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尔开希

法广 | 焦点评述: 今日的中国学生与当年的89学运领袖如何看台湾大选

马英九本人星期天也指出,在这次总统大选的竞选过程当中,发现由于有大量的大陆学生在台湾求学,所以有许多大陆年轻人看到了民主在实践过程当中的种种,这是他们在大陆没有见过的现象。他认为,台湾在这方面,透过一个很自然的交流过程,让中国大陆了解,在华人的社会民主是可能的,而且可以发展到像台湾这样的程度,“所以说,这是一个两岸关系当中一个新的面向,我们没有刻意去操作它,但是它自然而然的发生”。他指出,在大陆许多观众,对于台湾的选举、开票的过程都非常有兴趣,仅管他们完全不认识候选人,但是他们都非常有兴趣看开票的过程,“这个是一个他们从来没有的经验”。他认为,从中也可以让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了解,“台湾、中华民国的存在意义,不只是它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不只是它是一个经济繁荣的国家,它可以对于中国大陆未来的发展,发生一定的影响”。他说,虽然现在没有办法预测这影响有多大,但影响可以说一定会存在的,而且会越来越大。 著名的89学运领袖王丹目前正在台湾,王丹在出席在台湾举行的“从台湾大选看华人民主与两岸关系”座谈会时表示,这次总统大选台湾由激情走向理性,民主化更趋成熟,并显示出“民主不会带来动盪,反而能使社会稳定”。他并说,台湾总统大选也对中国大陆产生很大影响,包含新浪网等网路媒体都高度关注。王丹说,过去许多人认为台湾力量薄弱,无法影响中国大陆,但事实证明,台湾是很有能力以自身民主自由成果,对大陆的民主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王丹又认为,香港只有自由而无民主,加上政府的决定权并非在港人手上 , 所以港人对民主的参与度, 不及台湾人 。 另一位89学运领袖吾尔开希最近发表文章对马英九作了如下评价:马英九从来不是个领袖型人物,这么高支持的一位政治人物,从政时间也超过二十年,有过无数次掌握麦克风的机会,我却几乎没有听到过一次他的令人震撼的演讲。唯一一次令人稍有动容的是他的就职演说,表达的也仅是感激之意,并没有让我们看到甚么愿景。卸任台北市长之后,马英九投入国民党主席选举,曾让我有所期待,看看这个自律极严的好人是否要给这个政党带来一番新气象?终于要体现一下这个人称不沾锅的领袖卷起袖子做几件兼善天下的事情。但是,一如既往,马英九管理之下的国民党也还是那个沉疴难医老朽政党,不见起色。吾尔开希表示,或许,两岸走向缓解,从经济出发,紧抓中华民国国号,这个中心思想是马英九回覆人民期待的答案吧,但人民无法从他一贯的行为模式上看出他施政的愿景,这是人民对他无法给予充分支持,最多给予勉强及格的根本原因。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另一个中国享有自由

“自由是区别之所在” 《世界报》1月12日这样描绘大陆旅行团初到台湾的情景:”中国游客刚下大巴,迎来的是不同寻常的声音:’欢迎来台湾’,开头还友善。张尤金(Eugene Chang) 像导游一样胸前挂着麦克风和大喇叭,可是他不介绍台北101摩天大楼,而是要人们注意路边一群穿着耀眼黄马甲盘腿打坐的台湾人,他们和张一样,都是法轮功这个在中国被作为’邪教’受到迫害的精神运动的学员。这位48岁的人继续说:’你们看,台湾有些特别之处,比如民主和信仰自由。’这个场合中国人不知该如何对待,一些人嘲笑,另一些人故意看着别处。张毫不动摇地继续讲道:法轮功在中国被妖魔化,但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没有这样,法轮功也没有伤害任何人,’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也为自己和家人做善事。’他讲了3分钟,要是在中国这时很可能早就有保安人员介入了,可是台湾有示威游行的权利。’警察站在我们一边’,这位头发花白的商人喜悦地说。 “台湾是另一个中国,那里已经产生一个民主制度,其自由度堪与西方国家相比。星期六选举总统和国会,关系到如何对待强大的、不可信任的邻居。” 该报写道:”北京完全意识到台湾所体现的是对立模式。由于每辆大巴都有国安密探,中国人对传单和小册子视而不见,可是所有人多少都在偷偷打量大幅标语,上面是法轮功对中共政权暴行的谴责,酷刑受害者的照片挨着天安门广场被碾压的示威者图片。2011年一百万中国人到台湾旅行,其中许多人带走的印象会与中共政权的宣传不相符合。按照宣传,宝岛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民众渴望’统一’,只有一小撮’分裂分子’阻挠。然而自由就是区别之所在。 “时间对北京不利” “谁在中国受迫害或刁难,就会在台湾受到欢迎。达赖喇嘛已经三访台湾。台湾总统马英九祝贺过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近还参观台北美术馆的艾未未作品展。大陆头号通缉犯之一的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吾尔开希,现在作为银行家和父亲定居台湾。他说,’台湾社会体现的自由原则好过许多西方国家,……台湾人极快地接受了自由,可以盼望有朝一日中国会像台湾那样。'” 文章说,台湾选战围绕4%失业率的经济局势,也围绕与大陆的关系及自己的认同。尽管国民党和民进党有分歧,”双方追随者至少一致的是,双方都生活在一个主权国家,实际上符合国家的所有标准,即自己的宪法、军队和货币,然而基于中国的压力政治上却不能发展。作为世界第25名经济体,台湾不得作为联合国成员,在国际舞台也一再遭受屈辱。德国有时也赞扬台湾的民主,然而却因顾及北京与台湾没有外交关系。” 文章指出,”中国多年来就以获利于大陆的巨大市场这个前景迷惑2300万台湾人,同时保持军事威胁,1000多枚导弹时刻对准这个岛屿。尽管如此,时间对北京不利,据民意调查至少2/3的台湾人不再认同’中国人’,趋势在上升。” 报摘:林泉  责编:李鱼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阅读更多

台湾的”中华民国”百年庆典

该报(5月3日)写道,”台北到处旗帜招展,庆祝中华民国诞生100周年。可是受庆贺者自己也不肯定,真的100岁了吗?应该庆祝这个生日呢还是鉴于复杂的过去最好默默度过?台湾与其它国家不一样,所以成立庆典也非同一般。 “今年的庆典所指的日子,还没有涉及到台湾。当1911年孙中山领导的共和革命者推翻清朝、结束了中国的帝制时,台湾还不属于中国,而是日本的殖民地。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时,台湾还不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中华民国此后在中国大陆存在了38年。在台湾,许多人都像民进党活动家兼作家施明德一样提出疑问:’为什么我们要把它当作自己的节日庆祝呢?'” 文章认为,1949年蒋介石带着军队撤退到台湾,”也将中华民国的名称带到那里”。”至今台湾的正式名称是中华民国,然而大多数台湾人的自我意识60年来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台湾居民以此来应付变化无常的历史以及本国的国际地位变化。” 文章指出,”直到80年代台湾开始民主化,才为新的政治力量崛起铺平道路,出现了主张这个岛屿正式独立的民进党,一个新的台湾认同从而产生,表现为2000年选民第一次选举了民进党阵营的陈水扁为总统。 “3年前国民党在马英九的领导下重新执政,但是今天大部分台湾人、甚至国民党的追随者都自视为台湾公民。只有极少数人还追求与大陆的统一,就连总统马英九都不追求,大多数人想要保持现状。” 北京希望国民党掌权 该报引述在台湾流亡多年的89学运领袖吾尔开希的看法:”中华民国这个名称其实对所有的政党来说都是一个负担,其实所有政党包括国民党都乐于甩掉这个包袱,但是谁都不敢着手修改宪法。” 文章认为,”台湾的反对党将百年庆典的大肆宣传视作马总统和国民党的竞选花招,明年是总统大选,马争取连任,而民进党则希望重新执政。……” 该报还写道:”北京对百年大庆没有提出什么大的抗议,尽管中华民国在北京眼中已经不复存在,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和台湾的关系是多么缓和。自从总统马英九和国民党重新掌权以来,双方更加友好相待,虽然彼此并不承认,但是也不否认对方的存在。北京期待国民党在台湾继续掌权,不希望民进党卷土重来,因它可能会再次企图正式独立。尽管国民党将合法性追溯到1911年,北京却忍住不去评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庆祝这个百年庆典,却是作为’辛亥革命’100周年,共产党人将它视作’资产阶级革命’,是’真正的’的共产主义革命的先导。(庆典筹委会的)苏进强说:’人民共和国的庆祝很可能会比我们的隆重,因为他们更有钱。'” 编译:林泉 责编:乐然  (以上内容来自其它媒体,不必然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狭隘民族主义形成的原因(吾尔开希)

普通话主页 > 特约评论 狭隘民族主义形成的原因(吾尔开希) 2011-03-16 日本发生了规模九级的空前灾难性地震,全世界表现出来的都是对日本人民的同情,对死伤者的哀戚,以及自己作为人类一员面对这一无法避免的大自然悲剧表现出惊恐与谦卑。电视上传来的画面,虽然是千里万里之外不相识的人生命逝去,家园被毁,城乡淹没,但坐在电视机前面关注的人,无论在哪里,相信神情都是肃穆的,内心都是伤恸的,感受都是相通的,情操都是悲天悯人的。 我相信这是全世界五大洲六十亿人共同的情景,然而,我在中国的互联网上看到了令我感觉奇耻大辱的文字,“庆祝!”、“活该!”、“死的还不够!”中国互联网,这个在严厉新闻媒体控管的国家唯一的公民言论平台充斥了不少这样不堪的文字,令我这个中国人深感惭愧和震惊。 中国社会很多年轻人的民族主义言论和行为,这些年被报导出来之后,令世界为之侧目。有人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柏林来形容,也许有点夸张,但那种气氛是一样的,都是一个专制国家在在经济上崛起之后对世界充满愤恨,总觉得这世界要专门与这个新兴国家作对。 我在早年曾经对网络上的民族主义言论表达无需过分介意的态度,认为这些言论属于表面现象。我当时分析,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需要一个坚实的基础,那就是明确受到了他国的欺压,而在过去几十年,尤其在过去取得经济发展的三十年间,中国与外国的关系是基本正面,可以说在绝大多数问题上都没有实质冲突,而且是互相依赖的;在这互相依赖,寻求共同利益的过程之中的个别摩擦也都能够找到解决方案,这些个别的摩擦基本上存在于所有的国家之间,可以说,中国与任何外国,包括日本,包括美国,都没有超越常态和超越历史的矛盾,本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民族主义即使存在,也绝不该有这么大的空间。 为何民族主义在中国能够掀起这么大的噪音呢? 首先,中国共产党在无法提供令人满意的理论来合理化自己的专制统治的情况之下,采取了和当年纳粹、法西斯、军国主义一样的模式,宣传虚拟的外国威胁来凝聚国民对国家的支持,并蓄意模糊和混淆国家、政府及执政党之间的分界。爱国主义与朴素的乡土情怀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因而在任何国家都原本有其市场,更何况中国政府多年的主动宣传。 然而,这种朴素的健康的乡土情怀本不应该变种成为仇外的、偏狭的民族主义,尤其在中国面对和善的与之一起架构共同利益的外国时更不该出现这种异变,那么又是为了什么出现了这种遗憾的现象呢? 中国有一句古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句话是说在一个自然的、流通的环境之中,即使有着可能令水腐败的细菌,以及觊觎着木材的蛀虫,只要同时也有自然界健康的有机物与之平衡,与之消长,并不停顿于某个状态之中,这种腐败和被侵蚀的情形就不会发生。 中国没有开放的言论、思想、新闻、媒体、以及辩论的环境,因此,即使中国本没有出现极端民族主义的历史和现实背景,在共产党刻意滋养之下,再加上不健康的心理成长环境,中国网络上就会存在这么一群有如缺乏流通空气的环境中滋生的蚊虫一样的不健康噪音。但我对中国未来,从长远来看并不会走向法西斯军国主义还是抱持着审慎乐观的态度,除了我再三强调,历史与现实环境中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基本良好和善之外,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一旦言论自由媒体自由出现在中国,就像清新的空气和水能够让感染了感冒病毒的病患很快痊愈一样,这种听似宏大实则嘈杂的状态很快就会消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打印本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