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危机

德国之声|南海的中国渔民是“民”还是“兵”?

在南中国海争端中,真正出现在冲突第一线的往往不是军舰、战机,甚至也不是海监船,而是一些“普通”渔船。北京方面显然很信任这些“前线渔民”,而这也给其他国家出了个难题。近年来,拥有导弹驱逐舰、航空母舰、核潜艇的中国海军日益引发了邻国的忧虑以及美国的关注。除了这些身在明处的常规军事力量,中国在南海岛礁争端中还有一支毫不起眼、但却作用显著的队伍。他们也同样在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在中国南方的一些沿海地区,当局一直在吸纳渔民加入民兵组织。一些海军官兵在退役后也会成为海上民兵。当然,中国官方对此讳莫如深;因此,外界也无从得知海上民兵组织的规模究竟有多大。与正规的军队相比,这些渔民往往还具备一些优势。他们具有平民身份,出现在争议海域时,也不至于像军舰那般招摇。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的防务问题专家保罗(Michael Paul)在接受德广联采访时指出,一方面,渔船与海监船都能够捍卫中国的海洋权益;另一方面,渔民在争议海域的捕鱼作业,还能对外诠释为“正常经济活动”,为中国的主权诉求创造既成事实。“捍卫国家海洋主权的中坚力量”2013年4月,习近平考察了海南省潭门镇。当地的渔民长年在南海水域捕鱼为生,如今,他们也是最为积极的捕鱼民兵。习近平的到访也彰显了他们的重要性。不过,潭门镇的居民并不愿意向外人过多谈及武装民兵事宜,对于外国记者来说尤其如此。半岛电视台记者曾经在当地注意到有许多人身着统一制服在进行训练;后来,中国方面解释说,这些人都在拍电影。一名叫作王书茂的渔民甚至表示,渔民身穿统一制服是为了抵御阳光的照射,并宣称对海上民兵一事一无所知。而事实上,王书茂是潭门海上民兵连副连长。据中共琼海市委党校网站介绍,“王书茂同志给海军部队提供了周边国家占领我国南沙岛礁的形状、结构以及水文、气象等重要信息”,“先后被海军总部评为’先进个人’、南海舰队评为’先进个人’、海南军区评为’个人三等功’、连续4年被琼海市政府评为’优秀民兵干部’。”他还参与过南沙地区的赤瓜、东门、南熏、华阳岛礁扩建工程,还曾在2012年4月黄岩岛事件期间“身先士卒,指挥他的船只在海上与菲律宾的渔船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的举动“让当时所在附近捕鱼作业的中国船只受到了鼓舞,在他行动的感召下,其他船只放弃生产纷纷加入维权队伍”。2013年4月习近平考察潭门镇时,新华社也刊发过一篇稿件,其中引述了潭门镇党委副书记许德群称,“海上民兵连发挥的最大作用是海上维权。”许德群还强调:“虽然很多渔民民兵没接受过多少教育,但他们都有着深厚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海上维权的大局观;面对敌对势力的威胁,他们能够不屈不挠地斗争,是捍卫国家海洋主权的中坚力量。”紧密合作美国外交杂志《国家利益》撰稿人埃里克森(Andrew Erickson)以及肯尼迪(Conor Kennedy)在调查中发现,自从习近平考察了潭门镇后,海南当地政府明显加大了对海上民兵的支持力度。当局为钢结构渔船提供补贴。与此前只能在近海地区作业的木制渔船相比,新型渔船更大,更重,航程可达2000海里。两名撰稿人指出,这些吃水大约500吨的新型渔船,造价大约500万人民币,其中的政府补贴达180万。而《华盛顿邮报》记者则发现,当局给渔民的补贴远不止于造船费用,还包括油料等其他开支。海南省大约5万艘渔船以几乎免费的价格获得了导航与通讯系统,方便渔民在紧急情况时呼叫海监船的援助。这些措施,都使得海上民兵与正规军事力量的合作更为紧密。2014年春,海监船、渔船、海军舰艇共同参与了对981号钻井平台的西沙护航行动。《国家利益》撰稿人埃里克森与肯尼迪指出,当时,离钻井平台最近的是渔船,而海监船以及军舰则是在外围地带游弋。而在去年秋天之后美国海军的数次“自由航行”行动中,美军舰艇也不断受到中国渔船的干扰。但是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些渔船属于海上民兵。对于美国海军而言,这是一个棘手的难题:并没有现成的行为规则可以适用于同中国渔船打交道。而北京方面也能够很容易地撇清同这些渔船的关系。防务问题专家保罗对德广联指出,大多数情况下,中国海上民兵参与的各类摩擦都不会引起媒体的关注,因此也难以判断此类摩擦究竟有多频繁。但是,越南以及印尼的相关部门对德广联透露,这种摩擦“不断发生”。本周二,海牙国际仲裁庭就南海仲裁案作出了裁决。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国际法专家戴昕昊(Thomas Eder)对德广联指出,由于中国无意让争端升级,因此,北京方面今后还会继续让海上民兵在南海争端中发挥重要作用。

阅读更多

新浪博客|蔡慎坤:南海无战事让谁最着急?

海牙国际仲裁法庭7月12日下午对南海仲裁案做出最终裁决,判菲律宾“胜诉”,并否定了中国主张的“九段线”。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要点:1、“中国对九段线的历史权利没有法律根据”;2、“中国在南沙群岛不拥有专属经济区”;3、“中国在黄岩岛海域侵犯菲律宾的传统鱼权”;4、“太平岛是礁不是岛,仅能宣称12海里领海”。这个结果中国应该早就预料到了,外交部除了重申“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之外,照例是抗议又抗议!最高决策者除了呼吁加强全球安全治理刻不容缓之外,又一次强调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网上舆论特别是移动客户端,充斥着捍卫南海决一死战的声音,甚至断言中美将在南海一决高低,一些主战派甚至编造传播各种动武的消息,搞得口炮党热血沸腾摩拳擦掌,以为遇上了千载难逢报效党国的好机会,诸不知这场戏演到现在,己经接近尾声。7月12日下午4点33分,针对外界将近期南海大规模演训活动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相关联,中国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中国海军日前在南海开展的演训活动,是根据年度训练计划做出的例行性安排。选在这个时间点由国防部发布回应性消息,是为了降低外界对中国军事力量使用的过度反应,避免出现中国武力解决南海争端的猜测。在国防部做出此回应前,网络上关于军方的消息有各种版本,有一条传播极广的消息称引自军方消息人士透露,针对南海仲裁可能出现的不利结果,以及美国可能借有关裁决在南海掀起新一轮挑衅,中央军委已向军方发出“准备作战”的命令,要求军队“不惜一战”捍卫南海主权和领土完整。南部战区已进入一级戒备,南海舰队、火箭军和空军已进入战前状态。表面上看,南海似乎进入剑拨弓张的紧急时刻,美国里根号核动力航母以及多艘战舰正在南海游弋,几艘战舰也在黄岩岛附近逡巡,还有一艘航母在南海不太远处待命。而中国方面也不示弱,南海、东海、北海三大舰队的主力战舰,几乎全都齐聚南海,刚刚进行了大规模军事演习,只等领导人一声令下,好戏就将上演。这一切,其实都是在演戏,既演给国际社会看也演给口炮党看,中美两国在南海根本不可能开战,甚至连擦枪走火的概率都不大,原因何在?中美在南海开战,不仅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也让美国无法想象,两个核大国一旦爆发战争,不可能存在赢家,更不符合两国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为开战煽风点火的媒体专家口炮党要么居心叵测要么不怀好意。过去几十年来,中国与美国的进出口贸易保持稳健增长,中国庞大的外汇盈余也几乎都是来自对美国的贸易顺差。2015年,中美双边贸易额为5583.9亿美元,美国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四大进口来源地。2015年,中美双向投资存量超过1300亿美元,人员往来475万人次。在一份名为《未来十年中美经济关系》的预测报告中,中美将在2022年成为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可以预见,中美两国除了意识形态价值取向不同之外,经贸关系人员往来前景广阔,利益交织越来越紧密。自2005年以来,中国留美学生人数连续十年保持增长。在2013-2014学年,有274439名中国学生被美国高校录取,同比增长38842人,涨幅16.5%。在美国新增的国际学生中,中国学生占据58%左右,中国是美国高校外国留学生最大来源国。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和大大小小的富豪都把美国视为移民的首选地,都把妻儿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一旦中美开战,谁最着急?那些整天起哄喊打喊杀的口炮党,当然希望中美两国开战,但能够影响中国对外决策乃至最高决策者深知中美关系的重要,也很清楚战争的未知性和残酷性。对于中国最高决策者来说,国泰民安才能执政掌权,卷入一场风险极大的战争,很可能危及自身的最高地位。何况耗资巨大的G20会议,还要在今年九月在杭州隆重召开,在这个重要的国际舞台上,最高决策者要尽东道主之谊,显示自己的历史地位,为十九大人事布局打下基础,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之下,中国怎么可能与美国在南海贸然开战?南海无战事让谁最着急?除了俄罗斯,就是《环球时报》、罗援、张召忠等退役将领和一群满腔热血的口炮党。对于这个群体,同样退役的刘源上将在2013年“两会”期间就直言:“作为军人,我又特别需要和方方面面的人士特别是和老百姓说清楚,战争是什么,因为和平时间很长了,这么小的小孩不知道打仗是什么样,其实是很残酷的,代价很大的。可以用别的方式解决的情况下,没有必要用极端的暴力手段来解决。”刘源上将说的没错,南海问题诉诸武力,并不是上策,菲律宾提起国际仲裁,也是试图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一种尝试,我们对这种方式采取“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立场,也表明了我们的态度。最高决策者12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时,传递了清晰的和平信息。“中国一贯维护国际法治以及公平和正义,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国坚定致力于维护南海和平稳定,致力于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欧盟领导人: 中国应遵守国际体系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资料照片)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星期二(7月12日)警告中国应遵守国际体系。中国目前在海洋法与全球贸易行为上与国际社会存在分歧。图斯克在北京参加欧盟-中国峰会时发表上述谈话。他呼吁中国保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并称这项工作“可能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挑战”。星期二早些时候,图斯克在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会晤时说:“我们今天会看到有关南中国海的一项重要裁决。因此让我重复这一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是我们的共同利益。中国和欧盟都必须加以保护,因为这最符合人民的最佳利益。”当天晚些时候,联合国支持的海牙国际仲裁法院宣布,中国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南中国海没有“历史性权利”。欧盟国家还不时对北京的贸易行为提出批评,指责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让廉价商品充斥国际市场,拉底价格,对经济稳定构成威胁。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国际法庭裁决前中国在南中国海军事演习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永兴岛(中国称西沙群岛的岛屿之一)巡逻(资料图 2016年1月29日)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主权争议的海域及岛屿的声索行动升级,在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国称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附近展开为期一个星期的军事演习。分析人士说这次演习的目标是降低国际法庭即将做出重大裁决的合法性。中国海事安全部门表示,这次海军演习将进行到下星期一,在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就南中国海的菲律宾和中国主权争端做出裁决的前一天结束。中国说,演习范围将从海南岛以东延伸整个帕拉塞尔群岛在内的海域。中国当局没有提供更多细节。北京当局一直质疑国际仲裁法庭裁决的合法性。下星期二的裁决被广泛地认为将有利于菲律宾,并有可能去除中国以其“九段线”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提出主权声索的法律基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星期一重申中国的立场说:“仲裁庭无权对有关案件进行管辖,它做出的裁决也将是非法、无效的。”洪磊同时抨击了仲裁法庭,称该法庭是“某些势力的口舌”,并指责菲律宾前任阿基诺政府在三年前提出仲裁的时候“编造谎言”。新加坡国立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区域战略和政治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邓秀岷博士说,在发出这些严厉的措辞后,于本星期举行军事演习的“用意是想表明中国不会屈服于外来的压力”,同时表达中国维护争议海域声索的决心。展示实力邓博士通过电邮回复美国之音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次演习可以作为中国军事实力的展示,同时也表达了中国愿意为了维护国家利益而使用这种(军事)手段。”他还说,中国除了无视这次判决之外,还会为它的政治手腕寻求最大的空间。邓秀岷博士说,中国会进一步集结友邦的支持,破坏这次裁决的可信度,并试图利用经济诱惑影响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淡化这次裁决的影响。中国会极力游说东南亚地区的盟友,阻止它们就这次裁决发表声明,同时对这些国家施行“炮舰外交”,以武力威胁,展示北京的军事实力。中国在六月中旬已向东盟施加压力,使东盟撤回一份对南中国海紧张局势表达深切关注、措辞强硬的声明。这份后来被收回的声明警告说,东南亚地区近期的局势发展“有可能会对和平、安全和稳定造成威胁”。一些评论认为,中国加强了对争议水域的挑衅性的声索行为,但是这次军事演习将在中国控制的帕拉塞尔群岛附近举行,而不是在受争议的、菲律宾部署人员的斯普拉特里群岛(Spratlys,中国称南沙群岛)进行,因此这次演习的选址可能表示中方无意挑起争端。有限挑衅世界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诺特告诉美国之音说:“这些都是推测。有可能只是因为后勤补给的原因而导致演习被限制在这个地区,但也有可能是有意而为。有限的演习可能是一种政治表态,在展示了干预能力和意图的同时,也避免了过度的挑衅。”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