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员

星联时空|昨晚,徐松岩教授也遇上麻烦了

大概徐教授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被学生羞辱的一天,只靠着一个信息员的名头,就可以通知自己的老师向自己汇报。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我相信徐教授心里一定很难过,没想到只是上个古希腊罗马史,居然也会被这样对待。

阅读更多

中国新闻周刊 | 北京三千吹哨人:一声哨响执法部门半小时到

北京“下沉”城市管理权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本文首发于总第881期《中国新闻周刊》 傍晚,夕照寺笼罩在夕阳里。在它背后的一条小巷,人群熙攘。梁萍正带着她的“百宝箱”巡视。箱子不大,但里面一应俱全,有铲子、抹布、废纸、垃圾袋,还有急救药品。...

阅读更多

新京报 |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

从2012年从事截访以来,牛力抓住了截访的巨大商机,在2014年自立门户,直至2016年成立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构筑起一条包括地方政府、信息员、截访司机、黑保安在内的截访利益链条。...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