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战

【异闻观止】解放军配发新版作战地图 30年来首次全面更换

人民网北京7月17日电 据解放军报法人微博内容称,我军新版纸质作战地图正式配发部队。全军各大单位的新版地图发放工作将于近期完成,这也是我军近30年来首次对单一图种进行全面更换。新版地图充分考虑了不同军兵种对地理信息的需求,采取与国际接轨的地心坐标系,地理信息更加准确,部队的作战筹划更加高效、火力打击更加精确。...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中国这样监听

美国情报机构“监听门”事件引起人们对国家间相互监控做法的进一步关注。德语媒体强调,中国是对内对外均实施电子监控,这在中国政府那里是传统行为。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29日一期《 法兰克福汇报 》刊登一篇记者发自北京的报道指出,对中国政界人士而言,准备被监听是自己必须具备的一种心理的和专业的基本素质,在中国,监听、监控无所不在,内外一致,其原因便在一党专制本身: “在一个强权无处不在、且首先经由监控手段得以体现的社会,人们对何人有权监听何人这一权威的细微区别有着敏锐的感觉。……谁监听谁?在中国,这一问题很自然地被理解为一个权力问题,一个国家独掌权力的问题(在中国,首先是党享有专权),及国家主权问题。谁掌握监听器,谁就拥有主权! “一名政府顾问在党报《人民日报》上这样概括道:‘在数码时代,保障国家信息主权已成为国家主权的新内容。’这一表述既概括了中国的审查和监视机构拥有专权的对互联网的内控,也表达了它(中国)在全球网络战中拥有同其它大国交手能力的决心。” 位于上海的61398“黑客部队”大楼 文章在回顾了11年前中方发现美国交付的江泽民专机被安置了窃听器而中方当时未采取任何报复措施的历史后写道: “今天,(中方的)反应可能会大不相同。不过,中国依然放弃指控美国政府机构直接从事网络间谍行为,相反,它还不断地对自己在技术上的落后表示遗憾。外交关系学院的一名专家写道,‘我们目前的保护措施还很不够,其范围远不及欧洲和美国。军事科学院的一名专家也认为,中国的网络是‘别国操控的目标’。 “此类谦虚的表态符合邓小平‘韬光养晦’的老要求,其义是,不张扬自己的能力,同时又表达了不惜一切代价摆脱技术落后状态的决心”。 天安门 “ 10.28 ” 事件 北京天安门“10.28”事件也引起德语媒体关注。在当局迄今鲜少提供事件背景的情况下,德语媒体在相关报道中不约而同地对中国官方媒体语焉不详的报道提出质疑,强调指出事发地点的政治敏感性。 《每日镜报 》这样写道: “天安门广场是中共权力的象征性中心。毛泽东纪念堂便位于该地;广场北侧,明天早晨举行升旗仪式,紧挨着广场西北侧的是公众不得进入的政府驻地中南海。一再有绝望的请愿人和示威者不惧无数的监视摄像头、人员检查和大量警察的存在,试图在这个敏感的和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举行示威。大多数人在前往该处的路上就遭到逮捕。……在被问到天安门城楼前的这起奇怪事故是否可能是一次恐怖袭击事件时,中国外交部的女发言人以信息不足为由拒绝置评”。 “10.28”事件发生当天 当天的 《日报》 认为,有关方面在事发后的所作所为暴露了当局的紧张和害怕心理: “中国当局担心事件有可能被赋予政治含义的害怕情绪有多大,从审查当局的反应中也可看出。中国互联网上的照片数分钟内便被删去。安全力量还一度扣留了美联社的两名外籍摄影记者,并销毁了他们相机内的摄影底片。游客也被扣下,并不得不交出相机。一名来自美国的女游客通过推特报告说,被扣押两小时后,她才被放人。 “成为鲜明对照的是,消除痕迹十分迅速。事发后,警察在一小时内便大范围封锁了现场,并搭起3米高的遮挡棚。近旁的一个地铁站被关闭了数小时,平时川流不息的长安街上的交通一度停顿。到15时30分,封锁解除。那辆燃烧的车辆和被撞得支零破碎的铁栅栏踪影全无”。 摘编:凝炼 责编:叶宣 [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计算机专家揭示中国网络黑客攻击情况

自今年2月美国的曼迪昂特(Mandiant)公司发表报告,揭露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专门的部队对美国实行网络攻击和窃取美国的军事、经济情报,网络黑客便成为影响美中关系、以致两国领导人会晤时都必谈的话题。胡峻玲是一位计算机专家,她近年来致力于研究美中之间的网络黑客战争,并接受媒体访问,提醒和帮助人们加强网络安全。 记着:我首先想问的是,美中之间网络黑客是一条看不见的战线,这条战线目前的形势怎么样? 胡峻玲:从曼迪昂特的报告可以看到,中国有好几个解放军部队都在从事网络黑客的工作,从人数来说中国超过了美国。美国当然提高了警惕,美国国防部、中央情报局、还有美国国家安全部,都在增加实力。但这需要时间,也许在未来的两年内实力会达到平衡,但从人数、财力来说,中国目前占优势。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技术上美国不会比中国差。 记者:中国一直在说他们是黑客攻击的受害国家,您对他们的这个说法怎么看? 胡峻玲:我觉得夸大其词。也许有黑客攻击了中国的某些网站,贴一些反中国政府的贴子,但是大规模的偷取重要部门的信息,其他国家没有对中国做那么多。相反,中国进入了美国的几乎所有政府机构、商业机构网站,从五角大楼、白宫到纽约时报,从戴尔公司到波音公司,无孔不入。这种范围和规模,我觉得美国受到的伤害非常大,远远超过了中国。 记者:中国的黑客是政府行为,美国的黑客是政府行为吗?还是里面有民间行为? 胡峻玲:美国的黑客很多是民间行为,美国有黑客组织,美国还有黑客大会,美国的黑客可以公开。当然这些黑客认为自己是良性黑客,并不是要窃取资料,而是用他们的技术来发现一些网络技术漏洞。 记者:您觉得中国的黑客主要关心美国的什么,比如他们要窃取什么、瘫痪什么? 胡峻玲:中国人民解放军黑客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攻击海外的人权机构,另外一个部门窃取军事情报,还有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商业公司,分工非常明确。他们从新闻媒体、到谷歌这样的网路公司,到海外民运人士的网站,到美国的军事机构,都进行攻击。 记者:中国的黑客关心美国的国防、商业机密,我倒可以理解,但他们对海外的人权组织,包括民运人士的网站,也进行攻击,这就不是人们所能理解的一般的黑客行为了。 胡峻玲:对。这更证明这是一个国家行为,因为一般的黑客不关心海外民运,而中国政府害怕海外民运活动。 记者:美国的黑客关心中国的那方面比较多呢? 胡峻玲:中国也没有报道他们那些部门被攻击,所以我们也并不清楚。我相信如果是美国国防部的黑客的话,他们关心的肯定是中国的军事部门。 记者:美中两国的黑客攻击是不对等的战争,您觉得战争的前景怎么样? 胡峻玲:美国今年有一本畅销小说,汤姆•克兰西(Tom•Clancy)写的,专门描述未来中美黑客战争。这部小说引起很多美国读者的反响,美国的安全专家也发出呼吁,美国提高了对黑客的重视,美国国会也要立法,所以我对美国还是比较有信心。 记者:我想不起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了,您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胡峻玲:我对中国大陆的听众想说的是:如果想为民主事业做出贡献的话,不要加入中国政府的黑客部门;如果有一技之长,可以用自己的技术贡献给民主事业,因为计算机技术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Solidot | 黑客频繁攻击美国大学

美国的研究性院校都在全世界最开放、最强有力的信息交流中心之列,但它们正在遭受越来越多的网络攻击,大部分网络攻击被认为来自中国。由于黑客很容易通过肉鸡当跳板,因此确切的来源并不十分清楚,也不知道黑客是个人,还是隶属于政府机构。美国的政府官员、安全专家以及学校和企业管理人员表示,中国显然是窃取信息行为的主要源头,但他们很少把具体的攻击归结到具体的人、组织或地方。日益严峻的入侵威胁已经迫使许多大学重新思考他们计算机网络的基本构架及其开放风格,一些大学不再允许本校教授把笔记本电脑带到某些特定的国家。威斯康星大学的比尔·梅隆(Bill Mellon)说,前不久,当他着手检修计算机安全时,尝试入侵的次数让他震惊。 “每天,渗人我们系统的尝试光是中国这一个源头就有9万至10万次,”主管研究政策的副校长梅隆说,“也有大量入侵尝试来自俄罗斯,最近也有许多尝试来自越南,但主要还是来自中国。”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