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欧语系

汪丁丁 | 遐想

最近突尼斯和埃及的事变又让我想到了传统与现代这一对范畴。现代生活说到底是“方便”,这是克尔凯郭尔早年就觉察到了的。谁愿意为世人制造不方便呢?他发愿,说他愿意。方便,我以前在介绍戈尔那本书的标题时介绍过,英文涵义很深刻,翻译为汉语则很浅薄,但这也涉及传统与现代的双重性,无奈。方便,和不方便,只看不方便的英文语词,就有深意,仍以戈尔编写的那本书的标题为例:an inconvenient truth.此处两个关键词都只有无奈的汉译:不方便,真相。真相通常使我们不方便,这是真相的本质。可是科学主义者相信,真理(英文也即真相)造福于人类,什么是“造福”?传统与现代,有两种解释。现代的解释,造福,即增加幸福感,也即方便——这一语词的最初定义是:减少努力。宗教家克尔凯郭尔意识到什么问题?不方便反而是造福人类?戈尔为那本呼吁环境保护的书的标题选择了这样一种克尔凯郭尔式的表达,他自己意识到了?还是仅仅因为他使用的是英语从而有了类似集体无意识的宗教感?在人类可能发展任何文文明之前,人类先演化出来“情感脑”,我很难判断是不幸还是万幸。哈耶克相信,传统植根于我们的情感脑。由三种原初情感而道德感而宗教感,这是人类情感的演化史。未来各文明的冲突与协调,必须也只能从这里出发,返回人类情感的演化史,寻求和解,或康德梦幻中的“永久和平”。早餐了,再叙。这一遐想原本是写在“思享家”博客日志里的,但那里服务器休息了,“待审查”,故而转贴在搜狐博客,这里的服务器其实也经常休息(升级或维修),不过今天没问题,直接就日志更新了。更新之后,又读了一遍,意识到我们的无奈的汉译,其实有许多是严复那一代人留学东洋时,从日本人的英语翻译作品中带回来的。所以,我们的无奈,其实反映了日语翻译的无奈。由此想到,西学经典,大约五十年便要有新的译本,不是为了阅读品的市场,而是为了将国内的新思想和新知识融入西学经典。日语何以肤浅?我的日文早已还给老师了,故而只有猜测而已。我的猜测,有些种族主义嫌疑,但我明白我不是。我的猜测是:东亚儒家三国(中、日、韩),只有古代汉语最深刻。为什么?我推测,是因为甲骨文时期,汉语已完全与民间口语分离了。这一分离,在日语和韩语里面,我推测,很晚,至少晚一千年。书面语的本质是视觉的而不是听觉的,故而,它允许基于视觉直观的诸种抽象过程。例如,“意象”之学,例如“表象”之学,例如“意境”之学。所有这些学问,在印欧语系的“语音中心主义”传统里,很难有发展空间。这是脑科学研究报告:母语对情感脑的发育和结构,有塑形性的影响。情感脑决定两方面的脑功能:(1)社会脑,(2)理性脑。 回答网友“小楼玉笙”的评论:严复那一代人,根据我找到的统计数据,清末民初时期,留学东洋的大约1500多人,而留学西洋的大约几十人。主要是甲午之后,情有可原,因为战争表明,东洋人学习西方成功了,与其中国人再去西方学习,不如拿来东洋人的西方经验。故而,我说他们那一代人主要是留学东洋。不过,严复比他们稍早,大约1880年吧,留英。感谢你的更正。      关于制度可以培养负责任或不负责任的政府,我的观察,美国有国会议员,任期可以很长,尤其是参议员,毕生连任的很多。此外,国会与政府之上,还有九名终身制大法官,可判决国会或政府违宪。诸如此类的制度,总统任期虽短,但对社会(选民)负责的主要是国会议员和最高大法官而不主要是总统。新加坡和北朝鲜是“家天下”,也可以有长期负责的政府。类推,独裁三十年的穆巴拉克,比较而言还是相当负责的(试想伊拉克几年一届的政府将怎样表现)。独裁者最终要承担自己行为的全部后果,也就是负责的意思。民主制度是一整套结构,这些结构逻辑互补,缺一而不可。老邓废除了干部终身制,代之以什么制度?当初中纪委和中组部只有权宜设想,没有长远设想。平衡各种力量的结果是按照年龄“一刀切”,逐渐演变为目前的这种干部任期制。缺了监督中组部的机构,又缺了监督中纪委的机构,逐渐演变为无人负责的任期制。      如果目前无人负责的任期制能够被另一套提供更负责任的政府的制度取代,那么,我们关于抑制通货膨胀的想象就将成为现实。否则,一个无人负责的政府的理性行为当然是滥发钞票,因为这样最省力(官僚行为模式:“努力最小化”原则)。哈耶克在1970年代提出“非国家化的货币”设想,或许至今显得令人惊讶,但在未来绝不是不可行的。这一次金融危机之后,2009年以后,布坎南呼吁“赋予货币宪法地位”,因为,货币问题,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里的涵义,始终是民众的购买力问题。民众的购买力问题,当然是财产权利的最核心的部分。试问,你从你的广义产权(生命、自由和产权)获得的收入如果每天都在迅速贬值,你的产权是受到保护了吗?当然不是。这就是布坎南这篇文章的出发点,他追溯产权哲学到洛克,然后他论证:如果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么,纸币的发行权,就不应交给任何一届政府。神圣的东西,只有在宪法层面才可能得到保护。我的遐想是:中国呢?中国人的产权呢? 下一篇: 贴了第二篇才发现人家经理世界的编辑没有搞错 我贴早了一期

Read More

诺贝尔文学奖——欧洲人的游戏

作者: 兔主席  |  评论(0)  | 标签: 诺贝尔文学奖 , 诺贝尔奖 , 文学 诺贝尔文学奖就是个欧洲人的游戏 针对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击败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取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一点有感而发。内容最初发在本人微博上(http://t.sina.com.cn/jeune) 从历史得奖情况看,诺贝尔文学奖基本上是个欧洲人的游戏,尤其是北欧/西欧人的游戏。稍加了解。我们知道这绝非偶然。本文并无意从人文、艺术、价值观等角度展开更深入的联想,仅技术性的统计诺贝尔得奖者的语言。 在众多诺贝尔奖项中,抛开和平奖,其他皆为科学类奖(包括“最科学”的社会科学——经济学),得奖者的成就大致都能采用客观标准进行论断,而唯有文学奖属纯粹的人文领域,基本完全依赖价值判断,而价值判断从根本上是主观的,也不可能超脱文化的影响。 我们知道,文学(包括散文、诗歌、小说等形式)与其他艺术形式的最大不同,乃在于其完全基于文字。而文字又是表现人类情感、逻辑、价值、文化最直接的工具。不同的语言文字,词汇、句法、结构、形式、风格,均有极大差别,而两种语言的距离越远,隔阂也就愈大。譬如,同汉文诗歌或日文诗歌相比,英国人或瑞典人肯定相对更容易接受德国诗歌。原因是诗歌写作的文化背景更相似,更易理解,而从翻译中丢失的文字价值也更少。如果将一个中文古代诗歌翻译成英文,除了意味保留,大部分文字价值都会丢失,且如希望保持文字上的美感,译者还需使用新语言对原作进行诠释乃至重新创造。 因此,文学有不可译的部分。有上层建筑的(文化、价值观等)部分,更有文学的骨肉——语言文字的部分。以下,我们基于语言学中队不同民族语言的归类,对1901-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奖情况进行一个简单的统计(参见附图 http://oi56.tinypic.com/2v2cx7n.jpg),很容易会发现极其明显的规律: (1)日耳曼语族使用群体是最大的得奖群体;使用日耳曼语族(包括英语、德语、挪威语、瑞典语等)的作家合计有52位,占全部107名得奖者的48.6%,即将近一般数目。这完全是可以预测的,因为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单位就是使用瑞典语—而德语、英语、挪威语,丹麦语、冰岛语,这些都是全世界所有语言中与瑞典与最相似的。许多北欧语言相当于我们的地方方言差异,不同语言使用者经过几周的训练就可以互懂。 (2)罗曼语族是第二大得奖群体:罗曼语即拉丁语的日常方言,后来演化成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秘鲁作家略萨即使用西班牙语。罗曼语得奖人数33人,占全体得奖者30.8%。 (3)西欧语言占全部得奖者合计85人,占全部得奖者的79.4%。这里的西欧语言即罗曼语族+日耳曼语族。两者虽非同一语族,但同地理区域较近,过去数百上千年有大量文化交流和语言接触,相比其他语言群体而言,这两个文化群体从语言文字、生活方式到价值观都是最相近的。实际上,许多文明都有丰富的文学遗产和传统,西欧几个国家,占据诺贝尔文学奖压倒性的大多数,并非偶然。 (4)斯拉夫语族构成第三大得奖群体:得奖人数11人,占全部得奖者10.3%。斯拉夫语族的使用者位于东欧,过去数百上千年受到大量西欧文化的影响,同属欧洲基督教文化,其中拥有4名得奖者的波兰语更是长期处在德国影响之下。相比其他主要语言群体,距离欧洲文化都更相近。因此,斯拉夫语族排名第三完全可以预料。 (5)印欧语使用者占获奖者中的压倒性大多数::除了上述语言外,还有其他两种印欧语。希腊文化是西欧文化的一部分而且希腊语在语汇上对西欧语言有极大影响。希腊国家很小,人口不多,但有两位得奖者;另外孟加拉语使用者一位,即泰戈尔,他在英殖民文化下成大,在英国本土接受过教育,使用孟加拉语写作。语言角度,孟加拉语为古代梵文衍生而成,与欧洲语言同源,同属印欧语系。最后统计得出,文学奖得奖者中,印欧语使用者共计99位,占全部得奖人数的92.5% 综上可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集中在欧洲,且主要集中在与瑞典的语言文化比较接近的北欧。所以可以说基本就是个北欧国家的游戏。 上面的数据是我临时统计的,或还有不准确之处,但大趋势如此。而据此规律,仅从得奖者使用语言分布的历史情况,我们在不去读略萨和村上春树两位作家的作品时,就应该可以推测,由于存在语言及文化的先天优势,使用西班牙语的略萨击败使用日语的村上春树,取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概率更高。 并不是说使用日耳曼语族/西欧语言之外的人就无法得奖,而是说,写作者可能需要更精彩的内容、更深刻的内涵,更华丽且能够传译的文字,更大的影响力,来克服语言隔阂。所以,如果想提升得奖机率,最直接的办法是使用北欧人熟悉的语言写作。而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你使用的语言与北欧/西欧语言距离越远,得奖的机率越低。 另外,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分析: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主的国家分布与这些国家的人均GDP也应当呈正相关关系。人均GDP越高的国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几率越高。大家可以尝试统计一下。如果是这个情况,也极其容易给出解释:先不谈文学内涵或价值观层面的主观因素,只谈客观因素——你所处的国家的经济实力越强,对内而言国内读者基础更多,出版业更发达,影响越大,对外而言文化影响力、辐射力也越强,受到国际关注的可能性也更高。 因此,,诺贝尔文学奖,文学内涵固然是一个因素,但文学使用的语言平台及所处国家经济水平、文化影响力都是很关键的因素,其作用不亚于,甚至可能显著高于文学作品本身价值与内涵的作用。因此,出于可以理解的结构性因素,诺贝尔文学奖是有相当局限性的。中国作家能够取得这个奖项固然好,但即便取不得,也可以这样理解,就是汉语作家可能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或得到加倍的运气,才可能克服各种结构性障碍,取得这一成就。(当然,政治也是一个因素,就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中了)。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兔主席的最新更新: 推进政改的阻力与契机 / 2010-10-12 22:27 / 评论数( 11 ) 全国哀悼日引发我们思考的五个问题 / 2010-08-15 13:18 / 评论数( 27 ) 反郭德纲三俗所带出的三个维度问题 / 2010-08-09 10:56 / 评论数( 9 ) 世博会在中国举办其实是现阶段的最优选择 / 2010-07-29 01:12 / 评论数( 7 ) “粤语保卫战”背后的荒诞与可悲 / 2010-07-21 01:03 / 评论数( 14 )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