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本

【河蟹档案】每一个受过不公待遇的人都是这国家的不定时炸弹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财经网:【港媒:新华社记者曝正部级官员接受贿赂直吸美女人奶】据大公网报道,新华社对外部记者周方发博文称,一位正部级官员,几年前仍是副部时,在北京高级会所参加富商组织的宴会,有道菜是美女人奶,每位食客旁都来了位全裸美少妇,一时所有宾客都停止了交谈…该记者称,纪委已介入调查。(凤凰网) 2013-07-21...

阅读更多

爱思想|茅海建:曾国藩和他的湘军

  茅海建:对不起,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我一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很公众的人,而是一个专业的工作人员。我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因为在我过去的时间里,大概所有的发言基本上面对的都是专业的学者和学生,有的时候是一两次出格,但是我也知道来听的是什么人。作为一个演讲者也会有一种取悦听者的企图,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来的都是什么人,因为读者是世界上最不确定的概念,有机会和这么多完全不知道对方身份背景的人做一个直接的交流,这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也应该说是我个人的荣幸。   回到今天的本题,作为我本人来讲,我选择了这么一个题目。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题目呢?第一因为曾国藩这个人比较有意思。第二个,我长期是做军事史的,对打仗的事情还有点兴趣,所以就选了这个题目。还有一点,学习近代史的人大概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曾国藩的,无论是传统的政治史、经济史、思想文化史等各个学科。本来今天是一个军事史的题目,但已经很大超越了军事的领域,我们可以说这个人和他的军队是那个时代的一个转折点。   中国的近代史是以鸦片战争为起点的,这样一个历史解释的取向强调的是西方对中国犀利的冲击,但是这种冲击其实没有对中国社会发生很大影响,真正发生影响的是后来的太平天国。所以说如果我们按照一个标准版的图式来描绘这个历史过程的时候,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上海应该是一个榜样,对外开放沿海经济口岸一定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先行者。但是不是这样的。太平天国的造反是从下层到上层、从内地到沿海,使得中国社会内部发生了一次剧变。而太平天国的敌人——湘军,在军事上获得了胜利,使得中国面貌发生了很大改变,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它带有某种西方化的特点。我过去曾经强调过,曾国藩和毛泽东这两个来自湖南中部的农村知识分子在两个世纪当中分别做出他们最伟大的贡献,他们是中国面貌的改变者。这引起我们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一个基本问题,如果说西方的冲击是犀利的,按照这个逻辑关系来讲,中国应该是以最快速度走向西方化、近代化的,但是实际上正好是相反的。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边是上海,一边是湖南;一边是西方,一边是传统……我们还可以延伸出更多的东西,通过中国鸦片战争以后100多年的历史进程,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认为是最先进的东西在中国一直是很失败的,而往往是一种不那么先进的、来自中国中部地区的,甚至是保守的这一类东西在中国占有很大的力量。如果我们把时间放长来看,会越来越看到这种力量长期性的作用,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注意到曾国藩,为什么会注意到中国传统这样的因素。   (历史的)这趟车是不可能直接达到目的地的,达到目的地之前有很多的转折,我不知道在哪儿转折。(那些)不了解中国的中部地区,不了解中国的农村地区(的人),他们提出的方案最终不可能是一个很长久的存在,尽管我个人是非常强调西方化的,但是我也看到这一点,这就是中国近代史的特点。这个题目很大,我们也不可能把这个问题真正地解决,我自己也没有考虑成熟,所以我们还是回到“曾国藩和他的湘军”上来。   第一,湘军的创立与特点。   湘军是曾国藩的发明,它产生于清王朝的不经意之间。1852年的时候咸丰皇帝让曾国藩帮办团练,组织乡民搜索土匪,给他的这一指令很清楚,这不能体现出咸丰皇帝对曾国藩的重用。为什么呢?因为像曾国藩这样的帮办团练大臣咸丰皇帝已经任命了45个。团练在中国是一种不离乡的武装组织,既不离开家乡的,也不一定集中居住,有事的时候一起出来防止土匪的作乱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讲,咸丰皇帝的本意是让他保境安民。曾国藩知道这样小打小闹的团练是不解决问题的,所以他创造出一种新的军队出来。清朝原来的军队是我们大家经常提到的八旗和绿营,当时的八旗有20万,分两部分,一部分在北京,叫京师八旗,还有一部分在各地驻防,大概有35个驻地。京师八旗主要是护卫北京的城门以及各种各样的事务,10万人。驻在各地主要的任务是监视汉族军队,我们知道西安、南京、广州都是八旗的驻地,他们在城市里建单独的满城。这是八旗的情况。第二个部分是绿营,60万人,是分省驻扎的。这些部队是非常分散地驻扎,按照我看到的材料,在一个地点驻扎的人数最多的是200多人,驻扎最少的只有一个人,一个驻扎点大概是20人、30人到50人,这是标准的驻扎点。为什么这样驻扎呢?这和清军的任务有关。清代是没有警察的,平时各种治安事务都是由军队完成,所以说这支军队本身是对内的,不是对外的,这跟太平天国是一样的。湘军是专门的作战部队,与八旗绿营都不同。   更重要的是,湘军的兵是由军官回乡下招来的,招的是家乡子弟兵。所以它的动员成本非常低,几乎不要花什么钱,不需要花更大的力量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动员出一支军队。这种方法能产生一种惊人的效率,首先是消除了清朝军队一战即溃的现象,另外消除了败不相救、胜不相援的积习。加上师生、同乡这些当时非常富有感情的纽带,形成湘军的凝聚力。从社会学的角度讲,湘军“同乡”、“师生”这种凝聚力是不会长久的,所谓的凝聚力就是共同利益——有肉大家一起吃。到了后期湘军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好好干活升官发财,另外打下一个城市后允许开城抢劫,这在当时非常流行,这也是后来后患非常严重的一种做法。   这种(招兵的)做法形成了湘军的指挥体系——三级指挥体系,首先是大帅曾国藩,第二个是营官,营官管士兵,不能越级指挥,战时有很多好处。如果打败了以后,曾国藩有一条原则,这支部队打败了马上就地解散,如果营官死在战场上,士兵没有把他救下来,这支部队同样就地解散。打胜仗呢?再给得胜的营官名额、银子,可以回乡再招,一个营变成两个营,两个营变成三个营,部队就在打胜仗中成长起来了。打胜仗的部队越打越多,打败仗的部队立即就消亡,这就是湘军的做法。   部队多了,大帅与营官之间增加了一级,叫分统,分统对他下面的营也不越级指挥。湘军开启了“兵为将领”的先河,兵不再是国家的军队,兵是将领的军队。我们可以看到后面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都是这样,他练的军队别人别想染指,那是没有用的。   这种出于自然的方法,使湘军不缺乏军官和士兵。由于当时的科举制度,能考取功名的知识分子是极少数,考不上的是大多数,所以军官的来源几乎是无限的。第二个是农村破产,社会大量富余劳动力没有地方去,招兵正好是一条出路。湖南到现在还是这样,家里没有饭吃就参军。也就是说湘军中军官不愁,士兵不愁,但只有一条限制,就是钱,只要有了钱,就可以速度极快地无限量地扩大自己的军队。从军事学的角度来讲,湘军的这种崛起和当时的军事技术、军事学术的落后有关系,湘军的发展方向和国家军事近代化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但是它又是非常有效的,而且湘军的这种临时征用的方法成本很低,打完仗以后就地解散回家,到时候一征募就来了。这变成清朝后来常用的方法。它的后遗症到了中日甲午战争的时候暴露出来。当时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中国编制了100万的军队跟日本作战,对手是日本已经经过德式训练的的军队,打起仗来吃亏吃大了。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曾国藩的方法跟军事近代化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曾国藩自己讲过,他用的是明朝戚继光的方法,营以下的内部编制是学戚继光的。明末戚继光的编制到了曾国藩的时期,隔了将近200年还能照搬使用,这说明了什么?军队的编制和武器装备相关,这说明武器装备在200年中没有太大的进步。这就是湘军的基本特点——儒生带乡奴。   第二,湘军的基本战术,用曾国藩的话说,叫“结硬寨,打呆仗”。   曾国藩是一个崇尚“守拙”的人,他不喜欢灵巧的东西,他不相信任何一种能够四两拨千斤的取巧的事情。   所谓“结硬寨”,湘军到了一个地方以后马上要扎营,他这一点是学太平军。曾国藩制定了扎营之规,按照曾国藩的规定,湘军每到一个地方首先要看地形选择扎营地点,最好是背山靠水,然后要修墙挖壕,墙高八尺厚一尺,用草坯土块组成。壕沟深一尺,壕沟挖出来的土必须要搬到两丈以外,以防敌人用挖出来的土很容易地把壕沟填掉。壕沟外是花篱,花篱要五尺,埋入土中两尺,花篱有两层或者三层。搭篱笆是防敌军的马队。根据曾国藩的规定,湘军开到新地,无论寒雨,立即挖壕沟,限一个时辰完成,对湘军来讲这种土木作业本来是他们的本行,这些士兵本来是农民,在家也是挖土的。营垒的防御墙靠近内侧叫子墙,士兵站这里,墙外面一层是篱笆,防马队,再外边是壕沟,防步兵。当时的火炮很少,火炮的控制力很小,防守是更有利的一方。曾国藩的“结硬寨”能够达到“制人而不制于人”的目的。因为太平天国占了很大地方,湘军本来执行的是进攻的任务,但是他通过“结硬寨”的方法把进攻任务转变成了防守任务。我们知道《孙子兵法》中说过“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部队战败在于自己,能为不可胜,不使人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军队数量不够的时候就守,军队数量非常大的时候才开始进攻,“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湘军的这种方法,使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就安营扎寨,不是进攻,而是等着别人进攻。他们的任务是进攻城市,清朝指定的目标是攻打天京等等城市,怎么进攻呢?很简单,到一个城市边上以后开始挖壕,并不跟太平军打,而且每驻扎一天就挖一天壕沟。被湘军攻打的城市,如安庆、九江等,城市城墙外围的地貌全都被当年所挖的壕沟改变了,湘军打一个城市用的不是一天两天,他们用的是一年两年,不停地挖壕沟,我一直开玩笑说他们在家乡和他们到湘军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都是土木作业,他们干的就是本行。但是这个办法很有效,一道加上一道,无数道无数道地围,无数道无数道地挖,一直让这个城市水泄不通,就看城里的粮食能坚持多久。断敌粮道、断敌补给,方法很笨,但是很有效,这就是“打呆仗”。   在训练当中曾国藩非常注重守营,在军营里每天要做七件事情,七件事当中有三件事都是指派士兵按规定时间站到子墙上。比如第一条规定,五更(三点钟)即起派三成部队站墙一次,即30%的部队要站到墙上去,等到放醒炮,大家全起来了,部队全整理完了,墙上的部队才可以下来,这是防止对方偷袭。第五条规定,灯时(晚上)派三成部队站墙上,一直到部队全部作业完毕了,还要换10%的部队站在墙上防止夜袭。如果我们今天总结一下曾国藩打仗有什么奥秘,那就是他用世界上最笨的方法打了世界上最聪明的仗。湘军的这种“结硬寨”的办法使得太平军对他一点没有办法。太平军是比较骁勇能战的,但是跟湘军打,只要碰到这种路数的部队,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太平军希望跟湘军进行野战,而湘军很少使用野战,他们就守着最要紧的地方不动,看你怎么办。湘军的办法,大战术就是围敌打援,不停地包围城市。   这种“结硬寨打呆仗”的方法是从攻城不利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胡林翼在1855年底到1856年初攻打武昌,带着士兵往上冲。冲了三个月,伤亡3000多人,这个数字在中国近代史中并不是很可观的,但是湘军承受不起。因为湘军是子弟兵啊,3000多人的伤亡可能使一个村庄的青壮年全都拼光了,对带兵的官来说,他们的精神压力也是吃不消的,他们都是带着家乡人去打仗。所以湘军还有一个特点,他们是死不起人的,是不能死人的。武昌之战3000人的伤亡以后,还有一次就是湘军历史上最大的一个败仗——三河之战,又战死3000人,此外都没有重大伤亡,基本上是以很小的伤亡、很长的时间获得一个最终的胜利。湘军在武汉的外围挖壕沟,挖内壕外壕,里面的壕沟是对城里的太平军,外围的壕沟是对城外来支援的太平军。另外以水师切断长江的通路。这个方法一直用了一年,从1855年8月份开始攻城,三个月后改挖壕,用挖壕的方法挖了一年把武昌打下去了。打九江也是这样的,打安庆的时间更长。   第三,曾国藩的战略。   他的战术非常非常简单,挖沟就行了,他的战略也是很简单的,在他看来,长江把中国分成南北两部分,长江上有三大镇,上镇是荆州,中镇是武昌,下镇是南京,中镇还包括九江,下镇还包括京口(即镇江),总共五个城市。曾国藩看到太平天国已经占据了南京、九江、安庆,如果再向上游发展,占领武昌和荆州,那清朝就亡了。对于这一点曾国藩有一系列的解说,但是这些解说有时候是说给别人听的,有时候是说给自己听的,很多是附会的说法,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如果长江被断,全国就分成南北两部分,中国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是**主义的国家,首先一定要保证各种指令的到达,如果收不到皇帝的谕旨,(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本文责编: 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764.html

阅读更多

萝卜网 | 永州12岁女童称遭3老师强奸孩子就是证据

2013年6月8日,12岁女孩思思(化名)和她刚满月的女儿。 本版摄影:南都记者 占才强 5月7日9时15分,12岁女孩思思(化名)在祁东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6斤重的女婴。 当地公安组织的D N A鉴定,三涉嫌老师的血样均不在其中。74岁的唐冬云被鉴定“锁定”。 梅溪镇中心小学大门。 梅溪镇中心小学的一间教师办公宿舍。 留在手背的疤痕,女孩说是被老师强奸后用刀威胁所伤。 南都记者 占才强 实习生 王伟凯 发自湖南永州 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思思(化名),两个月前生下一名女婴。 产后留下的缝合线,像一条大蜈蚣趴在小女孩的腹部,这注定是一道难以缝合的伤口。 几个月来,围绕小学女生渐渐隆起的肚子,当地各方就一直为此焦灼不安: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至今仍是个有争议的谜。 思思指称,从去年6月起,三名小学老师曾先后多次对她实施强奸,但这被涉事人和学校矢口否认。 警方介入后,经DNA鉴定认为,一名74岁的老人才是事件的元凶,他与受害人邻村,如今已被判罪并处以12年徒刑。 但悬疑并未就此解开。女生家长坚持认为 ,“这并不是真相。”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三名涉嫌老师均未参与DNA鉴定,而被判刑老人与女孩有亲戚关系等都让他们怀疑鉴定结果的可靠。 他们最终选择让女儿把孩子生下,并寄希望于重新鉴定,能将这一“定案”翻盘———“孩子就是证据。” 计生站报警 王小英发觉女儿的肚子越来越大,开始还以为是长瘤子。 直到今年1月,她和丈夫李春生决定带女儿去做检查,“那时,整个小肚子都鼓起来了,女儿自己也以为是长了瘤子,或得了什么怪病。” 12岁的思思,是湖南祁阳县这家农户的独生女,在梅溪镇中心小学读六年级。对突然膨胀的身体,她事后回忆,当时除了害怕,并不知道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 1月16日,他们来到祁阳县中医院。 医生经初步检查,排除了是肿瘤的可能,这让孩子父母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的B超检查结果,却让二人和所有在场的医生都大吃一惊。 B超显示,思思怀孕了,肚子里的胎儿已经5个多月。 “我们像被雷打了一样,根本就不相信。”王小英说,第二天她和丈夫又把女儿带到祁阳县人民医院。在那里,再次检查的结果和之前一样:女儿怀孕了。 43岁的父亲开始愤怒,他动手打了女儿。这个激动后口齿磕巴的老实农民,感觉受到了莫大污辱,他冲女儿吼,逼问是怎么回事。 “女儿什么都没说。”半年后,王小英这样回忆那两天的“冷战”,“不管他爸怎么打怎么问,就是一句话不说。” 1月18日,两人带着女儿出现在祁阳县计生服务站。“我们考虑再三,准备趁别人还不知道,把孩子偷偷打掉。毕竟女儿还在上学,以后还要嫁人。”王小英说。 这成为后来李家被怀疑有所隐瞒的一个疑点:在发现女儿怀孕后,两天时间里,为何女儿仍能对其中的隐情守口如瓶?而原因未明,为何带女儿把孩子偷偷打掉?这些都似乎不太符合常情。 在后来的多次采访中,李春生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他和王小英对女儿怀孕的“真情”确实不知,“如果女儿跟我们说了,我们肯定早就去找(嫌疑人)了,也不会首先想到把孩子做掉。” 就此南都记者也曾向思思本人核实,她的说法是,“当时因为很怕我爸打我,就不敢跟他们讲。” 祁阳县计生服务站副站长谭东方,无意中成为整起事件的转折点。正是她的报案,让“幼女孕妇”背后的隐情没有随着孩子一起流掉。 然而对报案中的一些细节,事后各方却呈现出不同说法。 祁阳县公安局向南都记者提供的案情通报中这样表述:1月18日10时许,受害人在其父母陪同下到祁阳县计生服务站,经查系怀孕。值班医生谭某,当即详细询问了受害人情况,得知其只有11岁,自称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谭某立即向我局110报警。 但李春生、王小英及思思本人均否认当时对谭说过“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对这句话写进警方通报,他们认为是“构陷”。 在祁阳县计生站,南都记者联系上谭东方。她这样回忆当时过程:“那天小女孩爸妈带她过来引产,我们科室一个医生接诊的,然后叫我去看。我们也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怀孕,当时他爸妈也不懂这方面的法律,我就帮他们报了警。” “当时,你有没有问过小女孩是怎么怀孕的?”南都记者问。 “我没有问过。” “小女孩或她爸妈,有没有告诉你是被村里一个老人强奸的?” “她没说,她爸妈也没有。” “报警时怎么说的?” “仅仅是说,现在有一个那么小的女孩怀孕了。” “被老师强奸” 需要在下面的讲述开始之前交待一下,事件主角思思,是一个感觉上多少有些智力障碍的女孩。包括她的家人、警方和小学老师也都这么认为。她的记忆模糊、多变、有时前后矛盾,但基本的思维和表述逻辑还是清晰的。 这也是后来警方到学校调查,发现许多信息混乱、矛盾的原因之一。 这个讲述版本,时间是6月8日,思思生下女儿满月后第二天,她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的录音整理。李春生说,除对一些人名重新核过,情节与对警方口述大体一致。 思思说,第一次被强奸发生在去年6月。 是一天上午,当时读五年级的思思去学校上学,“我去得比较晚,学校门口没什么人,汤某(该校老师)在门口,他拦到我,拉我到他的办公室。” 思思描述,老师有40多岁,个子很高。当天脸红红的,可能喝了酒。“是76班的语文老师,没有教过我。” “办公室是单独的一个房间,里面有床,还有课桌,上面有书和粉笔。”在办公室里,她说汤某给了她一杯水,“就像淘米水一样,一次性杯子装的”,喝完之后,她就慢慢失去知觉,直到快中午才醒来。 回想这一段,思思说她虽然昏迷,但下意识“有感觉”,“他一脱掉我的衣服,我就有反应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做的事情。(有强奸吗?)有,他强奸我。” 醒来之后,思思说汤某拿一把水果刀威胁她,还刮破她的手。“他叫我别说出去,如果告诉了家人,就把我杀掉。” 思思向南都记者展示她手背上的一道疤,位于左手大拇指和食指间,清晰可见,她称就是当时汤某所划。 而这一天只是开始。 思思说,第二天汤某又把她叫到办公室,“再一次强奸了我。” 从6月到7月的一个多月,思思说汤某曾和她“有过十多次”。除了在他办公室,有时她一个人在教室扫地,“他进来后把门关上,做那个事。” 除汤某外,思思说,还有另外两个老师也强奸过她,“一个是74班的数学老师唐某,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很胖,肚子很大,只知道姓王。”这两个老师的侵犯发生在9月,她刚上六年级。 思思回忆,9月开学后不久的一天,“那个胖子老师叫我去他那里看电脑,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把我的衣服脱掉……”另外两次,“一次是在教室里面,人都走了,他把所有门都关了,在里面做那个事。还有一次是在早上,我上楼的时候,他把我拉到办公室,也做了那个事。” “他抽烟,电脑是个台式机,办公室也有桌子和床。”这是她对这个“胖子老师”的印象,但叫不出名字。 另一个老师唐某,思思说,这个50多岁的老师爱跟踪她,“我走到哪里,他就走到哪里。”去年9月20日左右,“唐老师班上一个学生,叫我把他们班的作业本送到唐那里去。到了办公室他就把门关上,我出不去,就在那里喊,但是没有人答应我。” 思思称,她在唐办公室的床上被强奸。 74岁的“案犯” 然而思思及其家人的上述指控,祁阳县公安局和梅溪镇中心小学校方均认为与事实不符、缺乏证据而难以成立。 祁阳县公安局在通报中称,县计生服务站向110报案后,公安局当天派出两组警力,一组对思思本人进行询问,另一组迅速赶往梅溪镇调查取证。 询问时,思思开始不愿讲是谁强奸了她,后经办案民警做工作,她说是被学校一个汤姓老师强奸。 警方通报称,赶往梅溪镇的民警迅速去学校开展调查,但经查询该校并无此人。 通报说,民警怀疑女孩讲假话,于是又做她的思想工作,经耐心开导,她终于又讲:她腹中的胎儿是梅溪镇中荷村一个叫“柏和尚”的单身老人强奸所致。 得知这一线索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迅速组织警力将犯罪嫌疑人唐冬云(外号柏和尚)抓获归案。经审讯,唐交代了自2012年8月份以来先后强奸受害人10余次、并每次给5-10元钱的犯罪事实。第二天,公安机关将唐冬云刑事拘留。 通报称,唐冬云被抓获后,思思又于1月25日在其父母陪同下向刑警大队反映:其还与梅溪小学三个老师发生过关系:一个是76班的数学老师汤老师,一个是74班的语文老师,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曾老师。 警方通报说,民警通过实地调查,认为无证据证实受害人及其家属反映的情况属实。 理由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受害人及家属反映的嫌疑老师均否认强奸。 二是公安机关调查证实的情况与受害人反映不符:76班数学老师不姓汤而是姓唐,所指认作案地点不是笔录中76班教室,而是71班教室。所指认74班语文老师实施强奸的教室,不是笔录材料中的74班教室,而是76班教室。另调查得知,这名语文老师曾教过她一年的书,她却说没有教过她。所指认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曾老师对其实施强奸,经调查,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不姓曾,而是一名张姓女老师。 然而,对以上警方通报内容,思思及其父母不完全认可。 李春生表示,由于女儿智力和记忆的原因,刚报警时确实搞不清几个老师的姓名和班级,“但你不能因为她记错了,就把她说的事情否定了吧?” 思思说,她向警方提到过外号叫“柏和尚”的唐冬云。“当时警察问我,还有谁(强奸过),我就说了那个老头。”74岁的唐冬云与她家邻村,也曾对她有过性侵。但面对南都记者采访时她的说法是:“只有一次,没有强奸成。” “那一次,是去年11月份,当时我上厕所,老头的家就在旁边,他把我骗到家里抱我,我后来跑了出去,他没有做成。” 对警方材料里,唐冬云交代先后强奸她10余次、每次给5-10元钱的说法,她否认:“没有。” 李春生说,女儿报案后曾被警方带回学校指认强奸地点,“校长让我女儿作假证,还威胁她,让她就说是那个老头。” 思思也称她回到学校后,在操场一个篮球架下,“校长叫我以后对外不要说是老师做的,说是那个老头做的,要不然就不用来上学了。” 但南都记者在梅溪镇中心小学见到校长付奇峰,他对此予以否认。 “指认”失败 “没有这回事。”付奇峰告诉南都记者。 他说,案发后思思回学校有两次:1月18日她被警方带回,那时还没查出来唐冬云;1月22日4个家属带她来,他们一直跟在思思身边。此外再没见过她。 他认为思思的很多话都不足信,“她(指认的老师)前后说了三四次,每次说的老师都不一样。” 梅溪镇中心小学在校男老师有十几人,由于女儿叫不出名字,家长曾要求学校把男老师全部叫过来让女儿指认,但这被校方拒绝。 “我没有这个权力。我把老师都叫过来,你认,万一把老师冤枉了,这个事情不好说。要是你把人打了,人家面子不好过。是真的倒没关系,是假的,人家以后怎么过。”付奇峰这样解释原因。 后来双方各让一步,让思思通过照片对老师进行辨认。付奇峰把学校男老师的照片都找来,但要求家长回避,只许思思一人在场。 “她指不出来。她指了什么呢?她指了一个去年上学期休假,根本就不在学校的老师。我说,这个你不对,他不在学校里面,怎么强奸你啊?”付奇峰谈那次过程。 李春生说,女儿指认完后,校长确实曾经告诉过他,女儿所指认的那个老师是不可能强奸她的。 但思思本人的说法却不是这样。 “当时我指的是汤老师和唐老师,但是那个胖子老师的照片不在里面。”她说。 “校长问(其中一个老师)他有没有做过,我说,做过。然后校长问我有没有证据,我说我当时记得一点。” 这场指认最后以失败告终。 在梅溪镇中心小学,南都记者向付奇峰提出,希望能面见思思所指称的三个老师汤某、唐某和王某,但这一要求被付奇峰拒绝。 校长认为,此事公安机关已有定论,让女孩怀孕的嫌疑人也已归案,因此不方便再去打扰那几个老师。 被校方拒绝后,南都记者拨打过老师汤某的手机。 但一听说是记者,手机那端就挂断了。 记者再次拨打,这回接电话的人自称是汤某的妻子。 她说,自己的老公根本就不认识思思这个女孩,也从来就没有强奸过她。并说这件事对她老公精神和声誉打击都非常大。 她表示,汤某和被指称的另一老师唐某,已就此向法院起诉,认为对方侵犯了他们的名誉权。 她希望媒体以后不要再打扰她的家人。 “鉴定”疑云 确定74岁唐冬云是事件元凶的,是今年2月的一份DN A鉴定。 警方通报显示,2月8日,思思在民警及其父母陪同下,在祁阳县人民医院产科抽羊水样本一份,连同犯罪嫌疑人唐冬云及所怀疑三名嫌疑老师的血样,一起送永州市公安局D N A鉴定中心做检验。鉴定意见为:受害人的羊水与犯罪嫌疑人唐冬云的血样在共有的ST R基因座的分型符合孟德尔定律。三名嫌疑老师的D N A与羊水的DN A进行比对后,均不符。 南都记者拿到了这份鉴定书的复印件。值得注意的是,在永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这份鉴定书中,送检样本对象除了思思、唐冬云和一名陈姓老师外,再无他人。由祁阳县公安局开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所提样本也只有思思、唐冬云、陈某三人。这与警方给南都记者的通报存在差别。 对此校长付奇峰在受访时解释,当时思思指认的三个老师中没有汤某。所以没有抽取他的血样。 所指认的唐某,因为当时去深圳办事,也没能抽到血样。 所指认的另一个老师,家住农村,当时谁也不知道他住哪里,电话打不通,也没能抽取到血样。 鉴定书中的陈某,是学校总务主任,也是该校老师,当时也在调查之列。但思思家人说,他并非思思所指认的老师。 对这份D N A鉴定结果,李春生表示无法接受。“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几个老师都逃避检查?”在他看来,这次鉴定意图明显,“就是拿一个老头当替罪羊。” 他还怀疑当初羊水检验的准确性,据其称,唐冬云跟他家是亲戚,“他把我母亲喊姑姑,如果DN A没错,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不信任还来于思思的一次偶然“目击”。她说,1月18日她被警察带回学校这天,当晚刑警大队在镇上的哑子酒店吃饭,“后来我看到汤老师和几个老师来了,找李队长,拿出四沓钱给了李队长,放在信封里的,李队长当时把钱拿出来看了下。”思思说当时众人在一个房间吃饭,她在房外,门没关严所以能看到。 经南都记者向祁阳县公安局核实,当天办案的确为刑警大队李姓副队长。但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工科长谢海青认为此说法不实:“如果有这种情况存在,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女孩看到?再说这是公共场合,也不可能这样行贿的,我们有调查,结论是这件事不存在。” 谢提供的通报这样回应:经调查,在整个侦查期间,我局办案民警都是在梅溪派出所的食堂就餐,只有1月18号那天晚餐,刑侦大队民警跟派出所的民警在当地哑子酒店吃饭,但并没有跟任一嫌疑人单独吃饭、见面。外界所传办案民警在哑子酒店收了嫌疑人4万元红包一事不属实。 生子留证 4月18日,祁阳县人民法院判处唐冬云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据介绍,对一审判决,唐冬云没有提出上诉。 “那个老头连走路都不方便,怎么可能强奸我女儿?”李春生听闻后愤慨。 据唐的堂弟媳妇介绍,唐冬云是一个深居简出的驼背老人,没有结过婚,一辈子单身独居。他被警察带走后,没有亲人去看过他。 74岁老人致幼女怀孕在坊间也成为争议话题。有人对此质疑,也有人从时间上推算,认为三个老师致幼女怀孕的说法亦不靠谱。并由此怀疑可能另有隐情。 梅溪镇教育管理中心一份声明,也提到时间问题:在思思被查出怀孕后,经医生推算,其正常的怀孕日期应在2012年8月10日左右。而此时,思思正处暑期放假。 思思诉称三个老师强奸她的时间,分别在去年6月、7月和9月。整个8月,思思对南都记者的说法是,“放假在家,没见过他们(三个老师)”,“也没和别人有过”。 在采访时为谨慎起见,南都记者曾让思思父母回避,单独问思思“8月份到底有没有被人侵犯过?”希望她真实作答,她的回答很肯定:“没有。” 也有当地人认为,12岁还属儿童,怀孕本就不正常,也许用一般的常识去分析也不合适。 李春生要求重验D N A,为此又找学校,要求提取三个老师的血样,但这引起校方反感:“D N A已经有结果了,你还要抽老师的血,这是无根无据。” 这期间,当地干部多次找李春生夫妇,劝他们把孩子打掉。并向他们承诺,引产费用由镇上出,此外还给家里三个“低保”指标。 “为了保留最后的证据”,李春生带妻女到隔壁的祁东县躲了一两个月。 5月7日上午9点15分,思思在祁东县妇幼保健院剖腹产下一女,体重6斤,身长50厘米。 在该院开具的出生证明上,母亲12岁,父亲一栏空白。 女婴生下后,李春生多次上访,警方通报中称,“在没有其他证据下状告学校三名老师性侵,并且要求对所生小孩重新做鉴定。” 5月21日,祁阳县公安局为息访,派民警带法医到李家,对思思及女婴再次采血,但未果。 警方材料称,“其父母提出,要先把已决被告唐冬云从监狱提出,并当其面采血后方能对其女及女婴采血,另外所采血样要给他保留一份。还要求进行D N A鉴定当天,要同时让唐冬云到D N A机构中心当面见证。这些要求与有关规定不符,因此采血无法进行。” 李春生则称,这样做是为了保证“不会作假”。“如果这样抽,孩子还(被鉴定)是那个老头的,我就把我的脑袋割下来。” 至今,这场缺乏信任的“拉锯战”仍在胶着。 再指认无果 6月20日,警察再次来李家,将思思带到梅溪镇派出所。办案人员拿出12张老师的照片复印件,让思思辨认。 这次思思指出了那三个老师,“汤某、唐某和那个胖子老师”,并在指认的照片上签字按了手印。 随后办案人员又将思思带到镇中心小学,让她指认“哪个是哪个的房子”,李春生说女儿也全部都指认了。在学校门口,一名办案人员把他拉到一边,“他劝我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了,我说如果我不搞大,你们也不会调查。” 本指望有所转机的李春生,却在7月2日收到警方送来的一张结案证明,“他们说案子已经结了,孩子就是唐冬云的。”李春生没有签字,并愤怒地拦了对方的车。 “我问他们,女儿已经指认了三个老师,为什么没有对他们展开调查?警察说,小孩子说的话不能成为依据。” 而一场诉讼正在到来,7月5日,李春生收到祁阳县法院传票,他因在网上发帖,被汤某、唐某以涉嫌“名誉侵权”告上法庭,8月5日开庭。 这却让李春生充满期待,“我们一直想见那几个老师,这次是个机会。我们全家人都会去,到时就能和他们当面对质了。如果冤枉了他们,我愿意道歉。” 让他稍感遗憾的是,另一个“胖子老师”这次并没有告他。他希望三个老师都能到场,并准备说服他们做DN A检测。 未了的“真相”争议和悬疑之外,处于风暴中心的思思和她产下的女婴,两个“孩子”的未来却一直少人关注。 在女婴出世后,曾有一户外地人找到李家,想出6万元把孩子买走。但李家没有同意。 李春生说,还有人想出10万把孩子买走,但他都没同意。女儿现在没有抚养能力,暂时只能由父母来养。至于将来,现在还管不了那多。 而腹部留下蜈蚣般伤疤的思思,父母已准备让她远走他乡。 “出了这个事,女儿肯定不能再上学了,也不能在家呆了。”父亲说,下一步,他准备带女儿去外地: “有条件就上学,没条件就打工。” 来源:南方都市报 链接: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7/10/content_1891583.htm PS:同样是十二岁,这里讲述一位 女孩被买到东莞接 客的事情,干这种事的人回家看到女儿是怎样的想法?无法想象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信孚要闻(7.2)——10年后,谁来养活中国?

作者: 信力建   1、中国人正越来越养活不了自己:目前粮食供求仅能维持总量上的平衡,上海浙江等多个省份需要依靠其他省份供给,一旦发生灾难粮食供给就有困难。地方为经济发展,对耕地侵占十分严重。虽然每年中央拨款缓解粮食主产区地方政府的财政困难,但专家调查称每年给产粮县8千万补贴被盘剥到县只剩1千万。 2、今年广东文、理科排名前十的学生中的19人,发现有17名高分生来自城市,只有2人来自农村。高分生的家庭背景也非常集中,父母中至少一方为教师、公务员(微博)的达10人,父母均为医生的有1人,父母至少一方为白领的有3人,剩余3人的父母为生意人。(羊城晚报) 3、环保组织 7月1日公开了对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等七个国家的市场上产自中国的中药材产品进行了抽样检测,97%发现样品中含有多种农药残留,甚至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归类为高毒或剧毒的农药,大部分样品农残含量超出欧盟限量规定。 4、科学家首次发现地球在地震之后如何“自我疗伤”。研究称这一过程与人体遭受割伤后的自愈过程类似。地震过程中,地面沿着断层发生断裂,形成一系列锯齿状裂缝。地震过后,流体灌入断裂的断层,就像血液流入伤口一样,逐渐愈合“伤口”。 5、据媒体调查,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奶妈中介兴起,一个奶妈的月收约在8000至12000元。奶妈服务对象不仅是婴儿,还包括做完手术的成人,如果有必要,成人可对着乳头喝奶。一高收入人士证实,朋友圈中喝人奶风气盛行。律师表示,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经营,利用人乳牟利属违法。 6、记者获悉,近日关于中国足球的一份来自高层的指示已自上而下传达到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最高指示明确提出像抓奥运一样抓中国足球的要求。(香港文汇网讯) 7、中国“官民比”如何?以国家公务员局公布的708.9万公务员,除以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的人口总数1339724852,中国“官民比”约为1:188.9,可谓全球“最低”。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认为,把公务员的数量压缩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工作也还是能做好。当然,留下来的要是有能力的人,可以把大家的工资提高一点,工作安排得更合理一点。 8、支付低廉的土地出让金从政府手中拿的科研用地,后“变身”成住宅高价卖给购房者。近些年,北京时常发生这种违规行为,并引起购房者与开发商的纠纷。北京市国土局昨日公布,查出9宗科研项目用地涉嫌未经批准擅自改变用途或违规销售行为,目前正在核查处理。 9、我国正在着手进行第三次经济普查,普查标准时点为2013年12月31日,普查时期资料为2013年年度资料。但国家统计局有关人士和专家均表示困难重重,因大量房产并未纳入住房信息系统。部分官员房产多,也是其中的阻力之一。 10、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股民人均亏损3万多,380多万股民逃离股市。“2013年中国股民压力指数调查”显示,近一半股民甚至认为炒股很丢人,羞于承认是股民,此外,股民压力指数高达66,更有23%的股民处于崩溃状态。 11、中组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共党员总数达8521.7万名,比上年增加252.5万名,增幅为3.1%。按照这一增长速度,中共党员数量几年后就将突破一亿,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人口。 12、正在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1日在此间与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共同宣布,中俄两军将于七月初(7月5日—12日)和七月下旬(7月25—8月15日)举行海上、陆上两场联合军事演习。 13、7月2日上午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俄罗斯质子-M运载火箭在点火升空后发生偏转并爆炸解体。目前俄罗斯航天局正在确定事故发生的原因。据悉,这枚运载火箭搭载的是三颗“格洛纳斯-M”导航卫星。 14、2011年,河南宋庆龄基金会(以下简称河南宋基会)建造的一尊高达27米的宋庆龄雕像,一度被称为郑州郑东新区标志性建筑。如今雕像已被拆除,而河南宋基会在其官网、年报中均未披露。据雕像的一位材料供货商透露,宋庆龄雕像造价在1.2亿元左右。雕像尚未完工就被拆除,谁对善款损失负责?(每日经济新闻) 15、外交部长王毅1日在文莱斯里巴加湾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王毅敦促美方谨慎处理台湾、涉藏、涉疆等重要敏感问题。 16、昨日,华南理工大学政府绩效评价中心发布的《2012年度广东公众幸福指数测量报告》显示,全省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为中山,珠海、佛山、深圳紧随其后,“首善”城市广州仅位居第六位,潮州市则“包尾”。调查还显示,年收入15万~30万人群幸福指数最高,公务员幸福指数最高,失业/下岗人员幸福指数最低,男性幸福指数也略高于女性。 17、【21世纪的教育要带给学生什么?】西方教育以哈佛为例,希望学生毕业后能够:第一独自探索世界。第二建立对知识的好奇。第三具备探询与解决问题的能力。第四能把找到的解决方法与他人沟通。第五培养创造力,用崭新方式看问题。这五条需要我们的教育多多借鉴。(中国教育研究) 18、@香港在线:河南安徽等地多发癌症村。颍上县下湾村不足千人,近200名人查出癌症。2010年,宿州埇桥因癌死亡2150人;沈丘死亡1724人……发展对于这些已逝、或将逝的人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以毁掉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是本质上的倒退;对老百姓来说,保命是第一位的,发展是做梦。 19、@作业本:如果轮奸叫轮流发生性关系,那抢劫可以叫:替对方保管个人财产。受贿可以叫:分享人民群众劳动成果。杀人可以叫:一次性剥夺对方增肥机会。打人可以叫:无偿性为对方放松身体。纵火可以叫:过度性密集取暖。贪污可以叫:收集性私人银行。偷盗可以叫:入户性挑选值钱物品。 20、郑永年《“左派”与中国的命运》:左派向往社会公平正义,这谁都不会否认,但左派所想用的那些方法则只会走向反面,前苏联、东欧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都是这方面的例子。难道中国要重新走一次?很多人现在探讨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是如何解体的,但人们更应当问,如果这些政权不解体,你愿意到那样的社会生活吗?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qmq/article_2013070286723.html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CDT月度视频】七月之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