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

网曝美驻港总领馆帐号遭新浪微博禁言

李开复今日在微博爆料,称@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 的官方帐号正遭到新浪禁言。就在两周前,包括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在内的四大微博同时封杀了以“卖萌”著称的朝日新闻中文网官方帐号。由于新浪微博曾于去年7月彻底封杀了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的认证帐号,因此也有不少网民为驻港总领馆微博帐号未来的命运而担心。 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曾于上周公布研究报告,指换届后的新领导班子对网络控制变本加厉,“通过各种手段进一步限制言论流通”。 @李开复:今早 @美國駐港總領事館...

阅读更多

BBC | 美国会敦促奥巴马就六四问题向中国施压

魏京生(左)和柴玲(右)应邀出席了美国会听证会。 在中国政府残酷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24周年之际,美国国会周一(6月3日)举行听证会,呼吁奥巴马总统在会见即将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就人权问题进行严肃交涉。 众议员史密斯要求奥巴马总统必须严肃认真地就中国政府践踏人权问题同习近平进行交涉,而不应只作蜻蜓点水式的表面文章。 他说,如果一个政府可以残暴镇压本国民众的民主要求,人们怎么能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相信这样的政府? 被邀请参加国会听证会的包括流亡的中国异见人士魏京生、柴玲和杨健利。 魏京生说,他相信,六四问题只有等到共产党倒台之后才能真正得到解决,才能被追究罪责及赔偿。 柴玲和杨健利都呼吁奥巴马总统在本周会见习近平时,不应只着重加强经贸关系,更应当关注人权问题。 美国国务院上周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骚扰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幸存者与支持者。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美国政府年复一年地发表类似声明,是对中国内部事务的粗暴干涉。 鉴于六四问题在中国仍属禁区,洪磊的声明甚至没有出现在新华社的中文网站和外交部的网站。

阅读更多

BBC | 六四24周年前夕佩洛西促北京释放政治犯

佩洛西呼吁北京立即无条件释放包括刘晓波在内的所有政治犯。 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在“六四”天安门事件24周年前夕发表声明,要求北京立即无条件释放包括刘晓波在内的所有政治犯。 佩洛西在书面声明中呼吁称,中国政府应“立即和无条件释放所有的政治犯,其中包括刘晓波,世界上唯一一名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佩洛西表示,“24年前,当中国学生、工人和市民和平集会并呼吁当局加快改革和打击腐败的时候,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遭到屠杀。” 她说,时至今日,任何提及1989年六四事件的话题都受到中国当局的审查,六四事件受害者和家人仍然受到当局的迫害和监禁。 声明 佩洛西指出,中国和西藏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改革努力继续遭到中国政府的打压,“在这个六四周年纪念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英雄将在香港和世界各地得到悼念”。 佩洛西赞扬了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勇敢地争取与中国领导人对话,而她们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也促请北京坦诚公开当年镇压的真相,停止迫害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并不再干涉他们的公开悼念活动。 六四事件中,一名男子在长安街头只身挡坦克(资料照片)。 以敢言著称的佩洛西议员长期关注中国人权并经常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1991年,担任议员不久的佩洛西曾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横幅写着“献给中国民主事业牺牲的烈士”,她为此曾被驱逐出境。 佩洛西还以陈光诚事件为例强调说,中国官员虐待及威吓维权活动人士的家人,这种新趋势令人担忧。她认为,敦促中国当局保护维权人士及其家人,应当成为维系美中关系的一个优先考虑因素。 “良心” 佩洛西的声明最后指出,我们的良心将永远铭刻上20世纪最令人难忘的一幅画面——那就是一名男子在街头只身挡坦克的画面。 佩洛西说:“今天,天安门精神活在那些在中国和海外继续抗争的人们的心中。” 在佩洛西的声明发表之前,美国国务院此前亦在六四事件24周年前夕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停止对六四参与者的迫害,并尊重普世人权。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通过新华社发表英文声明回应称,美国应该“立即改正错误,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以免破坏中美关系。” 他说,中国就1989年的事件早已有“明确的结论”,希望美国摒弃政治偏见,正确看待中国的发展。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美国会64听证会吁奥习会谈人权

华盛顿 —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涉及人权事务的小组委员会6月3日就24年前的64天安门事件及中国人权等问题举行听证会。听证会上,主持人和作证人士呼吁奥巴马总统在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加州举行峰会时严肃提出人权问题。   在64事件24周年前夕举行的听证会吸引了一百多名听众和多家媒体与会。主持听证会的克里斯.史密斯众议员是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关注全球人权事务的小组委员会主席和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   *纪念6.4  促奥习讨论人权问题*   他在听证会上致辞时说:“今天和这个星期,世界在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的抗议,这次抗议当时是个梦想,现在还是梦想,世界向一群非常勇敢的中国妇女和男人所作的牺牲深表敬意,他们敢于为所有中国人要求基本人权。”   史密斯众议员还呼吁奥巴马在会晤习近平时严肃提出中国人权问题,以及仍在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和他妻子刘霞被剥夺自由等多项违反普世价值的问题。   老资格中国民运领袖魏京生、前北京天安门学生运动总指挥柴玲、天安门学运参加者和幸存者、民权团体公民力量创建人杨建利、时代杂志驻北京分社前社长戴维.艾克曼和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出席听证会作证。这些证人重点就天安门民主运动24年后的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现状、未来走向和64事件的最终解决以及美中关系等相关问题做了陈述和分析,并发表看法。   *魏京生:国际压力可助中国人权改善*   魏京生表示,10多年前,美国的人权外交给美国在国际上树立了良好形象,但是在中国被授予最惠国待遇后,那里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他认为,北京政权用机枪坦克镇压和平示威的学生和民众24年后,六四事件仍然是现实问题,不是历史问题。   称自己仍是中国正式公民的魏京生注意到,很多人认为64事件已经不是平反的问题,而是要追究屠杀罪责的问题,当政者要求被认罪,因此64事件的遗留问题不解决,中共政权就不具有执政的合法性。   魏京生表示希望奥巴马总统对习近平提出中国人权问题。他说,国际舆论压力会有助于这位新领导人推动政治改革。   魏京生说:“我觉得,他(奥巴马)如果提出中国的人权问题,用强烈的态度,对习近平来说,不是一个难,可能不是一个坏事。可能习近平还很高兴,因为有国际社会的压力,他才有可能在中国稍稍改变人权(政策)。”   *柴玲:宽恕为怀 期盼和解*   当年遭到中国当局列为首要通缉犯的柴玲女士辗转逃到美国后已经皈依基督教。一年多前,她曾提出对实行血腥镇压的中共当局予以原谅,引起争议。她表示希望以南非宗教和政治领袖推崇的宽恕精神推动中国社会和解。   柴玲说:“我现在还是这样看。我们都是有罪之人。基督原谅了我们。所以,他要求我们信他的,跟随他的,原谅别人的过失。这是我的一个选择。刚才戴维.艾克曼博士他讲中国最好的模式像南非那样,要真相与和解。那么真相和解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图图大主教不断地教导大家要原谅。另外,曼德拉坐了40多年牢,他出来时第一句话说,我原谅他们。所以,我们只有在这样的精神上才能有和解。”   *杨建利:天安门母亲要真相、追究64责任*   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指出,前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在武力镇压示威民众时曾以北京天安门的残暴镇压作为楷模。他代表被称为“天安门母亲”的64遇难者家属吁请奥巴马总统敦促习近平主席平反六四事件。他表示,奥巴马总统如果在即将举行的奥习峰会上不能提出刘晓波、高智晟和陈克贵等良心犯和政治犯的案子,就意味着对中国新领导层发出了错误信号。   杨建利说:“这个听证会发出一个信号,一个信息,告诉中国新的领导人,就是64事件这样重大的历史问题,如果你不面对它的话,和世界的关系不可能正常化。它永远是个问题,永远摆在那个地方。所以,这一次我们要把信息送过去。另外,这次听证会的时候,天安门母亲有一封信,我在证词里也讲了。她们已经写了30多封公开信给政府,要求真相,要求抚恤,要求(追究)责任,但是没有任何回答。她们甚至连公开自由地悼念她们死去的孩子的权利都没有。所以这种状况,不光是国际人权标准不能接受,我们中国人也不能接受。我们希望奥巴马能在这次会见习近平的时候提出来,希望习近平能够尽快地面对这个历史上遗留的问题,中国才能进步。”   在六四事件24周年来临之际举行的这次听证会上,两位共和党众议员斯托克曼(Steve Stockman)和韦伯(Randy Weber)也都对美国在协助促进中国的表达自由方面的影响表达关切。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法广 | 听众之音: 盲人听友黄先生纪念“六四”的方式

依靠广播了解世界,通过与人交谈进行沟通的黄先生还谈了他对习近平新班子的看法和对中国未来的希望。黄先生认为:习近平新班子总的来说还是换汤不换药。食品仍然不安全,贪官还是一波接一波。有的方面有些好转,但很多方面还是一样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效果有限。现在中国的老鼠可以做羊肉,大米含镉很多,非常坏的东西都有。要是征老百姓的田地,就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要是真的想放三把火的吧,应该真正地民主改革,彻底地放弃这个制度。 说起“中国梦”,黄先生说:“不知道是霾梦,还是雾梦呢?有污染也没有办法。现在搞的什么“生态县”,搞什么文明。文明不是搞出来的,是老百姓和官方都要有的素质,是教育出来的。搞环保的话,是要从一开头就要做起,等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再来做就太晚了。黄先生说他周围的人最不满意的是食品不安全,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到超市买奶粉,买肉,买大米,就不能相信产品上的标签,过时的食品换换标签,该今天过时的食品变成明年才过时的食品,都是人做的,谁能知道这个标签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出厂的标签还是换了一换,换了三换的?再比如交通管制,有人闯红灯罚款,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了。这种诚信度和制度还能维持下去吗?我认为不太可能了。 “六四”快到了,已经过去24年了,中国人还记得“六四”吗?对此黄先生回答说:那些年轻的80后90后,就不记得了。但我们这一代人是知道的,我们每年“六四”的早上是绝食的,一直到晚上才吃饭。从1989年到现在年年如此。到2013年,2014年,2015年,我们都会如此的。因为“六四”是中国的悲哀,是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一样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他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有人活生生地在牢房里。一个有普世价值的人,一个懂得文明的人总会要这样做吧。 黄先生说自己是一个独往独来的人,以他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六四”是他的个人选择,没有别人的参与。但黄先生是一个算命先生,与人交往频繁。和别人聊天时谈的最多的就是贪官,和中国会不会有民主?很多人都希望中国有民主,他也是这样。他虽然是盲人,但脑子里是清楚的。黄先生还提到3月26日杭州市法院宣判两个十年前被判死刑的人无罪,一共赔偿损失100万元。黄先生认为两个人一共才赔100万太少了,应该每人赔偿500万。他希望联系上这两个人,送给他们一些钱,同时鼓励他们要求更多赔偿。因为他们无罪却被错判在监狱里受难十年,受刑讯逼供折磨,差一点丢了命,器官被监狱出卖赚钱都是可能的。 谈到中国的进步,黄先生认为还是有一点点,但太少,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媒体有所开放,报一点负面消息,中国人在微博上能够发表评论出出气,但还是不能进入境外的网站。 以上是本台对住在浙江丽水的盲人听友黄先生的专访,感谢黄先生,也祝他保重身体。 本台收到陕西西安市未央区草滩街道办事处新房村的村民来信,谈到迟迟不能解决的的住房问题。这封信如下: 我们是西安市未央区草滩街道办事处新房村的村民,2013年5月20日,我们七十多个村民在炎热的天气下到陕西省政府,要我们的住房。 2010年11月,政府为了建秦汉大道,拆了我们村67户村民的住房,加上道路等设施面积,政府共占用我们村45亩多地皮。负责征地拆迁安置的草滩街道办政府承诺过渡期不超过30个月。但是到了2013年5月,我们已经过渡了30个月,到了给我们交安置房的最后期限,给我们的安置房连影子都没有,连地基都丝毫没有动工,说是给我们建安置楼的地块现在是一片杂草、垃圾! 为了乘机霸占我们村的耕地,政府断了耕地的水和电,口粮地浇不成,48亩果园和苗圃的苗木、果树已全部枯死,每年每亩经济损失9千多元。我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失去生活的经济来源,超过过渡期的过渡费政府又不给,我们在外租房无钱付房租,我们原先安稳平静的生活被搞成这个样子,我们在痛苦焦虑中煎熬。 相邻的王家堡村安置楼也才开始动工,后村跟我们村一样,安置楼根本没有动工。而政府占用我们这几个村土地建的秦汉大道早已通车。 我们到草滩街道办、未央区政府、西安市政府上访多次了,我们的安置楼一直不见动工。 2013年5月20日

阅读更多
  • 1
  • ……
  • 3
  • 4
  • 5
  • ……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