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码

健康码(Health Code)是自2019年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当局以小程序为载体的定位追踪应用程序,作为个人的电子通行证使用。健康码经读取后可以现实持有人的健康情况和旅行史等大量信息,分红、黄、绿三种颜色,动态显示个人疫情风险等级。然而,大量学者和专家批评该系统成为了一种大规模监控民众的手段,并且逐渐长期化和扩大应用范围。

2022年,大量河南村镇银行维权储户的健康码被“赋红码”,引起舆论热议。这一事件也成为批评健康码沦为控制民众工具的关键证据,被广泛指责。根据《纽约时报》对软件代码的分析发现,该系统不仅可以实时判断某人是否具有传染风险。它似乎还与警方共享信息,为新的自动化社会控制方式设定了模板,在疫情消退后可能会长期存在。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健康码时间馆老大哥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CDT导览】疫情之下的新的道德逻辑:清零为赢?

新冠病毒!新冠病毒!新冠病毒!2020年,面对着来势汹汹却一无所知的新冠病毒,武汉陷入恐慌,中国陷入恐慌:1月13日到4月7日,武汉封城,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全部居民出入需要要出行证。接着,几乎全国都采取这种高度强制的方式来进行防疫,疫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于是,一种新的道德逻辑也由此产生:防疫措施做得过头比做得不够好,不惜一切代价防疫和清零成为一种最高的道德逻辑和行为准则。由此,许多问题开始产生:首先是对“自由”的伤害。面对疫情的恐慌,人们开始主动呼唤数字利维坦,主动要求行政权力甚至是法律来限制公民的基本自由,比如出门的自由,并视为正当;其次,疫情压倒一切的“一刀切”造成的一些次生伤害,有些次生伤害已经超出了疫情本身,却被强行抹杀。

阅读更多

槽边往事 | 先做个人吧

留言区出怪物,按理说我早已适应,但有些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公众号魔都囡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不会用智能手机,你们是不是准备让我去死?》,讲述一位安徽亳州大爷前往浙江黄岩投亲,因为没有智能手机无法出示健康码,不能住店乘车,于是只能选择风餐露宿,步行1000多公里前往。 我在留言区看到了这样两条高票留言:...

阅读更多

【中国哭墙】李医生,是谁偷走了我们的2020?(6月11日)

编者按:6月11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125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阅读更多

鱼眼观察|健康码还健康吗

上个月,杭州为了推动健康码“常态化应用”,捣腾出一个名为“渐变色”健康码的玩意,引来舆论的喝倒彩。对此,鱼眼观察曾转载《健康码开始“走火入魔”了》一文,对此进行了批判。

如今,杭州的风波未了,苏州又惊现健康码的“神操作”。

苏州市最近宣布,将健康码升级为苏城码APP,号称集苏州市民健康码、电子证件照等应用于一体,“一码在手,畅通苏州”。为了普及苏城码APP,当地一些部门采取了各种强推手段,要求市民进行安装,引来部分市民一片怨言。

比如,有市民就反应,原本小区有健康码就可以通行,但现在执法人员把守在小区门口,强制推广苏城码APP,不下载APP不给进小区,导致现在每逢下班时间小区门口严重堵塞。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生我时嫌我多,我生时嫌我少,找工作嫌我老,等退休嫌我小”

【CDTV】中国人民大学女博士生实名公开举报其导师王贵元性骚扰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