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女性

【404文库】Belonging Space|救救“被贩卖的她们”:农村精神障碍女性关注小组,正在等你加入

我们志愿发起“农村精神障碍女性关注小组”,希望能在共同关注时事和学习法律政策的基础上,汇集更多资源,持续关注和帮助那些仍深处困境中的农村精障女性,使她们获得应有的人权保障和社会福利救济。我们的初步计划方向包括:个案线索发掘、资料整理、政策倡议等。

阅读更多

回声Huisheng |递交4.5万人联署后,我去方洋洋的村子走了走

在方洋洋的故事里,最令人难过的是,她并不是无人关心,但没有人能够真正保护她,也没有人提供给她真正有用的帮助。村民们提起这一悲剧,难过和愤怒之余,感慨最多的是方家父母“老实”,没有力量和强势的男方家对抗。

但比起身处结构性不公下的个人,警察、村委、妇联……这些对反家暴工作负有职责的部门才是真正应该被问责的对象。在这起案件中,这些部门几乎是缺位的,既看不到他们对预防和制止家暴所做的有效工作,也看不到他们对居民的反家暴意识教育方面有所行动。

阅读更多

水瓶观察|因不孕被虐杀的方洋洋背后,是农村心智障碍女性令人扼腕的命运

近日有两个关于农村残障女性的新闻在网上引发热议,得到大众关注。一个是河北的刘雨晴在住院期间与男护工发生关系以致怀孕引发的一系列纠纷,一个是山东的方洋洋因不孕被婆家(公婆及丈夫)虐待致死案的判决不公。前者主要涉及精神障碍女性的性、婚姻和生育自主权,后者则主要反映了智力障碍女性遭遇家暴的问题。
心智障碍女性通常被认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行为缺乏自主能力,因而其人生的某些重要决定(如婚姻、生育、医疗、维权等)往往被监护人(配偶、父母等)所代理,这些决定更多地体现了家长的意志、父权制家庭的整体利益,而她们自己的意愿则较少受到尊重;另一方面,农村心智障碍女性大多没有职业和经济来源,其生活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家人(也是监护人),所以当其权益受到家人侵害时(比如遭遇家暴),要逃离出来、维权就十分困难。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