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拐卖

孙春龙和平工作室|贩婴产业链黑幕

问:办理出生证的这些婴儿,来源是什么?上官正义:正常的孩子出生之后,怎么可能要去花这么高的价格,去买出生证呢?这些孩子,就是买来的孩子上不了户口,所谓的抱养的、领养的孩子上不了户口,他们才会冒这个风险,才会花这么高的价格去买出生证,洗白身份。

阅读更多

新闻哥|正规医院6.6万一张倒卖出生证明,院长:找我就对了

关于这次卧底暗访,哥还有最后一个疑问。上官正义追踪到线上团伙以6万左右的价格贩卖伪造(已查实)的出生证,且客户通过这些伪造的出生证,在四川,云南,河北,陕西等地均已落户。但当地接到他举报的反应令人不免多想。有没有可能,当地也有自己的“健桥医院”和产业链,所以他们才讳莫如深?

阅读更多

每日经济新闻|倒卖出生证明每张赚6万6?湖北襄阳一医院院长被举报

11月6日,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发文称,“湖北襄阳一家医院院长勾结网络中介利用社交平台公开贩卖出生证贩卖婴儿。”医院方面勾结多地网络中介,利用社交平台公开发布办理出生证信息,以近10万价格贩卖出生证等为买来孩子洗白身份。该团伙还售卖婴儿,男女婴价格都在10万以上。

阅读更多

我就是七叔|这条法律,令人强烈不满

嫌犯吴某龙以拐骗儿童罪只判五年。但这已是“拐骗儿童罪”的顶格处罚,而公众认知是停留在“拐卖儿童罪”。一字之差,量刑区别很大。如果把“拐骗儿童”定义成“拐卖儿童”,那你就得有“卖”的证据,工作量会成倍增加。能套上适用的法律就赶紧给判了,降级快速处理,提高公检法的结案效率,最终让个体来承担结果即可,跟烂尾楼还要还贷款本质上是一个意思。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