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虹飞

艾未未被拘九天仍无音讯 官媒左网连番抹黑抨击(图,视频)

普通话主页 > 亚太报道 艾未未被拘九天仍无音讯 官媒左网连番抹黑抨击(图,视频) 2011-04-11 星期一,北京艺术家艾未未遭当局拘捕九天仍下落不明,他的表弟兼司机张劲松又突然失踪。中国左派网站及媒体人持续抹黑、抨击艾未未。 图:中国官方抨击艾未未(网页照/记者心语提供) 司马南在四月网抨击艾未未(来源:优酷/记者心语提供) 中国著名艺术家、维权人士艾未未被中国警方拘押到星期一为止已经第 9天,在这九天里,海内外网友以及欧美政府和国际组织采用各种方式声援艾未未,但中国政府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只是对外宣称,艾未未犯了经济罪被拘捕,对于经济罪的什么名目,艾未未的关押地点等都没有向外界公布。艾未未姐姐高阁、太太路青,星期一再次到北京北新桥派出所打听艾未未的下落。派出所向她们表示,不清楚案件,但会协助了解。 周日凌晨一点,艾未未的表弟兼司机张劲松突然失踪。失踪当晚, 曾有警察找过他,之后有可疑车辆停留在工作室门口,张劲松便失去下落。艾未未工作室人员星期一告诉本台记者:“是的,到现在我们已经超过30个小时没有(张劲松的)消息,他以前是每天都会回来工作室住的,但是这两个晚上都没有回来,没有带手机,但是他的车就停在门外,我们很怀疑他当时凌晨1点跟朋友分手的时候,把车开回来,在门口就被带走了,我们猜测是非常有可能的。” 记者:“是不是怀疑他跟艾未未的被捕有关?” 工作室人员:“应该是的,我们觉得即使你要调查, 应该通过合法的手续传唤,不可以采取这种方法,而且超过24小时。” 中国官媒《新华社》在发表文章抨击艾未未,诋毁其艺术作品之后, 中国乌有之乡等左派网站也分别发表《鸟人洋奴艾未未》之类的文章,文章中写道,艾未未不是什么艺术家,而是西方国家政府在华的以艺术家为幌子的代言人和带路人,艾未未曾经制作了“草泥马祖国”的视频,这个视频刺痛了每一个爱国同胞,让我们看到艾未未等人由反共变成公然反华、反祖国的小丑, 艾未未是愚民的伪艺术家。 此外,不仅中国网站中出现了大量批评艾未未的文章, 很多拥护当局人士也出面对艾未未进行人身攻击。中国打假人司马南就发表言论:“艺术”一反华,西方就追捧,艾未未们若得逞中国会更糟。司马南说:“我觉得他没什么特别的见识,用跟他非常熟,另外一个艺术家的话说,他是疯子,人来疯,受到鼓励之后,他就开始折腾,回到中国之后,当艾未未坚定的喊出,中国是不民主的国家,要终结中国的专制统治的时候,艾未未一下子在西方爆得大名。”司马南称,艾未未拿外国人的钱搞政治,靠搞怪吸引人眼球。 面对连日来对关押中的艾未未的中伤和名誉的损害, 他母亲高瑛说,如果司马南知道艾未未有什么不法的行为,早就应该向国家举报,而不是在艾未未已经被警方控制,无法进行回应时才向他身上泼脏水。如果司马南不能拿出证据,则不排除以法律手段追究责任。 艾未未的姐姐高阁也告诉本台记者:“ 这个事情,我们肯定是要让他们说清楚的,这样不负责任的发表言论,那他一定要说清楚,拿谁的钱了?从哪个国家拿了?是谁告诉他拿了?这种言论在这个时候说是别有用心的,我们怀疑他是被指使的。” 中国官方对艾未未的批评及抹黑不断,国际的声援也持续进行中, 海内外艺术界人士准备举行活动,进行大规模声援。北京民间音乐人吴虹飞星期天在网上表示,以她为主唱的“幸福大街”乐队,将于5月13日(周五)晚,在北京摇滚乐场举行音乐会,取名“爱未来”。此外,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Gallery)举办了一场名为“一枚瓜子被绑架了”的艺术展,10多位旅居英国的华人艺术家及一些西方文艺界人士则在展厅内铺满了2000多张艾未未的照片。 丹麦著名雕塑家、创作“国殇之柱” 的高志活也发声明,谴责中国政府拘捕艾未未,并呼吁尽快释放。他还把声明发给所有的艺术家朋友,要求艺术界人士声援,并建议艺术家向自己所属国家的政府就艾未未事件对中国政府施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阅读更多

那些我们仅剩下的

作者: 小能1984  |  评论(0)  | 标签: 幸福大街 , 吴虹飞 , 再不相爱就老了 2010年北京的秋天似乎已经来了,空气里都是凉爽。但是,这个秋天无疑是沉重的,泥石流突发,洪水肆虐。当然,还有更多的我们看得见或者看不见得惨剧——它们在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上演着。更多的,关于谎言,关于遮不住的那些丑陋,一并暴露在太阳底下。我从未像现在一样深切地对这个国家感到无可奈何,从未像现在一样对那些拿枪的人彻底认输,从未像现在一样感到自己柔弱得像蜗牛壳里的软体。 在这样的时候,听一下幸福大街的第三张专辑《再不相爱就老了》会得到许多的安慰,就像是乱世里遇到一个同样居无定所的灵魂,然后安慰彼此,温暖彼此,找到一个哪怕是临时的归所。我甚至不能多描述一些,我有多么欣慰——至少有这样一张唱片、有这样一支乐队在陪着我。 没错,此时此刻,我还在加班。已经是早晨5点半了,天已经亮了,但是我毫无睡意。整个夜晚,《世界》都在我的脑海里一遍遍回响——世界在我面前,轻轻打开,又轻轻合上。我并不知道别人听幸福大街的体验,但是她在我,似乎能随时都能达到某种契合,不管是关于对身体之外的世界,还是对爱情,对人生。听着那些带着南方气息的潮湿而阴郁的声音,我会觉得那就是我心底的声音——一个小孩在阴暗的角落里自说自唱,和这个世界完全分隔开。 我当然不用掩饰我对幸福大街的偏爱,这支乐队和喜欢他们的人们都让我觉得温暖而美好。他们沉默、真诚,既不手舞足蹈、上串下跳,也不故作姿态、矫揉造作。跟很多音乐人相比,幸福大街简直太低调了。 有人眼见所谓民谣的兴起,拿社会的伤疤作弹唱的主题。但是,你知道吗?我害怕人们轻易地开口,轻易地将他人的生死、将这个国家的灾难拿来博取眼球,博取金钱。生活在这样的社会,我已经丧失了用善意去揣度别人的天真,而别人的不真诚在我世故的眼里也总是一览无余。灾难在某些人那里是可供利用的资源——这种资源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所以,在这样的时候,我加倍地珍惜幸福大街。因为她关注的、她吟唱的恰巧是我们最缺失的东西:爱与自由。因为谭先生作人,因为林昭,因为这个国家此起彼伏的灾难,这张唱片显得有些沉重。而爱情在阿飞这里,从来都不是轻松的,尽管她唱着“我是混世小魔王”这样的带着俏皮的话。所以,我们大概可以用幸福大街的这张《再不相爱就老了》描绘这样一个世界:人们被重重枷锁捆绑着,没有自由,只有恐惧;黑暗的世界里灾难频仍,人们在苦难中死去;爱情无望,轻盈目光之后,仍是长久的失落与等待(但爱情无疑是这世界里唯一的光亮,是唯一值得欣喜的事,尽管爱情的悲伤比欣喜更长久);向往古代遥远的王国,那一个拨除黑暗的明丽世界,热烈、顺畅,“心如莲花,自由自在”。 在同时期的音乐人中,在经历同样的家国伤痛的人群中,我觉得也只有幸福大街,只有阿飞,用诗歌和音乐表达了最深切的关怀。人群里,有所谓斗士,有著名叛逆者,有著名玩世不恭者,但是也只有阿飞,因着女性的敏感和悲悯,抒发了深刻的、打动人的、直抵内心的情感。倘若我是那些上串下跳、既得利益的小丑,在阿飞面前,我会无地自容;在幸福大街的音乐里,会更加羞愧。阿飞在《冷兵器》里唱:如果我们继续在这世上醉生梦死,这是否会让你感到孤独。这句是唱给谭先生作人的,我们都是醉生梦死者,而那些走在最前列的人是否会感到孤独呢?而人们,倘若继续玩弄一切,这是否会让阿飞感到孤独? 几个月前,我很认真地将某个地方的签名改成了:世界这么慌乱,我们互相取暖吧。这话写得并不矫情,因为我自知我的真诚。我是真的对这个世界绝望,我所剩的,或者说,唯一的安慰,便是耳边为数不多的与内心契合的、温暖我的音乐,以及为数不多的温暖我的朋友。好巧,他们都和幸福大街有关。 【9月4日】《再不相爱就老了》唱片与新书同步首发——吴虹飞与幸福大街乐队专场 http://www.douban.com/event/12128812/ 演出乐队:吴虹飞与幸福大街 嘉宾乐队:梁龙(二手玫瑰),马条 门票:40(预售)/50(学生)/60(现场) 时间:2010年9月4日(周六)晚20:30 地址:愚公移山 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2号(段祺瑞执政府旧址西院,地铁5号线张自忠路下) 联系电话:010-64042711 试听: 吴虹飞与幸福大街音乐人页面:http://www.douban.com/artist/wuhongfei/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小能1984的最新更新: 家乡的咒语 / 2010-07-03 22:30 / 评论数( 2 )

阅读更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作者: 显示器  |  评论(2)  | 标签: 所见所闻 一周流水杂谈 ★布吕尼拍片 萨科齐探班大发脾气(右图) 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跨足影坛,加入名导伍迪艾伦新片《午夜巴黎》演出,本周在巴黎正式开拍。据悉,布鲁尼在片中饰博物馆馆长。伍迪艾伦在去年夏天向总统夫妇提出演出邀约,布鲁尼慎重考虑后欣然同意。她说自己不是演员,但无法错过如此机会:“将来等我当了祖母,可以跟儿孙炫耀演过伍迪艾伦的电影。” 当地时间2010年7月27日,法国巴黎,影片《午夜巴黎》深夜赶拍。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现身拍摄自己的戏份。总统老公萨科齐带着一票保镖现身片场探班。当日萨科齐在片场指手划脚地发脾气,超模太太见状马上上前安抚情绪,之后萨科齐坐到一旁,影片得以顺利的进行拍摄。 ——显示器 ★家门口的炸弹终于爆炸了 7月28日上午,南京市栖霞区一丙烯管道爆炸,已造成上百人伤亡 。 在有十多个小区、幼儿园、超市和家具城的居民密集区内,竟分布着塑料厂、液化气厂、加油站、加气站等多家化工企业和密布地下的化工管线。在数次火灾、可燃气体泄漏和居民们无效的抗/议之后,家门口的炸弹终于爆炸了。 这是南京市区内自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爆炸事故。爆炸核心区已是一片狼藉。在冲击波的作用下,上百棵法国梧桐已经光秃秃,落在地面上的叶子虽然保持着绿色,但稍一触摸就碎。 ——南周 ★凡是骗子,必定得逞 一看到这个题目,你肯定想,恩,这张贱嘴,也要凑唐骏和禹晋永的热闹了。 非也。在我闪亮的人格词典里,唐骏和禹晋永两位老师根本不需要评说。你说,你还能让他二位做些什么呢?道歉?这不是让太监生孩子嘛,就是生出来,也是借的种,言不由衷的公关。蹲监狱?那些人跟他俩是一伙的,他们认为该关起来的是你,傻蛋蛋。 以前,我们只知道骗子是要倒霉,遭报应的,于是我们心生畏惧。如今,两位老师提供了另一种意义的人生标本:骗子是可以成功的,千夫所指,他照样说香的吹辣的,比那些不骗的人活得滋润多了,风光多了。正义啊,拿他们真他娘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有这样的正面教材,你能否抵制住诱惑,不让自己沦落成跟他们一样的动物? 在这个操蛋之极的世道里,两位老师给我们人类出了一道题。这才是他俩具备的深远历史意义和深刻现实意义。 ——老六 ★“假兰花门”是中国当代的莫泊桑小说 这是像小说一样跌宕起伏的新闻。云南宣威市农家出身的杜吉兵,偷了老板的10盆“名贵兰花”。很快案发被捕,当地公安请宣威市兰花协会会长吕菜华(这些兰花正是吕卖给沈老板的)等人鉴定:兰花价值达250万元。于是杜被判了十年的重刑。 三年之后沈老板发现这些兰花都是一钱不值的“粪草”,向当地媒体体投诉,又向警方报案。结果,吕菜华反诉了沈老板和媒体侵害名誉权。此案又使杜的盗窃案浮出水面。最终,经研究所的DNA遗传分析检测,这些兰花其实每苗仅值5元钱。 这里的情节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想到莫泊桑的小说《项链》:少妇问朋友借了钻石项链在舞会上出尽风头,不料项链被弄丢,于是夫妇借下巨债重购一条项链,待还尽债务,方知项链只是赝品。小说里的少妇被一条假项链折磨成了奥巴桑,本案中的杜吉兵因几盆破草遭遇十年的牢狱。 ——沈彬 ★说不清 南京真的很神奇,上次死了多少人说不清,事隔六十多年,这次还是说不清。 ——吴虹飞 ★北大、清华真牛 北京大学与美国野鸡西太平洋大学联合办学,为了赚钱而乱发文凭。 社会科学院学位培养不严格,致使汪晖的博士论文大面积抄袭。 清华大学给予汪晖政府特殊津贴等好处、还作为“治学严谨”的典范贴在清华的网页。 ——显示器 ★如果我能像陈文茜一样 台湾著名媒体人陈文茜批评韩寒“看起来蛮帅,其实没有多少文化底蕴。对于上海世博的无知,显得浅薄和没文化,说话就像放屁一样轻松”。此番言论瞬间传遍推特和国内微博,引起大陆网民近乎一边倒的反驳。甚至和她随即对话的她的好友潘石屹,也反对这样的判断。 梁文道的讽刺一针见血:“如果我能像陈文茜一样,有贵宾通道出入,有专人导游,还有保安开道,我对世博的认知大概就能深刻一点了。” ——安替 ★轰然老去 村上春树说: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许多官员的衰老是从退休的瞬间开始的。在台上时,都染发,精神矍铄,退下没几天,面露颓唐两鬓如霜。百姓的衰老,则归咎于某场变故或疾病,我父亲当年食量如牛,满口钢牙,若干年前做了腰椎间盘手术后,饭量锐减,牙齿也自由落体了,嚼颗花生米都费力。 女人之衰老,往往以生育或绝经为拐点,但她们有脂粉,可以把一切真相都埋葬在粉底和眼影之下。男人的衰老,却无法隐瞒,盖因男人的食欲和性欲是最具折射性的硬指标,令人悲伤的是,这俩指标都作不了假。尚能饭否,尚能硬否,是岁月对每个男人的刑讯逼供。 每一个日出日落,我们都在马不停蹄地老去。轰然老去,轰然兽散,轰然死去。 ——刘原 ★本周网上流行语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显示器 ★我们为什么丧失了慢的能力 最近,《新周刊》以“急之国”为封面主题,探讨“中国人为什么丧失了慢的能力”。该专题主打文章分析说,资源紧缺引发争夺,分配不平衡带来倾轧,速度带来烦躁,便利加重烦躁,时代的心态就是再也不愿意等。急的心态带来了什么?欲速则不达。“大多数人在追求快乐时急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和快乐擦肩而过。”(克尔凯郭尔语)我们迎来了更多的灾难和意外,更低的效率和更坏的结果。 一则帖子也在网上广为传播:美国密西西比大学社会学家卡尔·里夫金考察中国后深有感触地说:“中国人活得太累了,他们的人生只 有两个词,成功和拼搏……我很奇怪,他们连快乐都感受不到,却想追求幸福。”这个帖子即刻引来无数跟贴,多是陈述自己的不快乐,认为社会发展与人们的幸福出现悖离。 ——吴祚来 ★对你说 从外面回来后的箱子从来不能及时整理,去的时候越想发生什么,回来就越不想要面对。 但对你不够。我提着箱子预备粉墨登场,你的掌声却迟迟不至。聚光灯又总照得有点偏。 该扔上来的花呢?拥抱呢?热吻呢? 就算你再不动声色,也该潜进后台,亲自瞧着我卸掉妆面吧? 你倒在我的床上,可我不在那里。我抚摩你的头发,你的魂灵不知在哪儿。 好吧,我会继续努力抵抗你的诱惑。问题不大,其实我也只是看上你那点姿色,但岁月无情,会替我结果你,让你额头前方头发脱落,让你命根之上脂肪堆砌,很快。谁让你不肯狠心结果我? ——娜娜 ★踉跄于溃退的决心 米兰·昆德拉说,青春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啊,年轻的尼禄,年轻的拿破伦,一大群狂热的孩子,他们假装的激情和幼稚的姿态会突然真的变作一个灾难的现实。类似的青春时代的抒情,诗人郑单衣也曾有过,他的偏执,狂热,尖锐以及毁灭一切的冲动,在一定程度上,可谓昆德拉的一个注脚。 如同这首《青春》,它太尖锐,有着针在痛中的速度。零乱的冲锋的青春,踉跄于溃退的决心。 《青春》 郑单衣 啊,青春 你过早地搅乱了我的心 过早地 让我闻到昏迷的硫磺 啊,美酒 你过早地灌醉了火车的肺 过早地 让我在飞驰的车头眺望 啊,疯狂的女人 你们头脑里溶解了太多的盐 过早地 过早地让我粉碎了膝盖! ——显示器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2 个评论 显示器的最新更新: 你的小提琴在下着大雪 / 2010-07-26 09:58 / 评论数( 10 ) 你明白我的意思时我是不明白的 / 2010-07-19 10:23 / 评论数( 19 ) 这场梦全靠你的支撑 / 2010-07-12 10:09 / 评论数( 4 )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 2010-07-05 10:42 / 评论数( 9 ) 如同风仅仅带走一粒盐 / 2010-06-28 07:55 / 评论数( 9 )

阅读更多

中国实现民主,也不只是个传说 语录6.2-6.5

政治体制改革概括起来应该注重解决四方面问题:第一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公民的选举权、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第二是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第三是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第四是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 …. 国家是一个公民的 联合体,所有公民之间的某种契约形成了所谓的国家,由一部分人来维持整体的利益。公民有一些权利是天然的、不可侵犯的:比如名誉权、人格权、身体权、财产权,老话怎么说的呢?“老百姓的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可进”,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