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独立博客未死

Nings 的一篇 博客之尾 引来无数共鸣,一时间,关于博客尤其是独立博客式微的言论甚嚣尘上,似乎独立博客的末路已经来临了。独立博客真的迎来了末路了吗?在我看来,独立博客未死,岂知未死,还活得挺好的,只不过,我们总是以一些自以为是的观念强加给博客罢了。 博客≠微博客 在几乎所有谈及博客式微的言论中,都会把微博客拿出来说事,说微博的用户数怎样怎样,反之,博客又如何如何,于是就得出了同一个结论。 诚然,以国外的twitter和国内的新浪微博为代表的微博客这个新生事物发展很迅猛,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极快的传播速度。但,在我看来,微博毕竟无法取代博客,微博好比零食,随时都可以吃,却取代不了博客这个正餐。 因为,博客的深度和对思维的沉淀,是微博客永远无法比拟的。 数量≠质量 诚然,博客的总体数量有了很大的下滑,这不单单是微博客的冲击,更包括facebook等社交网站的冲击,年轻人大量的放弃博客而投入到社交网站的怀抱,但这并不等于博客质量的下滑,相反,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一个资深的爱好这和优秀的博客。 比如月光博客、小众软件、煎蛋、天涯海阁等等,都是越发展质量越高、读者越多了。当然,也有一些优秀的博客关闭了,比如可能吧、比如晨钟暮鼓等等,但前者是因为被封的原因,后者是因为个人工作的原因,并不是受到其他的冲击。 这就好比之前 百团大战 的时候,大家就纷纷惊呼团购的黄金时代来临了,而随着竞争一些中小团购网站纷纷关闭的时候,大家又说团购的末日到了,其实这只是一个自然的优胜劣汰而已,团购还是那个团购,过冷和过热都是认为造成的,现在只不过是回到一个合理的位置而已。 RSS?广告? 至于Nings用Feedsky和抓虾来举证博客末路就有点牵强了。抓虾是因为Google Reader的崛起和徐易容转战美丽说而造成的,比如另一个RSS 阅读器鲜果就在坚持着日供一卒。 而Feedsky的话题广告的确停止许久了,这也与国内的互联网环境有关,没有了收入之后的Feedsky的服务也不是那么稳定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博客数量在减少,但是博客的口碑价值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广告商的需求也没有因此而减少,所以,剩下来的一些优秀的blog的广告机会反而因此而增多,比如新开的 拿福能 可能就是看中了这样的机会。 结束语 作为一个有着5年博龄的blogger来说,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各方面的认识都大不相同,尽管在博客的过程中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困难,尽管这是一项几乎没有物质回报的事,但,一路都坚持下来了,并且将竭尽所能的坚持下去。 博客也是一样,就算不复往日的辉煌,但他的作用永远不会被湮灭。 国外主机/VPN/SSH合租计划推荐 © 2006-2010 by 望月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 投稿 | 广告投放 | 推荐 相关文章: 不许联想 (0) Tap:一站式自助建站 (29) 围攻新浪微博 (34) 微博客应用前景分析 (22) 关于引用、投稿和翻译文章的一些思考 (15) 为什么博客需要评论 (46)

阅读更多

杜君立:博客时代的启蒙

国家的出现使写作成为一种统治方式,写作必须经过权力的许可,形成了图书审查焚书坑儒文字狱敏感词等等写作灾难,官方垄断的写作构成一种成功的统治技术——宣传——洗脑——愚民。

阅读更多

日本:夜跑文化成形

许多人习惯在夜间慢跑运动,人数超出你我预期,而且有与日俱增的趋势。 人们选择夜跑的一大原因是出于方便,对上班族格外具吸引力,最近在大阪城举办的夜跑比赛里,参加人数就很高。 现居大阪的Kiyoshi即 报名 参赛: 这场比赛要在平日夜间举行,我一开始还怀疑,“会有人参加吗?”,结果参赛人数达到560人,虽然活动场地是在大阪城里,大会还是分为五公里组和十公里组,人们平常无法在星期日参赛,或是根本从未参赛,在这场活动应该会觉得很轻松。 而且夜晚的氛围很吸引人,有些人在晚上比较放松,且周遭环境通常更适合跑步。 Carna[ 说明]自己喜欢夜跑的理由: 因为云层很厚、遮住月光、街道又在省电模式,跑步时有些昏暗,不过却也让我更加专心,夜跑的感觉很好,也不必担心晒伤。 现在还慢慢出现一股夜跑流行风潮,Lafino 试穿 加装LED灯的外套,就是针对夜间慢跑或步行设计。 就休闲角度,夜跑确实有其迷人之处,但若视为一种文化,夜跑和人及社会又有何关系? 一般人们不会将慢跑列入夜生活或次文化,但“ 东京午夜跑者 ”团体却不做此想,他们会在周末深夜在东京街头慢跑,其他人恐怕很难想像,不过在这群人眼中,夜跑是种逐渐形成的文化,而非运动。 该组织发起人已立定远大目标,全球之声也访问Shogo Otani,瞭解这位主办人如何看待这项活动,以及对未来有何想法。 问:你为何成立“东京午夜跑者”? 《Huge》杂志曾有篇专题报导,提到有个组织名为“纽约桥梁跑者”,成员会在夜间慢跑,杂志因此称之为“午夜跑者”,我们也想将这种态度带入东京,因此在今年初成立这个团体。 问:这个组织目的为何? 我们希望在现代东京引领潮流,发展出慢跑的反文化,其中迷人之处并非风格或外貌,而是能够享受自由,在21世纪散播嬉皮心态,重点在于透过慢跑表达“自由”。 问:在东京街头慢跑感觉如何? 我真的觉得很自由,觉得自己活在东京,也明白拥有朋友的重要性与快乐。 问:你希望有多少人加入?为什么? 70亿,我们在这个时代里,需要有这种目标。 问:你希望一年举办多少次活动? 目标是一个月两次、一年24次,未来成员也能参与活动筹备,若活动顺利,未来也许会更常举行,此刻非官方目标是每周举行,官方目标是每月一次。 问:有多少正式成员? 有两名联络人、一位网站管理员、一位文案,目前还在找摄影师及艺术总监,只要敲定人选,组织就会正式运作。 问:相较于纽约的团体,“东京午夜跑者”为何更值得媒体报导? “纽约桥梁跑者”是一群个人,人们基于自身意志,自发性地聚集在一起;“东京午夜跑者”则是种文化,希望传播至世界,所以目标人数是70亿,我们着重于想法和沟通,所以不只是街头文化,知识也很必要。 问:活动有何目的? 组织基本宗旨是“自由”,藉由散播想法及各种联系,希望持续创造新文化,我们的目标没有终点。 校对: Soup 作者 Jeremy Laughlin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埃及:公民媒体的革命角色

最近有部关于埃及革命的记录片,其中 第一部分 主角是博客兼影片制作人Aalam Wassef,着重于網絡影片及其他媒体如何伴随这场人民抗暴行动。 这部记录片由 NarcoNews 网站制作,该网站主要报导拉丁美洲的反毒战及民主议题,今年五月亦曾主办“ 真实新闻学院 ”活动,并在当时推出这段影片。 虽然该网站以拉丁美洲为主,埃及似乎也是今年的焦点内容,有一场活动邀请埃及革命要角 演讲 ,也邀请身在埃及抗争现场报导的 记者 出席。 这段影片希望说明人民反抗运动为何能成功,也追溯自数年前开始的埃及抗争史,Aalam Wassef提到自己从2007年起,便使用假名张贴影片批判政府,以及如何让影片广为流传。 一切并不单纯是运气好,这位博客除了用不同姓名发表文章,也在Google搜寻引擎刊登广告,用尽各种途径让众人得知讯息;当然他也没有错过其他实体世界的媒体。 他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让埃及民众更瞭解各种问题,但直至英国广播公司报导他的故事,他才觉得前总统穆巴拉克( Hosni Mubarak )执政28年之后,此事终于传到国外,而不只是埃及国内能使用網絡的10%民众。这段影片亦有 西班牙文版 。 在其他成功的網絡运动后,人们加入无数埃及民众的行列,共同追求终结这个政权; 下一段影片 于革命爆发前20天出现,或许也是引发政治山崩的另一颗小石头。影片最后有段简短讯息,呼吁所有人和朋友一起在1月25日当天,把头探出窗外,高喊“穆巴拉克下台”,许多人确实照做。 埃及人民期望重建国家的理想还很遥远,民众透过博客、媒体及街头持续努力,Aalam Wassef也在继续制作新内容,包括 两个 YouTube 帐户 、 博客 、 網絡艺术家档案 ,他最后在记录片表示: 我们无法轻易得到民主,那是个永远不会彻底达成的目标…每个人每天早上起床,都得思考这场革命取决于每个人的行动,这是革命成功的要素,每个人都必须觉得,若自己没有行动,民主就会消失,我每天早上都有这种感受。 校对: Soup 作者 Juliana Rincón Parr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菲律宾:政治犯的網絡狱中日记

菲律宾一名艺术家、记者兼社运人士自从遭政府拘禁后,便成立博客,记录自己的监狱体验及想法,他的亲友、其他艺术家、作家和一般民众也运用網絡,四处为他奔走,希望让他获释。 2011年2月13日,亚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准备驾驶汽艇,前往菲律宾东部岛屿萨马(Samar)的偏远乡镇圣荷黑,却遭到 军方逮捕 ,现场人士还取笑他带着电脑去乡间,但他遭指控为地下共产运动领袖一事,却令人完全笑不出来。 前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执政时期,当时共有126人未经司法程序遭到杀害,另有27人失踪,亚哥斯塔被捕时,正在为当地撰写 人权报告书 。 军方讯问他后,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诉,民间团体、作家、艺术家和他的亲友均严正驳斥不实,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他。 亚哥斯塔目前仍监禁在萨马地区的Calbayog市监狱,人权联盟 KARAPATAN 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为止,菲律宾监狱内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总统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独裁时代,菲国政坛便不时出现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运动,执政党长期骚扰、恫吓、甚至杀害批评政府的人士及社运份子,阻止他们争取缩短贫富差距及增加贫民权力。 此次要求释放亚哥斯塔的运动中,民众大量运用網絡工具,这一点与过去相当不同,相较于义大利哲学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监狱手记》,亚哥斯塔的狱中日记定期刊登在 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 博客中。 其中记录许多监狱体验,例如4月13日的文章 提及 : 我可能还没适应目前牢房环境,因此白天几乎无法动笔,闷热程度令人无法喘气,囚室里没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户不到一尺,旁边又是两 座从不停歇的煤炭火炉,外头噪音令人发狂,有时似乎来自青少年,有时却又像僵尸,我和另外11名囚犯挤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让人无法专心、也无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 写道 : 对许多狱囚而言,会面与放风时间都令人无比期待。 会客室大小几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时做为活动空间使用,每间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会客室待几小时,囚犯能趁这个机会透透气,纵 然不是新鲜空气也无妨。囚室内几乎吸不到氧气,尤其在早上十点至下午三点格外明显,故犯人们都很期待每个礼拜一回的会客时间。 博客里也有亚哥斯塔在狱中的 想法 :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羁押之前,我早已觉得自己基于种种目的和原因,和社区关系已变得疏远而模糊,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体运动,为乡村贫农及农村劳工争取权益,这是必然的结果。 脱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其实牺牲很大…其中当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为诗人,我从未遗忘稻田与赤脚孩童的朴实画面,也从未忘记蟋蟀和乌鸦的原始叫声,不过有时在自省时刻,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诗歌。 亚哥斯塔的狱中诗作请见 Ikatlong Sundang: SIPAT 博客。 “释放亚哥斯塔运动”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张贴狱中日记,也建立 網絡连署 活动与 Facebook页面 ,本文撰写之时,已累积788人参与。 这项行动的博客 freeacosta.blogspot.com 中,汇整愈来愈多声明、证词及其他文章,显示活动声势仍在增强,菲律宾争取政治犯获释的路途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5k6998hGw8 校对: Soup 作者 Karlo Mikhail Mongay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 1
  • 2
  • 3
  • ……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