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权利

在人间living|一个高温作业工人死在出租屋里

在第三次调解失败后,刘红侠和女儿等人抱着张公前遗像去市政府大楼门口请愿,立刻被接待了。当天下午,在政府调解员的助力下,家属与杭州湾物流公司签订了赔偿协议,协议没有给家属一份,内容大致是:可能劳累过度,导致其在出租屋内死亡,给予人道主义补偿和精神抚慰金8.3万元。

阅读更多

真实故事计划|人到中年,她们为什么开始送外卖

她们夹在家庭与工作的中间,犹豫、挣扎。外卖平台给她们提供了一种可选项,一次次的跑单送单背后,牵连着诸多人生故事和人生选择。被接纳与被抛弃,同时存在于她们的生活。二选一的人生,可能是选择的自由,也可能,只是命运的无奈。

阅读更多

每日人物|大厂监控风云

监控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如果你试着去问一位大厂人,是否知道或察觉自己正在被监控,不出意外,你会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但如果继续追问:“你是如何被监控的?”或许很少有人能和你说清楚其中门道,“就是一种感觉”。

这可以说是一个系统,也可以说是一种被有意构筑的、森严冷酷的秩序,但称呼为潜网也许更合适——它的规则、处罚、尺度,大部分都存在于猜测中,很多人都感觉潜网存在,但谁来放网、操控、收网,却鲜有人知。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CDT月度视频】七月之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