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

图片来自中共共青团官网

共青团,全称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在中国又被网友戏称为“团团”,是中国共产党的青年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团体之一。根据其官网介绍,中国共青团的前身是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在陈独秀和李大钊响应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下于1920年8月成立。后全国性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则于1922年成立。中间有多次改名,最终在1957年改为现名。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等中共大量领导人早期曾在共青团工作过,因此出身共青团系统的中共领导人又被称为“团派”,较为知名的人物有胡锦涛、李克强和胡春华等。

2015年,习近平批评共青团“高位截瘫”。2016年,中共中纪委公开批评共青团“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之后,共青团进行了大规模改革。现在,共青团经常活跃在中国互联网上,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议题,被评论人士指责为“五毛”“网军”。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的研究员费瑞安(Ryan Fedasiuk)在采访中认为,“在中国教育部和共青团中央2015年联合发布指导文件后,中共不但雇佣评论员,也开始依赖大量的志愿者”。共青团被认为领导了大量“青年网军”,替中共做网络宣传。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时间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团中央在广大青少年中进一步深化中国梦学习宣传教育的通知

【编者注】在中国大陆,各地初中会开始组织推荐部分“品学兼优”的学生加入共青团。但在进入高中/中专/职校后,入团基本成为普遍现象,没有入团的学生会成为特例。绝大部分中国大陆学生都会在进入高校前自愿或不自愿地加入共青团。

以下文件内容来自共青团中央官网: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长平:共青团有什么关系?

香港大学学生会内阁选举中,来自内地的候选人叶璐珊被问到是否共青团员,她承认此身份并指港大99%内地同学皆为共青团成员,此乃“好普遍现象”,“不清楚(台下会众的)疑虑”。这在香港再一次成为媒体热点,让很多内地人感到大惑不解:难道共青团员身份有问题吗?在我看来,叶璐珊被质疑的,与其说是共青团员身份,不如说是她作为内地学生所持的政治态度。在被问到对中共执政的看法时,她表示中共为中国执政党,应该看到其成就;当中有不足可作出批评,共产党也作了改正。尽管她表示反对中共干涉港澳事务,但是在香港人看来,她对一个专制政党的基本看法,和中共的宣传大体一样:成就是主要的,大跃进、文革、镇压六四的历史,以及剥夺人权、关押异见人士、压制言论自由的现实,即便有错也只是“不足之处”,而且还可以改正。质疑落到共青团员的身份上,看似找错了靶子,但其实提出了内地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这些政治观点,难道真的就和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共产党员这些身份没有关系吗?或者说,这套从娃娃抓起的政治体系,真的就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形式吗?少先队、共青团是中国惟一合法的少年儿童和年青政治组织。从组织章程上说,人们可以自愿申请参加及自愿退出。但事实上,作为全面控制社会资源的中共的预备组织,它们具有强大的胁迫力量。大凡合格的学生,都应该“积极向组织靠拢”。被组织拒之门外,或者拒绝加入,不会有立即的负面后果,但是在升学、就业方面会有一些潜在的麻烦。比如,一个非团员不大可能成为最重要的班级干部,更没有可能享受“优秀共青团员”等荣誉带来的好处,未来入党也会面临困难——党员是成为绝大多数政府官员甚至报社主编等职务的前提条件。因此,叶璐珊所指99%是共青团员应该是一个事实,不仅港大的内地生,而且全中国大学生都是这样。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希望把这种组织“去政治化”,等同于一个单纯的优生选拔机制,或者视之没有功能但不必冒犯的空架子机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第一,作为排他性的政治组织,甚至惟一的合法组织,胁迫大多数人参加,它的存在本身就剥夺了青少年的政治权利,应该受到谴责。第二,它是一个明确的政治组织,加入时要求宣誓效忠,也始终在进行政治宣传教育,“去政治化”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象。比如,一个公开反对中共统治的青年,是不会被允许加入共青团的。入团身不由己,退团也并非自愿。我在大学时曾提出退团要求,老师代表团组织回复说:“要么你就继续好好呆着,要么就让组织把你开除出去。”我也没有听说过有谁因为不交团费、不参加组织活动而被团组织提早除名。自2005年法轮功组织号召“三退”(指退党、退团、退队)以来,退团更是噤若寒蝉了。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都有类似组织,如苏联共青团(Komsomol)、东德自由德国青年(FDJ)等。历史研究表明,它们都在强化共产专制意识形态、维护共产党极权统治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没有理由把中共领导的共青团视作一个例外。它的极端形式是希特勒青年团(HJ)——这个比较可能会让很多中国青年不满,但是谁也无法否认它们在组织形式上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全国惟一合法的青少年政治组织,号称青年先进组织,胁迫或强制绝大多数青少年参入,进行政治宣传教育,作为统治集团的预备力量,等等。任何组织都不可能洗尽所有人的脑,因此共青团员并不意味着持有相同的政治态度。历史上著名的反纳粹组织“白玫瑰”(Weiße Rose)的领导人绍尔兄妹,也曾经是希特勒青年团的团员。共产党统治结束之后,苏联共青团和东德自由德国青年虽然解散或边缘化,也没有被宣布非法。但是,这些并不意味着,少先队、共青团在中国的存在无关紧要。

阅读更多

中国9省(市)高校共青团网宣员名额分配表一览

:高校共青团网络宣传员向团中央学校部、团省委学校部报送以下四大类信息:
1、学生思想动态。主要内容:(1)每年春季和秋季开学时学生的思想动态;(2)全国两会期间、重要节庆日、纪念日及中央重要会议召开时学生的反应;(3)重大政策特别是与教育、就业等学生有关的政策出台时学生的反应;(4)学生关注的社会及校园热点问题;(5)值得关注和社会思潮及校园思潮。
2、学生舆情信息。主要包括:(1)在重要敏感时间节点、敏感问题上学生的反应;(2)学生对国内、国际重大突发事件的看法;(3)校园突发性事件或群体性时间情况;(4)值得关注的与学生有关的其他动态性信息。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重视意识形态 中办文件要求高校加强思想控制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共中央下发文件,要求全国高校加强意识形态工作,加强党的领导,要求书记校长必须站在意识形态工作第一线。有分析认为,中共加是在逆世界潮流而动。官方新华社1月19号报道,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出的。文件有七个部分除强调要在全国高等院校加强思想意识形态工作的外,还要求各校严把教师聘用政治考核和定期注册制度,实行“一票否决制”。各高校党委书记和校长必须“要旗帜鲜明地站在意识形态工作的第一线”,着力培养一批导向正确、影响力广的“网络名师”。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从去年年中起,中国官方已举行过多次会议,强调加强全国高等院校的意识形态工作,“这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去年中央宣传工作会议后,就传达了习近平的指示,牢牢掌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接着北京开了两个和高校有关的会议,这个文件算是一个继续吧。”近年来,中国一些著名大学的自由派教授成为网络名人,他们的意见受到许多网民欢迎。有部分知名教授被解职,甚至被开除。刘先生认为,中国的毛左派主要集中在三大领域:宣传、理论和高校。他们对高校出现的不同声音非常不满,因此要着力清理高校的自由派教师,“很多高校都加强控制,虽然很多老师口服心不服,但却是是风声鹤唳,搞得大学里都很紧张。”美国南卡州立大学教授谢田就此表示,实际上中国共产党对中国高等院校的思想控制从未放松,最近两年更变本加厉。他估计,中国大学的学术自由空间会越来越窄,“其实中共建政之后从未放松过这方面的控制,中国大学都有党委书记,比校长权力更大。所谓学术自由,或者是教授管学校等等在中国从未落实过。改革开放之后这些年,也从未放松过。”刘先生则认为,这个中央文件虽然调子很高,实际上新内容不多。中共官方宣传和新文件中,只提马克思主义主义,没有列宁和斯大林主义,也很少提毛泽东思想,体现出中共的不自信,“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如何才是马克思的道路,其实一直没有说清楚。实际上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概括起来就两点,一是承认共产党的领导,二是服从共产党的领导。这体现了共产党的不自信。”谢教授认为,随着各种资讯新技术的普及,各种思潮的涌入,中国官方很难全部封锁过滤,严厉控制虽可能有短暂效果,但长期来看,中共的陈旧理论和思想必然被淘汰。(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阅读更多

团中央办公厅关于建立高校共青团网络宣传员队伍的通知

【编者注】共青团中央于2014年3月下发了这份《关于建立高校共青团网络宣传员队伍的通知》(中青办发〔2014〕20号),其中不仅对各高校网宣员数量有硬性指标(本科及以上院校不少于在校生数的1.5%),更是对高校共青团网宣员的工作内容做了详细规定,比如要求网宣员转发团组织指定的内容、按照统一部署参加网上活动、在个人账号上转发和评论“正面内容”、和按要求到指定网站进行跟贴评论工作等。这些工作内容均验证了中国数字时代近几个月来对各大高校及机关单位网宣活动的观察。...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