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贴

美国之音 | 北京发布人权白皮书,维权律师:人权无明显改善

华盛顿 — 中国政府5月14日发布《2012年中国人权事业进展》白皮书,从六个方面介绍中国在过去一年推动人权改善的成绩。有维权律师指出,中国人权状况并没有明显改善。 *白皮书:2012人权迈上大台阶* 这份白皮书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对外公布。白皮书前言部份说,“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各级国家机关的意志和行动”。白皮书说,“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和奋斗,中国的人民生活水平、民主建设水平、依法治国水平、文化发展水平、社会保障水平、环境保护水平,都迈上了一个大台阶。” 对于中国上一年人权状况究竟有没有改善,是上了一个小台阶,还是迈上了一个大台阶。一些为普通民众争权益的律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律师王全章:人权无明显改善* 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章5月14日对美国之音说,通过自己接触的案件和观察,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明显改善。 他说:“我自己办理案件,或者是通过网络渠道获取的信息来看,(人权状况)并没有一个很大的改变。相反,在某些领域官民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烈,甚至更加恶化。” 王全章说,在现有的法律结构和政治结构之下,公民缺少获取基本公平的渠道,同时,政府又单方面追求发展主义的经济模式,各地政府片面追逐经济利益,民间百姓的利益受到最大化的侵害。 中国政府在高调宣称人权改善的同时,实际上已经意识在管理上出现的危机,加大对公民社会的控制。王全章说,各地警方打压同城公民聚餐就是典型的例子。 *维权律师VS公权力*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律师都谈到了律师在维权办案过程中遇到的律师权利和公权力之间的冲突。王全章律师指出,律师履行职责,为公民提供法律服务期间,当遇到另一方是公权力的时候,律师受到限制的情况是非常普遍的,甚至受到更严重的压力。 王全章多次代理法轮功学员维权案件以及维护弱势群体利益,2012年黑龙江东宁县为法轮功学员作辩护时被法官殴打。 王成律师 x 王成律师 *王成律师:公民政治权利无保障* 杭州维权法律人王成同一天对VOA表示,无论从哪个方面谈论人权,都要有基本的政治权利做保障。他认为,过去一年中国公民的这项权利没有任何进展。 王成说:“从人权来讲,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内容,都要以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做保障。如果按照这点衡量,我觉得,过去的一年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没有任何进展。那么既然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得不到保障,相应地来讲,它其它方面的权利我想很难取得什么进步。 ” 王成是公民运动的积极践行者。“废除劳教制度千万人签名”就是他在去年夏天发起的。王成还为江西新余独立参选人刘萍、李思华等提供法律服务,并因此在去年受到新余公安的拘禁、殴打。 王成在一年半之前被停止律师执照。他说,虽然他层层申诉,甚至起诉了国务院,还投诉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但至今没有一个层级给他合理、满意的答复。 *网友调侃网络监督权* 人权进展白皮书在“政治建设中的人权保障”一章中有一段专门论述中国在保障公民知情权和表达权的进展,特别提到互联网的平台作用。白皮书称,“互联网已经成为公民实现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成为政府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途径。” 根据这份人权进展白皮书,截至2012年底,中国网络微博用户规模为3.09亿。来自中国10家最有影响的网站统计,网民每天发表的论坛帖文和新闻评论达300多万条,微博客每天发布和转发的信息超过2亿条。 网友对白皮书中有关互联网重要信息渠道的评价反应十分强烈。有新浪网友对互联网成为公民实现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感到悲哀。有网友发帖说,难怪开始“净化”网络环境了。也有的网友问:怎么没有公布每天的删贴和销号数据? 网名“天堂-与狼共舞”的网友写道:没有真正意义上独立的第三方,监督?随时被消失的屁民能监督?家族黑金你说没有就没有,统计数字你写多少就多少…;连我们违不违法,幸不幸福也是你说的…即使冒死监督了,然后呢?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王思想家 | 百年中国一直有新闻自由

百年中国一直有新闻自由  ——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设立20周年      2013年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设立20周年,联合国2日举行特别活动纪念,号召国际社会行动起来,保护世界各国新闻工作者的安全。     自然就要想到中国的新闻自由问题。有人说中国从未有过新闻自由。我认为这话不对。事实是:从晚清到现在,中国一直是有新闻自由的。仅仅是有时候多、有时候少的区别。     环球时报说现在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这个我不好评论。反正我知道,从新闻自由的角度来说,现在是中国最好的时期。我们来比较一下:       1,晚清的新闻自由     晚清允许私人办报。中国人在境内办的第一份民间报纸出现在1873年,一个叫艾小梅的人在汉口创办了《昭文新报》。 民间大量办报是在戊戌变法时期,一共办了大约100多份报纸,其中有70多家是改良派或改革派的报纸。戊戌变法失败后,一些报纸被查封,但没过几年,进入20世纪,中国又掀起了一个民间办报的高潮,从1901年到1908年,全国各地创办的各类报刊达302种。1906年,仅上海就有66家报刊,出版刊物达239种。     报纸不必理会主旋律。当时毕竟是皇权专制,不可能实行民主制度下的彻底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那时候的政府也没有去控制媒体,强迫全国媒体统一发出一个声音,重要新闻统一用皇家通讯社的通稿,或者只报道正面消息不准报道负面消息;更没有要求媒体必须去赞颂朝廷伟大光荣正确,去高歌君主专制有理的主旋律。     1904年11月,在慈禧70大寿期间,有个叫林白水的记者写了一幅对联刊登在《警钟日报》上,公开讥讽慈禧太后穷奢极欲丧权辱国,全国报纸竟然争相转载。     梁启超主笔的《时务报》,系统全面地宣传变法维新的主张和要求。公开谴责政府,主张报纸的作用就是要监督政府。     天津的《大公报》,北京的《京话日报》,长沙的《湘学报》等,都公然大胆抨击封建君主专制,鼓吹民权思想,提倡民权平等。大量报道负面新闻,反映动荡不安、民不聊生的社会现状。贪官污吏都极为害怕。     《苏报》公开号召推翻政府,终于惹怒了当局,《苏报》被封,章太炎和邹容也分别被判处3年和2年徒刑案,成为轰动新闻界的大案。由于《苏报》是在上海的租界里办的,案子是在租界里审判的,清政府性杀人也没办法。感谢租界。(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144276.html#comment )   2,民国初期的言论自由     武昌起义后,半年的时间里,全国的报纸就从100多家增到了500多家。还相继成立了20多家通讯社。     那时候的报纸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一些地方主政的军政府的临时法律也明确规定保障公民的各项自由,包括言论、新闻、出版、集会自由等,并且是说了就实行的。这一段时间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新闻自由最好的时期,被称作“报界之黄金时代”。     这个黄金时代被袁世凯当皇帝的进程终结了。任何搞专制统治的人都害怕、甚至可以说最害怕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袁世凯想恢复帝制,自然要扼杀言论自由。全国500家报刊只剩下了139家。新闻史上把这一段历史称作“癸丑报灾”。     但袁世凯还是够狠。他颁布了《报纸条例》《出版法》等法律,规定办报要先缴纳(最高)350元保证金,报刊发行前要送警察局备案,并规定“淆乱政体,妨害治安,败坏风俗”等内容不准登载。这些规定在今天看来是太宽松了——交点保证金就可以办报纸;发行报刊要送交备案而不是送审,更不是必须执行宣传纪律;对言论自由限制的规定是“淆乱政体,妨害治安”不行,虽然是弹性的可以任意解释的条款,但比媒体必须按照当局统一指令高唱主旋律要强得多。但这些规定在民国初年的国人看来,已经是相当地黑暗了,他们期望值真高。    袁世凯对许多报纸采取的是用金钱收买的策略。或给报纸资助、津贴,或给报人润笔费、车马费,或请记者编辑吃大盘子。经常收买不动,例如《国光新闻》,当时就猛烈抨击袁世凯的政府,影响很大。袁世凯派手下拿10万元支票到报社贿赂,报社拒之不受。     当时袁世凯想称帝,但报纸上可以登载反对帝制的文章,可以公开与中央意图对着干。特别是上海的舆论界,大都不支持恢复帝制。袁世凯先是派人携带巨额资金与各个报社谈,想用金钱换取报界对自己的支持,但是遭到了拒绝。    袁世凯并没有把报纸变成执政集团的机关报,报纸依然是民办。袁世凯创办御用报刊,也是差遣人走民办的路子。当时的《亚细亚报》是最重要的御用报纸,就是民办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尽管袁世凯本质上是独裁专制的,但他还是顾忌影响的,没有魄力大刀阔斧地把所有的报纸统统没收,改造成权力的喉舌,牢牢占领舆论阵地,制造千篇一律的舆论。(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328072.html )    3,北洋军阀时期的言论自由     袁世凯死后才一个月,段祺瑞就废止了袁氏颁布的限制公民权力的诸多法令,包括《报纸条例》,彻底开放了报禁。政府允许被袁世凯查禁的所有报纸复刊。“限制舆论的做法不适合共和国的国体,对舆论应先采取放任主义,以后视情况再说。”这是北洋军阀政府的掌门人段祺瑞总理在研究开放报禁的国务会议上的拍板表态。     土匪出身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和张宗昌给北洋军阀执政时期留下了摧残新闻自由的大污点和恶名。他们1926年杀入北京时,杀害了两个著名的报人,一个是《京报》社长邵飘萍,另一个是《社会日报》的主笔林白水。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也是共产党酝酿和创办的时期,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共产党的创始人和早期活动家都是在那个时期由办报纸走向政治舞台的。     这段时期,总体上来说要比袁世凯时期好得多,比以后的国民党时期也好得多,比国民党以后更是好得多。段祺瑞功不可没。     1924年5月7日,北京大学生在天安门集会,被军警打伤了几十人,《世界晚报》当天晚上就头版头条报道,严厉谴责政府,问责部长,强烈要求惩办凶手。当时有人甚至可以在报纸上直截了当地指责军阀统治“名为共和,实为专制”。报纸公开与政府作对。    1926年3月18日,共产党人组织北京学生到执政府门前示威,政府卫队开枪打死47人,打伤200多人。这就是著名的三一八惨案。随后,《京报》《语丝》《国民新报》《世界日报》《清华周刊》《晨报》《现代评论》《京报副刊》等大篇幅地连续发表消息和评论,广泛而深入地报导惨案真相,鲁迅、周作人、林语堂、梁启超、朱自清、闻一多等文化名流也著文谴责北洋政府,最终导致内阁总辞职。     如果段祺瑞将言论自由完全禁锢了,要求所有的媒体都必须按照军阀政府的部署发声,新闻工作者也必须由军阀们信得过的在政治上与其保持一致的人担当,新文化运动就不可能发生,文化领域里的巨匠也不会产生。(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489884.html )     4,国民党时期的言论自由      1927年蒋介石执政后,《大公报》发表了《呜呼领袖欲之罪恶》《蒋介石之人生观》等文章抨击蒋介石汪精卫等人。并发表《党祸》一文。 此前,在国共两党刚开始北伐时,《大公报》就发表社评反对,认为北伐是苏俄为了自身的利益挑动中国人内斗,对“国民党自信以武力革命统一中国”表示担忧。《大公报》还对国民党在苏俄的指导下“仿俄式而练党军”表示极端不满,尖锐地指出:“国军私有,民治沦亡。”军队属于党,人民还怎么可能治理国家呢?      《申报》,在国民党执政后“猖狂”向党进攻,说“国民党不再是一个革命集团。”“它谄媚帝国主义,背叛民众。”“已成为革命罪人。” 它还“猖狂”地反对领袖,严厉批评蒋委员长,公开反对蒋的剿匪政策。     抗战后,《世界日报》公然向国共两党提出要求:“国民党还政于民”“共产党还军于国”。    鲁迅在国民党时期发表了大量具有战斗精神的硬骨头文章。    左翼作家包括共产党员如瞿秋白、郭沫若、周扬、矛盾、巴金、郁达夫、老舍、叶圣陶等都可以公开在国统区发表作品。     抗战期间国共两党合作,共产党办的《新华日报》可以在国民党统治区出版发行,     国民党虽然实行了新闻审查制度,不过,检查得不是很严。1945年8月7日,国民党统治区发生了“拒检运动”,就是各家报纸联合行动,不送检就出报,国民党也不在意自己的权威和面子,居然在10月1日废除了新闻检查制度。     当然,国民党对于它认为严重出格的媒体也是要耍淫威的,有时限令停刊1天,有时限令停刊3天。对于它认为太过分的,则不惜使用暗杀手段。比如前面提到的《申报》老板史量才,就是被暗杀的。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国民党查封了共产党报纸,还杀害了共产党的报人羊枣。上海的61位新闻记者居然敢于公开提出联合抗议,各报予以登载。     国民党统治时期是中国近代史上言论自由非常黑暗的时期,但不是最黑暗的时期。(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665385.html#comment )    5,1949年以后的新闻自由      毛泽东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由此得出结论,当时新闻自由。邓亚萍女士说“人民日报60年没说过假话”。    6,今天的新闻自由      有人说今天没有新闻自由,这完全是污蔑。虽然政府不许私人办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但那不等于没有新闻自由。报纸和杂志现在还有几个人看?开放报禁还有意义吗?电台也就开车的时候听。电视则是退休老人的专属。      媒体的影响力,几乎完全是网络说了算。写博客需要政府批准吗?不需要。开微博虽然需要实名制,可也是允许开的呀。至于个别网站删贴封号,那是网站愚蠢的自杀行为,不能说没有新闻自由。      我们在网上抨击贪污腐败,曝光三公消费,怒斥国企垄断,随手拍公车,揭露马三家劳教黑幕,批判红十字会发国难财……这不都是新闻自由吗?      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天赋人权,是一个国家避免人祸的重要手段,是一个民族走向复兴的前提。中国正在复兴,甚至有人都说是大国崛起了,怎么可能没有言论自由呢?大家千万要认清形势,对我们的政府和国家充满信心。   链接: 《公权力干涉言论:法院是唯一合法地点》          《面对网络挑战,央视急了》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阅读更多

法广 | 当今世界: 用中国人创造的财富来控制中国人的思想

法国《解放报》驻北京记者飞利浦 格兰日罗在该报当日的媒体专版上刊登文章,介绍中国政府是使用什么手段对中国社交网络的“反政府”言论进行监控过滤和删除的。阅读此文可以了解中国政府如何动用中国人创造的大笔财富资金,用于监控社交网络和民众思想,也就能够进一步理解“无国界记者”组织将中国等五国列为“互联网之敌”的提法。 法国《解放报》驻北京记者飞利浦 格兰日罗的文章一开头就建议读者:试着在相当于法国推特的中国社交网络上发表一则所谓的“反政府”意见,结果很可能是这条意见在几分钟后就在网络上消失了。像新浪微博这样拥有3亿人的社交网络,每分钟都要发表7万条帖子,中国的网络监控者们如何能够这么快地删除网民帖子呢? 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莱斯大学的研究者试图找到对此问题的答案。格兰日罗介绍了今年3月公布的这一研究结果:在被认为不适合发表而被删除的帖子中,有90%是在一天之内被删的,其中的30%是在上网30分钟后被删的,而5 %的被删帖子是在上网8分钟后就被删的。按照这样的速度来估算,新浪微博就需要4200人来全天做这项删贴的工作。 格兰日罗文章继续写道:使用这么多人来删贴,这是必须要做的。新浪微博的不愿署名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根据网站出现反政府帖子的数量,按一定比例进行罚款。新浪微博就是这样受到中宣部的管制。上述美国大学的研究还发现:每天晚上19点时,网上管制的力度似乎放缓,因为这时正是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时间。同一研究还发现:如果没有对“关键词”的删除,中国政府难以进行有效的网络控制。由于一些“关键词”被管制,一些反政府的意见帖子根本无法上网,这就减少了删帖的工作量。 格兰日罗介绍:由于不愿接受对“关键词”的删除,谷歌两年前选择退出中国。但谷歌仅仅是难得的特例,大多数网络公司被迫接受与中国政府进行软性合作,Skype就是如此。Skype公司专门为中国设计出 Tom-Skype版本,表面上看起来它与Skype原版一样,实际上,Tom-Skype配备有能让中国警察监视网民间对话的功能,也有删除“关键词”的功能。2006年,Skype公司向“人权观察”组织承认:这是为满足中国政府要求而设置的功能。 以上为您介绍的是法国《解放报》驻北京记者飞利浦 格兰日罗的文章。中国网络审查和言论监管还在空前强化,微博实名制从5个试点城市扩展到全国范围,同时覆盖博客、论坛等;用户发布信息网站被保留半年,并为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依法查询提供技术支持。 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的2013年全球网络自由度报告指出:在全球180位在网络捍卫公民权利而被监禁的人士中,有中国的30名记者和69名网民,是全球最多的。中国当局控制着全球最大的数据王国,中国境内所有人以及企业需要上网都只能通过国家控制的公司实现。中国的“防火长城”从2003年开始构建庞大监控体系,监视中国互联网用户对境外网站的访问。“防火长城”还将那些中国当局不希望其国民看到的境外网站内容屏蔽在中国的互联网空间之外。 中国人对于侵吞国家财产的贪官们愈益不能忍受,如果到了不再容忍将自己创造的财富提供给“国家”,用来钳制自己思想言论的那一天,中国的改变才真正开始。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国际组织关注中国互联网监控及新闻审查状况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国际关注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星期二发布全球《互联网之敌2013》报告,再次将中国列为互联网敌人之一。另一国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也发布报告说,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正面临民间的挑战。 3月12日是“世界反对互联网审查日”,总部在法国巴黎、致力维护新闻自由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年度报告《互联网之敌2013》,列出今年全球的5个以互联网为敌的国家:叙利亚、中国、伊朗、巴林和越南。 报告指出,中国当局目前控制着全球最大的数据王国,其日趋严格的“网络防火长城”构建的庞大监控体系,正有效控制着中国网民发表不同意见或访问境外网站。中国目前有30名记者和69 名网民因发布新闻信息遭拘禁,这一数字名列世界第一。 “无国界记者”组织高级顾问道兰茨沙希女士在报告发布当天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中国是我们高度关注的五个被称为以互联网为敌的国家之一,当局通过对民众网络活动等系统性的监控,借此侵犯甚至剥夺了公民的正当权利。我们在‘世界反互联网审查日’发布这份报告,更强调了中国政府的审查手段有悖于人权原则的立场。” 中国当局对互联网信息采取屏蔽、控制的政策已多年名列“无国界记者”组织的年度互联网敌人名单。道兰茨沙希女士指出,虽然中国互联网使用的普及程度近年大幅增加,但与往年相比,中国政府对互联网信息的控制更日趋严格。“无国界记者”的道兰茨沙希女士说: “确实,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微博及互联网使用者,但中国政府的监控政策却一如既往。对与官方不同的观点冠以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而进行无情的打压。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单纯控制信息,而是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公然侵犯。” 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日前也发布了有关中国新闻检查制度的报告,题为《来自中国的挑战:审查与控制变化》。报告强调,中国仍然是全球监禁新闻工作者最多的国家之一,十年前发布的材料至今仍然可用作中国监禁记者的证据。 “保护记者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的协调主管鲍伯•狄茨指出,今天的中国,民众通过互联网能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理解各种信息,并且不在把中国政府的宣传当作新闻。但由于中国传统媒体都由政府控制,并受到官方宣传部门指令的干扰,中国网络经营者所面临的被迫或主动审查的压力日趋强大。 在北京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就此表示:“在全世界范围来讲,侵犯言论自由最严重的国家中国是首当其冲的。首先因为中国的人口数量最大,这就造成了它的规模。共产党一贯在意识形态上的垄断、媒体的垄断以及现在在网络上大肆进行的审查制度,屏蔽关键词、屏蔽海外对中国有批评或不同意见的网站。也就是说,从它的体制到技术手段在全世界都算是做的极致了。”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还指出,由于世界上其他压迫性政权正以北京的模式当作限制本国公民言论自由表达的样板,国际社会必须继续关注中国的情况。特别应该关注中国官方媒体在加快向海外扩张的同时,对互联网信息的过滤以及强制媒体进行自我审查成为常态的可能性。 胡佳认为,中国当局的互联网信息控制政策也同时产生了一种官方没有预料到的负面效果。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使用者在感受到言论受压制的同时,必将奋起反抗: “因为以前只有作家、电影导演还有新闻记者会受到言论审查制度的侵害,但现在不是了。所有媒体上那些微博的成员,只要想发布一些真实的言论,对于政党、对于这个体制贪污、腐败、滥权进行一点点批评或牢骚,都有可能被变成‘转世党’,就是被取消ID、删贴。这不是让人觉醒的过程吗?原来是记者享有的专利,但现在平等啦。那些普通的老百姓、普通的网民们开始从这个角度认清了国家的真相,这就促使他们觉醒了。而且那么多‘转世党’成员他们已经成为捍卫自己言论自由、进而同时也是捍卫这个国家公民整体言论自由的一支中坚力量。”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还指出,中国新领导人虽公开承诺反腐、加强诚信,及限制权力,但在没有新闻自由的情况下,当局对言论和媒体的审查、监控政策只会导致共产党信誉危机的持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Solidot | 研究估计新浪微博审查大军四千余人

新浪微博是中国最大最流行的微博平台,注册用户据说达到了五亿,基本上每个中国网民都注册了一个帐号。不同于西方的Twitter,新浪微博必须承担起审查任务。休斯顿莱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数百万帖子,分析和识别新浪微博审查员(或者叫微博小秘书)的规模和删贴速度。论文(PDF)发表在预印本网站arxiv上。研究人员观察到,三成的删贴活动发生在发帖后5到10分钟内,九成的删贴发生在24小时内。假设新浪微博的一个审查员平均每分钟能阅读50个帖子,那么扫描每分钟涌入的7万新帖子新浪需要有1400人同时工作,假设他们每天工作8小时,那么需要有4200人才能满足审查需要。 鉴于微博API的限制,研究人员主要跟踪了最可能会发敏感帖子的敏感用户组。从2012年7月20日到9月8日,研究人员利用API以每分钟一次的频率搜索3500位用户的时间线,以每四秒一次的频率搜索公共时间线。由于新浪微博不支持匿名查询,所以他们利用Tor隐藏IP后创建虚假用户帐号。他们共收集了238万用户时间线帖子,删贴率是12.75%。考虑到新浪需要处理的大数据集规模,发帖后5到10分钟的删贴峰值,尤其是考虑到删贴无法完全用自动方式处理,新浪是如何做到迅速发现和删除敏感帖子?研究人员提出了六个假说: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