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金

從中國到美國,哈金不斷嘗試新題材

明鏡記者柯宇倩/在今日美國文壇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哈金,當初決定以英語寫作時,曾經猶疑過,也曾經歷被多家出版社拒絕出版的一段日子。哈金在接受《明鏡》專訪時表示,用英語寫作是為了生存而下的抉擇,如今他已很難回到中文寫作。不斷嘗試新題材、新寫法的哈金,未來將把西方讀者的注意力從中國拉回美國,讓讀者更瞭解在美國土地上發生的華人移民故事。 從中國到美國,不斷嘗試新題材 2001年,兒子北上求學,哈金也決定離開艾默理大學,到波士頓大學教授英語文學寫作。至今,哈金仍覺得以英語寫作有其挑戰性。“英語不是我的母語,不管什麼時候,都可能覺得寫起來很彆扭。一開始覺得英語寫作有種uncertainty(不確定性),但後來也慢慢能接受這種不確定性。”哈金對《明鏡》表示,有時寫作就需要這樣的不確定性,如果有把握什麼都能做好,最後寫出來的作品肯定不好。 剛開始用英語寫作,哈金曾擔心被人看作賣國賊,如今哈金以平常心看待此事。“總有人說用英語寫作就是賣國賊,但我不管他,那些事情我沒辦法掌握,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把我自己的書寫好就是了。” 裘小龍曾指出,以英文寫作時,會考慮到某些中國的歷史背景對英語讀者來說並不熟悉,因此必須在書中加以介紹。雖然故事情節經常涉及中國歷史,但寫作時,哈金在這部分沒遇上什麼問題。“我很少做解釋,即使涉及中國背景,我也盡量把小說寫得沒有中國文化背景的人也能讀懂。”哈金認為,寫作更關鍵的是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怎樣才能說得恰到好處,這與作品涉及的背景無關。 以英語寫作多年後,哈金認為自己很難再回到中文寫作。1997年,哈金獲得美國公民身份,2004年,在聽聞北京大學英語系有位教授詩歌的老師離職後,哈金曾向北大遞交申請信,卻未得到回應。“我連回中國都不可能了,我母親最近病了,但我沒法回去,他們不給我簽證。” 連回中國的盼望都無法實現,哈金認為更別說用中文寫作。“要寫一部長篇,必須是很多年的準備和工作,但我不能回中國(做準備),而且用漢語寫作,中間如果有一個小事把你打斷就會前功盡棄。” 但將自己的小說翻成中文的可能性還是有的。哈金的短篇小說集《落地》就是由他親自翻譯。他對《明鏡》表示,比起交給專職譯者,當然最好還是由自己來翻譯,但畢竟有工作在身,因此時間允許的話,他較可能翻譯短篇作品,而且短篇翻譯錢少又辛苦,還必須做得精,由他親自翻譯更能掌控品質。 哈金的作品多描寫從前中國與華人的生活,而非現代的中國,問他是否因為身在海外,對當今中國瞭解較少,他表示這是一個因素。“在海外,對中國大的東西還是很清楚,而且還會看得更清楚,但特別是中國的小東西,比如街上的氣味、新的方言,還有街道、房子的模樣,就很難掌握。” 哈金對《明鏡》表示,如果真要寫現代中國,也可以有不同的寫法,但他想寫的不是現代的中國,現階段,華人移民美國的經驗對他來說更為重要,而北美華人的故事自然又會跟中國過去的歷史聯繫在一起。 而美國讀者也並非對哪個時代的中國,或特定的中國事件特別感興趣,“關鍵是你故事講的好不好。”哈金說。 與許多人不同的是,哈金在成長過程中曾加入解放軍、入過黨,但他不認為這些經歷對寫作有太大的影響,可能就是有沒有文人氣息的差別。“我跟中國大陸和台灣很多作家不一樣,我是從底層出來的、當兵出身的,比較少有文人的習慣、精神狀態,也很難跟他們融入到一塊。” 雖然哈金作品主要圍繞在中國、華人移民上,但堅持英語寫作多年、工作環境也幾乎使用英文,哈金認為自己既不是未融入主流社會,也並非已經美國化。“我應該是既中國又美國,在中間吧。”他笑道。 在寫作的路上,哈金不斷嘗試新寫法與新題材,如《自由生活》是哈金第一次寫華人移民的故事,而《落地》更可看出不同之處:以類似散文體寫成,許多故事透著超現實的氣氛,描寫現代的美國華人生活。哈金對《明鏡》解釋,他不像一些大陸、台灣或美國土生土長的作家,對於題材的選擇有明確的範圍界定,“其實我的每本書都是描寫一個新的地方,都是一個新的啟程。” 哈金表示,未來也會做其他的嘗試,因為他不可能老寫中國大陸的事。目前哈金正在撰寫的故事,便是與美國東海岸華人移民相關的故事,預計兩年後完成。 哈金在2012年台北國際書展上演講。(明鏡記者柯宇倩攝)

阅读更多

哈金:寫作就是一種存在的方式

明鏡記者柯宇倩台北報導/“寫作就是一種存在的方式,如同吃飯、呼吸,是生活的一部分。”對華裔作家哈金來說,許多人稱羨的教書工作不是他的最愛,只能說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反而是太太認為相當辛苦的寫作,卻是哈金每天持續不斷的必做事項,雖然表示寫作是個體力活,但只要體力仍在,哈金就會一直寫下去。 翻譯會豐富作品 至於翻譯成中文的作品,哈金則會看一遍,改正明顯錯誤之處,其餘地方一般不提意見,因為譯者已經是在能力範圍內盡了最大的努力。“比如《自由生活》為了趕上香港書展,幾個月時間內就得翻譯出來,已經是能力所及翻譯得最好的情況了。” 華裔作家張翎認為,哈金作品的中文翻譯非常忠於英文原著,並非文字上的忠實,而是將原著的風格相當好地傳承下來,只是這樣的傳承卻反而不能讓張翎感受到讀英文時的流暢和自然。哈金則認為,與自己的英文原著比較,中文翻譯仍帶來了不同的感覺,根據不同的譯者與不同的情況,感覺也會不同。 哈金對《明鏡》表示,其實翻譯會豐富作品本身,並非特定指哪一個版本,而是一個作品如果經得起各式各樣的翻譯與反覆的翻譯,則會發現每一個版本都是在原來的版本上不斷精進,不斷延續原著的生命力、增添原著的力量,讓書在翻譯的過程中變得豐富。 “ 很多人忘了,優秀的翻譯家也是個風格家,可能本身寫不出很好的小說,但他們文筆很好,可以將語言好的東西帶進來。”哈金說。 從短篇小說到長篇小說 剛開始寫作時,哈金寫的是短篇小說,其《好兵》與《光天化日》分別由兩家小型出版社出版,《好兵》的出版社隨後再推出哈金的長篇小說《池塘》,到了第二部長篇小說《等待》時,哈金拿下美國國家書卷獎,成為至今唯一一位拿此獎項的華人,從此打出知名度。 從短篇小說轉變到以長篇小說為主的原因,哈金對《明鏡》解釋,短篇必須依靠各種各樣的雜誌生存,寫完無非交由雜誌發表,如果雜誌社不採用,對作者會是一個打擊:短篇還得依靠各種各樣的選集生存,在美國,有年度最暢銷短篇選集、 40 歲以下最佳作者選集、最佳女性短篇小說等等,因此作者必須努力讓自己的作品進入這些選集;但出版商一般不太願意出短篇,因為短篇的銷售情況較差。 長篇沒有這問題,只要寫得好,就能找到出版商,也會是“自己自足”的一本書。哈金指出,英語文學界認為“ novel” 是另一種小說,有其完整的發表體制,雖然確實有幾位非常優秀的作家,名聲全建立在短篇小說上,但社會大眾較熟知的是長篇小說家,因此學校雇人時,也偏愛顧長篇小說家,如此可替學校帶來名聲。 哈金對《明鏡》進一步解釋,長篇小說家與短篇小說家在不同人群中有不同的聲譽,短篇小說家也有許多跟隨者,特別是年輕人,因為年輕人剛開始寫作都從短篇學起。 但不論是長篇還是短篇,哈金覺得都難寫。“短篇就像短跑,每一步都得跑好,稍有地方做不好,就落後別人一些,這一落後可能就決定勝負;長篇像跑馬拉松,不需要時時衝刺,但要隨時調節步調,掌握節奏。” 對於想加入寫作行列的後輩,哈金認為第一要有耐心,寫作是體力活,必須堅持完成作品,第二是動筆要趁早,青春是重要的財富,有些書必須有精力才能寫出。 對哈金來說,寫作就是一種存在的方式,如同吃飯、呼吸,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妻子認為哈金應該停止寫作,因為太辛苦了。“那我還能做什麼呢?”問哈金,難道教書不是一個很好的職業?他說:“教書只是一個工作,人生就這樣,別人覺得很好的事,你不喜歡做,但又不得不做。” 哈金笑說,一旦自己的作品出現壞的書評,妻子就會受不了,要他別寫了,但在創作路上擁有多年經歷後,現在的哈金很看得開,未來仍會持續寫下去。 哈金在台北國際書展中演講。(記者柯宇倩攝)

阅读更多

哈金: 有些事知道會做得很好,不是沒能力做

明鏡記者柯宇倩台北報導/“寫作就是一種存在的方式,如同吃飯、呼吸,是生活的一部分。”對華裔作家哈金來說,許多人稱羨的教書工作不是他的最愛,只能說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反而是太太認為相當辛苦的寫作,卻是哈金每天持續不斷的必做事項,雖然表示寫作是個體力活,但只要體力仍在,哈金就會一直寫下去。 想像偉大的作品不難,難在完成它 六四事件後,哈金被迫留在美國,從此開啟他的寫作之路,剛開始,哈金寫的是英文詩歌。哈金對《明鏡》說,當時多少還存在些政治色彩,因此學校教授建議哈金用筆名發表詩歌,“當時還是個研究生,寫作多少有點不務正業的感覺,也想用筆名”,那時候哈金靈光一現,腦中出現 Ha Jin 這個名字,教授也覺得很簡潔,便用了下來。 哈金說,剛開始寫作時,他所知道的就是大陸的事,因此一開始就將大陸訂為寫作主題,但許多題材都是介於兩種語言、國家、文化之間,因此也沒有一本書純粹描述在大陸生活的中國人。“年輕的時候,雖然心裡知道將來會寫一本《自由生活》,卻沒這個能力,只有生活過了,知道移民是怎麼回事了才能寫,所以題材和作家的親身經歷沒法分開。” 至今哈金已經寫過各式各樣的題材,包括六四事件、韓戰、南京大屠殺、移民等,對他來說,仍有很想寫,卻沒法寫的故事。“有些事知道會做得很好,不是沒能力做,是沒機會做。”哈金對《明鏡》舉例,《憤怒的葡萄》是公認的偉大小說,斯坦貝克在書中提出的問題與中國當下的情況非常相關,中國有大量農民工離鄉背景尋找生路,大家所思考的,與斯坦貝克思考的一樣:這個國家怎麼了?這是很有份量的題材,如果可以在內容與形式上比斯坦貝克做得更好,就能寫出一部偉大小說,但前提是必須能寫。 “ 作者必需在中國生活一段時間,對題材有切身的理解和感受,並且得用漢語寫,用英語寫沒有意義,對我來說,這是要下大功夫的事,因為第一,我改成漢語寫作,等於轉了一大個彎,第二,我一回中國,馬上有人要跟上來。”哈金說,這件事想很容易,要做不容易。 現階段,哈金正在撰寫一部有關移民的作品,未來哈金還將思考如何把偵探元素與文學作結合。 好的故事應該一路自然到底 由於哈金在美國文壇的亮眼成績,《明鏡月刊》 2012 年 2 月評選出十大有影響力以非母語寫作的華裔作家中,將哈金排在第二位,對於其他用英語寫作的華人作家,哈金喜歡希德嘉( Sigrid Nunez )所著的《在上帝氣息中的羽翼》( A Feather on the Breath of God ),哈金對《明鏡》說, 有四分之一華裔血統的希德嘉善常描寫大時代下人物的命運。 目前在好萊塢與百老匯相當活躍的華裔美國人劇作家黃哲倫( David Henry Huang )也是哈金欣賞的創作者,此外,恩美( Amy Tan )的《喜福會》( The Joy Luck Club )、任璧蓮( Gish Jen )的《典型的美國人》( Typical American ),都是哈金喜愛的作品。 哈金認為,比起用中文寫作,英語寫作在一些小地方上的處理是不一樣的,但另一方面,哈金也覺得真正的文學能夠超越語言。 哈金也特別喜歡俄國作家,如契柯夫、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屠格涅夫。不過對於作家和作品的喜愛,哈金認為隨著時間的變化會有不同,如同對寫作的態度,一路走來也有所改變。 “ 我現在更重視故事的流暢性,以及語氣的協調性,一個句子,不光是詞語寫得華麗,還有自己的節奏、語調,跟整個故事諧和地配合,上下連貫,就好像一首曲,每個音符都是獨立的,但整首歌聽下來應該是完整的,一個好的故事,也應該一路自然到底。”哈金對對《明鏡》表示,寫作的困難地方就是把故事講完整,這比該用什麼詞句要難得多。 為了寫出和諧的故事,哈金堅持每天寫作。“如果故事寫一半停下來,之後回頭再來寫的時候,語調可能不一樣了,很難找回原來的感覺,這是很可怕的事。”哈金說,寫故事就像做飯,不能撤火,否則最後做出來的飯味道會不一樣,在改稿的時候也一樣,不能中斷。“所以我寫一本書,不管多忙,即使要教書,當天可能只是 10 、 20 分鐘,我都會把故事看一看,改一、兩個句子。必須始終保持親密感,否則今天偷懶,明天會更偷懶,再下去就完了。” 哈金認為,改稿也需要一鼓作氣、不能間斷,修改一種闡釋的過程,透過不斷地看、不斷地改,有些地方會看得更透徹,不過哈金坦承改稿很累人,且自己的作品看太久會麻木。“所以作品出版後,我一般不看,煩死了。”哈金笑著對《明鏡》說。 哈金進行簽書會。(記者柯宇倩攝)

阅读更多

哈金:《南京安魂曲》由年輕作家寫可能栽跟斗

明鏡記者柯宇倩台北報導/“寫作就是一種存在的方式,如同吃飯、呼吸,是生活的一部分。”對華裔作家哈金來說,許多人稱羨的教書工作不是他的最愛,只能說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反而是太太認為相當辛苦的寫作,卻是哈金每天持續不斷的必做事項,雖然表示寫作是個體力活,但只要體力仍在,哈金就會一直寫下去。 《南京安魂曲》由年輕作家寫可能栽跟斗 平時在美國波士頓教書、寫作的哈金, 2012 年 2 月特地抽空飛抵台灣,參加台北國際書展相關活動,趁著空檔,哈金向《明鏡》記者暢談了對寫作的想法與觀察。 本次哈金帶著新著《南京安魂曲》來到台灣,這本書以美國傳教士明妮‧魏特林( Minnie Vautrin )的女助手安玲的視角,來描述 1937 年南京政府撤離到重慶後,日軍攻入南京城所發生的災難,以及大屠殺後的心理壓力;其中被魏特林改建成國際安全區的金陵女子學院,正是《南京安魂曲》的主要場景。 《南京安魂曲》可說是哈金所寫的小說裡,最難寫的一部,前後共修改 40 多遍才終於誕生。哈金對《明鏡》表示,寫此部小說時,他曾在德國待了一段時間,週末時因為沒事,有時一寫 15 、 16 個小時,但這些內容最後都沒有用上,只能說是準備工作,“雖然走了彎路,但也是功課的一部分。” 哈金坦承,《南京安魂曲》是非常不合時宜的書,因為書出版時美國和日本的關係非常親密,書中的每一個點都有人會攻擊,但《南京安魂曲》是構思、撰寫許久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哈金希望透過寫作和“過去的自己”建立關係,因此找到中國歷史上的重要事件作為主題,“我不因為用英語寫作,就與自己和中國的過去沒關係,其實我和中國的過去從來沒有分開過。” 但開始撰寫《南京安魂曲》後,哈金才發現南京大屠殺事件之大,如果用一般小說的作法,很難寫得好,因此哈金在其中走了許多彎路,但哈金自覺如果不越過去,就無法做其他事情,“這本書對我來說是一個口子”。 《南京安魂曲》出版後,書評界的反應兩極,在書評佔有重要地位的美國出版市場,一本書一旦得不到好的評價,作家可能多年都難以翻身。哈金對《明鏡》指出,對年輕作家而言,如果第一本書就被有份量的書評給了差的評價,對該著作的傷害很大,有的人因為這樣,精裝本賣不出去,平裝本也不出了,別的出版商也不願意接收這位作家的第二本書,恐怕得等 7 、 8 年後才能再出書。 因此若由年輕作家寫《南京安魂曲》,很容易一下子就栽了跟斗,但已出過 9 本小說的哈金,由於有了些成果累積,就是這本書失敗了,也還不致於徹底跌跤,有了哈金的努力與堅持,深入描寫人性的《南京安魂曲》才得以問世。 日本對於南京大屠殺事件仍有分歧,虛構派認為此事件乃虛構,並非真實發生過,哈金表示,這也是他撰寫此書的目的之一,這件事有大量的國際人士介入,保存了許多文字資料、照片、影片,哈金要把中國人、華人的經驗帶到國際間,在國際視角上寫故事。“我和大陸作家的角度不一樣,但也不純粹是西方角度,我是在兩個文化、語言間找到角度,敘事人和主要當事人都是女性。” 《南京安魂曲》在此重大的歷史事件中,加入了許多看似真實的虛構情節,如何交織真實和虛構的成分,哈金對《明鏡》解釋,重要的是必須讓整個故事看起來很自然。“我說這是原生細節,很可貴很重要,這需要很多小的東西,穿插進故事裡,可讓故事看起來很像真實發生,有時候還必須創造一個大事件,讓原生事件顯得不這麼突兀。” 哈金認為,如何讓原生事件自然變成故事的一部分,而不像是刻意放進去,是較困難的地方,通常得靠直覺來判斷。 文學與電影結合不容易 2012 台北國際書展將文學與電影結合,首創“華文出版與影視媒合平台”,邀請中、港、台等地知名電影、電視界代表參加,並設有超過 100 場出版與影視界的一對一媒合會議,以及焦點推薦書的提案會,致力讓更多書籍搬到大銀幕上,也讓電影業者找到好劇本。 不過,電影導演往往因為許多因素,即使買下文學作品的版權,經過多年仍遲遲未拍成。雖然哈金的不少作品都已讓一些導演看上,但一直沒有變成電影的運氣。哈金對《明鏡》舉例,香港導演陳可辛 2001 年已將《等待》的製片權買下,但等了 10 幾年,做了大量工作,卻因為“中國審片單位審都不審”,無法化為電影。 《落地》裡〈櫻花樹後的房子〉( The House Behind a Weeping Cherry )也曾以 1 塊美金賣給一位具有潛力的新加坡導演,但 1 年多後哈金被告知拍不了;《新郎》裡的喜劇〈牛仔炸雞進城來〉( After Cowboy Chicken Came to Town )則被一間美國公司買下,但過了 3 、 4 年仍沒做成。《自由生活》的版權賣出後,因為故事龐大,需要哈金親自參與故事的縮減工作,但當時正在撰寫《南京安魂曲》的哈金已耗費太多精力,無法介入《自由生活》的拍攝。“所以電影能拍成,很多都是偶然因素,沒法計畫的。” 哈金的文學經紀公司仍嘗試將哈金的作品推向大螢幕,在電子書平台逐漸發展的今日,有的作家不找文學經紀公司,且直接跳過出版社,自行將作品放上電子書平台銷售。哈金對《明鏡》說,他從沒想過跳過出版社自己出版,因為出版社不光把書印出來,還握有行銷通路等資源,有的作家以為能夠自己賣書,最後都失敗了。 有了作家經紀公司和出版社,哈金能專心寫作,哈金表示,他儘量不介入出版事務,頂多看看書的封面草稿、排版等,且通常只對明顯的錯誤提出意見。 比起到各地宣傳書籍,哈金更希望把時間留給寫作。每當一本書上市後,哈金就必須配合宣傳,過去出版社往往為作者舉辦各地巡迴朗讀活動,但經濟因素考量下,現在哈金已不太需要到處跑。“這樣很好,很多事情不用做,輕鬆了。”哈金笑著說。 哈金接受記者專訪。(明鏡記者柯宇倩攝)

阅读更多

盘点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世界30所大学

第一名 英国·剑桥大学 88位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是世界上诞生诺奖得主最多的高等学府,88位(实际上超过100位)诺奖得主曾在此执教、工作或学习,其中70多人是毕业于剑桥。它成立于1209年,最早是由一批为躲避殴斗而从牛津大学逃离出来的老师建立的,位于毗邻首都伦敦的英格兰剑桥市。亨利三世国王在1231年授予其教学垄断权。其全球大学排名基本上在前五强甚至第一,在欧洲则一直是NO.1。31个学院里,以三一学院、国王学院最著名。牛津以文科取胜,剑桥则以理科更强。主要校友有:克伦威尔、牛顿、达尔文、拜伦、弥尔顿、罗素、怀特、凯恩斯、维特根斯坦、霍金、马尔萨斯、卢瑟福、莫里斯;其他诺奖得主Lord Rayleigh(发现氩)、Owen Richardson(创建理查森定律)、James Chadwick(发现中子)、Ernst Chain9(发现青霉素)、Patrick Blackett(核物理和宇宙辐射)、Richard Synge(开发分区色谱)、Frederick Sanger(发现胰岛素分子结构)、Francis Crick(决定DNA结构)、John Hicks(创建均衡理论)、Antony Hewish(发现脉冲星)、Cesar Milstein(发展单克隆抗体生产技术)等。 第二名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87位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位于美国纽约市曼哈顿晨边高地,濒临哈德逊河,在中央公园北面。它于1754年根据英国国王乔治二世颁布的《国王宪章》而成立,时名国王学院(1896年定为今名),是美国最古老的5所大学之一,属于私立的常春藤盟校,由3个本科生院和13个研究生院构成。其本科在美国最早实行通才教育。其校友 和教授中一共有87人获得过诺奖。其新闻学院颁发的普利策奖是全球新闻界最高荣誉。“它的学生在联合国学政治,在华尔街读金融,在百老汇看戏剧,在林肯中心听音乐。”主要校友有:蒙代尔、斯蒂格利兹、摩尔根、杜威、阿西莫夫、哈默斯坦、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艾森豪威尔、侯赛因·奥巴马、加利、埃德加·斯诺、巴菲特、格雷厄姆、I·拉比;李政道、胡适、陶行知、蒋梦麟、马寅初、张伯苓、陈鹤琴、熊佛西、徐志摩、吴健雄、闻一多、潘光旦、梁实秋、吴文藻、顾维钧、蒋廷黻、宋子文、冯友兰、郭秉文、侯德榜、徐光宪、谭盾、杨澜等。 第三名 美国·哈佛大学 82位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大学排行榜里一直是占据着第一(NO.1)的位置。它创办于1636年9月8日,是全美第一所大学,也是美国最早的私立大学,常春藤盟校成员之一,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附近的剑桥(故原名剑桥学院,1781年定为今名),而其医学院和商学院则位于波士顿市区。美国独立战争以来大量革命先驱都出自哈佛门下,它被誉为美国政府的思想库。这里先后诞生了8位美国总统,数十位诺贝尔奖得主、数十位普利策奖得主,另外哈佛也是全世界罗德奖学金得主最多的大学。“哈佛帝国”共包括13所学院。其商学院案例教学盛名远播。其图书馆藏书(1500万册)在全世界的大学中亦排名第一。这里还培养了缔造了微软、IBM、Facebook等一个个商业奇迹的人。主要校友有:约翰·亚当斯、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约翰·肯尼迪、乔治·布什、候赛因·奥巴马、亨利·基辛格、拉尔夫·爱默生、亨利·梭罗、亨利·詹姆斯、比尔·盖茨;其他诺奖得主理查兹、乔治·明诺特、爱德华·珀西尔、弗里兹·李普曼、约翰·恩德思、弗雷得里克·罗宾斯、托马斯·韦勒、乔格·贝克西、詹姆斯·华生、康拉德·布洛奇、朱利安·斯温格、罗伯特·伍德华、乔治·沃尔德、西蒙·库兹内兹、肯尼思·阿罗、瓦西利·列昂杰夫、威廉·范弗里克、谢尔顿·格拉索、史替芬·温伯格、巴鲁·贝拉塞拉夫、沃尔特·吉尔伯特、戴维·休贝尔、托森·韦塞韦、尼利里斯·布鲁伯根、卡罗·鲁比亚、贝尔纳德·洛恩、杜德利·赫巴奇、诺尔曼·拉姆西、埃利阿斯·柯雷伊、约瑟夫·默里等;竺可桢、赵元任、陈寅恪、林语堂、梁实秋、梁思成、熊佛西、马英九、林书豪。 第四名 美国·芝加哥大学 81位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是一所私立、男女同校、无宗教派别的著名综合性大学,位于美国中部最大的现代化都市芝加哥,于1891年由约翰·洛克菲勒创办,1892年10月1日正式开课。在81位诺奖得主中,有25位是获得经济学奖,居全球名校第一位,“芝加哥学派”赫赫有名。主要校友有:阿尔伯特·亚伯拉罕·迈克尔逊、费米、乔治·比德尔、查尔斯·哈金斯、罗伯特·马勒肯、索尔·贝洛、米尔顿·弗里德曼、戴维德、索多·舒尔茨、詹姆斯·克洛宁、乔治·斯蒂格勒、S·钱得雷塞哈、罗纳德·科斯、加里·贝克尔、理查德·波斯纳、贝拉克·奥巴马;李政道、杨振宁、崔琦、连战等。 第五名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78位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简称MIT)是美国一所综合性私立大学,创办于1861年,位于麻萨诸塞州波士顿市附近的剑桥,与哈佛大学毗邻。MIT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全世界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培养了众多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士,是全球高科技和高等研究的先驱领导大学,号称“世界理工大学之最”。它有13个学院、5个研究生院。其机构与学科在美国乃至全球排名第一的有:研究所、工程、数学、物理、化学、电脑学、科技、经济、多媒体、语言学、脑/认知科学、信息管理系统、工商生产管理、工业系统、电脑工程、电气工程、机械工程、太空科技工程、化学工程、核能工程、海洋工程、生化工程、离散数学、几何、拓扑数学、密码学、材料科学、核能科技、纳米科技、人工智能、基因体学、生物资讯学、电脑理论、个体经济、量子力学、分子/原子物理、等离子体、无机化学、建筑学、生产运作等。由于在学术方面的卓越成就,MIT虽然不是常春藤盟校(Ivy Plus)8个成员之一,却也常被纳入。据说MIT还是21世纪培养诺奖得主最多的大学(仅2001—2006年就有16位)。主要校友有:创始人威廉·罗杰斯、诺伯特·维纳、凡立瓦·布什特、哈罗德·伊格尔顿、莫里斯·柯亨、琼·切普曼、柏翠克·赫莱、杰·弗里斯、余·温·李、马丁·斗茨、琼·锡汗、罗姆·乔斯基、弗农·英格拉姆、布鲁诺·罗西、杰罗姆·莱蒂文、琼·麦卡锡、戴维·马尔、诺尔曼·列文森、丹尼尔·麦克法登、劳伦斯·杨、马丁·魏泽曼、哈里·戛托斯、史蒂芬·本顿、科菲·安南、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劳伦斯·萨默斯、诺姆·乔姆斯基、巴兹·奥尔德林、本·伯南克、多伊奇、芭芭拉·利斯科夫;其他诺奖得主阿达·约纳特、保罗·克鲁格曼、乔治·斯穆特、安德鲁·法厄、理查德·施罗克、弗朗克·韦尔切克、罗伯·霍维兹、沃夫冈·凯特利、百瑞·夏普雷斯、约翰·福布斯·纳什、理察·费曼、奥利弗·威廉姆森、埃克里·马斯金、罗伯特·约翰·奥曼、罗伯特·恩格尔、郝慰民、崔琦、丁肇中;钱学森、贝聿铭、孟少农等。 第六名 美国·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69位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是美国最负盛名且最顶尖的公立研究型大学,位于圣弗朗西斯科(旧金山)风景如画的东湾伯克利市的山丘上。1868年由私立的加利福尼亚学院以及农业、矿业和机械学院合并而成,1873年迁至伯克利。全校包括3个法学院、5个医学院、14个学院。伯克利提倡教授至上、学生自治。在一些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上,多次跃居第一。1995 年,在每十年一次的全美国学术水平评估中,伯克利的36个学科中有35个名列前十名,成为拥有数最多的学校之一。此外,伯克利的教授中有136 位美国科学院院士,仅次于哈佛;有91位美国工程院院士,仅次于MIT。研究生院的研究生数量高居全美第一。其诺奖得主不少于69位,包括25位校友;图灵奖得主15位,位居世界第一,菲尔兹奖得主7位,与普林斯顿大学并驾齐驱。主要校友有:恩尼斯特·劳伦斯、葛兰·希柏格、罗伯特·奥本海默等。2009年度诺贝尔奖有3位得主与伯克利有关:奥利弗·威廉姆森(经济学奖)、伊丽莎白·布莱克本与卡罗尔-格雷德(生理学与医学奖);2011年度诺贝尔奖同样有3位得主与伯克利有关:波尔马特(物理学奖)、萨金特与曾西姆斯(经济学奖)。 第七名 法国·巴黎大学 59人 巴黎大学(Université de Paris)是一所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综合大学,其前身是索邦神学院,成立于12世纪初期。1180年法皇路易七世正式授予其“大学”称号,1261年正式定为今名,与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大学以及萨莱诺大学并称欧洲最早的3所大学,故被誉为“欧洲大学之母”,欧洲各主要大学的建立均受其影响。巴大其实是一个联合体,于1971年分组而成,包括从巴黎第一大学到巴黎第十三大学一共13所大学。巴大四大特征:学生数量多,达到30万,占全法国1/3;外国学生多,达到5万,占全法国一半;科研机构多,如仅巴黎十三大即有各类实验室100多个;图书馆多。巴大没有宿舍和食堂,学生们自己在外面找房子住,吃饭也在外面,上课也非常自由。巴大历来重视科学研究,重点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如数学、理论物理学、化学、分子生物学、气象学、应用科学等。目前也强调尖端科学和跨学科以及边缘学科的研究,如核能、信息学、地球物理学、生命科学以及宇宙空间等领域。著名中国籍毕业生:严济慈、许德珩、钱三强、陈寅恪、施士元、杨秀峰、王力等。 第八名 英国· 牛津大学 57位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建校于1167年,是英语世界中最古老的大学,位于英格兰牛津市,在英国社会和高等教育系统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具有世界声誉,系全球学府十强之一。在牛津,城市与大学融为一体,街道就从校园穿过。不仅没有校门和围墙,而且连正式招牌也没有。楼房的尖塔在烟雨蒙蒙中若隐若现,高高的石墙上爬满老藤,稀疏的绿叶中绽放着红红的花朵,小城显得古朴素雅。建筑古色古香,分属于不同历史年代的不同建筑流派。在牛津街上散步,就像回到了历史当中。(当然,剑桥的弯弯小河、各式桥梁,亦自有其特色。)有“全球本科生诺贝尔奖”之称的罗德奖学金,每年在世界各国选取80名最优秀的大四本科生到牛津攻读硕士或博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曾获得)。目前牛津共有39个学院、16个学部、7个永久私人公寓,其主要院系:数学、计算机科学、物理、生物学、医学院等。牛津共有104个图书馆,其中博德利图书馆是英国第二大图书馆,藏书600万册。牛津出版社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学出版社,尤其是它的20卷《牛津英语词典》享誉全球。牛津虽然诺奖得主比剑桥少一些,但其培养了12位国王、53位总统和首相,在全世界名校之林中首屈一指、遥遥领先。在生物医学领域,40年代弗罗里和蔡恩将青霉素投入临床应用,获得诺奖。今天用得最广的抗生素,1955年为爱德华·阿布拉罕发现。化学系在蛋白质、新型无机材料合成、分子的计算机辅助设计等方面都有重大成果问世,目前拥有4位诺奖得主。牛津教学最大特点是“导师制”。主要校友有:罗伯特·胡克、撒切尔夫人、布莱尔、卡梅隆、克林顿、英·甘地、弗雷泽、皮尔逊、贝·布托、亚当·斯密、培根、雪莱、格林、罗伯特·玻意耳、哈雷、约翰·洛克、奈保尔、史提芬·霍金、昂山素季、罗温·阿特金森、理查德·道金斯、阿诺尔德·约瑟、奥斯卡·王尔德、蒂芬·沃尔夫勒姆、托尔金、泰勒、汤因比等。 第九名 美国· 斯坦福大学 50位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是美国一所私立大学,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杰出的大学之一,唯一一所在自然科学方面与MIT一拼的名校,在美国称为“西岸的哈佛”。它创办于1885年,1891年10月1日正式开放,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拉阿图市的斯坦福,临近旧金山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硅谷。如果说哈佛与耶鲁代表着美国传统的人文精神,那么斯坦福则是21世纪科技精神的象征。斯坦福拥有的固定资产,属于世界大学中最大的之一。它占地35平方公里,是美国面积第二大的大学。校园之美丽,列全美名校三甲(还有康奈尔和普林斯顿)。教学特色是东西方融合、个性化十足。在全美名列前茅的学院和专业有:工程学院、教育学院、商科研究生院、企业管理研究所、法学院、生物学、计算机科学、地质学、数学、物理学、应用数学、化学、英语、心理学、大众传播、生物化学、经济学、医学、戏剧等。据最近一份官方统计表明,斯坦福应届毕业生年平均收入高居全美大学之冠。《福布斯》杂志盘点美国培养亿万富翁最多的大学,斯坦福名列第二,仅次于哈佛。主要校友有:文顿·瑟夫、谢尔盖·布林、胡佛、奥康纳、莱德、沃伦·迈纳·克里斯托弗、埃胡德·巴拉克、泰格·伍兹、戴维·帕卡、勒纳、克雷格·贝瑞特、菲尔奈特、威廉·休利特、丹·米尔曼、鸠山由纪夫、麻生太郎、切尔西;其他诺奖得主林纳斯·保林、亚瑟·空伯格、罗伯特·霍夫斯达特、弗里德利希·海克、伯顿·理奇得、保罗·伯格、亚瑟·许瓦楼、亨利·桃布、朱棣文、米尔顿·弗里德曼、乔治·斯泰勒、肯尼斯·阿罗、斯坦贝克、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梅汝璈、杨致远、费翔、李泽钜等。 第十名 德国·哥廷根大学 45位 哥廷根大学位于德国西北部下萨克森州南端的大学城哥廷根市,因英王乔治二世创建而得名。它始建于1734年,1737年向公众开放。哥廷根大学同海德堡大学、弗莱堡大学、图宾根大学相似,属于传统的大学城,是“没有校门和围墙的大学”。哥大拥有十分辉煌的历史,名人辈出,蜚声世界。学校共有13个院系及170多个研究所。45位诺奖得主曾在哥大学习、任教或研究,其中大部分为物理和化学奖,其他为医学、和平及文学奖。主要校友有:拿破仑、梅特涅、冯·洪堡、格林兄弟、俾斯麦、魏茨泽克、施罗德、海因里希·海涅、埃德蒙德·胡塞尔、亚瑟·叔本华、马克斯·韦伯、尤尔根·哈贝马斯、古斯塔夫·胡果、爱希霍恩、萨维尼、鲁道夫·耶林、高斯、黎曼、狄利克雷、雅可比、希尔伯特、拉萨·奥本海、汉斯·克莱因、罗伯特·奥本海默、约翰·摩根、克莱因费尔特、尤尔根·哈贝马斯;其他诺奖得主威廉·维恩、冯·劳厄、马克斯·普朗克、约翰尼斯·斯塔克、罗伯特·安德鲁·密立根、西格巴恩、詹姆斯·夫兰克、海因里希·鲁道夫·赫兹、沃纳·海森堡、保罗·狄拉克、恩里科·费米、沃尔夫冈·泡利、布莱科特、马克斯·玻恩、博特、维格纳、哥佩特·梅耶、保尔、德默尔特、克罗默、奥托·瓦拉赫、西奥多·理查兹、沃尔特·能斯特、理查德·席格蒙迪、阿道夫·温道斯、欧文·兰米尔、彼得·德拜、哈沃特、阿道夫·布特南特、奥托·哈恩、曼弗雷德·艾根、格哈得·赫尔茨伯格、托马斯·施泰茨、路得维希·奎德、瑟德布洛姆、罗伯特·科赫、梅契尼可夫、保罗·埃利赫、科雷波斯、德尔布吕克、厄温·内尔、伯特·萨克曼、沃伊肯、君特·格拉斯;朱德、季羡林、王淦昌等。 附录:其他学校 除了上述十强以外,第十一名是美国 康奈尔大学 (41位)、第十二名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37位)、第十三名是德国慕尼黑大学(36位)、并列第十四名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与美国纽约大学(33位)、第十六名是美国耶鲁大学(32位)、第十七名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31位)、第十八名是瑞士联邦理工学院(亦叫苏黎世联邦高等工业大学,30位)、第十九名是德国柏林洪堡大学(29位)、第二十名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26位)。 第二十一名到第三十名则有美国洛克菲勒大学(24位)、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24位)、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23位)、英国曼彻斯特大学(19位)、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18位)、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15位)、英国帝国理工学院(13位)、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12位)、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大学(10位)、加拿大多伦多大学(10位)、英国爱丁堡大学(10位)等。 相关日志 2011年世界大学学术声誉排行榜前100名名单 2012全球大学(高校)声誉排名TOP100 盘点培养亿万富翁最多的30所名牌大学 2011/2012年美国大学最新排名TOP200 英国QS 2011年全球大学排名TOP100揭晓 英国QS 2011年全球大学排名榜揭晓

阅读更多
  • 1
  • 2
  • 3
  • ……
  • 6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