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

【网络民议】除了侩子手,没有人会怀恋纳粹集中营

Babash:困难是执政者自己造成的。不是放弃专制,搞活社会经济。反而创造出战天斗地的政治神话去蒙骗年轻人,通过政治斗争加上国家意志管理来胁迫年轻人去农村。把一群读书人,在最美好的青春阶段搞去干农活。知识没时间学,农村也不见得搞好。莫名其妙浪费十年青春。咋不见反思错误,反而歌颂浪费的十年呢

楚之歌者: 请不要乱用尊重一词,知青运动是场浩大悲剧,反智的知识与实践倒挂。大冒进带来的工业停滞,流通崩溃。为魔头的任性买单,然后由你个杂种来可歌可泣!把你挂路灯才真正可歌!不泣!

金辰天地:遮掩的是国家经济己全面崩溃了,这是知青的一部血泪史。

阅读更多

环球时报 | 储安平衣冠冢让如烟往事沉淀

单仁平 据无锡《江南晚报》报道,经宜兴当地政府批复同意,储安平衣冠冢在江苏宜兴落成,5月18日上午举行了落成仪式。专程回国参加仪式的储安平之子储望华在父亲陵墓前如此表达哀悼之情:“今天不是一个悲伤的日子,今天是一个纪念、追思和怀念的日子”。...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熊焱发表书面声明驳斥《环球时报》

德克萨斯美军基地担任随军牧师的前“六四”学生领袖熊焱。(图片由熊焱提供)1989年中国六四镇压后被通缉的前北京学运领袖、目前担任美国随军牧师的熊焱近日因母亲病危要求中国当局允许他回国探望。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批评称,熊焱等曾为撕裂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不应带同样政治标签回国。熊焱就此接受本台采访,发表书面声明驳斥《环球时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4月16号发表题为《民运人士要求“回国尽孝”刍议》的评论,署名“单仁平”。评论说,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熊焱要求回国探母,“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也在把亲情搞成迎合西方舆论兴奋点的政治表演。当年的被通缉犯吾尔开希也曾做过为回乡探亲向中国机构‘自首’的表演,总体看,这已成为民运人士既闹回国又显示政治姿态的一个套路。”目前在美国德克萨斯美军基地担任随军牧师的前八九学运领袖熊焱于4月16号当天就此接受了本台记者的电话采访。熊焱表示,4月10号晚间他的大哥通过微信告诉他母亲病危的消息,主治大夫也在电话中亲自告诉他这一消息。鉴于他曾在2013年、2014年两次到中国驻美使领馆申请探亲签证被拒,急于回家探母的熊焱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并透过微信发给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人把这封信发到微信独立评论,引发舆论关注。熊焱说,他本人并没有通过发表公开信“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的意图。“我心里知道,我妈妈是真的到了生命的尽头。她将近80岁高龄,我老哥每天给我发点她在病床上的照片,我在这边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说。我想回去看看妈妈,这是人之常情。并不是我有什么(意图),是因为一个儿子要看奄奄一息的弥留之际的妈妈的这份情感,这是普世的情感,所以引起了人们的同情和关注。”《环球时报》的评论说“从吾尔开希到熊焱,他们曾经在年轻时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并且今天“继续站在中国政治体制的对立面”。熊焱对此评论说:“他说是我们这些学生撕裂了中国社会,我不同意这种说法。1989年明明是邓小平动用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是他撕裂了中国、犯下了罪行,怎么会是学生犯了罪呢?我真的不能接受这种说法,何况我是一个抬过尸体的人。说我们继续反对中国的政治制度,这没错,但我们这些流亡海外的人对中国怀有浓厚的爱国之情。对中国的环境问题、人权问题,我们特别关注,虽然我们的用词有时候激进一点,但我们的心是爱国的。”《环球时报》的评论说“那些当年带着突出政治标签流亡国外的人,不应指望自己能带着同样的政治标签大摇大摆回来。中国社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和代价埋单,他们需要为自己今天的政治选择负责。”熊焱对此评论说:“我很少用埋单这个词。现在是中国人民为中国共产党不明智的政策所造成的环境问题埋单,是中国政府、中国军队和中国的老百姓为邓小平的恶行埋单。”评论还说“回乡的路从来都不是堵死的。一位著名画家在当年的风波之后发表”辞国声明“,出走国外,风云一时。几年之后他改变了态度,通过‘归国声明’展示了自己对祖国发展的认可,经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完整回合。”现在美国纽约的律师项小吉曾在八九民运期间担任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召集人。对《环球时报》“解铃还需系铃人”的暗示,项小吉评论说:“从过去的经验看,确实有一批流亡人士,他们后来陆续回去过。从回去的人的经历来看,有些保持低调,有些可能在申请签证时作出了口头或书面承诺。每个人的态度不同。像当年范曾先生的做法,比较戏剧化。六四屠杀后,他带着女友逃离中国时,比较高调。后来在法国呆了一段时间后,他又高调的回去了。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没有可比性。熊焱先生他仅仅是作为一个美国公民申请中国签证,回去探视母亲。他没有要回去从事任何政治活动。如果中国方面用这个来作为要挟,暗示熊焱先生脱离政治活动或者写悔过书、保证书,我认为这是把简单的探亲签证申请政治化。这正是中国方面所做的事情,把签证申请政治化,而不是熊焱把签证申请政治化,这是颠倒黑白的说法。”熊焱表示,针对中国当局透过《环球时报》发出的要求他“反思”的信号,他只能作出如下反思,就是“更纯洁地热烈地深爱中国,更多关心中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权状况。”不过,他还是很希望回国探望重病的母亲。熊焱4月15号透过电邮致函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李强民,要求获得中国签证,回国探母,目前还没有得到答复。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后,熊焱专门发来对《环球时报》文章回应的书面声明,委托本台刊登。原文请见附件。附件:回应环球时报(熊焱)今天凌晨有好友通过微信转来署名单仁平兄写的有关我想回中国看望弥留之际的妈妈的文章。今晨正好我有军事训练无法集中精力回应。但手机上微信讯号象机关枪一样打来,都是微信友们发来的的短信,大部分建议我要简单回应。首先,幽默地说,我感谢单兄用这么大的媒体“批判我”,而且手下留情。其次,我尊重单兄的思想言论情感,因为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可以有各个不同的声音发出。但是我要与单兄交流一下。第一,当时我写信给习主席李总理时有一个环境背景需要交代:周五晚家兄通过微信电我说妈妈快不行了,主治大夫在电话中亲自告诉我妈妈已到生命的尽头。不仅仅是电话,家兄还发来妈妈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照片。这些照片就是陌生人看了也会唏嘘,何况我是她的儿子?而且是一个让妈妈提心吊胆几十年的儿子,有几十年没有具体照顾过妈妈的儿子。那天晚上就是夜不能寐。有关妈妈的记忆点点滴滴混合着惭愧痛楚的情感汇成难以言说的心灵状况,再加上朋有送来微信图片和诗歌“慈祥的母亲”,又加上“喝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啊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回我离家走,妈妈送儿出家门口,每一回我离家走,一步三回头。”这些加在一起,那心情啊,单兄!你懂的!大约到凌晨四点,给习兄李兄的信就成型了。飞速写下只送几个微信朋友。因为我连续两年申请签证被拒绝,驻军基地离休士顿甚远,所以没有直接去领事馆。但是后来有一微信友送到独立评论,才酿成新闻。如今微信厉害啊!个个通信社人人是记者,时代真的不一样了。顺便说一句您写的文章大陆十几亿人打不开啊!所以,不是您说的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制造压力。至少我主观上不是那样查我历史这是我第一次写公开信。第二,我虽然尊重单兄的言论自由权利,可是真不能同意您说的“他们曾经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单哥哥啊,明明是小平同志命令军队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是小平同志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怎们会是学生呢?这个无法在短文里争论,留待历史作答吧!1989年5月18我在人民大会堂与当时的李鹏总理对话时讲过这句话。第三,你文章中提到“埋单”一词,平时我很少用,单兄,夜深人静时你好好想一想,肯定不是“中国社会为学生的错误和代价买单”,而是中国政府,军队,和老百姓为邓小平的罪行埋单,是十几亿中国人为岌岌可危的自然生态环境埋单哦!好!单兄,你的文章对我寄予同情并手下留情,我谢谢你!我的回应很短不过很真实。有多人问我写个什么反思然后争取回国看妈妈吧,毕竟政府方面都释放了信息。我说,我的反思就是更纯洁地热烈地深爱我的祖国,更多关心祖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权状况。但我也很想回去看看弥留之际的妈妈啊!着大概就是古人所言忠孝不能两全吧!专次敬礼!熊焱2015年4月16日于El Paso,Texas(原标题:熊焱驳斥《环球时报》批评“他曾为撕裂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6期:郑州洪灾:真相是他们在全力掩盖真相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推特账号: 推特小红旗 @Xhnsoc__Redflag
推荐理由:时事讽刺推特账号,口号是“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加速前进”。

“推特小红旗”转发图片

人权组织: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
推荐理由:致力于加强国际人权机制,支持人权捍卫者,以实现人权的保护和改善。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