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观察

美国之音 | 中国网络观察:40年变与不变

华盛顿 — 40年在世界文明史上不算很长,甚至可以说是短短一瞬间。但40年又是两代人的时间,也不能算短。在技术进步毫不夸张地说是日新月异的今天,40年几乎等于是永恒。   在这不长不短的40年里,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变化?究竟有什么没有变化?   中国对美国相隔40年发生的有关政府监控的争议所作出的反应,或许是观察中国的一个有趣的窗口。   *毛泽东与尼克松*   40年前,也就是在1973年,美国共和党籍的尼克松总统的行政当局在民主党设在水门公寓的竞选总部非法安装窃听器的丑闻曝光。   当时以毛泽东为首的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当局对尼克松行政当局进行非法窃听的行为没有任何正式的官方评论。毛泽东本人则在会晤到北京访问的外国客人时表示,尼克松行政当局的所谓窃听电话不值得一提。   行政当局执法犯法,进行非法电话窃听,在美国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事情。以《华盛顿邮报》为先锋的美国媒体穷追不舍,奋力挖掘追查,最终导致面临国会弹劾的尼克松辞去总统职务。尼克松由此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被迫辞职的总统。   40年前,美国公众、美国媒体所争议的行政当局执法犯法问题在中国是一个禁忌话题。因此,中共当局在中国也为尼克松打掩护。中共当局控制下公开发售或订阅的报纸对尼克松当局涉嫌犯法的问题不置一词。   与此同时,中共的宣传机构新华社出版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在40年前也只是有限地选摘美国报纸有关水门丑闻动态发展以及尼克松如何应对媒体追究、最后不得不辞职的花絮报道。但《参考消息》非常小心谨慎地屏蔽了当时美国社会和媒体的最大争议问题,这就是尼克松行政当局涉嫌执法犯法的问题。   *斯诺登与今日中国*   40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毛泽东在1976年死去,中国人获得了在毛泽东时代不可想象的自由,中国也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网民大国、首屈一指的智能手机用户大国,中国人的消息、信息来源似乎比40年前丰富了很多。   然而,中国40年有巨大的变化,但显然也有巨大的不变化。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泄漏美国奥巴马行政当局实行电话和互联网大规模监控的秘密项目在中国引起的反应显示,中国在过去40年里也有明显的恒定不变的一面。   跟40年前一样,中国还是中共执政,而且中共跟40年前一样依然声称要执政千秋万代。   跟40年前一样,中共控制的媒体非常小心谨慎地屏蔽了美国社会、美国媒体的最大争议问题,这就是奥巴马行政当局天罗地网般的监控项目是否违法?有关的法律,即外国情报监控法是否已经失效或失控?   最有趣的是,中共中央机关报《 人民日报 》发表对斯诺登事件重要署名评论,表示“中国不愿掺和别家烂事”。   据美国的中国新闻网刊《中国数字时代》报道,负责统御中国舆论的中共中央宣传部甚至下达指示,要求中国媒体和新媒体“不转,不评,不自采有关斯诺登出卖中情局的报道;各网站已发报道要删除…。”   *互联网时代不互联*   美国人热议的政府是否执法犯法的问题,在40年前的中国是一个禁忌问题,在今天的中国显然依然是一个禁忌问题。   由于这样的禁忌存在,中国主流媒体对斯诺登的报道就跟40年前对尼克松的报道一样,主要是言不及义的花絮(如斯诺登的工资、学历,斯诺登的逃跑路径和去向,等等),好像是中国的公众依然不关心甚至是不懂得斯诺登在美国引起的争议,即政府权力应当有什么限制?应当有多大限制?如何确保政府的权力不侵害美国人的权利?   显然,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中国公众和美国公众依然不能在思想上互联。   当然,40年后的今天,由于有了互联网,中国人的言论自由还是有所扩大,如下面这一则在中国互联网上热传的微博贴所显示的:   “斯诺登称,美国已窃取百万计中国人短信内容。据扯,其数据分析结果如下:35%是拜年祝福语,25%是商业广告,30%是办假证、贷款、复制手机卡监听等垃圾信息。奥巴马绝望地问:那剩下的10%一定是重要内容了?美情报局长:报告总统,剩下的10%是各种色彩的(黄)段子。”   40年来,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参政、议政的自由到底有多少进步?   40年是两代人的时间。在科学技术进步日新月异的今天,40年几乎等于是永恒。 =========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 “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题报道的支持、鼓励、批评、 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单,“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另外,我也会不定期地推出“美国热点”专题报道,为各位报道美国的热门话题新闻。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诸位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需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达。 诸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还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意见、批评。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 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 //t.qq.com /voaqizhifeng。另外,我的推特网址是,https://twitter.com/qizhifeng1。我们保持联系!谢谢。)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中国网络观察:有趣的陈光诚

华盛顿 — 来自中国山东临沂东师古村的盲人陈光诚可以说是全中国和全世界的有趣人物,甚至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有趣人物。   说陈光诚有趣,首先是因为他是一个盲人,但他克服困难学习法律,学会了法律,并帮助邻里乡亲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   由于陈光诚,本来一般中国人,甚至一般山东人都不了解、不熟悉、不知道的“东师古”也变得名声显赫,闻名全球,成为世界媒体当中一个著名的地名。   *中国特色,中国盲人*   盲人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学有成就,奉献社会,服务社区,这对一个盲人个人和家人来说,对他所在的社会和社区来说,或许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但假如放眼世界,放眼国际社会,这种在一般人看来了不起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没什么了不起。这种事情世界各国各个时代都有。古希腊史诗集大成者、西方文学的鼻祖荷马就是一个盲人。因此当今中国的盲人陈光诚没什么了不起。   众所周知,现代美国也曾经出产一位盲人和聋哑人海伦·凯勒(1880-1968)。海伦·凯勒通过自己艰苦卓绝的努力,硬是学会了说话和写作,并且上了哈佛大学,而且哈佛大学毕业,著书立说,奉献社会,为全世界残障人树立了努力奋斗获取成功的楷模。   然而,中国是一个了不起的具有特色的国家。生在长在中国的盲人陈光诚的奋斗经历也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中国特色,从而使他的成就、至少是使他艰苦奋斗的动人色彩或力量大有超过海伦·凯勒的势头,成为令国际社会叹为观止的故事。   陈光诚的故事为什么会令国际社会叹为观止呢?   这个问题的简单、简化、简明、简洁、直截的答案是:海伦·凯勒的成名在很大程度上是仰仗着她所在的国家、社会、社区给她提供了全面的支持;但陈光诚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山东临沂地方政府对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不是支持鼓励,甚至也不是置之不理,不帮忙也不干涉,而是千方百计地给予打击。临沂政府打击的手段包括判刑和调动流氓打手暴力围困下的软禁。中国公民和外国记者前去探望这位中国法律上的自由公民,一律遭到所谓的身份不明的流氓的威胁和殴打。   对光天化日之下、国际社会众目睽睽之下的流氓行径,山东临沂警方和地方政府和中国中央政府不管不问。对陈光诚本人及家人和中国公民、国际新闻媒体的报警,中国地方当局和中央政府置之不理,让那些所谓的身份不明的流氓可以继续保持身份不明,可以继续放肆地践踏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基本人权和人身安全。   有了这样的巨大反差,海伦·凯勒和陈光诚到底哪一位克服的困难更大,取得的成就更大,就变成了一个让人一言难尽、让人难以判定答案的问题了。   不过,一般人的猜想是,假如让已故的海伦·凯勒死而复生,让海伦·凯勒对自己和陈光诚到底哪一个成就更大做一个评估,十之八九海伦·凯勒会说,恐怕还是陈光诚的成就更大。   无论如何,陈光诚的成就是无可争辩、不可否认的。   同样无可争辩、不可否认的是,陈光诚之所以取得了如此惊人、动人、感人、催人泪下的成就,是跟山东临沂地方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的大力“帮助”或“炒作”分不开的。当今中国成就了陈光诚,使他成为世界文明史上可以跟荷马和海伦·凯勒并驾齐驱的名人。   *有趣的中国,有趣的环球*   让国际社会、世界媒体感到最有趣的是,在盲人陈光诚遭到法律构陷、在冤狱之后再遭受地方政府雇佣的流氓打手的非法拘禁和经常性殴打、其家人也因他而时常遭受殴打之际,中国成千上万的媒体机构对全世界都议论纷纷的陈光诚困境保持了整齐一致的集体沉默,不报道,不评论。   在陈光诚经过丝毫不亚于荷马史诗所描述的那些辗转和挫折,逃脱流氓打手的重围逃到北京,再同家人会合一起来到美国纽约大学就学一年之后,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 环球时报 》6月20日发表了高调的署名评论,题目是:“陈光诚需主动跳出筹码的尴尬位置。”   《环球时报》署名单仁平的评论说:   “陈光诚在纽约大学一年的逗留期已满,纽大要求他在本月底离开。中国有些‘异见人士’以为去了美国就会被当成宝贝‘供起来’,这是误解。出走国外的‘异见人士’会发现,他们在被西方社会‘一次性消费’后,可继续利用的价值不断降低。”   平心而论,《环球时报》是一份有趣的报纸。《环球时报》的这种评论更是有趣的评论。但更为有趣的显然是中国网民对《环球时报》评论的评论 (以下网民评论皆摘自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   @名曰奕衛:环报是在警告吗?与其被地方黑势力关禁闭一辈子,还不如这样。一个盲人对社会能有多大危害?不知道反省,还写这种毫无廉耻,毫无人性的文章。环球时报真是这世界上仅次于人民日报而最无耻的媒体了。   @WuTaoqing:环球时报这意思是不是(陈光诚)就应该呆在家里继续被软禁?没事让人打一打?亲友莫须有地锒铛入狱?女儿上学还要领导大发慈悲?你一叼盘子的,好意思觍着脸来告诉别人盘子应该怎么叼?   (注:这位网民所说的“亲友莫须有地锒铛入狱,”显然是指陈光诚出逃之后,山东临沂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的侄儿陈克贵抓起来判刑;“女儿上学还要领导大发慈悲,”显然是指陈光诚在山东期间,地方当局为了打压他而禁止他的女儿上学,最后,在全国网友的强烈要求和国际社会的密集关注之下,山东临沂当局才勉强让陈光诚的女儿每天在几个大汉的看押下去上学;“叼盘子,”现代汉语成语典故,指许多当今中国网民认为《环球时报》是中共当局的寻回犬,当局随便扔出任何一种歪理邪说,《环球时报》都会将歪理邪说说成是义正词严的正理,如同寻回犬总是能把主人随意扔出的飞盘叼回来。)   *《环球时报》自取其辱*   在这微博时代,面对《环球时报》洋洋洒洒、逻辑怪异的陈光诚评论,中国的网民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微博的短小轻快的特点,给予《环球时报》针锋相对、短刀相接、刀刀见血的反驳:   @撒野的光粒子:(陈光诚被迫去国)归根结底就是共产党容不下不同的意见。 @上帝很可爱:环球时报可以被多次消费吗? @你好小俊:环球时报可以多次消费,重复利用叼盘子技巧   @火样流年:聪明的都不走,知道在哪里对他们才有意义,才捞得多。   (注:中国公众和网民普遍认为,中国执政党和官员普遍贪污,他们对当今中国质量也有许多不满,有机会就把家小和财产细软转移到他们时常攻击的西方国家;但他们选择自己暂时不离开中国,以便贪污更多的钱财。) @韭菜盒子卷大葱:有多少人知道他(陈光诚)当初为什么出走么?(中国)媒体敢报么? @亚茉莉:哈哈,(既然《环球时报》说陈光诚在美国如今如此不堪,这)充分说明人家不是境外势力操纵的啊   @梦醒方知是客身:就算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度流落街头,也好过依靠权力的阳具“消费”度日,这有什么难理解的?   (注:“依靠权力的阳具”,显然是一语双关的暗喻说法—在中国目前普遍存在中共及其政府官员依靠权力养小蜜、二奶、小三、获得性满足的现象,这里的比喻明显是指《环球时报》以满足权力阳具的需求为荣,为消费和生计的来源,为骄傲和自夸的资本。)   《环球时报》对陈光诚的评论也在中国网民当中引起了辩论。从目前各种迹象来看,这种辩论显然不利于《环球时报》所力图维护和赞美的中共当局:   @dhh520520:挺同情他(陈光诚)在美国的遭遇尴尬,希望他回国,在国内睁着眼睛看中国。做一个跳出棋盘的棋子,而不是做别人的一颗棋子和随时可弃的弃子。 @寒武纪的冰河:回国?再被关在乡下农村虐待?网友再去看望然后鼻青脸肿的回来?天朝政府全体官员都知道美国好,送子女去美国,人家怎么不知道美国比打手林立的东尸骨(东师古)村好?为什么要回来?   *《环球时报》给习近平惹麻烦*   在这里应当特别指出,《环球时报》对盲人陈光诚现状的嘲讽,在一般信奉普世价值观、信奉普世善恶观的人看来是很成问题的。   但中国也有人表示支持环球时报对陈光诚的嘲讽,认为陈光诚到美国去现在碰壁了。   有中国网民就此评论道:   @寒武纪的冰河:呸,在国外碰壁?我要是被走狗们关起来虐待,谁送(我)到美国大学去碰壁啊?我想问问习近平的女儿如何才能去美国念碰壁大学,哈哈哈哈,你真是笑死我了   众所周知,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女儿也在美国读了大学。显然,《环球时报》对陈光诚的嘲讽也给习近平及其女儿招惹了麻烦和嘲弄。   今年早些时候,中共在香港办的《大公报》和中共权威的宣传机关新华社先是高调吹捧习近平在北京微服乘坐出租车,然后再发表报道和检讨说那则新闻是假新闻。新华社和《大公报》的做法导致习近平成为中国国内外的笑柄。   如今,《环球时报》的评论又大有将习近平连同其女儿再次塑造为一个笑柄或半个笑柄(或一个半笑柄)的势头。   据在北京的异议资深记者高瑜报道,习近平先前给新华社和《大公报》一个四字评价,“一蠢、再蠢。”现在还不清楚习近平是否给予了《环球时报》什么评价。   毫无疑问,陈光诚是有趣的。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陈光诚有趣是因为造就他的当今中国、和评论他的中国《环球时报》有趣。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中国网络观察:拍马屁危险

华盛顿 — 为当权者说话帮腔,说好话吹捧当权者,或揣摩当权者的意思替当权者说出当权者一时不便公开说或大声说的话,这种行为在中国俗称“拍马屁”。   退回去20年或30年,在中国,拍马屁的危险是零或接近于零。拍马屁的人无论怎样胡说八道,中国公众也无法反击或抨击,顶多是私下的腹诽,或对天长叹。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尤其是近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唾手可得社交媒体的兴起,形势显然发生了变化。   *令人慨叹的“进步”*   公平地说,可以尽情地私下腹诽或对天长叹,应当算是体现出在过去的20年或30年里当代中国政治取得了伟大的、长足的、惊人的进步。   要是再退回去40年或50年,中国公众对拍马屁的人只能是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对家人言。否则,便会落得个家破人亡、或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中国上百万的所谓“右派”及其家属的教训摆在那里,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足够有力的威慑。   所谓的“右派”只是在1957年响应中国执政党共产党铁腕独裁者毛泽东的号召给中共提意见的人。在他们提出了意见之后,毛泽东随即对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进行了无情的打击。打击方式包括监禁、流放、株连、剥夺工作、剥夺生计、跨代迫害,等等等等。   毛泽东死后,中共历任当局坚持毛泽东的既定路线。“右派分子”及其家属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当局的任何赔偿或道歉,甚至“反右运动”的历史研究也受到中共当局的严厉禁止。   一般人认为,中共政权的这种做法是耍赖。   但也有人认为,中共政权的这种做法是持续的、含蓄的、毫不含糊的示威,其目的或意图是警告反对派: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不合理的期望,不要期望坚持实行独裁的中共会变得喜欢讲理。   *危险的前车之鉴*   然而,夏草青青,冬雪皑皑,物换星移,光阴荏苒,风水流转,世事无常。拍马屁者只赚不赔的黄金时代如今貌似已经过去。或者,至少好像是已经进入尾声。   换句话说就是,进入互联网时代,被公众认为是拍马屁的人要面临一种真正的危险了。   例如,中国军队的张召忠将军被认为是为伊拉克的萨达姆、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亚的卡扎菲等独裁者唱赞歌,为中国的一党专制独裁制度拍马屁。   张将军拍马屁的结果是中国公众赠送他一个“乌鸦嘴”的称号,因为他支持哪个独裁者,哪个独裁者就要完蛋。如今,张将军走到哪里都摆脱不掉这个“乌鸦嘴”的称号。   尽管张将军反复表示,他不在意、不惧怕来自中国公众和网民的强烈批评或抨击,但从各种可见的迹象来看,张将军还是在乎的。   张将军开设新浪微博很长时间,至今只发布了一条只有四个字( “中国崛起”)的微博,就被许多观察家认为他并不像他所声言的那样不在乎批评或抨击。   *社交媒体伴随危险*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达,中国公众的发言力进一步增强,被认为是拍北京政权马屁的人又必须面临双重危险了。所谓的双重危险是指,拍马屁的人不但要面临公众抨击、挖苦、嘲弄、捉弄、玩弄、戏弄、调笑、哄笑、嘲笑,而且也要面临被当权者转身打嘴巴的危险。   不用说,被当权者打了嘴巴之后,拍马屁的人会收获来自公众更多的抨击、挖苦、嘲弄、捉弄、玩弄、戏弄、调笑、哄笑、嘲笑。   目前在很多观察家看来,人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的 石毓智教授目前就深陷这种双重危险之中。   石毓智教授先前写出《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这样的文章, 被中国公众认为是拍北京当局的马屁,因为那时候北京当局反复表示,要警惕美国敌对势力利用美国文化来渗透和瓦解中共统治。   在中国国家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跟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谈并公开表示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之后, 石毓智教授又紧急发表题为《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相通点》的文章。   石毓智 随后再发表微博为自己辩护说:   @ 石毓智:写《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相通点》这种文章,不仅需要智慧勇气,还必须有特殊的国际经历。任何一个不同意拙文观点者,欢迎理性来讨论,不要张嘴就是讽刺挖苦甚至喷粪。查一下“谷歌学术”和《中国知网》便知本人的学术造诣。平静交流,对你有好处。   石教授还发表微博说,他毕业于美国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师从著名导师,并获得博士学位;他曾经在大学教过两年逻辑学,说话不会前后矛盾。   然而,压倒多数的中国网民显然不买石教授的帐。有人更是抱怨石教授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逻辑学功底深厚,但到了关键时刻却显示出他连基本的逻辑学都玩不转―――看客急于看他拿出逻辑证据证明 他前后明显矛盾的两篇文章如何不矛盾。他不拿证据,却顾左右而言他,大吹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大晒自己的学历和学位,好像智慧勇气加学历学位足以弥补逻辑漏洞。   * 对石教授的评论 *   总而言之,占压倒多数的中国网民不认为 石毓智 教授有什么智慧或勇气,而是认为他只有高升到愚蠢境界的狡猾,和彻头彻尾的卑鄙。   这种对石教授不屑的观点和情绪,可以用中国微博名人五岳散人来代表:   @五岳散人: 石毓智 教授,对于你那种应景舔菊文、摇尾希宠术我是完全懒得剖析的。我说过,洒家不会在妓院里弹钢琴,不会在粪坑边踩蛆,多少要保持一点正常人的尊严。所以,洒家只是指出你两篇文章发表的时间点,都是高层发出某些信号之后而为之就足够了,就像我指出某动物叼飞盘即可,管它是萨宾还是京巴。   鉴于新闻是历史的初稿,不妨在本篇初稿中给五岳散人的微博发言做四点注解,以便后人以及现在正在学习汉语的人可以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1)“应景”,显然是指“揣摩迎合当局的心思”;“舔菊”,显然是来自日本AV录像说明文的说法,菊 = 肛门;   2)“洒家”,中国旧时出家做和尚的人的自称;中国文学当中人们耳熟能详的以“洒家”自称的典型人物是小说《水浒传》当中不拘礼节、豪爽耿直、嫉恶如仇的和尚鲁智深;   3)“两篇文章发表的时间点,都是高层发出某些信号之后”,中国问题观察家普遍认为,石教授先前发表 《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是在中共高层发出明显信号表示要与美国梦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之后;石教授再发表《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相通点》,是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美国声言中国梦和美国梦相通之后;   4 )“ 某动物叼飞盘”,由于遗传特质的原因,拉布拉多寻回犬(Labrador retriever)或金毛寻回犬(golden retriever)可以把主人扔出去的飞盘叼回来;不管主人扔多少次,不管主人把飞盘扔得多远,这两种犬都可以把飞盘叼回来;目前,成千上万的中国公众和网民认为,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就是中共当局的一条寻回犬,因为无论中共当局扔出什么骇人听闻的歪理,胡锡进都能设法将歪理说得好像是正理。   *拍马屁双重危险*   各路的许多观察家认为,像 石毓智 教授这样愿意为北京当局说话的人如今面临双重的危险。   这种危险首先是成为公众笑料的危险,然后是被北京当局打嘴巴的危险,因为当局认为这样的拍马屁不是帮忙而是添乱。这些拍马屁的人不但徒然让自己成为公众的娱乐和笑料,也顺带把当局领导人化作笑柄。   在观察家们看来,石教授先前关于中国梦跟美国梦截然不同甚至水火不容的文章得到中国官方主流媒体的莫名其妙的高调发表,这显然是给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布下一个陷阱,布置了一圈套,或下了一条绊马索。   于是,习近平再发表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讲话便被普遍认为是狠狠地搧了石教授的耳光,也是搧了发表石教授文章的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网站人民网的耳光。   但在许多研究中国当代史的人看来, 石毓智 教授被北京的当局扇耳光并非是北京当局搧拍马屁者耳光的首例,甚至也不是搧得最凶狠、最不给面子的一例。   早些时候,中共在香港办的《大公报》发表习近平微服在北京叫出租车、与出租车司机大谈治国理想和前途光明的拍马屁报道,遭到习近平当局痛斥。《大公报》被迫发表自打嘴巴的声明,说那篇报道是虚假不实的报道。   据中国著名的异议记者高瑜报道,《大公报》和中共权威宣传机构新华社声明《大公报》先前的报道是虚假新闻,导致习近平更加生气,并导致他怒气冲冲地赠送《大公报》和新华社四字箴言―――“一蠢再蠢。”   相对而言,或许是因为沾了人在新加坡、可以不受中共当局直接管辖的便宜,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 石毓智 的境遇还算是好多了。至少,他不需要立即自打嘴巴,不需要直白地承认自己先前发表的文章是胡说八道,尽管他现在说自己先前的文章不是胡说八道也没有多少人肯相信。   *拍马屁者何去何从*   石教授不需要立即自打嘴巴,从而避免了最难堪的局面。但石教授的《 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 》显然给习近平当局造成了麻烦,至少是跟习近平当局直接控制的《人民日报》人民网造成了麻烦和难堪。   现在观察家们感到好奇的是,北京当局对既能拍马屁也能下绊马索的人将怎么办。是跟他们建立更密切的联系,给他们提供更详细的拍马屁写作提纲或指南,以便让他们尽量避免给“党和国家领导人”下套子、布陷阱?还是让拍马屁者继续承担双重的风险?   公平地说,中国当局接受拍马屁也有危险。这种危险就是拍马屁者成为公众笑柄,也使当局成为笑柄。   在今天的中国微博上流传一则微博贴,就把拍马屁者和中国当局一锅烩,将两者双双变成一块笑料,一个笑话,一个调侃的段子: @ 陈淮 : 5 月 23 日有高人在主流媒体上撰文,力证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七大本质区别,断言 “ 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不同是必然的 ” ; “ 中国梦是根据 ‘ 中国脚 ’ 量身定做的 ‘ 一双鞋 ’” 。 6 月 7 日,习总面对中美记者强调, “ 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 ” 。信谁的好呢?古诗名句: “ 踏花归来马蹄香 ” 。原来此句确有用到的场合啊。 由此看来,拍马屁确实是很危险。   拍马屁对施拍者如今意味着双重的危险,也对受拍者意味着实在的危险。显然,石毓智教授和习近平国家主席如今都在各自品味品尝、反刍咀嚼这种危险。   政治的运作如何屏除拍马屁,这对任何政体来说都是难题。   显然,对中国这样的非民主政体来说尤其是大难题。 ================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 “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栏的支持、鼓励、批评、 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单,“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诸位读者和观 众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需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达。 诸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还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意见、批评。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 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 //t.qq.com /voaqizhifeng。另外,我的推特网址是,https://twitter.com/qizhifeng1。我们保持联系!谢谢。)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 1
  • ……
  • 4
  • 5
  • 6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