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

中国的Facebook?

腾讯近日很低调地推出了一个名为“朋友”的网络服务(也是一个使用独立域名的网站),这是一个与时下社交网站,比如人人、开心等非常类似的产品。与它们一样,目前这个“朋友”上也加载了一些应用,当然,一贯的,以腾讯自家出品为主。而且,我个人以为,未来会有更多的腾讯在QQ这个客户端上的应用,逐步向这个网站迁移。 腾讯的微博,我过去写过一些文章,一向认为是做得不怎么成功的,虽然用户极多,但活跃度并不高。微博这样东西,如果无法在名人战略上取得象新浪一样的成功,那么基本上就是一个点对点的人际沟通工具。而这一点,和QQ这个IM重合度太大。“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这里并肩”这句广告词很有些意境,但不得不说,它没有凸显出微博的特质。 从腾讯的基因来看,其实也不太适合搞微博产品。微博本身是一种很轻的应用,无论是发贴的字数限制,还是它在手机终端上的天然不可过于复杂的表现。但微博如果想要有粘性,就必须还有附着在微博之上的各种应用来吸引用户成为重度用户。对于腾讯而言,一贯的自行操盘必然会导致这个结果:怎么平衡它和QQ之间的关系?如果把QQ上的应用迁移到微博上,那么,微博的未来,是不是比当下如此吸金的QQ,来得更大?这一点,尚是未知数。 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比较有趣的一点是,类twitter的应用(比如新浪微博)比类facebook的应用(比如人人开心),来得更有影响力。这和国外Facebook无论是估值还是用户数量十数倍于twitter截然相反。这,或许是腾讯搞SNS的机会,因为在sns领域,陈一舟那句“社交网站大局已定”显然是说得过早了。 把QQ上的应用向“朋友”上迁移,是不是比微博更大?如果答案肯定的话,那么,腾讯微博作为搅局者的防御性产品,腾讯朋友作为新一轮利润增长点的进攻性产品,这个构架,是可以接受的。 还是要看看Facebook的发展。最近对于Facebook要接管互联网的说法,已经出现。无数商家开始热衷于在Facebook上开设公共主页,或者就直接在上面售卖东西。这样一种迹象,使得SNS的商业模式,其实比微博的,来得清晰。更重要的是,Facebook的确存在一种可能性:某个用户在上面耗费了数个小时,但超链接自始自终就没跳出过facebook.com去。这个所谓的开放平台,其实就商业生态而言,却是单向封闭的(应用可以单向植入进去)。而纯从利益角度出发,这是商业组织最喜欢的一种生态:未来收获是可预期的。 当一个用户的大部分行为在一个SNS中完成后,后者对于ta而言,无疑就是一种web OS。微博产品很难达成这样一个结果,因为SNS的架构事实上更为复杂。腾讯曾经推出过一个域名为web2.qq.com的webQQ2.0版本的网络服务,隐隐已经有了进军web OS的野心。而腾讯朋友,无论腾讯的意图如何,它可能的未来,比腾讯微博,大得多。 腾讯做SNS,和QQ有一定冲突,但冲突并不是太大。QQ重沟通式的传播,而SNS重分享式的传播。Facebook上那个名为“like”的按钮十分之受欢迎,据说目前已经有超过100万家网站,争先恐后向Facebook部署了这种“Like”按钮。而在中国,事实上并不存在中国的Facebook,那么,腾讯来填补这个空白,并非不可预期。 目前而言,朋友这个产品还相当粗糙。但市场机会并非没有(这一点和它要与新浪微博恶斗并不相同)。“朋友”能不能取得爆炸式的发展,完全取决于马化腾的决心。事实证明,马化腾下定决定去做的事,腾讯的执行力,同样非常恐怖。 —— 结束的分割线 —— 刊发于当期《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这里附带说一下腾讯微博的不成功标志。刘翔在腾讯微博上获粉丝超过1000万,腾讯还大张旗鼓地做了个专题,说这是全球粉丝最多的一个人(超过twitter上的名人)。但你得仔细去看看 刘翔的微博 ,再去看看 姚晨的微博 ,前者粉丝千万有余,后者粉丝五百万不到,但前者的“转播和点评”数(腾讯就是合在一起的),与后者的“转发”及“评论”,你就明白,两个平台的用户活跃度,真得差距很大。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 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 我的微博 访问 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一览图 FaceBook, I am shocked! 中国绅士 中国话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微博会不会替代搜索引擎? (15) 热闹的开发者大会告诉了我们什么? (6) 春秋无义战 (9) 大规模结盟:互联网的新竞争态势 (18) 新浪微博:醉翁之意 (19) 微付费时代崛起? (9) 微软的新搜索 (10) 说微博是公厕 话糙理端 (13) 新一轮的版权之争 (7)

阅读更多

你来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TMD2010

云南昆明代表队——他们烧了数量police车【72】;安徽马鞍山代表队——他们万人群体抗(和谐)bao,迫使当局用催泪弹震压【73】;江西九江代表队——他们数千民众怒砸镇政腐,掀翻数十police车【74】;江苏苏州代表队——上千农民在征地拆迁问题得不到解决后,愤起占领了镇政腐大楼【75】;四川内江代表队——上万群众怒砸派出所,暴打局长【76】。以及安徽池州代表队——掀翻市长座驾看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日历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