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读书

All

Latest

自由亚洲|湖北老师张爱嘉微信发帖被指影射习近平遭开除

湖北一学校老师张爱嘉日前因在微信里转发了一则被认为是責骂习近平的网帖,遭到警方约谈。与此同时,学校也在教育局与派出所、网监的双重压力下宣布将其开除。 湖北黄冈市红安国际育才学校的老师张爱嘉从没想过,自己在微信群里转发的一则网帖会让自己因此丢了工作。...

【河蟹档案】文革遗风吹满地,国母再导样板戏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郑维:央视不播马讲话,结果15分钟内马讲话刷满各种社交媒体,习讲话倒是没人贴了。其实习马会前,双方的公开讲话肯定都交过底,能见面就都不会给对方难看,央视不播马的讲话,实在是缺乏信心。相关阅读|《“习马会”央视直播掐马英九致辞 被网民批“不自信”》 2015年11月07日 *吴铭:SPAM...

中国人权双周刊 | 习近平晒书单:弄巧成拙的形象公关

作者:何清涟 习近平数次晒书单,本是其班底为其打造全能领袖形象的公关行动,但从效果来看,无疑非常失败。席卷互联网的嘲讽质疑,不仅未能为习的光辉形象增添风采,反而留下无穷疑问:从习本人是否真读过那些书,到这些书籍对其思想人格养成毫无影响,再到质疑其动机是缺乏自信,总之,千疑万问,最后都化作一道道呛人的浓烟飞入“陕西省富平县梁家河村图书阅览室”里去了。 极权政治领袖的“全能”及毛泽东的榜样力量...

逻辑学 | 艾晓明:怎样告诉别人你读过书

从书单来看,同龄人的阅读经验,的确浩如烟海,我不是开玩笑。这个书单比我当年上大学时批林批孔的书单,要好了几百倍了。假如这是真的,把国家交到他手里,大家还有什么不放心? 怎样告诉别人你读过书 艾晓明...

博谈网|李晨辉:从习总的书目,看毛时代的特权

过去地球人都知道,毛老人家特别爱看书。据说他的睡床上总是摆满了书。而且,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喜欢在自己的书房里接见外国贵宾的,搜遍古今中外,就找到毛老人家一个。所以,我首先断定,毛老人家是古今中外,第一个爱读书的君王。不过,这一个断定,最近有被铁的事实推翻的可能。当然,这是一个可喜的推翻。就是毛老人家后继有人,中国又可能迎来一位同样爱读书,甚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之的,比毛老人家还爱看书十倍的新君王,就是习近平习总。当然了。称习总、毛总为君王,可能有一些人不大爱听,人民领袖,人民当家做主(据说)的时代,领袖怎么可以称君王呢?可君王也总比“大大”好听吧?如今许多人喜欢称习总为习大大,这太不像话。大大何解?大大就是爹的意思。正常情况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爹。怎么能随便称别人为爹呢?爹可不是乱叫的。坦白地说,我一直以为,那动不动就称咱们的习总为习大大的人,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表面上是在肉麻,实际上是在高级黑。想起了有关毛老人家的一个故事。说有一次,毛主席带领队伍驻扎在一个地方。组织一帮民众,控诉地主们的罪恶,表达对毛主席的感激。其中有一位颇有一点姿色的老太太,上台表达感激之情的时候,说自己的孩子,是毛主席的好儿子。毛老人家还忍不住回过头来问恩来:“恩来啊,咱们长征的时候,路过过这里吗?”这个故事不知列位都看懂没有?显然是在黑咱们的伟大领袖,已经到了叔可忍,婶不可忍的程度。但许多人都称如今的习总为习大大,是不是也有往这个方面,黑咱们习总的嫌疑呢?所以首先我非常诚恳地建议,以后这种称咱们习总为习大大的闹剧,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言归正传,还是回过头来谈习总的爱读书。大国领袖,当然要有大国外交。所以咱们的习总,如今时不时地就要去周游列国,布天威于世界。渐渐我就发现,咱们习总到外边讲话,几乎有一个固定的公式或者说大套路,就是,喜欢非常诚恳地讲述自己年轻的时候,都读过什么书。而且,还绝对是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配合得,可以说是严滋合缝,不露一点破腚。比如说,到法国时,习总是这么说的——“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欣赏米勒、马奈、德加、塞尚、莫奈、罗丹等人的艺术作品,以及赵无极中西合璧的画作,让我提升了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让我的头脑充满了无尽的想象”而到了德国呢,习总又是这么说的:“德国许多作品早已为中国民众所熟知。这些作品中,有歌德、席勒、海涅等人的文学巨著和不朽诗篇,有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马克思、海德格尔、马尔库塞等人的哲学辩论,有巴赫、贝多芬、舒曼、勃拉姆斯等人的优美旋律。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中国读者都从他们的作品中获得愉悦、感受到思想的力量、加深了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而到了俄罗斯呢,习总又是这么说的::“我年轻时就读过普希金、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等文学巨匠的作品,让我感受到俄罗斯文学的魅力。”读到这里,连我这个纯猪头都已经明白了,习总这是非常谦虚的表示。习老人家虽然博揽群书,读的书简直浩如烟海,多如天上的星辰。但老人家,可不只是在那里把读的书目全给你列出来,要是真列,恐怕列个366天都列不完,哪还有时间进行其他的国事访问呢?所以,习老人家,只是到哪个国家,就只谦虚说说,自己读了这个国家的哪些作家的哪些作品而已。所以这一回到了美国,习老人家又是这样说的——“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由此我推断,有朝一日,咱们习总要是去沙特、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这样的伊斯兰国家,那习老人家,一定又会这样说:我从青年时代起,就读过《古兰经》、《一千零一夜》、《卡里莱和笛木乃》等著作。也喜欢了解真主安拉、亚里斯多德等政治家、思想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默罕默德、哈里发,甚至萨达姆等人的作品(对不起啊,萨达姆也是伊斯兰世界一个很有些名气的小说家呢)。总之,习总是一个博览古今中外群书的习总。看来,总是上天垂怜我们这一代,让我们遇上了几百年都难遇的,如此爱读书的习总。我甚至,骄傲而又自豪地想啊,古今中外,不但没有哪一个政治家读的书,能多到、广泛到我们习总的程度,我甚至想。恐怕没有哪一个著名大学的中文教授,读书能多到我们习总这样的程度。我甚至这样想,也许,专门研究美国文学的文学家,他所能读到的美国文学,勉强可以和习总有一拼。专门研究英国文学的教授,他所读的英国文学,勉强可以和习总有一拼。而把这世界各国的文学研究家加在一块,才不过是我们习总的水平。也就是说,我们的一个习总,几乎相当于所有大学教授,外国文学研究家们的学问的总和。摊上这样一个知识丰富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的习总,这不是咱们这一代人,三生有幸,又是什么呢?坦白地说,我这个中文专业毕业,而且一向以书虫、书疯子自喻的人,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暗自那么一算计,我大半辈子读的书,还赶不上习总年轻的时候读过的书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习总许多时代,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所说的那些书,那些人,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听说。真是让人汗流浃背。只有用我是草民而人家是天子来自我安慰了。不过,我有一点愤愤的是,许多人不是说,毛时代不是人人平等,没有特权的嘛?可从习总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人们列出的这些书目,这些作家来看,毛那时代的特权,不但依然存在,甚至,我怎么赶脚特的比现在还离谱呢?。习总53年生,现年62岁。习总所说的青年时代,假如从18岁开始算是青年时代,那正好是七十年初,正是毛老人家思想,盛极一时的时代。我虽然比习总小11岁,但对那个时代,也还算有清楚的印象。据我所知,那个时代,哪有习总所说的这些书啊,绝对不可能有。据我所知,在那个时代,中国人读的最多的,就是红宝书了。什么老三篇呢,毛主席语录啊,毛泽东选集。稍微讲究点的,像点样的,家里还会有毛选一到四卷。这当然是政治书籍了。文学有什么呢?都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外国的,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高尔基的几部书,国内的,有浩然的《艳阳天》、《金光大道》。别的可能还有,反正我知道的,就这么几部。当然,有一个例外,就是,民间还会有一些不公开流传,或是文革时扫荡残存下来的。比如,我就读过四大名著。但这四大名著,几乎全是前边或是后边少了许多页数的,不完整的书。也就是说,这些书,因为广泛的被借阅过,所以都已经严重破损了。反正在伟大的毛时代,当家做主的中国人,能够读可以读的,就那么一点点火可怜的书。我就纳了闷了,习总在那个时代,是怎么读到的那么多的书呢?80年,我上了大学而且读的是中文系。但即便是在那个已经改革开放了的时代,而且还是大学里学的中文专业,我读的书,当然就多起来,简直可以说是很多了。然而即便在那个时代,我所读的书,也主要是俄罗斯文学、英法文学,也就是说,都到了八十年代了,美国文学在中国大学里头还是很不普遍,很少见。实事求是地讲,我倒是读过几句惠特曼的诗歌,都是很黄,甚至很下流的东西。呵呵,不知习总读的时候,会不会觉得那些东西,都应该在反三俗之列?然而,青年时代的习总,居然连据说80年代第一次出现中译本的《联邦党人文集》都给读过了。你说这是不是太神奇了呢?对习总的仰慕,忍不住如涛涛的江水啊,绵绵不绝。怪不得古诗云:景升父子如鸡犬,生子当如习近平。不过,我最后还是要说两句的是,习总那个时候,老爸因为发明了了用小说来反党,被毛老人家关进大狱。后代也当然要受到严重的牵连。所以说,按说,习总在青年时代,他的日子,理应不比我好过多少,甚至还应该不如我,可为什么,习总就有机会,有条件、有路子,接触到那么多,多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的书,而我们这样的根红苗正的,就硬是什么书也读不到,读也是极有限的那么几本呢?怪不得习总,总是显得上晓天文,下知地理,通今博古,连敬礼都用左手,显得那么卓而不凡,要是我当初也有机会读到那么的书,是不是我也可能成为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呢?呵呵。

奇闻录|习总读过的书

10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伦敦金融城演讲中再次披露自己的书单。他提到在陕北插队期间曾‌‌‌‌“想方设法寻找莎士比亚的作品,读了《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等剧本。‌‌‌‌” 不久前,习近平访美时也曾谈及自己喜爱的几位美国作家的书,其中特别提到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并回忆了自己两次踏上古巴都特地去到海明威曾走过的栈桥及酒吧,重温当年海明威写作时的景象。 此外,习近平还说:‌‌‌‌“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 习近平近两年多以来曾多次大批量公开自己的书单。 在2014年2月出席索契冬奥会并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主持人布里廖夫专访时,习近平说:‌‌‌‌“现在,我经常能做到的是读书,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谈到俄国作家作品,他说:‌‌‌‌“我读过很多俄罗斯作家的作品,如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他们书中许多精彩章节和情节我都记得很清楚。‌‌‌‌” 2014年3月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讲话时,习近平说:‌‌‌‌“读法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史的书籍,让我丰富了对人类社会政治演进规律的思考。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 ‌‌‌‌“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 2014年10月15日出席文艺座谈会时,习近平的阅读量让不少作家自愧不如,会上他提出不少中外名著及中国现代作家的作品,如拜伦的《唐璜》、雪莱的《西风颂》、司汤达的《红与黑》,以及中国作家贾平凹的《带灯》、麦家的《风声》、王树增的《长征》等等。 在已经出版的《习近平用典》一书中,习近平引用最多的是儒家经典名言,引用典故最多的古代名人是宋代文学家、政治家苏轼,全书收录他引用苏轼的地方达7次。 财新网根据习近平主席多次公开提及的作者、数目、讲话引用的内容以及公开媒体报道,整理了以下书单: 中国文学: 《史记》、《论语》、《孟子》、《春秋》、《诗经》、《礼记》、《管子》、《荀子》、 《尚书》、《二程集》、《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 苏轼《晁错论》 王树增《长征》、 麦家《暗算》《风声》 金一南《苦难辉煌》 贾平凹《带灯》 美国文学: 海明威《老人与海》 基辛格《世界秩序》 哈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联邦党人文集》 托马斯·潘恩《常识》 马克·吐温《汤姆.索亚历险记》 杰克·伦敦《热爱生命》 海明威《老人与海》 梭罗《瓦尔登湖》 惠特曼《草叶集》 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 英国文学: 拜伦《唐璜》 雪莱《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西风颂》《致云雀》 萧伯纳《华伦夫人的职业》、《圣女贞德》 狄更斯《雾都孤儿》、《双城记》、《远大前程》 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 德国文学: 歌德《浮士德》、《少年维特的烦恼》 席勒《阴谋与爱情》、 海涅《诗歌集》、《罗曼采罗》 法国文学: 雨果《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九三年》) 司汤达《红与黑》 孟德斯鸠《波斯人信札》、《论法的精神》) 伏尔泰《哲学通信》、《老实人》 卢梭《社会契约论》、《忏悔录》 狄德罗《百科全书》 乔治桑《安蒂亚娜》 福楼拜《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 圣西门《一个日内瓦居民给当代人的信》 傅立叶《新的工业世界和社会事业》 萨特《存在与虚无》 蒙田《蒙田随笔集》 拉·封丹《拉封丹寓言》 莫里哀《伪君子》、《悭吝人》 巴尔扎克《人间喜剧》 大仲马《三个火枪手》、《基督山伯爵》 小仲马《茶花女》 莫泊桑《漂亮朋友》、《羊脂球》 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 俄罗斯文学: 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莱蒙托夫《当代英雄》、 普希金《叶普盖尼·奥涅金》、《普希金诗选》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 涅克拉索夫《大门前的沉思》、《谁在俄罗斯能过好日子》)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 克雷洛夫《克雷洛夫寓言》 果戈里《死魂灵》、《钦差大臣》 屠格涅夫《罗婷》、《父与子》、《贵族之家》 车尔尼雪夫斯基《怎么办》 契诃夫《套中人》、《小公务员之死》 另附BBC相关纪录片那些年习主席住过的窑洞:见证过习近平窑洞生涯的人说‌‌‌‌“那时候只有毛主席语录和报纸其他再没有什么可看‌‌‌‌”  

【河蟹档案】日本有意申遗六四,歪叫部会墙裂抗议吗?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屈子赋:才买了美国300架大飞机,又免了穷兄弟几百亿债务,接着抛给英国300亿英镑大单,同时,国内正紧锣密鼓落实延迟退休。这盛世,如你所愿!相关阅读|《BBC|中英签署多项合作协议总额400亿英镑》 2015年10月20日 *但斌:打伞的问题,可能真就是个习惯! 2015年10月22日...

美国之音|近平四亮书“剑”,意在土洋或风车

习近平主政以来已经多次在国内外亮出书单,他最近晒书单是在中国。他说世界文明瑰宝比比皆是,点了一百多位中外文学艺术大家的名字。他这几次晒书单涉及三位数以上中外作家、艺术家及他们的著作或作品。习近平说:最陶醉的是各国各族人民创造的文明成果。有评论人士说:若习近平真读过这些名著或吃透其精神,那么,他就不会成为一个反西方人士。就在习近平访英前夕,上周 (10月15日)新华社公布了习近平一年前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习近平一年前那次会见文艺工作者,中国媒体推出并捧红了网络作家周小平、花千芳。习近平点的国内外名人不知为何一年前的讲话一年后才正式公布,但习近平这次讲话,提到了112位中外知名作家艺术家(中国31位,外国81位)。毛泽东73年前在延安也有一次文艺座谈会讲话,其精神(文艺为什么服务)成为中共执政后文艺界的发展方向和指导方针,被捧为文艺工作者创造源泉和神明。毛在那次冗长讲话中,外国人只提到了马克思、列宁,批判了托洛茨基;中国人只是数次褒奖鲁迅,并批判了“汉奸文艺”代表鲁迅弟弟周作人和张资平,一共不超过10个人名。习近平“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次文艺座谈会讲话,一举推荐112位中外名人,而不贬都褒。他提到了中国历史和当代31位名人当中,大多都是老子、孔子、庄子、孟子、李白、杜甫、王羲之、苏轼、关汉卿、曹雪芹等中国古代人物,剩下的都是鲁迅、郭沫若等改革、文革或中共执政前的历史人物。现代作家只有一位,那就是习近平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河边正定当领导时他的好友河北作家贾大山。在81位外国名作家艺术家当中,有希腊埃斯库罗斯等4位,俄罗斯普希金、果戈理、托尔斯泰、契科夫等18位(最后两位是前苏联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舞蹈家乌兰诺娃),法国雨果、大仲马、小仲马、巴尔扎克等23位,英国莎士比亚、乔叟、拜伦、雪莱等10位,德国歌德、海涅、贝多芬、舒曼等10位,美国惠特曼、海明威,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8位,意大利但丁、薄伽丘、米开朗基罗等6位,还有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和印度的泰戈尔各一位。在美国,习近平说他读过潘恩《常识》这次中国文艺座谈会是去年开的,习的讲话只是最新刚公布。其实,习近平最近一次亮书单,是他来美国国事访问期间。他在西雅图晚宴上说:中国人民一向钦佩美国人民的进取精神和创造精神。他还说:“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美国读者高胜寒发网文说:共有85章的《联邦党人文集》奠定了美国法治与体制根基。他说,该文又名新宪法,是奠定美国宪法和政治体制的理论基础,作者是詹姆斯•麦迪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杰伊。该文说,麦迪逊是美国宪法之父、开国元勋;汉密尔顿是思想家、理论家、开国元勋和第一任财政部长;杰伊是美国第一任国务卿、第一任最高法院院长、纽约州长、外交家、法学家和理论家。“整个联邦党人文集的主题,就是如何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强大共和体制,更主要的是,如何防止寡头专制的暴政独裁在新的共和国产生。”文章说,联邦党人文集主张司法独立,建立法官职位终身制,该制度美国至今依然采用,而中国的司法独立在哪里?热爱“人民民主专政“的习近平,他的联邦党人文集,都读到哪里去了?至于习近平说他读过潘恩的《常识》,文章说:潘恩37岁移民美国,当过裁缝,抬过棺材,当过老师和编辑,于1776年出版《常识》(Common Sense),鼓吹脱离英国独立,他认为,英国皇家和议会,剥夺了北美人民的天赋权利。他支持共和体制,因为其来自选举:“选民与被选者之间这种频繁互换,自然而然能建立整个共同体厉害与共的意识,治者与被治者也自然而然会彼此支持。一个政府的力量,基础就在这种相互支持,而不在毫无意义的国王名义。”潘恩的名言包括:“压迫常常是财富的后果,而很少是或根本不是致富的手段。”“许多人因恐惧而服从,另一些人因迷信也服从,一部分有权有势的人则帮附国王对其余的人进行掠夺欺诈。”。高胜寒说:在影响美国的20本书中,《常识》排行第一。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说:“如果没有《常识》作者那支利笔,乔治•华盛顿的宝剑将徒劳无用。”习近平提到的美国诗人惠特曼(代表作《草叶集》)是十九世纪末著名人文主义者。高胜寒说:人文主义的最大特征,是关怀人性、维护人性尊严、慈悲宽容、反对暴力,提倡自由,实行民主,主张文明、鼓吹理性、仁慈和博爱的和谐社会。美国作者陈明说:就习近平在美国所晒书单而言,他所列举的名家名著的基本内容和思想精神,跟他以及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门所提倡的意识形态和思想言论控制政策背道而驰。在索契,习近平推荐名人与俄罗斯异同近年来,习近平数次在俄罗斯提到他读过的俄罗斯/苏联名人名著。他这次在文艺昨天会上提到的俄罗斯名人,其中高尔基和肖洛霍夫是苏联作家。习近平出席索契冬奥会时提到他读过的俄罗斯/苏联作家作品。习近平在索契说,读书已经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作者朱学东在新浪博客说: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方面也提到了12名俄罗斯/苏联文学巨匠,其中,有一半和习近平提到的重合,另一半是习近平没有提到的,他们都是苏联时期的文学大家。这些人是诗人马雅可夫斯基(自杀);诗人阿赫玛托娃(曾被苏共中央点名批判,丈夫被枪毙,儿子被逮捕);诗人茨维塔耶娃(自杀,丈夫被枪毙,儿子战死疆场);诗人布罗茨基(诺奖得主获刑被苏联驱逐出境);布尔加科夫(苏共认其作品反苏,长期遭禁)和索尔仁尼琴(著名流亡异议作家代表作《古拉格群岛》)。因为苏联“变天”而抨击那里“竟无一人是男儿”的“七不讲”提倡者习近平,曾数次访问俄罗斯,多次提到俄罗斯/苏联文学。美国作者陈明说,习近平在俄罗斯大晒书单的同时,露了一个大怯,那就是数次提到已被俄罗斯不提或有意忘却的苏共歌颂者奥斯特洛夫斯基。习近平2014年去索契,曾在当地电视台讲了这样的话:“我年轻时多次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小说,奥斯特洛夫斯基就是在索契完成了这部著作。传说普罗米修斯曾经被禁锢在索契的群山之中,索契保留着不少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的遗迹,这足以说明索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但是,习近平对奥斯特洛夫斯基的称赞,在中国国内媒体却找不到,原来是中国文宣部门将此删掉。2013年3月,习近平也曾提到奥斯特洛夫斯基,他把奥氏称为“俄罗斯文学巨匠,”跟普希金、托尔斯泰等真正的俄罗斯文学大家相提并论。陈明说,习这样捧奥氏,结果闹了个国际笑话,导致中共宣传机关忙不迭地给习近平“退红”,删除奥斯特洛夫斯基。问题在于,有了其一,为何还会有其二。既然第一次“露怯”已被纠正,为何次年再犯同样错误?在欧洲,习近平亮出的书单习近平去年初到法国曾点到了一堆法国大家名字: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三月在德国,他又提到一批德国名字:歌德、席勒、海涅、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马克思、海德格尔、马尔库塞。北京近代史学者章立凡周一在美国之音节目上说,从习近平晒出的书单来看,他颇为博学,各种名著名人,娓娓道来,无所不包。他说:如果习近平真的把这些名著都读过,吃透,那么他就不会是一位反西方人士。但是,从他执政以来实行的政策来看,都是和西方文明格格不入,起码是相互对立的。作为领袖,该读哪些书网友渔阳山人发文说,习近平应多读些中外近、现代的史学和政治书籍,“这正是他的书单所欠缺的。”他说,读书,不能生搬硬套,更不要去掉书袋,要经过思考,做顺应历史潮流、符合公理人心的事情,这才是学以致用。他说,有人看到斯大林书架上竟然有制革工业的专著便感慨:斯大林同志博览群书。毛泽东更不必说,一张大床书就占了一半。《资治通鉴》通读了多遍。他说,其实即使书读得多,如果想歪了也照样坏事。“苏联和中国的教训还少吗?”渔阳山人说,他推荐习近平读两部史学大作:上海学者沈志华主编的《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苏联历史专题研究(1917-1991)》;他说,读了这本书,习也“不至于说出‘苏联解体,竟无一人是男儿’这样的蠢话来。”第二本是威廉•夏伊勒的(William I. Shirer)《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渔阳山人说,从1933年到1937年,当年的纳粹政权以希特勒和纳粹党的意志为法律,迫害政治异见者、迫害教会、文化的纳粹化、对报刊、广播和电影的控制、以及纳粹洗脑教育等,在今天的中国都可以找到影子。这位作者说,如果习近平读过这本书并做过一番深思熟虑,他就不会贸然召开那个愚不可及的文艺座谈会。他难道不知道,他在会上列举的那些名著,没有一部是由于国王、总统或者总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而产生的?他表扬的那两位所谓“网络作家”(周小平、花千芳),不过是中共愚民宣传的受害者,和纳粹德国那些被骗的人毫无二致?渔阳山人说:其实何止这两位网络作家,连习先生自己也深受几十年洗脑之害而不自知,这正是他的悲哀之处。

【麻辣总局】相声:《报书名》

(图片来自网络) 《报书名》 作者:@妇女之友罗严塔 甲:我们这位演员啊。 乙:啊。 甲:很多观众都认识。 乙:您客气。 甲:经常啊在收音机里头,电视里头看到您。 乙:倒是经常的上新闻联播。 甲:您是北京天团的演员。 乙:对啊。 甲:原籍是陕西富平人。 乙:不错。 甲:长期在地方工作。 乙:唉。 甲:现在家不还在北京哪。 乙:啊,在北京哪。 甲:您住在中南海。 乙:啊,对,对,对。 甲:是不是? 乙:对。 甲:家里都好啊? 乙:都不错。...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