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尔开希

港府屡拒名人入境 一国两制再遭质疑

香港政府最近多次拒绝中国民运人士和国际人权工作者入境香港的做法,被质疑是在损害香港的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 香港政府上个月拒绝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领袖王丹和吾尔开希等人入境香港,出席1月29日为已故香港民主党创始人司徒华举行的追思会。引起人们再次对香港政府是否真正执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质疑。 丹麦雕塑家、人权工作者高志活(Jens Galschiot)说,最近几年他两次试图进入香港,两次被拒绝入境。一次是到香港参加展览会,另外一次是参加天安门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活动。他说,他每次被拒绝入境香港,香港有关方面都没有告诉他任何理由。不过,高志活相信其背后的原因都跟政治有关。 高志活是雕塑作品“国殇之柱”(the Pillar of Shame)的作者。这件作品是为了纪念六四事件而作,目前被树立在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 高志活说,他跟已故司徒华是要好的朋友,他的中文名字和纪念六四事件雕塑作品的中文名字都是司徒华给起的。 司徒华在1989年六四之后创建了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支援中国大陆民运和香港民主改革。 香港支联会每年都举办六四游行和烛光晚会,主张为六四平反。司徒华因此被大陆拒发回乡证,不得返回大陆。 高志活说,香港现在变得更像中国大陆了,他很伤心。“令人悲哀的是香港正在朝着更像中国的方向发展。我原本希望香港仍然保留一点言论自由,依然拥有一定的民主制度。可是,香港正在走向反面。所以我认为,中国是在破坏它对香港做出的一国两制承诺。” 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先生表示,从港府拒绝王丹等人入境香港这件事看出,港府现在连自主做出决定的能力都不具备。“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港府根据香港的基本法,自主地作出这个决定,那么,这些人应该是可以来的。” 何俊仁说,王丹等人最终没有能够获准入境香港,我们怀疑是中央政府对这件事做出了指示。他还表示:“港府这样做,我觉得对香港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都是很大的损害。这是我们的看法。” 何俊仁同时表达了对中国民主前景的担忧。“现在看到,中国的民主前景起码在可见的将来,是不容乐观的。” 何俊仁说,中国对异见人士的打压比几年前还要更加凶猛。他说,中国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白色恐怖。何俊仁认为,面对这样的环境,香港和大陆的民主力量要做长期的抗争准备。他表示,香港的民主前途跟大陆是系在一起的。港人要依托香港的有限空间,争取更多的民主。

阅读更多

香港各界送民主先驱司徒华最后一程 (组图)

香港民主先驱司徒华先生的安息礼拜星期六下午在香港尖沙嘴圣安德烈堂举行。数以千计的香港各界人士星期六为一生献身香港教育以及民主事业的司徒华送上最后一程。 *司徒华遗愿:勿忘六四* 1月29日下午3时,司徒华先生的灵柩在教堂敲起的象征司徒华遗愿“勿忘六四”的六长四短的钟声引领下,缓慢被抬入教堂。在读经、唱圣诗后,司徒华的胞弟司徒强、胞妹司徒婵以及司徒华生前挚友先后致悼辞。 许多香港民众从教堂外的停车场和尖沙嘴街坊福利会竖立的大屏幕收看现场直播,还有人在柏丽大道收听广播转播。香港一些电视台对葬礼进行了直播。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亲中的凤凰卫视没有派记者到现场采访报导。 *无官员出席葬礼* 香港特首曾荫权和港府官员没有参加司徒华的葬礼,只是由曾荫权率领6名副局长级别的官员参加了葬礼前1点至2点的团体公祭。曾荫权等人1点多钟来到圣安德列教堂,在签名吊唁停留数分钟后,匆匆离开教堂,没有向等候在外的大批媒体记者发表谈话和回应任何喊问。此前,香港媒体普遍指港府迫于压力,将司徒华葬礼政治化,明显大大低于以往政府高官出席政商界名人葬礼的规格。 据报导,由于港府本周初称会派10名官员出席葬礼,司徒华治丧委员会特送10张邀请卡。不料,港府改变初衷,称所有官员不出席葬礼,也就是安息礼拜。据分析,这可能与葬礼开始时六长四短象征六四的钟声有关。 *一枝独秀:吕京花* 另外,尽管王丹、吾尔开希等前六四学生领袖和其他民运人士在北京施压下被港府拒绝入境香港参加司徒华的悼念活动,但是,六四后被通辑并被香港支联会营救的原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成员吕京花星期五低调入港,参加了星期五晚上举行的司徒华追思会,以及星期六的葬礼,成为参加司徒华悼念活动的唯一海外民运人士。 目前居住在纽约的吕京花在参加葬礼前向美国之音证实,她持有美国护照,尽管她做好了被遣返的准备,但是香港入境官员未能从名字上查出她,因此得以入境香港。 吕京花表示,作为得到司徒华和支联会营救过的晚辈,她来香港就是为送司徒华先生最后一程。 她说:“华叔对我们这么大的帮助,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自始至终在支持天安门母亲。真是滴水之恩都涌泉相报,何况这么大的帮助。丁子霖老师和王丹,可惜她(他)们都不能来参加悼念活动,这很遗憾的。” *公众寄托哀思* 另外,在星期六的葬礼前,数以千计的民众从上午9点到下午1点在公众吊唁期间,携带鲜花到教堂外草地签吊唁册和献花,并进入教堂祈祷。在司徒华葬礼5点结束以后,仍有许多市民来到圣安德列教堂向司徒华表达哀悼。 星期五晚上,约2400名香港各界人士分3节出席了司徒华先生的追思会。参加者主要是司徒华家人挚亲、教育界人士以及司徒华的泛民主派好友。参加追思会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只有梁美芬、陈茂波和李凤英。另外,被认为是亲北京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也出席了追思会。出席追思会的港府官员只有教育局长孙明杨,成为出席司徒华悼念活动的唯一港府局长。

阅读更多

香港: 司徒华安息礼拜 教堂响钟“六长四短”

司徒华安息礼拜 教堂响钟“六长四短”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安息礼拜在香港尖沙咀圣安德烈教堂举行. (29/01/2011) REUTERS/Bobby Yip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在寓意争取平反六四的“六长四短”钟声中,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安息礼拜29日在香港尖沙咀圣安德烈教堂举行。司徒华的丧礼早上举行公祭,下午安排安息礼拜。公祭在下午1时结束,一共有4470人到场悼念,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也前来致意。 在教堂响起寓意争取平反六四的“六长四短”钟声下,司徒华的安息礼拜仪式正式开始,司徒华的灵柩移入教堂,现场布置了司徒华生前最喜爱的百合花。 在仪式上,曾任新华社外事部副部长的司徒华胞弟司徒强在会上致词表示,他以哥哥的感到自豪,又说由于香港的政治环境,所以哥哥唯有向外界宣称很少和自己联络,以免遭人利用而破坏兄弟的关系。 司徒华的丧礼早上举行公祭,下午安排安息礼拜。公祭在下午1时结束,一共有4470人到场悼念致意。除了不少市民之外,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在其他6个特区政府官员的陪同之下,向司徒华的遗像鞠躬,在逗留了7分钟之后离去,虽然遭到灵堂外的记者多番追问,但曾荫权并未回答任何问题。香港政府的行政会议成员胡红玉亦以个人身份出席悼念仪式,她说她与司徒华已是多年朋友,十分敬重司徒华的为人。 虽然王丹和吾尔开希两个六四学运领袖未获港府批准入境出席司徒华的丧礼,但另一个民运人士吕京花,却得以使用美国护照入境,出席司徒华的丧礼。她向在场的记者表示,她非常感谢司徒华及支联会当年拯救她和其他民运人士逃出大陆,对王丹等未能到香港悼念司徒华而感到遗憾。 举行公祭的教堂上,放置司徒华的遗像,两旁陈列家人及支联会的花篮及花圈,大堂中央墙壁挂上“主赐我力量”的横额。王丹、吾尔开希、李禄以及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亦送上花圈致意。由于只有获邀人士才可参加安息礼拜,大约100多个市民在教堂外的停车场观看大屏幕现场转播。 在安息礼拜结束后,贴上“完美句号”的灵车,将在傍晚载送司徒华的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而根据司徒华生前的意愿,他的一半骨灰将洒在海上,希望看到他多年未能亲自踏足的中国大陆,而另一半骨灰则洒在火葬场旁的花槽,长伴香港。

阅读更多

民运人士吕京花到香港祭奠司徒华

吕京花对能够入境祭奠司徒华感到高兴。 香港支联会为因癌病去世的主席司徒华举行葬礼,前“六四”民运领袖,工自联成员吕京花顺利入境祭奠。 司徒华的安息礼拜在星期六(1月29日)下午于九龙尖沙咀圣安德烈堂举行,教堂于早上开放予民众吊唁,并将进行公祭。 吕京花对香港媒体说,她在27日使用美国护照入境,过程低调、顺利。吕京花感谢司徒华与支联会当年协助她与其他民运人士逃亡。 对于王丹和吾尔开希没能到香港出席司徒华的葬礼,吕京花感到非常遗憾。她相信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对王丹不获准赴港的原因“相当清楚”。 吕京花说:“香港市民是一个有民主、有自由素质的市民。” “如果北京一方面用高压政策来压制香港地区的行政长官的话,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不少香港市民到教堂向司徒华致敬。 曾荫权与特区政府至今并没有就拒绝王丹入境祭奠司徒华一事做出解说。曾荫权将带领数名副局长级官员出席下午的公祭仪式。 1989年民运爆发时,吕京花与韩东方等人出任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代表,并在“六四”事件发生后被通缉。 吕京花在司徒华参与策划的“黄雀行动”下逃亡到美国,其后曾两度获准返回中国为父母送丧。 她也曾在1993年香港政权尚未移交之时,也曾顺利入境香港出席工人组织活动。

阅读更多

王丹:勿让香港的今天成为台湾的明天

林楠森 BBC中文网台湾特约记者 在台湾的中国民运人士王丹与吾尔开希,批评北京及香港特区政府拒绝他们入境悼念司徒华,并表示台湾应该要注意这样的事件。 王丹和吾尔开希指责北京影响香港的决定 除了这两名六四学运领袖外,中国民运团体联合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秦晋也出席了此一记者会,他是在几天前持进入香港免签证的澳大利亚护照到港时,遭到拒绝入境而被遗送到台湾。 按中国国务院此前的说法,两人的入境问题全交由香港特区政府决定,但王丹与吾尔开希都认为北京在这样的决定背后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两名学运领袖都提醒台湾应多关注在香港的现况,王丹认为中共是拿香港作为对付台湾的实验基地,而今天发生在香港的事很可能明天就在台湾发生。 自由度倒退 王丹比较说,过去国民党在国共内战中杀了共产党那么多人,但现在国民党主席都可以风光回国,而他们只是同政府提出不同意见,连想去对一位长辈表达感情都不被允许。 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 下载Flash 选择其它媒体播放器 他认为由此可见中共最仇恨的还不是杀了他的人,而是民主。 曾试图从澳门与东京返回中国而屡遭阻挡的吾尔开希则说,他们原先希望能获得香港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同意赴港悼唁司徒华并非天真的想法。 他批评说,共产党的荒谬每天都在中国发生,但不能因为习以为常就对这种违反逻辑的事觉得天经地义。 吾尔开希在2004年曾获准赴港参加梅艳芳丧礼,他认为这次与王丹同时遭拒绝入境,显示出香港的自由度正在倒退中。 他说,香港有传言说他当年赴港参加梅艳芳丧礼时曾与港府达成某种低调约定,而这次被拒绝入境是因为他当年曾违反协议。 他表示这一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无中生有,他对这样的“耳语”表达不屑。 提醒台湾 王丹说,台湾有主流论述认为,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年来在方方面面包括政治改革上都有进步,但从他与吾尔开希被拒绝入境香港来看,中国政权有些方面在变,但有些方面是几十年来都不变的。 具台湾公民身份的吾尔开希则对马英九此前表示中国在人权方面获长足进步说法不以为然,他认为台湾执政的国民党表现出对中共专制特别的体贴与理解,对北京除了扮白脸还是扮白脸。 对于北京希望同台湾进行的政治谈判,吾尔开希认为原本这是台湾应该最不害怕的,因为在政治上能站稳脚步的原都在台湾一方,但对于人权与民主等牌却都不敢打。 他对台湾提出呼吁说,中共不愿搬上枱面的东西,台湾没有道理配合其不搬上枱面。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