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

奇闻录 | 一日段子荟萃 7-15

@吴祚来:新闻:强降雨已致延安27人死,多处革命旧址垮塌。神回复:早80年蹋就好了。   来源: G+ 猜你喜欢 周末段子荟萃 6-30 一日段子荟萃 6-14 一日段子荟萃 6-17 一日段子荟萃 7-11 一日段子荟萃 6-18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中国西北部某著名葡萄生产基地今早出名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潇洒昆仑剑:新疆 2013年06月26日 22:05 龙之父ywc:同一时间,不同新闻! 2013年06月26日 19:09 敦仁里:今天新-疆 鄯 -善 骚+乱 现场 2013年06月26日 17:46 摩酷:中国西北部某著名葡萄生产基地今早出名,来自当地维人的消息称,当地电讯以及网络已被切断,并且消失人数与现在媒体报道不符。从已经获得的40余图片可以看到,状况凄惨。...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信孚电讯(6.25)——悲剧的根源

作者: 信力建   1.茅于轼:人类的悲剧出于基本逻辑的错误。宪法上写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一例。既民主就不能专政。现在把二个对立的概念放在一起,前面加了“人民”两字就让你糊涂。人与人平等,如果不能把穷人变富人,只能是把富人变穷人。如果不能把愚人变智者,就只能把智者变愚蠢。所以结果的平等不可取,思维的逻辑非常重要。 2.英国一项调查显示,近九成上班族的健康年龄比实际年龄老4岁,意味着他们的预期寿命短4年,原因主要在于久坐生活方式和不良饮食习惯。调查报告说,现代生活方式不仅损害上班族的身体健康,也令用人企业蒙受经济损失。 3.据美国《侨报》报道,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留学生为美国经济的贡献每年超过200亿美元,其中中国留学生直接提供了超过44亿美元的收入,“留学经济”正在成为美国经济复苏过程中的新亮点。一个中国留学生的花销,可轻松地养活一个美国家庭。 4.缅甸总统吴登盛今天(24日)在内比都会见了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吴登盛表示,中国是缅甸的好邻居、好朋友。缅方感谢中方长期以来提供的宝贵支持和帮助,在涉及中国重大核心利益问题上坚定支持中方。 5.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周一(6月24日)透露,正在逃亡途中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目前“健康、安全”,但因担心美国“威胁”拒绝透露他的藏身地点。他从最初藏身的香港乘搭俄罗斯航空公司的航班周日抵达莫斯科,原本从莫斯科前往古巴,然后转道厄瓜多尔,申请在那里避难。但他抵达莫斯科之后却失去了行踪。 6.刊登在《柳叶刀》杂志上的研究报告警告,2月首次在中国被发现感染人类的H7N9禽流感病毒,近月来虽然病例减少,但仍可能随着暖季的结束而再度肆虐,而且会在全球范围内扩散,报告称,“如果H7N9遵循H5N1的模式,疫情可能在秋季再度出现。” 7.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近日在网上搞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在对近3000名读者的意见进行统计之后,得出前10名分别为:1.《红楼梦》2.《百年孤独》3.《三国演义》4.《追忆似水年华》5.《瓦尔登湖》6.《水浒传》7.《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8.《西游记》9.《钢铁是怎样炼成的》10.《尤利西斯》。 8.金价还会跌吗?高盛给出预测:继续,2014年底将跌至每盎司1050美元,理由是美国经济前景转好将给金价带来压力。高盛此前成功预测到黄金将下跌,但对跌幅预测却显得太保守:它原本预测到今年年底跌至1300美元,但今年才过了不到一半,就已跌到1283了。 9.上周,西安一位七旬卖水老奶奶遭当地三名便衣城管殴打。当时,西安城管称,三人身份无法确定。随着多家媒体曝光,西安城管给出新回应,称打人者为“公益性岗位人员”。目前,他们已被开除。 10.日本媒体报道,日美韩三国外长将于7月1日在文莱举行会议,商讨朝鲜导弹及核问题。而即将在27日访华的韩国总统朴槿惠说,她会寻求与中方加强合作,以促使朝鲜重新与国际对话。另外,韩国国家情报院公开2007年韩朝首脑会谈的会议记录,但引起政坛的争议。 11.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和北京首创签订合作协议,计划投资380亿元,以阿房宫遗址公园为核心,打造一个占地12.5平方公里的新阿房宫。专家称,运作所谓的遗址项目是为让周边土地迅速升值,然后推动房地产的开发。 12.审计署昨天公布了57个中央部门单位2012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审计结果。审计发现20余部门查出预算执行问题金额过亿元,6个部门查出问题金额在10亿元规模。57个中央部门单位共有超过1000个因公出国(境)团组未纳入年初计划。 13.星期一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超过40%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中国将在未来几十年成为一个军事威胁。独立研究机构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这项年度研究还发现,很多澳大利亚人相信,他们的政府让过多的中国投资进入澳大利亚。不过,民调表明,尽管澳大利亚人有这些担忧,但他们明白澳中贸易关系的重要性。 14.意大利米兰一家法院星期一判处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7年徒刑,终生不得从事公职。他被控向未成年妓女买春,并滥用职权掩盖真相。这名76岁的政治人物和媒体大亨被控2010年向一名摩洛哥出生的女性买春,当时那名少女只有17岁。后来当这名妓女因盗窃被捕后,贝氏又打电话给警察局,要求将她释放。 15.在香港政府决定让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诺登离开香港之后,美国白宫星期一(6月24日)说,美国对中国与香港政府感到失望,白宫发言人卡尼说,无疑地,这个决定对美中关系带来负面冲击,美中互信因此严重受挫。 16.1903年6月25日,物理学家居里夫人发现了一种能够放射光线的新物质,她把它定名为镭。在拉丁文中,镭的原意就是“放射”。因为在放射性上的发现和研究,居里夫妇和亨利-贝克勒尔共同获得190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居里夫人也因此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 17.广东教育考试院新闻发布会发布:今年广东高考分数线具体如下:第一批本科,文科594分,上线人数12924人;理科574分,上线40420人。第二批A,文科546,理科516;二批B文科498,理科480。三批专科A,文科430,理科400;三批专科B,文理科均为300。 18.面对“假如中国政府对中墨不平衡贸易听之任之,墨方将有何应对措施”的提问,墨西哥驻穗总领事大卫显然有些气愤。并称,“如果中国政府不在乎,明天,墨西哥就能决定不从中国买东西。墨西哥是极少数可以不需要中国的国家。我们不欠你们的钱,没有技术依赖。” 19.吴祚来:公知让别人堵枪眼?公知是希望社会和解,通过语言的论战而非冷枪的内斗,实现民主宪政转型。佛家公知希望极权退一步海宽天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基督家公知希望用爱来和解社会而非积累仇恨,普世家公知希望通过民主自由公平正义来实现人类的大同,如果极权真要开枪,公知是劝开枪者把枪口抬高过高顶。

阅读更多

杨支柱 | 什么是政府权力的合法性来源?

杨支柱 茅于轼先生的“成就论” 最近茅于轼先生一则微博引起广泛的批评。茅先生说,“中共在中国执政的合法性不是来自选票,而是来自改革 30 多年的成功,以事实证明它具有管理一个国家的能力。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起来算是很好的,就经济而言绝对是第一。国际社会从来没有对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有任何怀疑,还邀请中共参与全球管理。这个合法性绝非来自继承了毛泽东的统治。这一点绝不要看错了。” 但是批评往往过于诛心和断章取义,而且不得要领。 如果对茅于轼先生的文章、讲话了解比较多的话,就应该知道茅先生对于所谓三十年改革开放其实是抽象肯定多、具体否定多。茅先生不但对于收容遣送、土地垄断、金融垄断等做过很尖锐的批评,对于绝大多数公共知识分子因为自己生育意愿低而无视的强制计划生育和自己想分一杯羹而盼望的经济适用房制度也做出过很尖锐的批评。他甚至不惜冒被唾沫淹死的危险主张廉租房不能建私人厕所,因为建了私人厕所就轮不到真正需要廉租房的农民工和城市贫民了——这显然是中国大陆的事实。 如果对茅于轼先生的为人了解比较多的话,就不得不承认茅先生总体上是一个心胸开阔、为人谦和、生活清贫、爱思考、敢说话、有热情、有耐心的公共知识分子典范。他的安贫乐道和心平气和在我说认识的人中几乎无出其右。作为一个肉身凡胎他当然有怯懦的一面,但其学术勇气和道德勇气在今日中国的著名公共知识分子中即便不算一流的起码也是二流的。 我怀疑“中国政府的合法性来自经济成就和经济改革”一类的说法是近 10 年前茅先生对“胡温新政”充满幻想的时候说的,现在又被他的微博管理者翻出来重贴了;而不是在目前这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说的。大约 10 年前茅先生曾发表过一篇网文《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已见曙光待见朝阳》,“中国政府的合法性来自经济成就和经济改革”的观点在这篇文章中已经呼之欲出了,这篇文章当时也曾受到很多人的批评。 我这样怀疑的理由有两条:第一,茅先生最近几年的言论是愈挫愈勇,大有豁出去了的架势,怎么突然又来个急转弯?第二,一个 83 岁的老人,经常到全国各地去演讲,又不习惯轻易拒绝来自朋友、学生的造访要求,他哪来的精力开设那么多经常更新的博客和微博?至于茅先生的微博管理员为什么要重贴茅先生 10 年前的这几段为官府辩护的话,我就不得而知了。或为保护,或为丑化;但以茅先生对年轻人和自己人的双重信任,他肯定相信是为了保护他。 茅先生的说法当然是错误的。如果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经济成就,那么 1929 - 1933 年世界经济危机期间美国和英国的政府都是非法的?叶利钦政府的合法性还不如斯大林政府?如果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制度改革,那么岂非拥有一个糟糕的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成了政府合法的前提?反而是拥有成熟市场体制和民主体制的国家永远跟合法无缘了? 完全不必讨论中国共产党执政几十年的功过如何,也可以看出茅先生那番话是错的。政府的合法性来源问题,也就是政府应该怎么产生才合法的问题,它跟政府产生以后执政中的是非功过毫不相干。 我感觉茅先生将容忍政府的统治和承认政府的合法性混为一谈了。中国大陆确实没有发生像利比亚、叙利亚那样的大规模反抗和流亡。由于中国政府的权力大到都深入公民裤裆了,中国人不得不跟政府打交道,其频率可能超过除朝鲜以外的任何国家。外国人、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也不得不跟中国政府打交道,这确实给人以承认中国政府合法性的印象。某些国际组织如联合国等吸纳中国为会员国并接受中国政府派代表的行为,更是明确地承认中国政府的合法性。但是一个政府的合法性归根结底是由本国人民赋予的,而非由国际社会赋予的,齐奥赛斯库政府和卡扎菲政府的命运很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而本国民众跟政府打交道仅仅意味着暂时还能容忍,而不是对其合法性的承认。譬如中日战争期间沦陷区人民从汪伪政府领取良民证,能视为对汪伪政府合法性的承认吗?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服从黑帮人物指示交保护费只是因为恐惧,购买赃物只是因为贪便宜,跟承认黑帮收取保护费或自己获取赃物的合法性毫不相干。 显然,对外开放可以增加国际社会的容忍度,经济成就可以增加国内百姓的容忍度,但是容忍不等于承认其合法性。如果容忍等于承认其合法性,那么一个政府无论多么暴虐,在它被推翻的前一天,就仍然可能是合法的。再往前走一小步就是成王败寇了:所有被推翻的政府在被推翻前都是合法政府,被推翻后才变得不合法。合法的标准低到如此程度,讨论合法性问题还有意义吗? 王东成先生说得好:“在现代,不来自人民同意的权力都没有合法性(不管它有什么成就和能力)。不过,人民对于并不来自他们同意的权力可以容忍于一时,并通过积极的努力(批判与建设)促成它的良性改变,使它被同意,具有合法性。这就是改良。” 茅先生显然是主张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推动中国朝自由、民主的方向前进的。他似乎认为,只有承认政府的合法性,才有请愿、和谈与推动政府做出改变的前提。事实并非如此。不要说那些仅仅在舆论层面否定政府合法性的势力,就是辛亥革命,它显然不承认清政府的合法性,但这并不妨碍革命党人跟清政府通过和平谈判建立民国。 一个 83 人的老人,因为对暴力革命的恐惧(这种恐惧在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中是普遍的)而无视人民忍无可忍的可能性,然后逻辑上一跳跃,就把人民和国际社会暂时容忍政府的统治等同于承认政府的合法性了。 我并不认为茅先生这样说是存心拍政府马屁。即使他意识到了自己是拍马屁,恐怕也不是为了谋取私利,而是错误认为这样说能鼓励政府改革。他那并不宽敞的老房子和房子里简朴的装修、家具都在为他的人品作证。以他的能力和知名度,如果有心拍政府马屁谋取私利,他早就是大富翁了。 吴祚来先生的“反血统论” 像茅先生这样把政府的合法性标准降低到几乎完全无意义程度的,还大有人在。例如今天吴祚来先生发微博说,“许多官二代开始接班,使执政失去合法性,千百万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可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官们二代三代当官做老爷世袭相传。” 这是典型的党内批评,是以承认党国过去的接班人选拔机制为前提的。这也是典型的反血统论,等于说不世袭就合法。薄熙来不合法,陈永贵就合法了? 五毛们动辄说美国有祖孙罗斯福、父子布什,印度有尼赫鲁妇女、甘地母子(英迪拉·甘地是尼赫鲁的女儿,拉吉夫·甘地为英迪拉·甘地的儿子)、菲律宾有阿基诺夫妇,跟朝鲜金氏三世彼此彼此;就是以这种反血统论为依据的。 血统论错误,不能证明反血统论正确。实际上反血统论也是一种血统论,两者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是血统优惠论,后者是血统歧视论。遇罗克所批判的血统论就包含血统优惠论和血统歧视论两个方面,只是那时的歧视更厉害罢了。合法性的有无不在于接班的人是否来自官二代,而在于接班是否经过了被统治者的同意。 与血统论五十步笑百步的是出身论。以前中国大陆媒体所热炒的“复转军人进法院”、“舞女当法官”等风波,主流舆论貌似正义,实则具有浓厚的出身论倾向。复转军人为什么不能进法院,舞女为什么不能当法官?这不是出身歧视是什么?需要质疑的应该是这些人是否符合法官法规定的法官条件,他们成为法官是否经过了法定的程序,特别是是否通过了律师资格或司法资格考试,而不是他们的出身。 政府权力合法性的来源 政府权力的合法性来源是什么?这里的“法”当然不仅仅是指政府自己制定的法律,否则任何说话算数的政府都是合法的,无论它有多么残暴和荒淫。这里的“法”一定不能违反自然法、普适价值或者公理。 国际议会联盟《自由与公平选举标准宣言》开宗明义宣称:政府的合法性只能来源于被统治者的同意,而这种同意是通过自由、公平、周期性的民主选举来表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宣称“一切权力来自人民”,但是这一规定并没有落实到选举制度上。 这并不难理解。想一想民法上的代理权授予和公司股东的选举权就明白了。难道因为我特别能干,我不经授权或股东选举擅自代理茅先生去签订合同或强制行使董事的权力就具有合法性了?难道因为我篡权之后业绩不错,我就有理由继续篡权了?不但篡权不具有合法性,而且授权(包括选举)行为以直接授权为常态,间接授权只是不得已的变通手段,转受托人不得再行转授权,间接又间接的选举是违法的。 一个合法的政府通常是依照“合法的”宪法和宪法所派生的选举法产生的。因此政府的合法性问题必然触及到宪法的合法性问题。对于那些作为执法机器化身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费解的问题,他们顶多知道法律有是否合宪的问题,而不知道宪法本身有个合法性问题。 宪法的合法性有实质标准和程序标准,实质标准(理想的宪法)可以用来指引制宪过程,但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程序标准。这个程序标准要求宪法的制定机构必须具有比国会更强大的民意基础。即使是国会两院的四分之三多数,也没有资格制定一部宪法,因为这样的宪法使立法权先于宪法、大于宪法,无法解决“权大还是法大”的问题。 制定宪法的民意基础越大越好,并不意味着宪法中对制宪、修宪的民意要求越高越好。像美国那样要求国会两院三分之二多数另加四分之三的州同意,一方面意味着通过时强大的民意基础,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当宪法规则不再能得到多数人同意时修改它的极大难度。宪法制定所要求的民意基础越强大越反民主?这个悖论在用一个超绝对多数代表的意见制定宪法的体制(无论是中国大陆的全国人大代表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还是专门制宪会议的超绝对多数)下是无解的,解决的办法只有全民公决的简单绝对多数,也就是超过 50 %的选民同意。 2013 年 6 月 12 日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信孚电讯(6.14)——中国的尴尬

作者: 信力建   1.中国网友@甜妞儿的欧麻微博曝光,澳大利亚婴幼儿有机食品品牌贝拉米在产品介绍书上赫然用黑体字印刷“该产品未包含任何来自中国的原料”等字样,此事一经曝出,便成为网络热点。据媒体证实,该宣传词确实存在。 2.微博已成为极端及反体制言论的集散地……有三股思潮尤其值得注意:一是政治上的宪政主义,二是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三是历史虚无主义。——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李殿仁中将上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访问时表示,中国内外的敌对势力正在利用微博进行思想渗透,通过鼓吹宪政、私有化、重新评价历史等思想,企图进行网络颠覆活动。他呼吁中共理论工作者充分关注并经营微博,夺回这一网络阵地。 3.联合国称,印度将在2028年左右超过中国,中国人口将从2030年开始减少,本世纪末减至11亿。世界人口将在2050年达到96亿,料到2025年,全球人口预计将从现在的72亿增加至81亿。 4.世界银行13日在上海与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联合发布《2013全球经济展望》报告。这份当日在华盛顿同时发布的报告预测,2013年全球GDP增长约2.2%左右,2014年增长3.0%,2015年增长3.3%。 5.据共同社报道,日本警察厅13日宣布,将为“日本网络安全协会”主办的黑客大赛“SECCON 2013”提供后援。据悉,警察厅协办黑客大赛尚属首次。警察厅长官米田壮在13日的记者会上称“期待通过此次比赛发掘人才,今后也会继续提供必要的支持。我们也会鼓励警察厅内的人员参加比赛”。 6.捷克总理彼得-内恰斯宣布与妻子拉德卡-内恰索娃离婚。他说他和他妻子已向法院递交了离婚申请。他特别提请媒体尊重他的家庭成员,特别是孩子们的个人隐私。在捷克共和国短短20年历史9位政府总理中,内恰斯是第一位在任职期间离婚的总理。 7.据知名风险投资人士查立爆料,在北京至少有5、6千个手里有300套房的房东。估计总值达5.4万亿元人民币,约合8,793亿美元。有报告显示,北京每万户家庭中高净值家庭数量超过200户,是中国富人最集中的地区。国际研究数据表明,中国已成为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 8.自不久前抢金潮出现〝中国大妈〞一词后,不少〝中国大妈〞的〝壮举〞陆续被曝光。11日晚,一名大妈在广州机场过安检时,为免随身携带的一瓶白酒被没收,索性一口气喝光。网上有人批评大妈欠素质,但有人指出,大妈的特征正是长期生活在恐慌下养成的,也有人说,大妈其实都是为了下一代而奔波。 9.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