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

秦晖: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的若干问题

我们今天社会的两个弊病,一个是公产流失,一个是私产被侵犯。这两个东西其实是同一个罪恶的两面,根本就不是两回事。正是由于我们老百姓的权利得不到应有的保护,所以我们的各类财产都容易受侵犯。个人财产可以随便被充公,公共的财产又随便可以被弄入私囊。所以我经常讲如果有人要问我主张什么观点,集体化和私有化你主张什么?如果真要用一句话来阐明我的主张的话,那么我的主张就是我们应该建立private collective,什么意思呢?这就是民间的集体化,平民的集体化,非官方的集体化。两个人的是集体化,一万个人的也是集体化,但同时也是 private,我们现在缺乏的不就是这个 private吗?包括南街村,南街村到底搞得好不好我不知道,我没去过,但我可以肯定的讲,南街村如果搞得好,他肯定也是一个private,因为他不是强制把南街村的村民扣在里头的。如果南街村是把南街村的村民强制扣在里头不让他们出来的,我不相信这个企业能够搞得好。当然王宏斌先生也说南街村的村民是非常热爱他们集体的。我想大概也是,因为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质就是做了一件事,使老百姓能够有了退出的权利,由于有了退出权,集体如果搞的不好,老百姓就退出了,剩下来的当然搞的比较好的。

阅读更多

笑蜀:新圈地运动把农民逼得走投无路 比城市强拆更不人道

在强拆、血拆等恶性事件此起彼伏的背景下,想都不用想,以扒掉农民房子为主题的新圈地运动,会在当下主流舆论界遭到怎样的迎头痛击。那地毯式轰炸般的文字,让本来一直对新圈地运动颇为反感的我,反而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立场来了:这新圈地运动真的就那么一团漆黑,一丝儿亮光都找不到吗?于是,与我的初衷相反,我居然竭力要从媒体报道中,找到几个“基本正面”的案例。

阅读更多

陕西户县:农民上访乡政府被拘 刑讯挂牌公示游街黑打(组图)

陕西省安康市和富平县分别对土地维权、上访者举行示众事件,正引起中国大陆媒体和网络舆论的猛烈批评。而据本台消息,该省户县也发生同类的情况,七名早前上访乡政府过程中被捕并挂牌示众、游街的土地维权村民经过被关押三个月到半年不等,本周二才全部获释,他们表示,将就此进行申诉。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