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

萝卜网|翻越澳门大学围墙属偷渡行为

@澳门大学住宿学生会DSA: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其围墙可不是随便就能翻越的。翻越此围墙属于偷渡行为!前几天就有人因为翻越学校围墙前往澳门而被边防武警抓获 百度百科:澳门大学新校区于2009年12月20日奠基,预计3年后建成,新校区位于广东省横琴岛东部,与澳门一河相连,背倚葱绿秀美的横琴山,占地1.0926平方公里,比现时的校园约大20倍,建筑面积约82万平方米,可容纳约1万名学生。澳门与新校区之间将兴建一条河底隧道连接,从澳门一方可全天候随时进出校园,没有边检阻隔,非常方便。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川美大学生自慰行为艺术 我在大学里最想干的事儿 没有围墙的外国大学是如何管理外来人员的? 别让大学上了你 所谓行为艺术 无觅

阅读更多

奇闻录 | 盛世一景 9-2

8月21日,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发生首宗“翻墙”偷渡案件。来自广东、河南的4名男子凌晨企图翻越澳大横琴校区围墙偷渡到澳门时,被公安边防武警截获。4人声称偷渡到澳门目的为当黑工,目前4人因涉嫌偷渡正接受进一步调查。事后,澳门大学拉起了如下横幅。 图片 via @0月明千里照平沙0 猜你喜欢 光大玩大发了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屌丝的中国梦 一身系两命 “红太阳”阴魂不散

阅读更多

萝卜网 | 偷渡到欧洲的中国人有哪些故事?

我一共「采访」了13个偷渡来荷兰的中国人。好多都是以聊天的形式,没有太详细的记录,下面的5个人的故事,是我根据回忆整理的,可能有纰漏,欢迎指正。其中名字是我编的。 不希望这个答案被误用,其中几种偷渡办法,现在还有使用。 名字:阿叔 年龄:不详,大约50出头 老家:广东汕头 第一次见阿叔是在一家餐馆,因为打工,每周都能见面,无聊的时候,我就会怂恿阿叔给我讲他的故事,断断续续听了有4个月。 第一次,见阿叔,就觉得他是广东人,个子瘦小,讲着一口广东腔浓厚的普通话,荷兰文只会很基础的。阿叔自己说,来荷兰这么多年了,就从来没喜欢过这个国家。 从第一次来荷兰到现在,阿叔一共待了23年。来的原因很戏剧,和他的人生一样有故事。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大陆尤其是广东沿海地区,偷渡的人非常多。绝大部分都是去英国、美国。荷兰并不是阿叔的目的地,当时25岁的阿叔,在广东乡下的生产队,干了7年的砖瓦匠后,在姐姐的帮助下,准备偷渡去美国,当时阿叔的姐姐已经在美国站稳了脚跟,所以把弟弟也「偷」出来。阿叔当时很欣喜,在打听了费用后,决定走当时很「流行」的西藏线,目的地是美国的芝加哥。 阿叔每次说这些往事的时候,都会点上一支「lucky strike」的香烟,抽上几口后,然后继续。 91年8月,阿叔踏上了去芝加哥的路。偷渡路线,是从广东坐火车到西藏,在蛇头的安排下,和其他同行的偷渡者,换了行头打扮,装扮成来自香港的富商,住进当时拉萨唯一的一座接待外宾的招待所。当然证件都是伪造的。在拉萨住了一晚后,包车去西藏和尼泊尔边境。阿叔说,在西藏的时候,他们特别洋气,穿着西装皮鞋,戴着墨镜,看起来很气派,其实大家都是心里怕的要死,就怕警察查证件。但幸好,没有被查。坐车到达了中国和尼泊尔边境后,蛇头拿出了一批过期的、但是是真的日本护照,分给大家。然后阿叔他们就安全的过境了。 在阿叔过境后,就要交给下一个蛇头。当时的偷渡,可能算是中国最早的「国际贸易」了,从国内到尼泊尔,是由中国的蛇头负责,过了境后,下面的工作就交给了印度尼西亚的蛇头了。然后把前一段的偷渡费用结清,开始下一段「旅途」。当时阿叔让家里人给蛇头汇了钱——1.5w美金。 本来,是从尼泊尔直接飞往芝加哥或者加拿大的温哥华,但因为种种原因(阿叔自己也不清楚),被印度尼西亚的蛇头,安排成,先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然后从阿姆斯特丹飞温哥华,再从温哥华转车去芝加哥。而且要先付一半的偷渡费用,当时阿叔和其他大陆偷渡者都别无选择,只好先让家里汇了1w美金,然后蛇头分别安排偷渡。因为这样,阿叔在尼泊尔待了快有半个月。阿叔跟我说,尼泊尔这个国家很小,也很破破烂烂,他不喜欢。 半个月后,「蛇头」告知阿叔可以走了。阿叔跟我说前一天都没都睡好,上飞机前,他还特意打了个越洋电话给他姐姐,说他要来了。 从尼泊尔去阿姆斯特丹,阿叔没太多惊险,拿的是真的日本护照,很顺利的上了飞机。 在1991年年底,阿叔终于飞到了阿姆斯特丹,按计划,阿叔是要在这里换飞机,再飞温哥华的。但在阿姆斯特丹转机,过安检的时候,阿叔很不巧的被荷兰海关发现了,不是因为护照过期的问题,而是检查的海关人员喜欢日本文化,会一点点日语,但阿叔不会,几下交流后,对方发现阿叔可疑,就和日本大使馆联系,然后就露馅了。 之后,阿叔就被送到了移民局,在监狱待了一段时间,确认了阿叔偷渡的身份。当时并不是直接遣送,在出监狱后,就任由你活动了。阿叔在被放出来后,就去了当时中国人很多的鹿特丹,在那里找了份工,做了1年多。后来就回国了。 关于阿叔的第一段「荷兰之旅」(暂且称作旅行),阿叔自己每次聊起,都很恼悔,觉得当时要是能直接到加拿大,就可以过上「好生活」了,不至于落得现在的地步。 至于第二次来荷兰,是因为阿叔在国内做生意,亏了钱,觉得要不还是回荷兰试试运气,就带着全家(除了一个大女儿),坐飞机偷渡荷兰,那一段就没有太多故事。 在我中断了打工以后,和阿叔就没有了联系,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但愿不要再去赌了。 人物:阿宏 年纪:1983年出生,今年31岁 老家:温州文成 阿宏是我第二次打工的老板。说话不多,但是每次无聊的时候,还是会和我们说说他的故事。 作为家中的老二,阿宏小学的时候,就被家里人告知,以后要出门打工。13岁的时候,小学刚念完,就去学手艺,砖瓦、厨师什么的。 15岁那年,也就是98年的时候,在法国的大表哥说,可以带他了。然后阿宏哥就出门了。 阿宏走的路,是很多偷渡去法国走的。 首先,阿宏取得了去非洲马里的签证,需要去法国转机。然后在马里待了一个月,再从马里返回法国,当时,他们想在法国机场出境,理由是希望能从法国带一些纪念品回国。然后他们到达戴高乐机场后,就顺利出境了。 一共花了10w,走了1个半月。在非洲,阿宏在当地看了不少野生动物,不过就是蚊子多,而且没什么水洗澡。 当时阿宏和其他几个年长的同乡,一起偷渡,还算顺利。只是这条路,现在基本被法国给掐断了。之后,阿宏就在巴黎做了1年的黑工,发现荷兰的收入更高,于是就来了荷兰,一待就是15年。在荷兰,成婚生子,还有了自己的一家不小的中餐馆。 人物:阿杰哥 年龄:32岁,1980年7月生 家乡:浙江文成 阿杰哥,是通过阿宏认识的,当时他说他的一个老乡也是偷渡的,所以就想听听他的故事,就这样找到的他。 基于我现在的认知,绝大部分的温州人,其实老家都离温州市区有3小时左右的车程,有文成的,瓯海区、丽岙镇的。总之,只要是在温州周边的,一般都会说自己是温州人。 阿杰哥就是来自文成的。大约是在2000年偷渡过来的。阿杰哥,家中有兄弟姐妹4人,其他几个全部在欧洲。因为表姐在荷兰,所以来了这里。 关于阿杰阿宏,可以算是温州人闯荡世界的一个缩影。 首先是在家人亲戚的帮带下,走出老家,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在当地,首先找一份简单的工作做,熟悉当地环境以后,就在同乡会的资助下,开始自己的小生意,之后就全凭自己的本事了。 阿杰哥,最早在文成县里,念书念到初中毕业。然后18岁那年(1999年)准备出门了。 由荷兰的亲戚担保,申请到荷兰,申请的明目是亲属探亲。阿杰哥在家学了点手艺(厨师),然后就出门了。阿杰哥是直接从上海出发,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然后在合法落地后,就在亲属的帮忙下,在中餐馆后厨房做黑工。 一般探亲签有效期3个月,之后就属于滞留状态。算黑工。不过阿杰哥自己说,他还算是非常幸运的,一来,阿杰哥的表姐在荷兰,多少有照应;二来,因为是温州人,很多餐馆老板是温州人,所以相对来说,不怎么会被欺负。说起黑工的生活,我后面会说。 大概在3年以后,刚好荷兰移民局有一次大赦,阿杰就向姐姐和朋友借了些钱后,找了律师,申请了一个难民身份。这样算是在荷兰有了一个合法的身份。 我见到阿杰哥的时候,正好在他的新餐馆,是和其他人一起合股的。生意看起来还不错。 人物:阿虎 年龄:35岁(大约) 家乡:福建福清 在和阿杰聊天后,他和说,他知道一个福建人,偷渡的经历很惨,就把他的电话给了我。 我只见过2次面,在答应帮他带东西回国后,他跟我见了面,一次是在他家,一次是在火车站的咖啡店里。 福建福清,大概在中国近代海外贸易史上,能留下一笔。因为有福清人的参与,「偷渡」、「人口买卖」、「贩毒」以及无数的灰色产业,才开始有中国人的身影。 阿虎是在2000年后,偷渡来荷兰的。和温州人互相帮衬不同,福清人习惯单打。阿虎在当地借了15w人民币的高利贷后,偷渡出来的。 这里先介绍一个背景, 在1985年前,中国人想要到欧洲来,一般都是通过在欧洲的老华侨,寄来邀请函,亲属证明,然后给签证,偷渡的不多。 在1986年之后,由于欧洲各国发现,之前来的中国人,全部没有回国,于是各开始控制签证,「蛇头」们开始了他们的青铜时代,通过各种方法,包括假护照、过期护照、或经第三国家借道到欧洲。 但在1995年以后,欧洲各国在无数次上当后,都学乖了,之前的办法行不通了,于是「蛇头」们的黄金时代来了。他们开始由上天改为下地入海,水路和陆路成为了主要的「偷渡」手段。 其中比较出名的是有3条线路。 北线:俄罗斯→乌克兰→波兰/斯洛伐克→奥地利 中线:土耳其→保加利亚/希腊 南线:突尼斯→摩洛哥 其中,北线是最便宜,而且不受影响的线路,而中线和南线因为需要去土耳其和突尼斯的签证,所以比较困难,也比较贵。 阿虎当时就是选了走北线,也是最长最复杂的那条路。 阿虎是1999年11月出的门,费用是借高利贷(借15w,还25w,分3年还清,第一年还10w,第二年还10w,第三年还5w)。 阿虎被「蛇头」带到了内蒙古,在那里越境去了外蒙古,在外蒙古又换车去了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境城市,格卢霍夫。 从国内到乌克兰,大约前后走了有3个月,一路上,先是在外蒙古待了4天,住的是一个二层楼的仓库,十几个人挤在10平面不到的房间里。然后再坐货车,是躲在货车最里面,阿虎哥说,开始很闷很热,后来越开越冷,因为出门的时候,不知道去哪里,只知道有些冷,也没带什么太厚的衣服,为了取暖,大家10几个人挤在一起。一路上,司机偶尔会停下来,「蛇头」会给他们一些面包什么的,但是拉屎撒尿都在里面,不管男女。 大约开了有1个星期,到了俄罗斯的一个不知名的城市。然后,他们被安排到一个大仓库里面,很冷很冷,阿虎哥说,在那里他吃了他人生中第一只老鼠,有点像鸡肉。在那里,这些偷渡者,大概住了4~5天,每天就吃吃土豆、白菜和面包。「蛇头」负责买,他们自己做。阿虎哥说,从楼上看下去,路上都没有人,虽然雪下的很大,但是不好看。再然后,他们被「蛇头」安排到另一辆车,到了一个地方,再换一辆车,这样一直换车,大概有6、7次,换车途中,他们一个女孩子,因为实在晕车,就在一个地方留下了,后来就再没见过。阿虎说,很可能就留在当地被「蛇头」逼迫卖淫了,但这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然后就是到了乌克兰,阿虎哥他们一行人就交给其他「蛇头」了,被安排在乌克兰的一幢破烂房子里住下,房子里还有其他好多偷渡者,有中国,印尼,越南的。他们在那里住了很久,阿虎哥自己也忘了多长时间,后来他们还被允许去当地街上看看。在乌克兰,阿虎哥天天等「蛇头」的消息,天天说,明天就能走,但是一直等,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的偷渡者来,也有偷渡者走,他们也不知道那些人去哪里了。当然,中国人每天聚在一起,就幻想说在欧洲能赚多少钱,钱很容易赚,还了债赚够钱就回国。(当时阿虎哥不知道在乌克兰待了多久,后来推算,大概待2个月左右) 不过,他们是在「地狱」。 女性的偷渡者,基本上都会被「蛇头们」强奸,也有被其他的偷渡者强奸。阿虎说,有一个越南女孩子,不同意,被「蛇头」活生生打的半残,后来被拉出去,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死了扔了。 然后在乌克兰待了很久,阿虎他们被安排上路了。具体是走哪个国家,阿虎自己也不知道,就知道在坐车到了一个片森林后,他们在「蛇头」的带领下,开始翻山越岭。一路上,碰到过野兽,也碰到过捕猎的陷阱,其中一个偷渡的,就被捕兽器扎到腿,本来「蛇头」要把他扔了,后来那个广东小伙子,死死相求,才跟着上路,但腿残疾了。 一路上,阿虎和同行的偷渡者就是吃一些压缩饼干,大约走了3~4天。(这里,阿虎哥说,他们的带路人,之前也是偷渡者,后来发现做这个来钱快,所以就留下来干这个了)。 最后到了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在当地有一辆货车等他们,把他们接到了奥地利。在奥地利,所有成功的偷渡者被关在一个地下室,「蛇头」等他们家里人把剩余的钱汇给过来后,就每人给了一张车票,一点散钱。自己搭车去「天堂」了,阿虎是来荷兰,所以就坐大巴,大约1天后,到了海牙。 到荷兰的时候,已经是2000年5月了,一共花了6个多月在路上。 到现在,阿虎一共在荷兰待了13年,一次也没回过家,每年寄一些钱回国,其他的就在这里赌博或者嫖娼花光了。 人物:阿姐 年龄:30岁 老家:福建三明市 说起阿姐,我心里多少有点难过。 阿姐,是我去一家熟悉的温州人新开的饭店帮忙时候,见到的。 阿姐是2000年的时候出来的,走的也是阿虎走的北线,关于偷渡的经过,我没好意思问,只是听说我在记录这些故事,阿姐就和跟我说了一点点她的故事。 阿姐在国内生了孩子,但是无奈太穷,所以那个时候就想出来挣钱。而当时北线是陆路中最便宜的,所以阿姐走了这条路。 和阿虎不同,阿姐是直接坐飞机去的乌克兰,在乌克兰,阿姐也住进了一个仓库,在仓库住了有1个月,然后,他们坐车去了波兰。不幸的是,他们坐的车被查了,阿姐他们一群人就下车跑,阿姐没跑掉,就被抓了回去,在乌克兰的监狱待了1个月,阿姐说,全部都是偷渡的,在地下的监狱,没有太阳,每天就两顿,还是土豆泥加面包,然后,他们被「蛇头」保释出来,再在乌克兰的仓库待了1个月,之后,阿姐和其他人再次坐车去波兰,这次没有被抓,但是载他们的货车出了事故,同行的一个偷渡者,因为砸到了脑袋,后来被扔在了路边。 到了波兰后,阿姐就和另外一个偷渡者,一起坐大巴来荷兰。阿姐说,一共,花了13w,其中10w是借的。 阿姐在荷兰这些年,基本上都是每天打三份工,早上7点去送菜,送到11点,去中餐馆帮忙,到7点左右,她就睡一会。到11点了,去帮忙打扫卫生。差不多到1点,会去另一家餐馆,帮忙打扫卫生和洗碗。再到3点多,去睡一会。然后周而复始。 阿姐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合法身份,每年赚的钱都汇给了女儿和家人,自己只留一点点在身边。而且自己的孩子也快13岁了,阿姐每次休息的时候,都会看一眼手机上女儿的照片。 据阿姐说,女儿学习可好了,也很听话。 关于黑工生活: 我没有经历,只是道听途说,无法翔实的描述。 目前,据中国人估计,大约有1w左右的黑工在荷兰,这不包括滞留的中国人。至于如何来到荷兰,全部是偷渡,有的是偷渡到荷兰、德国、法国,有的是偷渡到西班牙、意大利的,然后再来荷兰的。 至于过的如何,坦白说,相对正常的生活。 早在10年前,荷兰的法律规定,警察在马路上,是无权要求你出示证件的,但后来几起大的事件发生后,才开始允许警察这样。 工资如何? 基本上,黑工的工资会比合法身份的工人低一点,至于多少,看老板了。 会不会被欺负? 会,但是如果是温州人身处在温州人开的饭馆,那就就好很多,基本上不会有太严重的欺负。当然还是有听到的一些,例如下面这则新闻。1 生活如何? 在荷兰,有几项是必须要求有身份的, 医疗保险 火车卡 交税 银行卡 当然,他们也有办法, 有中医馆,可以去那里看病,虽然贵一点,但还是可以的,除此之外,一些非处方可以在超市购买 可以找有合法身份的中国人帮忙 这个不行,10年前,老板可以找律师打官司,争取一个身份,现在越来越难,而且荷兰的法律比较矛盾,不允许老板雇佣黑工,但允许打官司争取交税权利,而打官司则要通过雇主老板才可以上诉,但如果上诉,就表明雇佣黑工,而雇佣黑工又是犯法的~~~~ 同2。 黑工有机会获得身份吗? 据我所知,越来越难,一是荷兰对于此的政策,越来越苛刻,而且基本没有大赦,二是律师费一直在涨!! 当然20年前,10年前,还是很容易的,除了直接打官司,还可以去移民局申请难民身份或者孤儿身份。当然,因为这个,荷兰还出过一个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2 因为这个事件,直接导致荷兰关闭对中国人申请。 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时期的办法。例如90年代初,2000年后,还有一些人特意把身份改成是来自新疆西藏的少数民族~~~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271537/answer/17915570

阅读更多

台灣新聞 | 大陸男子藏身華航 成功偷渡美國

據《新聞晚報》報導,近日,民航界透露,今年10月有一名中國大陸男子躲藏在台灣中華航空赴舊金山的客機空隙處,一路偷渡到了美國。華航方面否認有內部人員參與該起偷渡事件。 該案發生於10月22日,美國舊金山移民當局在機場發現一名中國旅客持用偽造的護照,便將其逮捕。隨後發現,該男子來自華航台北至舊金山航班,該客機為波音747,共300多個座位。10月21日19:50,該客機曾執飛了上海浦東-台北桃園航線,於當日21:40降落台北,航班號是CI504;當日23:40,又以CI004的航班號繼續載客飛往美國舊金山。 經美方進一步偵訊,該男子並非華航的正常旅客,他由上海浦東乘坐飛機抵達台北機場後,利用地勤人員清理機艙的空隙時間,從空服人員休息室的床鋪隔板,爬入飛機後艙上方的電氣間聯絡通道,躲藏時間長達16小時,非法飛行了1萬1千公里。 當該客機飛抵台北機場,抵台旅客都下機後,華航機組人員曾巡視過客艙,確認沒有旅客後,又由機務人員檢查飛機設備或管道、線路。由於飛機需繼續飛往美國,安檢人員及華航工作人員又進行了第3次巡視清艙,出人意料的是,這名偷渡男子竟然成功躲過了3次檢查。 在客機繼續飛往美國途中,華航空乘人員也沒有發現飛機頂部存在異樣。直至該男子混入旅客走進舊金山機場,企圖闖過美國海關時,才被美方查獲。 民航專家表示,該男子在上海至台北航段應該擁有正常的登機、旅行手續,即購買了上海至台北的機票,得到了前往台北的許可,否則上海浦東機場、上海邊檢、華航的地面服務人員等一系列關卡,不可能允許他進入機場國際出發區並登上飛機。 華航強調公司也是這一事件的受害者,並指出類似事件在其它航空公司也曾發生。2012/12/11

阅读更多

明報 | 大陸漢藏身華航機偷渡美國[21:42]

一名大陸男旅客日前乘搭台灣華航飛機由上海飛抵台北桃園機場後,藏身機艙內,隨機偷渡到美國三藩市。 該名男子乘搭飛機抵達台北後,利用清艙時間從位於後艙的空服員休息室?舖隔板爬入電氣間躲藏,隨機偷渡到美國三藩市。 抵?鶣寣A他因使用偽造護照,遭美國移民局在機場逮捕。美方懷疑可能有華航人員涉案,華航則否認有人員涉案,但已將安全單位主管調職。 (中國時報)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