到了有关抗议活动的信息,他们可能会对此感到好奇:他们认为这些藏族人过于笃信宗教,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政府的政策有多么不公平,他们会认为为政治目牺牲生命无法理解。 卡姆纳:你对达赖喇嘛对自焚事件的回应满意吗 ? 博士阿南德 :达赖喇嘛对自焚事件的立场是明确的。过去,他曾表示过反对。对于最近发生的事件,他重复了他的态度;但到目前为止,达赖喇嘛避免敦促境内藏人不要放弃他们的生命。(译注,就在此文发表之时,达赖喇嘛在接受 BBC采访 中指出,他不鼓励喇嘛自焚的举动,质疑自焚没什么用。)这是可以理解的的,如果他做此呼吁,那些非常尊重他的激进活动家会深受打击。我们应当看到,达赖喇嘛力主中间道路,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但是迄今为止未能取得任何具体成果。即使他这样呼吁,而自焚事件就此停止,中国政府将声称,这是达赖喇嘛在背后策划一切的铁证。而如果自焚事件继续,北京会说,这证明达赖喇嘛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就个人而言,我已公开表示,即使冒着疏远追随者的风险,藏传佛教领袖们义不容辞,应当请求藏人,不要采取这种危险的牺牲方式。这是令人振奋的是,我们看到噶玛巴敦促藏人,如果藏人放弃生命,斗争将无法继续。因此,噶玛巴只不过是公开说明了达赖喇嘛的一贯立场。因为两者的观点相近,媒体应停止渲染两位高级流亡宗教领袖之间的差别。如果这种抗议形式继续,达赖喇嘛应重新思考何者更加重要:是尽快劝阻他的追随者放弃自己的生命,还是强调这一苦难的原因 – 中国的高压政策。这些抗议拷问着流亡社区。由于中国的政策有可能会更加严厉,如果运动的目标不是玉石俱焚,而是西藏人民的未来,自焚抗议是否有效? 卡姆纳:中国应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西藏自焚事件? 阿南德博士 :首先,中国必须承认,假装西藏没有问题是站不住脚的。然后,北京应该思考,在半个多世纪的所谓“民主改革”后,为什么尊重和崇敬达赖喇嘛的藏人与日俱增?那些生长在中国体制下的年轻藏人,往往对这个制度更加疏远。为什么?这是因为,虽然就绝对数字而言,他们可能看到中国统治带来了经济利益;但是相对于其他族群,他们觉得被歧视。更重要的是,如果人们感到尊严被践踏,金钱和经济发展买不到藏人的忠诚。如果中国政府开始与达赖喇嘛进行真诚的谈判,并努力让他回归故土,中国将会看到藏族人对北京的态度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而在此之前,少一些安全和监控,多一些同情和理解,可能会对局面有所帮助。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译者 | 《卫报》 :如果不改变威权制度,中国将崩溃

核心提示:本次动车相撞事故和后来如雪崩般出现的评论说明,处于技术前沿的知识型经济系统无法与一党制国家兼容。 原文: China will implode if it doesn’t change its authoritarian ways 作者:Will Hutton 发表:2011年7月31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如果没有人的安全,这样的速度我们要不要?我们能不能住一套屹立不倒的楼房?能不能走一条不会塌陷的大陆?能不能坐一趟安全抵达的列车?是否在发生这样重大事故的时候,我们能不要匆忙掩埋列车?能不能给人民提供基本的安全感?” 当中国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播胆敢在有着堪称世界最高标准的审查和宣传制度的电视台上说出以上话语的时候,你就知道有一些深刻的变化已近在眉睫。(译注①:制作播出这段话的CCTV前制片人王青雷已被停职。)但这还不仅仅在评论上周末发生在温州郊区的那场动车相撞事故——这场由两辆高速列车相撞的灾难造成了39人死亡和约190人受伤,对此举国震惊;这更是对共产党又一次试图掩盖整个事件而激起的群情激愤的抗议。 来自中宣部的官方指令勒令记者不许“调查事故的起因”或“质疑”官方说法——这起事故是由雷电造成的。列车残骸被迅速掩埋从而避免任何调查。赔偿要求最开始被官方拒绝。毕竟,这个党的合法性来自它能够提供高速发展、工作和现代化,而高铁网络是这些宣称得以成立的支柱之一。这场撞车惨剧还是不能挑战任何这种精心编构的理论,这可是重中之重。 然而这项指令被忽略了。邱启明(音)在中央电视台说的这些话在中国的博客、社交网站、和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上带着更多的愤怒被转述。这些微博从最初的撞车惨剧本身,和对[救援]乱象的抱怨开始,然后继续扩散。“利益集团和地方政府已把他们的欲望置于整个社会之上”,赵楚发的微博这么说,“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只有一个结局——猖獗的恐怖活动和血腥的街头暴力。” 另一则微博说:“整个铁道部应该被关闭,这是腐败的温床”在邹永华(音)的博客中写道,“难道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相信中国式的垃圾科学发展和高速铁路的研发是世界第一?没有一个正常人相信这个,悲哀的是党在自食其果。” 这只是自上周六灾难发生以后出现的雪崩一般的评论——多达1200万这样的发言,并且还在迅速增加——中的一小部分。虽然发言者基本上都小心翼翼的在直接彻底的批评党这条红线前止步——所有人都知道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人权活动家艾未未的入狱——任何敢于跨越这条红线的人都面临着事关自己职业和自由的巨大风险。但当党的喉舌《人民日报》也宣称中国不能再生产“带血”的GDP之后,雷池被跨过了。(译注②:原文是“渡过卢比孔河”Crossing The Lubikon。这是一句很流行的成语,意为“破釜沉舟”。这个习语源自于前49年,恺撒破除将领不得带兵渡过卢比孔河的禁忌,带兵进军罗马与格奈乌斯・庞培展开内战,并最终获胜的典故。) 党的每一份子都知道,党的第一反应错了,并且随后知道现在其合法性取决于尽快展现出它是站在人民这一边的。突然之间,赔偿要求被接受并被慷慨地支付。此时打击评论会变成错上加错,因为博主们抓住了这一次开放的机会,即使他们都知道有风险存在。他们甚至敢嘲笑总理“温爷爷”是中国最好的演员,他声称自己病了,所以不能像2008年迅速赶到震区那样赶到铁路灾难现场。撞车灾难发生24小时之后他以很好的健康状态会见日本经贸代表团的图片被翻了出来。互联网提供的是一种即使是中国威权政府也不能控制的工具。 一些在北京的律师曾经告诉我,让我记忆深刻:中国,是一个等待爆发的火山。对于那些不熟悉这个国家的人而言很难理解:大规模腐败、资本浪费、难以置信的低效、无处不在的党以及对阶层社会的服从就是今天的中国。自邓小平开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以来,中国的大众为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现在被广泛传播和日益被认同的观点是这个威权模型必须改变,每一次灾难都生动地加强了这一观点。 铁道部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是一个国中之国,制定自己的规则,通过自己打磨的腐败的层级体系来要求毋庸置喙的服从。铁道部负责到2020年要建成9,000公里的高铁网络,并声称研发出了比日本和欧洲更优秀的本土高铁技术。铁道部使用了所有为人熟知的杠杆来实现这一任务。巨量的来自国有银行的资金被贷给了这一部门,投入到这一项目,实际上是无息的。技术则是从国外盗窃而来。安全性排在产能和效率两大需求之后:要快速低建设高铁,创造足够的工作,并可以吹嘘中国的高铁技术比别家的更便宜。 为了赢得众多的合同,官员们需要意思意思。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整个高铁计划的设计师,他在二月份被停职并接受腐败调查。同时也没有任何公开的系统来检测这项技术是否真正能够正常工作。它没有任何的系统故障备份,因为一旦出错,也没有任何关于问责和处罚的制度。直到现在这项系统已经交付使用,这是唯一的借口。然而日本的子弹头列车已经零伤亡运行近50年了。中国仅仅只有4年历史的高铁则已经背上了39条人命的代价。 它已建成的10,000公里高铁网络的创收要靠满员运行才能足够经济。但是没有人信任这项技术或者官员们运行这个系统的整体能力。政府承诺全面调查,也没有人对这样一种简单的弥补抱有任何信心。中国正在发现:一个处在技术前沿的复杂的知识经济体与一个专制的一党制国家不兼容。 我们被辩护者无数次告知,中国不一样。欧洲启蒙运动的价值观——宽容、有益的异议、法制、言论自由、多元化——这里都不需要。温州事件则是一次苦涩的提醒,人类的痛苦和对问责制的要求是普世性的。此外,这些也是运转良好的经济与社会的重要基础。会出现“中国之春”的,而且会比任何人预期的来得更早。 相关阅读: “译者”的“ 动车相撞专题 ”正在筹备多角度的评论专版,并请读者投票,敬请期待。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阅读更多

《博讯》评选出“2010华人百名公共知识分子

而当你为国、为民勇敢地探求真相与真理的时候,你就是成了一位“独立的公共知识分子”。这里已经说到了“四识”,在几十万上百万华人知识分子中,能够达到这“ 四识”的,已经凤毛麟角了,那么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识”:那就是“赏识”。学会欣赏他人,拥有包容的心,是中国知识分子普遍缺乏的。也是让中国公共知识分子能够升华的关键所在。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