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場

每年數百億基建未治水 61年最強暴雨北京癱瘓37死

救援人員打救被大水困在廣渠門橋下的私家車,但車內司機最終證實不治。北京這場暴雨最少致37人死亡。 民眾互相攙扶着涉水逃離受浸地區。新華社 救援人員從一輛如置身汪洋中的雙層巴士救出被困乘客。新華社 多輛私家車泡在水中,狀如浮舟。新華社 大水退後,馬路又成曬車場。新華社 一場61年罕見大暴雨,令首都北京陷於災難。暴雨致37人死亡,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副指揮、市水務局副局長潘安君則透露,相關傷亡正在核實中,「數據將會很沉痛」。全城近百處水浸,交通中斷,5萬居民要疏散,8萬人被困機場。市民互助互救,但部份商戶坐地起價。原來百多元(人民幣.下同)一晚旅館,加至2,160元;交警對避水停泊車輛狂抄牌。市民痛批當局連下水道都搞不好,「如何建設文明首都」? 前日下午至昨凌晨,北京全市錄得平均降雨量164毫米,官方聲稱為1951年有完整氣象記錄以來最大降雨量,創61年紀錄。北京氣象台為此發佈有史以來首個暴雨橙色預警。暴雨已知導致至少37人死亡,全市近百處水浸,部份地方積水達兩米半以上,最深達四米;近百條道路中斷,二環、三環交通全部中斷。當局緊急疏散5.6萬人。 旅館加價 交警無情開罰單 死亡37人中,包括一名公安派出所長,當局指他是在救援時被電線擊中身亡。有兩兒童在地下室被水浸致死。另一死者為34歲男子,他前晚駕車經廣渠門橋下時被水浸,竟無棄車逃命,被困車中,救援人員破窗將他拖出,已證實死亡。據報道,全市有約近萬車輛被水浸,不少車輛在水上飄浮如舟。 受災最嚴重是房山區,12個鄉鎮交通中斷,6個鄉鎮手機和固網訊號中斷,並發生多宗山泥傾瀉,造成一傷一失蹤。另有消息指地鐵六號線塌方,官方未有證實,但不少地鐵站大水倒灌,狀如瀑布,蔚成一景。火車京廣線一度中斷。全市受災面積1.6萬平方公里,受災人口190萬。 暴雨冲去北京「文明之都」外表,顯出醜陋一面。部份商戶坐地起價大發橫財,三元橋某旅館原本百多元一晚房租,前晚加價到2,160元;的士從首都機場到市區原本車資不到100元,部份司機漫天開價要400元。不少車主因暴雨將座駕暫棄路邊,被交警狂貼罰單,惹起眾怒,當局昨晚緊急宣佈罰單一律不算。 「市領導應辭職謝罪」 有北京媒體人透露,災難臨頭,當局反應遲緩,市委書記郭金龍直到昨晨才開會搶險。宣傳部門則忙着下禁令,禁媒體就水災對政府問責,禁報道地鐵六號線塌方;要媒體宣傳「團結抗災」、「老天無情但人有情」等,令媒體從業者大表不滿。 當局出動7,000交警、1.2萬名搶險人員和600多輛各式車輛救援搶險,市委書記郭金龍昨在電視稱,有信心將水災影響「降到最小」。市民在網上大表不滿,指北京每年都投資數百億進行城市基本建設,但暴雨之下無效,籲「市領導應辭職謝罪」;更有市民指,國家主席胡錦濤是清華水利專業畢業,卻連首都下水道都治不好,「太丟人了!」新浪網/中新社 話你知:京奧3000億基建 排水系統差 北京作為一國之都,歷來都是以「舉國之力」維護建設,近十年因國際盛事頻繁,當局更不惜工本建設美化,由2002年至2006年,北京基建投資2,838億元(人民幣.下同),平均每年逾500億;僅2008年北京奧運會,就耗資3,000億元,其中逾六成用於基本建設。豈料一場暴雨,城市排水系統原形畢露,狀如豆腐渣。難怪此次水災後,不少北京市民質問:幾千億投資連下水道問題都沒能解決,「當官的良心何在?!」《蘋果》資料室 香港 蘋果日報

阅读更多

京城一片汪洋 洗盡奧運鉛華

暴雨突襲北京,奪走數十條人命,全城頓成澤國,市民叫苦連天,巧合的是,這一幕正值倫敦奧運開幕前夕,不禁讓人回想起四年前北京奧運的無限風光。一座能辦「最出色奧運」的大都市,為甚麼在暴雨面前如此不堪一擊?一片汪洋猶如一面鏡子,既照出城市建設外強中乾的軟肋,也照出了為政者好大喜功的醜陋。 罕見暴雨突襲,自然是天災難測,但問題是,如今的北京不是當年的皇城,而是高樓林立,道路縱橫,一片光鮮的國際大都市,說甚麼也應該有防澇抗災的基本能力。難以置信的是,大雨還未停,全市用於抽水的泵站卻因水浸而關閉,水泵站熄火,排水受阻,偌大的北京城只能聽任暴雨肆虐,奧運風采,毀於一旦。 說到北京城市建設,無論規模還是投入,均為神州之冠,光打造奧運城市就花了近千億元。然而,這些用真金白銀堆起來的形象工程,只為官員帶來光彩,卻解決不了老天爺出的難題。一場暴雨令城市排水系統的千瘡百孔暴露無遺,這些年北京修的道路蓋的高樓,難計其數,但排水管鋪了多少,水泵站又建了多少呢? 外強中乾 逢雨就浸 中國的天災總是伴隨着人禍。水淹京城,民怨滔滔,官方媒體急於表示,這是一場「六十一年未遇」的暴雨,其實,「幾十年未遇」算不上極端氣候,一般城市都有能力抗禦。事實上,去年六月北京已遭遇罕見暴雨襲擊,一小時降雨量逾一百毫米,廣泛地區水浸,陸空交通癱瘓。老天爺一年前敲響警鐘,官老爺一年中無所作為,基礎設施幾進寸退尺,如今再成澤國,完全是自食其果。 一場暴雨打殘一座城市,並不是北京的獨有遭遇,而是內地城市集體面對的難題。表面看,大中城市綠化、亮化、香化,花團錦簇,既有大廣場,也有不夜城,其實是虛有其表,弱不禁風。兩年前,廣州為舉辦亞運,耗巨資「穿衣戴帽」,結果水浸羊城,交通癱瘓,幾十萬輛車被淹;幾天前,武漢三鎮水深齊胸。有網民調侃,「去武漢看瀑布,去北京看大海,去廣州學游泳」。 法國文豪雨果說過:「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當今中國城市最脆弱、最無濟於事的就是下水道。城市沒有良心,是因為官員沒有良心,他們愛做表面文章,為了拚政績升官,寧可在公路上貼金鋪銀,寧可將衙門建得媲美白宮,也不肯對下水道加大投入,因為下水道建得再好也看不見。 外面一枝花,裏面豆腐渣,一場暴雨,讓北京洗盡奧運會的鉛華;一場天災,就足以讓崛起大國現出外強中乾的原形。 東方日報

阅读更多

擴大中共政治局委員訪台

李孟洲  中共北京市委於7月初的會議上,選出郭金龍為新任市委書記。郭金龍作為大陸首善之區的黨政「一把手」,依例將在中共「十八大」會上,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屆時,他將是一位「曾經訪問過台灣」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兩岸關係中的缺憾  郭金龍在今年2月,以北京市長身分,率團來台作文化交流之旅,其行腳到達中南部多個縣市,因此他成了台灣的「熟人」,即他熟悉了台灣,而台灣社會對他也不再陌生。郭金龍將來如把這樣的經驗,帶進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對台政策討論中,有助於相關政策「更加貼近現實」。  政治局裡訪問過台灣的委員越多,中共對台政策越不會「誤判」。這當然是好事。  眾所周知,中央政治局是中共最高層的決策平台。大陸對台的大政方針,即是由中共中央政治局拍板決定。可惜,截至目前為止,尚未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在任上」訪問過台灣。甚至,現任的24位政治局委員(除去已辭職的薄熙來),連「上任前曾經訪問過台灣」的記錄都付諸闕如。此乃兩岸關係領域裡的一項缺憾。  這項缺憾,近年曾有至少兩次的彌補契機,一次是和薄熙來有關。原本兼任重慶市委書記的政治局委員薄熙來,於2010年年中促成兩岸在重慶簽署ECFA後,在兩岸關係領域的聲望大增。  據悉當時他頗有意接續帶領重慶團訪問台灣,以創造對台交流的新高潮。如果順利成行,薄熙來就是「史上第一位訪台的現任政治局委員」。然而,此一突破性的訪台構想,已隨著2012年年初薄熙來的涉案倒台,而煙消雲散。  另一次的契機,則是和賈慶林有關。即在2012年1月,馬英九總統連任成功後,有一批兩岸熱心人士積極研議,想促成今年度的「國共論壇」移師台灣舉行,並順理成章地把論壇的陸方首要人士賈慶林請來台灣。賈慶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位階,不僅是委員,更是常委。他一旦順利訪台,則所有政治局委員的訪台都沒問題了。然而,此議後來亦無法實現。今年國共論壇仍循往例,在大陸舉行,地點在哈爾濱市。  訪台有助穩健發展  無論如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訪台,值得兩岸雙方繼續積極去推動落實,因中共高層的決策要員訪台越多,越有助於兩岸關係的穩健發展。所以,即將在「十八大」選出的中共新一屆政治局委員,理當至少要有幾位,於任上訪問台灣,否則就表示未來幾年的兩岸關係,沒有什麼發展,仍在舊的框框裡。  總的看來,未來新一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訪台經驗,是比這一屆委員豐富。如郭金龍之「曾經訪台」者,還會出現若干位。  即近年來率團訪台的大陸多位省市首長中,還有人會在「十八大」成為新任政治局委員。因而下一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裡,有訪台經驗者,應不只郭金龍一人。但更值得期待的,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以「現任」身分訪台。  如能走到這一步,則兩岸最高領導人的互訪會晤,就為時不遠了。  (作者為投資中國信息網社長) 台灣 中國時報

阅读更多

馬浩亮︰暴雨之殤拷問城市良心

又見暴雨,又見嚴重積水,又見水漫汽車,又見淹死人命……為什麼要說「又」呢?因為同樣的場景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在北京,晴天地上堵,雨天地下堵,令首都真正變成了「首堵」;同樣的場景也不是發生在北京一個城市,這幾年來武漢、南昌、成都、廣州、杭州、長沙、重慶等大城市一個個在暴雨中「淪陷」,幾乎無一幸免,一遇強雨便積水成澤國。城市排水管網建設的嚴重滯後,已經成為了中國城市的通病。 台灣作家龍應台曾經寫過︰「所以你開始觀察細節。最好來一場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個小時。如果撐傘了一陣,發覺褲腳雖濕卻不骯髒,交通雖慢卻不堵塞,街道雖滑卻不積水,表示地下排水系統與都市計劃配合得相當密切,這大概就是個先進國家;如果一場大雨使你全身濘泥,汽車輪子陷在路坑里,積水盈尺,店家的茶壺頭梳漂到街心來,小孩在十字路口用窩子撈魚,這大概是個發展中國家。它或許有錢建造高樓大廈,卻還沒有心力發展下水道;高樓大廈看得見,下水道看不見。你要等一場大雨才能看出它的真面目來。」 法國作家雨果也說過一句名言,「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一次次觸目驚心的城市內澇和生命傷逝,無情暴露著中國城市迅猛擴張中的弊端問題與「真面目」,拷問著城市管理者的智慧和良知。 在一座座城市幾小時就變成「東方威尼斯」的時候,江西第二大城市贛州被眾多業內專家和官員譽為城市排水系統最好的城市。而這竟然得益於九百多年前北宋年間修建的下水道「福壽溝」。另一座贏得稱贊的城市是青島,一百多年前德國殖民當局修建的下水管網,時至今日仍讓青島城市民受益。 中央高層一再勉誡各級官員須「常懷為政之德」。而為政之德首要就是知恥。時至今日,中國積累了歷史上最雄厚的財力,與北宋相比邁進了不知幾個量級;擁有了世界第二的經濟總量,已經連續多年超過德國。而我們現在的城市建設還不如千年前的古人,這不僅僅是官員之恥。 城市排水系統之落後,不是資金問題,也不是技術問題,而集中折射了當前許多官員的施政理念與態度。一方面,城市建設只顧面子,不顧里子,熱衷於搞各種形象工程,熱衷於各種容易「出成績」、「見效快」的大項目。另一方面,在經濟增速華麗的數據面前,安於守成,耽於安逸,不願開拓,畏懼困難,考慮的是安安穩穩干完任期,忽視的是扎扎實實打好基礎造福後人。習慣於抱著短視思維,缺乏長遠眼光,缺乏「功成不必在我任期」的胸襟與氣度。因而,外界看到的中國大城市千人一面,同樣的寬馬路、高樓房、如火如荼的圈地蓋房子,卻也同樣的道路擁堵、排水不暢。 在像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如今地上道路與地下管線的排布已經非常密集,要進行改造固然有許多難度,牽涉面廣,需時間長,施工復雜。而正惟其如此,更應該抓緊規劃建設,否則越拖難度越大。若年年出問題,年年都推脫,則今年推明年,萬事成蹉跎。要想真正疏通下水道,先要疏通官員們的思想、思路、腦筋;要想洗淨「城市的良心」,先要洗淨管理者們的良心。中央有關部門恐怕也要認真研究,將「下水道」納入政績考核。這項澤惠萬民、攸關生命的事情,必須抓緊了! 大公報

阅读更多

貴州騷亂2000人圍政府打官員

民眾上街示威,破壞、推翻公安車輛。互聯網 「打倒黑政府!」中共紅色旅遊熱點、有「中國酒都」之稱,共產黨於1935年曾在當地召開遵義會義,確定了毛澤東在中共的領導地位的貴州省遵義仁懷市連續兩日發生騷亂,2,000多民眾不滿鎮政府大量徵地興建酒廠,鎮長侵吞大量徵地賠償,不但上街遊行,而且衝入鎮政府進行破壞,當局調派大量公安到場戒備。 事發於遵義仁懷市壇廠鎮,當地民眾前日上街示威,他們拉起「打倒貪官污吏」橫額(圖)、高叫口號在鎮內遊行,民眾情緒越來越激動,不但推翻在路上公安車輛,而且衝入鎮政府內,大肆破壞、打傷政府人員,並在牆上寫上「打倒黑政府」字樣。事發後當局大為緊張,調動遵義市內特警、防暴警察到場維穩,但至昨日民眾仍然上街抗議。 有民眾指出,當地生產茅台酒的利潤,遠高於房地產,巨大利潤令鎮政府不惜冒違規風險圈地、引資,假造徵地協議,以大躍進方式大建酒廠、興建相關工業園,鎮政府官員卻同時侵吞民眾的賠償,無地可耕的民眾最後只能被安排到酒廠內打工。然而要到酒廠工作,有廠家卻要無地民眾每人先交1.8萬元人民幣才能就業,這直接激發民眾上街抗爭。 新浪微博 香港 蘋果日報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