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体育局

呦呦鹿鸣 | 继重新定义世界一流大学之后,我们将重新定义“一流运动员”

这几天,天天都挺奇妙的。 9月26日,“洪荒少女”傅园慧在2020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达标赛女子100米仰泳预赛中,以59秒48的成绩排名第一。 可惜,由于体能测试成绩不够,无缘决赛。 第二天,9月27日,女子1500米自由泳预赛中,辽宁选手王简嘉禾以15分45秒59的成绩获得第一名,打破全国纪录和亚洲纪录,领先了当场比赛的第二名近29秒。此前的亚洲纪录也是由她自己保持。 可惜,预赛结束后,她透露说,因体能测试分数不高,无缘决赛。...

阅读更多

刘鹏局长,该你登场了

所有卖官的人,必然也是买官的人;所有向下受贿的人,必然也是向上贿赂的人;所有贪污的人,必然也是寻求更大的贪官来保护自己的人。这是贪官的固定模式,至少从宋朝以来就是如此。    谢亚龙,出身贫下中农,老丈人也不是高官,要寻求向上爬的捷径以及保护伞,只能借助于金钱了,买官和贿赂必然是他的主要手段。    我们回忆一下谢亚龙的升官历程就会发现这个问题。    谢亚龙作为一个外行,一个彻头彻尾的外行,当初能够到足协担任副主席就很令人奇怪。退一步,我们假设那时候没有合适人选,算是随便挑选了他。可是,从足协副主席到中体产业董事长,就埋伏了许多玄机。按理说,在足协期间,谢亚龙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是很差的,成绩接近零蛋,名声早已经败坏。从任何一个合理的角度来说,他都不可能拿到中体产业董事长这个肥差。实际上,当时他也面临竞争,因此这件事情拖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么,最终谢亚龙是靠什么胜出的呢?败军之将凭什么得到了奖赏呢?种种对他不利的证据又是怎样被摆平了呢?    所有这些问题,汇集成一个问题:谁是谢亚龙的保护伞?他为什么要保护谢亚龙?    崔大林?这一定是个错误答案。崔大林和谢亚龙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崔大林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保护他。能够保护谢亚龙的人,比崔大林的权力更大。这,大概也是谢亚龙迟至今日才被立案的原因。    这个人是谁?或者这些人是谁?我们不要妄自揣摩,以免冤枉了好人或者放过了坏人。但是我们知道,这个问题有一个人最清楚,他就是在谢亚龙委任状上签的那个名字–体育总局局长刘鹏。    敬爱的刘局,此时此刻,全国人民都想知道答案,您,准备好了吗? http://blog.qq.com/qzone/50169211/1284624108.htm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