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苏晓康 | 维园烛光

看到香港这一年发生的一切,以及支联会的烛光有可能不可再办,很多支联会的委员(何俊仁、 李卓人、 蔡耀昌等)都相继因其他事入狱,你情感上有何感受?我说:香港人民做了他们能做的所有努力,而不能挽回沦陷于中共专制的结局,有国际上不可抗拒的因素,我非常难过,其程度与三十年前天安门广场终于被坦克机枪所镇压一样令我心痛。

阅读更多

野夫: 甲午飘零纪事

21世纪已经是第15个年头的冬至前,在中国首都,一场最荒诞滑稽的审判即将开始。不仅人类文明社会的很多大使馆在申请旁听这场野蛮审判,还有各地曾经被浦志强营救过的冤民,冒着各种危险和严寒朝北京赶来。

无数的义人和访民聚集在法院外的街头,而国家的各种警察和便衣也严阵以待,不断有人被强行带走塞进警车。除开他的妻子之外,没有其他亲友获得旁听资格。一些大使馆的官员,在街边守望,却被驱赶和骚扰。

整个世界都在围观,一个泱泱大国对一个坚守道义的律师的迫害。而他的全部“罪行”只是——在微博上发出了七条针对当局和名人的嘲讽和批评。这是21世纪人类社会的一道奇观,除开朝鲜之外,已经很难找到类似的判例。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六四抗命的38军军长徐勤先去世

原中国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于1月8日去世。1989年徐勤先拒绝执行调动部队镇压学潮的戒严令,被开除党籍,并被军事法院判刑,生前长期被软禁在石家庄市。多位经历过六四学运的民主人士高度评价徐勤先少将,并纷纷表示沉痛的哀悼。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从流亡到流浪:六四诗人老木的归途

王龙蒙在电话里听起来很忧郁。他说,是流亡生活加速了这些六四参与者的死亡。这是六四流亡者都忌惮的命运深渊,但这深渊却在不详地召唤他们。在可见的未来,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都难以在中共政权下被平反,六四参与者的流亡者生涯还遥遥无期。

老木似乎也早已预见到自己的归途,提前为自己与天安门广场之间的精神联系立了碑。

老木在作于2009年的《录鬼簿》中写到:

我已经埋得深了,

头上是整个世界的尸骸,

总有青年挖胫骨为横笛轻吹。

我不出来,

我在地铁站里走了一万圈,

一万圈都是黑绢花编织——

走成一个广场,为我自己。

阅读更多

【敏感词库】车牌号含“8964”

9月14日,新浪微博本地博主 @北京人捍卫北京城  的一条揭露车辆逆行的微博,因拍摄到的车辆牌照号特殊(包含8964),图文消息很快在新浪微博遭到“禁评”。...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杀人犯欧金中,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他活着?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